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Shackles Chapter 51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书中每一个字符都闪烁着刺眼的电光火花,好似本来就是由thunder 书写。

每一个字眼,当Luo Kai 移开视线,再次看时就又变得不同,近乎蕴含着无穷变化。

并非字变了,而是所表达的理念变了,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是一种高维度的心灵感触。

until now ,Luo Kai 无论学习什么知识都是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如今看这蕴含Heaven and Earth 至理的thunder 本质却有些迷茫。

倒不是术法本身,而是其蕴含的规则,他搞不清这种力量的运行规则,好似根本没有规则。

就仿佛你想要编写程序,就必须了解程序代码的规则,而遇到没有规则的东西又该如何阐述。

道家阐述万物本质,还有一个“易”字,易即为变化,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处于发展变化中,这种变化体现为对立双方矛盾的相互转化,由阳到阴,由阴到阳,无论是自然还是生命,直到Heaven and Earth 宇宙的变化,都是矛盾互相转化的结果。

而事物发展变化是step by step 的,一旦超过最高发展阶段,必定会向着相反方向发展,这就是“物极必反”、“extreme sorrow turns to joy ”的道理。

如果用程序语言描述,这个“易”字就是不确定性。

二进制的程序运算基础是事物的两面,即阴与阳,正与反,right and wrong 。

而在更高维度的道家精义中,明显又有一种可以称为三进制的程序运算规则,在阴与阳,正与反,right and wrong 之间增加了一个“易”字,也就是不确定性。

就是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本来固定的程序变得无序,已经不能称之为程序。

Dao gave birth to One ,One gave birth to Two ,Two gave birth to Three ,Three Births Myriad Things ,这种三进制的程序运行规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immortal art ,不是凡人能够领悟的,哪怕是已经初步窥探到四维world 的Luo Kai 。

……

Universe Starry Sky 广阔无垠,星辰核心亦蕴含另一个world 。

在地心内部,一座群山围绕的峡谷中,数十辆装甲车正被不计其数的恶鬼围攻,嘶吼声和枪炮声震彻整座山谷。

峡谷中densely packed 全都是皮包骨头的骷髅行尸,in the sky 则飘荡着无数雾气滚滚的阴魂,凄厉的嘶嚎声听的人头皮发麻。

被鬼物围攻的是数十辆散发着淡绿色光线的装甲车,还有天空盘旋的三架大型武装直升机,数百名fully armed 的warrior 依靠着装甲车的掩护正在艰难的突围。

他们之所以没有被鬼物淹没,依靠的是装甲车顶上散发着绿色光线的紫外线灯,无论任何鬼物一旦近距离被光线照到躯体立刻升起one after another 青烟,只有具有形体的骷髅可以在紫外线光下坚持的久一点,但也飞快的被枪炮射杀。

三架武装直升机上也架设了这种紫外线灯,机体下方还有架设着一个silver 炮筒般的武器,是一种高强度激光发射器。

近年来,电力的出现给与了一种更加轻便,更易储存的能源利用方式,再加上众多具有神奇attribute 的元素材料被挖掘,人类科技其实已经实现跨越,目前只需要一个和平发展的机会,哪怕很短的时间也行,可惜外部不会给与和平。

地面上饿鬼似乎很少,而地心中却已经泛滥,特别是Yin-Yang two sectors 交汇的深渊裂隙区域,反空间入侵迫在眉睫。

激光发射器充能完毕,伴随着zi zi 的聚能声,一道刺眼的silver light 而过,就听到”hong” 的一声,下方的一处鬼物密集地方就出现了一个深坑,这一大片恶鬼全部化为了飞灰。

只是这种高强度激光发射器需要一段很长时间的聚能期,大概5分钟才能发射一次,其他时间就只能使用机载火炮了。

军队虽然武器formidable power 巨大,但是面对不计其数的各色鬼物,依然难以脱身,这些鬼物完全没有丝毫的智慧,只是疯狂的进攻,用躯体阻挡他们脱离的步伐。

渐渐的推进速度越来越慢,其中有一架武装直升机的灯光当先被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鬼物破坏,绿光闪了下就此熄灭,随即就被不计其数的阴魂淹没。

隔了一会又有两辆装甲车被行尸冲了上去,行尸的目标是架设在上方的紫外线灯,它们对自己不断被紫外线光腐蚀的躯体豪无所觉,上去后用尖牙利嘴疯狂破坏着灯光。

人类方面已经进入弹尽粮绝的地步,面对依然无穷无尽的鬼物,所有人都一脸绝望。

这一只地心先遣队,地心world 与外面不同,空间错乱,物质规则扭曲,可能抬脚间走上高空,下一脚又来到了幽暗的深渊。

他们负责寻找区域建立一座防御要塞,didn’t expect 刚入地心就遇到了鬼物的阻击,原本上千人的队伍死伤殆尽,他们这些人看来也逃不了。

军队首领是一个目光冷峻的青年男子,他手提一把丈二long spear ,浑身青purple 的烈焰滚滚,所到之处万物化为焦炭,在鬼物群中纵横披靡。

他不时的抬头looked towards 灰蒙蒙的天空,口中大声激励道:“音圣senior 去寻找出口,应该马上就会回来,大家坚持住。”

山谷中心,鬼物的首领是一名穿着古代员外袍的青脸鬼物,他旁边还站着一名ferocious-looking 、四五米高的zombie 。

他们附近全是densely packed 的人形干尸,依稀可以看出生前的模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人的blood essence 都被鬼物吸干,死亡后又被转化为嗜血的行尸。

这是Hungry Ghost Path lifeform 的terrifying 之处,他们能够将生灵转化为无穷无尽的亡灵Legion 。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人类军队力即将团灭,突然间,一道silver light 划过天空。

“啾!”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长鸣,一缕淡淡的影子在尸群中穿梭,所到之处所有东西全部洞穿,没有任何物质能够阻挡。

一圈之后,影子掠空而起,落在一名长着鹅蛋脸的女子肩头。

影子是一只泛着azure light 芒,流线型的鸟儿,亮如冰晶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大概只有palm-size ,精巧可爱。

女子伸手敲了小鸟的脑袋一下,训斥道:“胆子怎么这么小,去找厉害的杀啊。”

“啾啾。”小鸟颇为委屈的轻叫了下,随即化为一道影子消失在天空。

in the sky 的人,很快引起双方的注意,山谷中心的青脸恶鬼阴声道:“Human Race 音圣!”

一旁的高大尸王lifts the head ,嗜血的舔了舔嘴角,嗡嗡道:“这娘们就是Mouse King 那Old Guy 说的Human Race 圣者?”

青脸恶鬼恨声道:“就是她,老三就是死在她的手上,此人估计已经处于圣者Peak ,大概equivalent to 我们的Ghost King 。”

尸王暴躁的跺了下脚,道:“我去会会她。”

青脸恶鬼一把将他拉住,摇头道:“等下,我们先用阴魂试探下。”说完手上就出现一个小铃铛,一声清脆的铃声远远的传了出去,山within the valley 震彻的厮杀声竟然丝毫掩盖不了这清脆的铃声。

那不计其数的翻滚阴魂开始凝聚,渐渐的将整个天空都笼罩在内,一双giant palm moved towards 乾空锦抓去。

乾空锦丝毫不惧,拔出背上比自己体型还要大的多的giant sword 冲了上去,一场人鬼大战就此展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