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类枷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紫兰离开之后,灰雾散去,天空恢复了晴朗,那镇压Luo Kai 身心意志的领域也消退不见。

他看着手中散发着莹莹绿光的马甲,这东西与他上次无意间得到的肥遗之皮有些类似,具有一种mysterious 的规则力量,但肥遗之皮只是单纯驱逐空气中的Water Element ,而这东西不但拥有极强的生命能量还具有反重力,辟风等特效。

想来也是,她的本体如此巨大,若是没有反重力能力只怕连移动都是问题。

这东西必然珍贵之极,他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这些Spiritual God 是敌是友,或者这些Spiritual God 并没有敌我的概念,全看顺不顺眼?

他将马甲穿在身上,登时感觉自己变轻了很多,根本不用刻意发力也能spatial flight ,而且这间衣服tenacious 无比,会随着身躯的膨胀缩小相应的produce transformation ,神奇无比。

他在高空上看着下方的一群人,确切的说是看着那名叫做俞昇的white eyebrow 男子,此时太阳已经落山,

体内的圣bloodworm 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微微有些异样,传递着一股熟悉的频率,心头一动,黑暗使得他的perception 大幅度增强,白天时可能没察觉的东西晚上就不同了,他悄无声息的从空中滑落。

……

随着意志领域的消退,其他被困其中的人也纷纷恢复了过来,就在刚刚,他们隐约间看到天空云层中出现一张巨大的人脸,随即就被无形的威压震慑在地,连动一下都做不到,紧跟着又都感到life force 在不断的流逝,只是片刻功夫脸上就有了皱纹,头发也变得花白,如果持续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将衰老而死。

这时候恢复了身体的掌控权才,都有一种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喜悦,同时对那legendary existence 更加的敬畏。

“那是什么东西?”

“嘘,禁声,不可说!”

面对那种未知的存在他们提都不好提,魏真和俞昇带领的两只队伍合并在一起,分辨下方向就匆匆出发。

一直狂奔了半个小时,众人才慢了下来,队伍中一个眉头长着大痣的青年赞叹道:“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圣者斩杀鬼物的风采,这辈子没什么遗憾了!”

“是啊,但这位圣者似乎不太高兴。”

俞昇脸色登时有些不自然,旁边同伴朝他悄悄问道:“俞big brother ,你没事吧?”

俞昇强said with a smile :“没事,估计我刚才那番话估计激怒了Sir Saint !”

“圣者应该大人有大量不会怪罪你的。”

听到这里,走在前排的魏真忍不住回头,coldly said :“俞Captain ,你father 既然是俞Old Senior ,那就更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鬼物依靠吸食人类的精气才能生存,从古至今都是咱们人类的生死大敌,不管未来局势如何凶险,也绝不能做出牺牲同族来换取所谓和平的事情!”

“魏battallion 说的对,咱们Human Race 之所以沦落到这种局势,大部分原因鬼物害的,人鬼之仇不共在天!”

“对,以后若是有人提什么和谈,我们决不放过他!

其他人也都大声附和。

俞昇见此急忙解释道:“刚才只是为了应付那三名高阶鬼物,其实我也不赞成和谈,我回去一定会和father 好好说的。”

一个多小时后,前方一座警戒森严的小城出现在视野。

一路上俞昇脸色都苍白一片,进去小城后,他并未随其他人返回驻地,而是在大街上闲逛着。

他不停的转头looked towards 周围,大街上fully armed 的巡逻士兵也不能给他丝毫安全感。

他的神色越来越惶恐,随着进化等级的提高,对于危机的感应就越来越强,他感到今天的自己随时都有殒命之危!

他走到一个小巷子里蹲了下来,心头思虑着,难道那位thunder 圣者并没有想杀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这会是去连夜赶回上京还是回营地宿舍,营地应该会比较安全,毕竟还有很多士兵和body refiner master ……不过若是对方一心要杀他,对着this level 的expert ,再多的body refiner master 也阻拦不住。

最终还是决定回营地,他住的地方位于军队驻地的中间位置,包括了一楼和一个地下室,他cautiously 的来到地下室内,取出一面漆黑的镜子,咬破指尖滴了一滴鲜血上去,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立即从镜子内传出:“什么事?”

俞昇急忙道:“我在这里遇到了人类thunder 圣者,我感觉到他身上有很强的bloodline 压制力量,难道他也是我们圣殿的人?”

沙哑男声沉默了许久,道:“雷圣不是圣殿的成员,如果你出现在他面前,那他就很可能感应到你的状况,你already not in 安全。”

“是啊,所以我想申请调回总部!”俞昇急声replied 。

沙哑男声却忽然sighed 道:“人类圣者果然name is not in vain ,但是末日即将降临,你们改变不了什么的…

俞昇楞在当场,这话不是跟他说的,倒像是对另外一个人说的,不由的冷汗直冒,慢慢回头。

一名穿着绿色荧光短衫的男子缓缓从地下室的角落现出身来,一对漆黑如墨的眼睛直盯着他。

俞昇face deathly pale 一片,猛然loudly shouted ,满头的灰白长发散发出one after another 刺眼的silver light ,紧跟着就化为不计其数的silver 光线直朝男子射去。

男子双眼中的black glow 更盛,仿若旋涡一般不断流转,这些silver 光线还未接近就凭空disappeared 。

俞昇满脸不可置信之色,clenched the teeth ,连眉毛都泛起了silver light ,但是任凭他如何催发silver 光线,只要接近大汉就全部disappeared 。

男子注视着in the sky 不断消逝的silver 光线,轻声道:“光明始终要归于黑暗。”

男子正是Luo Kai ,在体内有两个圣bloodworm 的情况下,他对黑暗能量的利用率更强,同时对黑暗性质生物的perception 更强,年前这个叫俞昇的家伙实际上也是被圣bloodworm 寄生。

圣bloodworm 的性质其实有点类似蜂巢,身体为蜂王,血液能够散播工蜂,工蜂与蜂王有一种神奇的链接,面前这人就是被工蜂寄生。

在天生的bloodline 压制之下,俞昇直接瘫倒在地,没有了一丝反抗之心,哀求道:“求您……您放过我?”

Luo Kai 轻轻摇头:“我只能让你死的不痛苦,但是有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

俞昇angrily said :“那你动手吧,我什么will not 说的!”

Luo Kai indifferently said :“比死亡更痛苦的法子我有很多,可以在你身上一件一件的试,而且不止是肉体上的痛苦,我最近学会了一种能力,可以让人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都会感觉到的痛苦,唔……你可能不相信,我就拿你做第一个实验。”

他的喉咙开始不断的震动,一种生物听不到的音波随着spirit strength 的增幅在狭小的地下室内蔓延。

俞昇面露警惕之色,隔了一会,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只感到自己的脑袋似乎开始燃烧起来,不,不是脑袋,而是他的精神意识开始燃烧了起来!

看到俞昇的眼神变得有些呆滞,Luo Kai 才停止了声音的释放。

俞昇似乎失去了对脸部神经的控制,鼻涕泪水不断的留着,神情变得木讷,似乎成了白痴。

他还是首次用音波之法直接攻击人的意识,didn’t expect formidable power 如此之大,心头不由的inwardly shouted 可惜,这人肯定跟其他圣bloodworm successor 有关系,一死就什么也问不出了。

圣者虽然可以窥探人心,但只是当前的心理波动,想法,情绪变化等,更深层次的记忆就很难触及了,若是强力入侵也会造成现在的效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