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10

2022-10-25

  第10章 Supreme Lotus Marrow Cleansing Sutra

  “小太监,只要帮this One 一个忙,洗筋易髓method 立刻告知你,保管你不用两年时间,便可再打通一条正经……”

  礼贵妃吃着饭,腹语还在不断侵扰Li Qing 。

  “Empress 吃饱了,小的告退。”

  paid respect 贵妃一直叨叨,Li Qing 也不管其吃未吃饱,饭桶一收,立刻走出丁酉铁房。

  出了铁房,耳边再没有腹语之音。

  礼贵妃明显不正常,身为贵妃,却被专门铁房关在Cold Palace ,还被摘了舌头以防胡言乱语,Li Qing 脑袋犯抽才会信对方之话。

  能得一门洗筋易髓method 改善根骨,于Li Qing 自然是天great opportunity ,但也非必须。

  Li Qing 有得是时间,cultivation 慢点也无妨。

  待他百年过去,看你如何作妖。

  自从得了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即便是太皇太后活着的那七年空白期,Li Qing 也未想过找妃子再求一门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technique 。

  第一世,一切稳为主,通过the ebbing of time ,将Inner Strength 积攒起。

  只要时间线在动,他就在变强!

  若是最后一世,Li Qing 或许浪得飞起。

  ……

  夜幕降临。

  Cold Palace 太监当值房内,点着微弱的烛火。

  “小龚子,这围棋啊,分黑白双子,黑先白后,交替下子,这子要想活,必先留气……”

  老太监王礼正一板一眼地教小太监龚越下围棋。

  Cold Palace 太监的棋艺,都是这么来的,大多不精通,但基本都会。

  送饭归来的Li Qing ,也坐边上看王礼教棋。

  王礼不忘对Li Qing instructed :“等我出了宫,教棋的工作,就落到伱Li Boy 身上了,可不能忘,人生如棋啊。”

  “自然,我还等着后辈小子帮我倒night incense 呢。”Li Qing 笑回。

  随着Cold Palace 新来了两太监,Li Qing 倒night incense 的次数少了很多,或许再过些年,就不用倒night incense 了。

  “小龚子你中午送饭时,礼Empress 可与你说过话?”Li Qing 忽然问起。

  “咋能说话,礼Empress 舌头都摘了。”龚玥随意道。

  “那勇子呢?”Li Qing 喊向一边搓Bone Token 的张勇。

  “啊?没呀没呀……三!给我三!”

  回答Li Qing 的,是张勇嘈乱的喊声。

  一翻问询下来,Li Qing 确定,礼贵妃只对他用过腹语。

  礼贵妃被关五年,只在今天用,Li Qing 隐隐猜出,礼贵妃的腹语术,或许只对打通一条正经的Martial Artist 有效。

  几日前,Li Qing 刚好晋升三流。

  ……

  转眼两年。

  太康十九年,冬。

  这一年的太监体检刚刚结束。

  五十二岁的王礼没有通过体检,要被放出宫了。

  这一天,王礼出宫日,Li Qing 、张勇、章白、龚越……等十一太监,齐在宫门相送。

  王礼八岁进宫,十三岁入Cold Palace ,前后在Cold Palace 呆了三十九年。

  在未进Cold Palace 的那五年,王礼跟了一个掌事老太监,从那学的棋,后来老太监失势被撵出宫,他也就分到了Cold Palace 。

  王礼有过调离Cold Palace 伺候妃子的机会,但拒绝了。

  “王头,今后有什么打算,回村子里,还是继续呆在京城?”章白扶着王礼问道。

  “回村子吧,族里来过信了,会给我过继一个儿子,我也算后继有人。”王礼小心擦拭眼角的泪痕。

  呆了一辈子的地方,离去终有不舍。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留在京城吗?”Li Qing 霎时问道。

  王礼苦笑:“怎么不留,可留不起啊,京城大,居不易。”

  Li Qing 取出一张早有准备的纸条,塞给王礼:“王头,你若有留在京城之心,不妨做一做纸条上的生意。”

  能下围棋的王礼也识字,看完纸条惊道:“这门生意,真有做头?”

