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类枷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Luo Kai 捡起地面的Small Mirror ,注目看了片刻,忽然鬼使神差的对着镜子道:“你们是who ?”

他并非只是嘴上说,同时也在内心发出疑问。

隔了一会,镜子内传出一道沙哑的男声:“Luo Kai ,我们会见面的。”

随着话音落下,镜子ka-cha 一声寸寸碎裂。

Luo Kai 看着手中破裂的镜片,镜面没有丝毫的反光,只是一片黝黑,在这个电磁没有觉醒的world 居然也有这种超远距离对话的方法,并非是科技手段,而是心灵传输,手中镜子就是媒介,对方虽然只有声音,却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应该是他认识的人,会是谁呢?

地上陷入呆滞的俞昇貌似不经意扭动了下,手掌贴在一处略微凸起的墙壁,地下室all around 的墙壁中突然探出一个个像是喷头模样的东西,紧接着one after another white 雾气从里面喷涌而出。

温度直线下降,所到之处连空气都变成了冰霜,并带走极大的低温渗透性,瞬间渗透进Luo Kai 的体内,不仅是神经system 陷入麻痹,就连思维运转也有些僵硬。

俞昇从口袋里取出一粒white 胶囊吞下,face looks sinister 的道:“haha ,圣者也merely this !”

紧跟着他的脸色再次惨白起来,只见Luo Kai 被冰霜冻结的的躯体重新变得柔软,地下室中浓密的white poison mist 化成一股white 旋涡围绕着他,似乎正在被他吸收。

俞昇一脸不可置信的大吼道:“impossible !这是我圣殿的冰神之毒,你……你怎么会没事!”

Luo Kai 看着身遭的white poison mist ,这种剧毒似乎连生命的精神意识都可以暂时冻结,strictly speaking 并不是剧毒,而是一种类似圣bloodworm 的微观生物,但无论什么东西都是能量化的产物,一旦进去他的体内立即就会被同化,这就是模拟small universe 最大的作用,一切体内能量都要以本尊意识为主导。

“我本来还想留你一条活路,现在看来不行了!”

this time ,俞昇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心,跪伏在地上,鼻泪横流道:“血祖大人饶命,您想问什么,我……都说!”

Luo Kai 想了下,问道:“你的主人是谁?”

俞昇犹豫着道:“主人……我也不知道主人是谁,只知道主人号称夜之子。”

Luo Kai 沉吟着继续问道:“你口中的圣殿是什么所在?”

俞昇摇头道:“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圣殿来自于西continent ,名叫暗夜圣殿……

话音未落,他的面容突然开始扭曲了起来,roar 一声就朝Luo Kai 扑了过来。

Luo Kai 侧开身子避过,随手抓住他的脖颈。

俞昇continuously 挣扎,他的的双眼、鼻孔、耳朵等五官开始流出one after another 半通明、鼻涕模样的液体。

这鼻涕模样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液体,而是一条条半通明的古monster insect 子!

俞昇似乎完全失去了神智,不断的发出mournful scream 声,开始疯狂的撕扯自己的衣服起来,不一会就把全身的皮肤挠的稀烂,露出red 的肌里和white 的skeleton 。

一条条半通明的Nasal Mucus Insect 不断从他体内钻了出来,略微停顿了下,moved towards Luo Kai 涌来。

Luo Kai 随手抓住一Insect 子,手中的insect 就像软滑的泥鳅一般,根本无法着力,紧跟着皮肤一紧,这古怪的insect 已经钻进他的皮肤里,他coldly snorted ,体内元素能量流转之下瞬间将其分解为最纯粹的能量。

俞昇这时候依然未死,已经开始撕扯起自己的内脏来,Luo Kai 挥手将他的头颅击碎,看着地下室内朝他蜂拥而至的半透明insect ,任由它们不断的钻进自己的身体,然后将其“消化”掉。

一个未知的新势力出现了,对方擅长使用这种类似于“蛊”的生物,其背后的主人也和自己一样是圣bloodworm 的successor 。

Luo Kai 在原地陷入沉思,目前Human Race 文明的中心有两块,是East Continent 与西continent 。

这个时代超远距离的旅行并不现实,陆地central area 和远洋大海都是ominous beast 的天下,两块Human Race 文明的中心难以产生交集,很少打交道,只知道East Continent 是王权为主导的封建社会性质,西continent 是一个神权性质的联和王国。

……

明月高悬,上京的大街小巷亮起了荧绿色的灯光,Luo Kai 漫步在街头,一边走着一边全力激发黑暗感应能力,凡是感应到附近有Three-Eyes Race 的气息就停下脚步仔细甄别。

不仅是对方的能量频率,甚至连简单的心理波动都清晰的回馈进脑海。

Three-Eyes Race 为光能亲和者,在黑夜中就如同太阳一般耀眼,但他并没有轻易出手,因为有很多年轻的Three-Eyes Race 并没有资格去天空之城,也就不知道具体途径。

只有一些实力profound ,并且掌握巨大资源的Three-Eyes Race 才有资格去天空之城。

他知道用核弹攻击自己的是Su Wenlin ,或者是有人在利用Su Wenlin 挑起自己与Three-Eyes Race 的对立,但这些其实并不重要,善恶到头终有报,其因已经产生,自己就必须了结其果。

随着夜色越来越黑,他的步伐也越来越快,渐渐的整个人似乎都融入了黑暗中。

他的寻找方式是自内而外,逐步向外扩散,在夜晚黑暗无限拓展他的思维意识,万物都无所遁形,没有东西能逃过他的感知,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疏漏的地方。

上京城守卫十分森严,街道不时经过一架架silver light 环绕的机器哨兵。

与前面遇到的铁疙瘩机械傀儡相比,这里的机器哨兵更像机器人,也更加有科幻感,个个高达四五米,肩抗大刀,手中还抱着一个巨大的紫外线激发器,这东西是虚体鬼物的克星。

正是这些巡逻的机器哨兵给了人们安全感,其他大部分Human Race 城市一旦到了晚上几乎就变成了死城,而这里即便已经是深夜,大街小巷依然有很多人在转悠着,许久不曾见过的烧烤摊又出现在大街上,他们一边啃咬着ominous beast 的肉,一边喝着不知名东西酿制的啤酒。

上京依然是那么的繁花似锦和最生机勃勃,没有危机来临的紧张感,也没有丝毫的混乱显现。

这个时代的人只要能够团结一心,互相给予力量和自信,就能够飞快的适应了现在的局势和变化,他们勇于出去面对挑战,回来后也遵守着人类作为群居生物的秩序。

Luo Kai 慢下身形,这两年来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在昭示人类已经濒临末世,但是看到如今这座城市的情况后他的心头又升起了希望。

文明的大爆发源自于战争与灾难,生命的进化源自于生存压力,通归一点,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就如雨蛇所说的那样,冥冥中有一个强大意志在Sovereign 着这个的world ,同时也在维持着World’s All Living Things 的平衡,当你的所作所为破坏平衡时他就会出来纠正,而当你处于危机边缘时他也会出来挽救你。

这个意志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每个人的内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