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Shackles Chapter 488

    Luo Kai 这句话却并非只是向他一个人说,也直击在屋内躲着那人的心中,使他气息不由的有些紊乱,敛形秘术失效,现出身形。

    中年道人立即捕捉到了,竖掌一挥,爆裂的劲气冲击而去,  小屋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露出一名满头银发的怪人。

    银发怪人somewhat dreaded 的看了Luo Kai 一眼,身形冲天而起,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刹那间就消失在天边。

    中年道人也顾不得追究Luo Kai 的冒犯,也腾空飞起,手脚喷射出刺眼的red light ,整个人如同火箭一般,  疾速向银发怪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夜晚恢复了静逸,人熊和三角蜥重新趴下休息,Luo Kai 的思绪也重新沉浸在千百世的轮回之中。

    知道的越多,越会发现自己所了解的是多么贫瘠,当个体思想到达一个高度,其生命旅程已经不足以支撑去了解更多的事物的时候,就会寻找着延续生命或者说延续灵慧的途径,那就是Cultivation ,亦或者说是进化,试图超越有无,超越轮回。

    在宗教的理念中,众生从诞生之时即辗转生死于Three Realms and Six Paths 之中,如车轮一样地旋转,故称“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只有修成Heavenly God 仙佛之境,否则无有脱出之期。

    轮回,可以理解为灵魂从一个有机体转载到到另一个有机体上,也可以说是一个从无到有,自有转无的过程,  在此过程中,你关于previous life memory 会被清零,包括思想,temperament ,一切的一切都回归初始化。

    但是world 万物只要存在过就必定会留下痕迹,灵魂记忆也是一样,就仿佛电脑硬盘,永远无法做到将里面的数据完全清零。

    高层次的lifeform ,already not in 限于挖掘身体方面的潜能,而是要挖掘灵魂层次的轮回记忆,柏拉图也有一句著名的谚语,叫知识即回忆,意思是说知识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存在于灵魂之中,学习就是回忆这些已有的知识。

    心学Master Wang Yangming 也有一句著名的话语:“Saint 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

    意思是说人在成为智者的过程中,只需向自己的内心寻找力量,寻求道理,内心具足一切,  无需外求,“求理”的途径是“内心自省”。

    fleshy body 易变,灵魂永存,fleshy body 记载着遗传信息,灵魂则隐藏着“全知全能”,我们天生什么都懂,后天成长的过程其实就是揭示灵魂记忆的过程。

    而如今这千百世的轮回记忆就摆在Luo Kai 的面前,其意义不可谓不重大,哪怕是蝼蚁的一生也充满着激情,蕴含着无尽的智慧,蝼蚁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征战好勇,最擅长发挥杠杆系的物性力量,宛如如同行走的发动机。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只有当你成为“它”的时候,你才能明白该物种所代表的生命真谛。

    佛陀概括世间有情,有Heavenly Dao 、人道、Beast Dao 、Hell Dao 、Hungry Ghost Path 、Asura Road 。

    这千百世的轮回记忆之中,“他”成为过动物,也成为女性,甚至成为过Insect ,却从未成为过饿鬼,亦或者Heavenly God ,也就是说,他仅限于在人道与Beast Dao 之间流转。

    这其中应该有某种原因,可能是“他”能够选择下一次的轮回对象,亦或者Earth 生物被排斥在其他四道之外,只能在人与动物之间轮回?

    ……

    天色渐渐发白的时候,一条silhouette 从天边飞来,落在small courtyard 内,

    是那名银发男子,他鼻似鹰勾,耳朵尖尖,皮肤白的发亮,眼睛也与正常人类completely different ,是一种鹰类的眼睛,异常的锐利。

    三角蜥再次抬起脑袋,冰冷的竖瞳立成一条线,硕大的鼻孔喷出两道白烟,硫磺味弥漫开来,它已经好久没有吃人了,都忘了人类是什么味道,

    银发男子后退了一步,moved towards Luo Kai 道:“朋友,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请你帮个忙,报酬包你满意。”

    见到Luo Kai 没有回话的意思,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枚水晶小球,道:“不知道这造化石朋友看不看得上。”

    Luo Kai 站起身,神色微微有些讶异,道:“这是什么东西?”

    男子relaxed ,道:“前段日子一艘天外生物的spaceship 坠落,这东西就是从spaceship 中发现的,其性质我们Earth 的已知金属completely different ,不仅坚硬无比,还拥有一种记忆attribute ,是制造顶阶装备的最好材料,而且它还可以被人体吸收,坚骨固筋,对我们圣者而言也有极大的健体作用。”

    Luo Kai 面露沉吟,这东西的性质居然与以太粒子有点像,确切的说是有人仿照以太粒子创造出了this thing ,当然,其具体效用与以太粒子是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不及其万一。

    但哪怕能拥有以太粒子万一的特性,那也是了不得的东西,人类目前的科技impossible 做到,难道是星灵的spaceship ?

    见到Luo Kai 有所意动,银发男子继续道:“也不瞒朋友,我们正在与另一批人争夺spaceship 最重要的东西,对方足有三名圣者,两名Sea Clan 一名Human Race ,我们这一方只有两名圣者,一名Human Race 一名Titan Race ,朋友若是愿意加入,我们就有了与其周旋的能力,when the time comes 若有所得,大家平分。”

    Luo Kai 有些疑惑,便问道:“怎么,Human Race 圣者怎么没有团结在一起?反而各自为战?”

    银发男子讶异的看了他一眼,道:“朋友莫不是从其他continent 来的?”

    Luo Kai laughed ,道:“可以说是吧。”

    银发男子看了看一旁缓缓站起的giant lizard ,心头犹豫起来。

    目前人类三族加在一起足有两位数的圣者,个个有名有姓,广为流传,这个人气息晦涩,不仅身似金石,也神似金石,没有任何能量与精神外泄,根本无法辨清具体等级,但是其能够带着一头完全体war beast ,那肯定也是圣者。

    只是他却从未听过有一名带着giant lizard 类ominous beast 的圣者,若是来自其他continent 倒还好,若不是就不好说了。

    人类社会,除了资源与权力,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理念之争,理念不同,争执也就由此而来,或是Cultivation 理念、或是处世教化理念。

    Titan Race 和Sea Clan 倒还好,是一种神权社会,虽然也有争执,却并没有显化,而Human Race 就不同了,百年沧桑变化, 老的圣者销声匿迹,新的圣者逐步诞生,社会体系全面洗牌,旧的体系崩塌,新的体系还未建立,处于各自为战的局面。

    这其中出现了许多派系,其中有两个较为庞大,一个是以古老贵族为首的皇权派,一个是新崛起圣者为代表的新派,一个是要保持传统,一个是要打破贵族统治,两者各自拉拢Sea Clan 和Titan Race ,日渐对立。

    当然,也有许多圣者没有明确态度,没有介入这些派系之争。

    银发男子名叫Syndicate ,绰号银鹰圣者,苦寒commoner background ,是维新派的代表人物。

    在前Heaven and Earth 心灾变发生之时,他和同伴看到有一艘天外spaceship 从深渊裂隙中飞出,坠落在了云岭,spaceship 之上不仅有许多先进的科技装备,还有许多可以促进自身进阶的treasure 。

    同时追踪spaceship 而来还有守旧派圣者,双方为了抢夺spaceship 上的东西大打出手,他和同伴不敌,只能暂时退却,寻找支援。

    7017k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