  “下水之物,便宜且贱,以配方调之,味鲜且美,当大有可为。”Li Qing nodded ,“你是内宫太监出身,只要在司市太监那边打点一二,再分出两成利,养家糊口不难。”

  Li Qing 给的卤下水配方和具体制作流程,这时代的下水,贵族不爱,百姓也做不好,卤下水能赚钱。

  Cold Palace 太监也是太监,在宫内虽不被重视,但出了宫,与其他太监就是自己人,在愿意让利情况下,司市太监帮一手,很容易做起来。

  “如果真能做起来,可不只养家糊口……”

  王礼感叹道:“这可是一门能兴家业的生意啊。”

  “Li Boy ,无功不受禄,这卤下水生意若能做起,算你一份。”

  Li Qing nodded ,理当如此,他也将这些年攒的俸禄交由王礼,作入股资金。

  这算无心下子。

  能赚钱最好,不赚也没关系。

  王礼出宫后,内务府又送来一个十三岁的小太监,名叫卫央,Cold Palace 现在有三个小太监了。

  太监体检过后,就正式步入十二月份。

  腊八这天,又到了Li Qing 给礼贵妃送饭的日子。

  两年来,Li Qing 可谓饱受礼贵妃的折磨。

  每次送饭,礼贵妃必对他使用各种诱术,什么一日入Innate 、cultivation 、复卵重生之类的。

  Li Qing 一概不信,一概不理。

  礼贵妃也确实只能对打通正经的Martial Arts expert 使用腹语术,其他Cold Palace 太监未受干扰。

  Li Qing 拎着饭桶,推开丁酉铁门,机械地给礼贵妃送饭。

  礼贵妃吃着,熟悉声音传入Li Qing 之耳。

  “两年多了,小太监你还是只通一条正经,若得this One 洗筋易髓method 相助,早该通两条正经了……”

  paid respect 贵妃说得正欢,Li Qing 将饭桶一收,正欲走,忽又听到。

  “行了,this One 算是服你小太监了,两年来软硬不吃,this One 实在等不及,洗筋易髓method this One 先予你,你过后一炼便知,且听好,万物生阴阳,癸本水……”

  出乎Li Qing 意料,这次,礼贵妃竟然主动说起method 内容。

  这才两年,对方就等不及了?

  不对,礼贵妃打入Cold Palace ,该有七年了……

  时间过得好快。

  可否有诈?

  听听也无妨。

  Li Qing 不出声,保持离开的姿势,只是脚步挪得极慢,一寸一寸挪。

  照理说,以Li Qing aptitude ,绝无可能听一遍就记住一门cultivation technique ,但礼贵妃之语,却如old tree 生根般扎在他脑海里。

  “此法名为Supreme Lotus Marrow Cleansing Sutra ,可让人根骨提升一个档次,正适合你这等aptitude 下等之人,为我门unspread secret 。”

  “this One 与圣上一体,今深陷Cold Palace ,完全是遭太后迫害,太后将圣上软禁太忧殿。”

  “禁军左营统领柯道灵,乃忠君之人,你只要将圣上软禁太忧殿、this One 软禁Cold Palace 的消息传出,柯统领必领军勤王,你救驾有功,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

  “只要功成,this One 再传你Twelve Golden Needle Points Art ,可让你根骨再升一等……”

  就算脚步极慢,Li Qing 还是挪出了丁酉铁房,后面内容听不到了。

  “Supreme Lotus Marrow Cleansing Sutra ……”

  Li Qing 回忆着脑中经文内容,全篇不过一百八十余字,无人释义,但他好像完全懂得经文内涵。

  “礼贵妃应该对我用了特殊的灌顶之法,真是terrifying ,礼贵妃就算不是Innate ,也是通Eight Extraordinary Meridians 的绝顶expert !”

  不过,礼贵妃虽然cultivation base 高,但并无威胁Li Qing 性命的能力,她一身cultivation base 早被限制,只是手段特殊,才能使出一些伎俩。

  什么传话柯道灵,早被Li Qing 忘在脑后。

  白嫖不爽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