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146

2022-11-05

  第146章 留下英子

  断归、猎阳如何plot against ,与Li Qing 无关。

  Li Qing 若知断归想将他憋死在9th layer 幽池,他或会暗自发笑。

  熬life essence ,Li Qing 还未怕过谁,从来只有他熬别人,未有别人熬他之说。

  Nascent Soul 一世不过千载,对比False Core Stage ,只trifling 四世人生。

  9th layer 幽池Second Layer 内,Li Qing 正在细细研究弱水天河。

  所谓弱水天河,乃是以浊阴弱水为壳,以自然弱水为体,将两者凝练如一。

  简单来讲,是先用浊阴弱水塑造一个空心外壳,再往壳内填充弱水,填充弱水的质量和体积,会影响弱水天河的formidable power 。

  最后将二者炼为一体。

  刚好,9th layer 幽池内,便有High Level 弱水,且数量惊人。

  弱水天河攻守兼备,炼成后,threw away 几滴弱水,可聚为一道弱水长河,既能body protection ,又能困敌陷敌;摄取敌人法宝,也with no difficulty 。

  直接以弱水天河对攻别人秘术,弱水天河后劲十足,河浪一波接一波,只要sorcerer 法力充沛,与同阶对战基本不落下方。

  “果不为Great Immortal 宗秘术,一个秘术,将诸多法宝能干的活全揽了,formidable power 还更强。”

  “等Golden Core 后,我修成那罗天袖经,不知该是何等光景。”

  “cough cough ……不能自满。”

  “Great Immortal 宗不止瀚Sea Immortal Sect ,其他Immortal Sect 的Divine Ability 秘术亦不少,弱水天河也非无敌,顶多能让我在面对泥腿子出身的cultivator 时,占尽优势。”

  Li Qing 打量一番脚下‘弱水海洋’。

  弱水虽说不罕见,但在江海中,多为零散存在,想大量收集弱水并不容易。

  “弱水放这也是浪费,我若将2nd layer 内的所有弱水,全部炼入浊阴弱水内,弱水天河的formidable power ,一定很可观。”

  Li Qing 开始了自己的cultivation 大计。

  严white eyebrow 、伏烟云那边,也各选了秘术,潜心闭关。

  只Li Qing ,似乎忘了什么。

  ……

  无陨Sea Territory 外,one after another 讯息从飞鲨盗发出,一时间,Southern Sea 各大Golden Core 势力皆知无陨Sea Territory 出了一件True Item ,名9th layer 幽池,且True Item 内还有Great Immortal 宗inheritance 存在。

  Golden Core 势力一知,很快,此事变成Southern Sea 尽知。

  一件True Item ,竟让一叫Li Qing 的False Core cultivator 占了,无疑reckless waste of natural resources 。

  Li Qing 、伏烟云、严white eyebrow 三人名字,进入各Great Influence 眼中。

  “Li Qing 、伏烟云不是甲子Sea Territory 之争中的那两猛人!”有人记起了Li Qing ,并道,“此两人,当是从mountains of daggers and seas of flames 中杀出的强人,属极为好斗之辈,遇两人定要小心,不可轻易冒犯。”

  封砥岛杜家。

  “好一个Li Qing ,本未将其taking seriously ,没想斩我杜家供奉没几年,又占得True Item Cave Mansion ,此子断不可留。”杜家Golden Core 听到消息,破关而出。

  其他家族也各有反应。

  不多时,Southern Sea 七个Golden Core 家族,十二位Golden Core ,悉数在无陨Sea Territory 出现。

  十二Golden Core 同现一地,更有十多位死丹同行,诸多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将无陨Sea Territory 围得水泄不通。

  Southern Sea 尚未遇到过众Golden Core 齐聚的盛况,就算前不久一座seabed Immortal Mansion 出世、一座遗弃Celestial Grotto world 被发现,也不过引得三五个Golden Core 注意。

  True Item 价值实在太大,Golden Core 家族若得9th layer 幽池,可保几千年长盛不衰。

  谁也不愿错过此等机缘。

  飞鲨盗、猎鲸盗早已离开,通过卖9th layer 幽池消息,断归换得不少cultivation 资源。

  如断归所料,众Golden Core 猛攻9th layer 幽池无果后,便决定将Li Qing 堵在幽池内,Li Qing 要么在幽池内老死,要么出来被斩。

  只要Li Qing 一死,True Item 符诏回归First Layer ,又可以进行新一轮的符诏争夺。

  一项关于七大Golden Core 家族联合封锁无陨Sea Territory 百年的决定,被直接作出。

  众家族甚至还约定,一旦符诏归位,各家Golden Core 不得出手,每家可派五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进入9th layer 幽池,公平抢那符诏。

  只是,各家族忽视了时间的代价。

  ……

  十五年弹指一挥间。

  “弱水天河,终是成了。”

  这日,Li Qing 从cultivation 中醒来,甩手一挥,便有一条弱水长河在他手中挥舞,如一条飞扬的丝带。

  “弱水天河朴实无华,但formidable power 内敛。”

  “与我倒也相配。”

  Li Qing 望了眼脚下‘弱水海洋’,摇摇头:“我终未能将此地所有弱水凝练于弱水天河之内,凝练到one third ,便can’t advance 。”

  Li Qing 可是占了大便宜,9th layer 幽池内的弱水,是为一宗Disciple 准备,他一人就取了one third ,无人像他这般奢侈。

  当然,也因此费了不少时间。

  有浊阴弱水底子在,正常炼成弱水天河,五年便够,Li Qing 多花了十年。

  Li Qing 结束闭关,袖袍一挥,正要如往常般将英子放出透气,只threw away 一团空气,未见英子,他一拍额头:“我英子呢?”

  “老爷,小英子在魏旧人那。”Black Flood Dragon 笑眯眯从弱水中钻出。

  因为英子不用献True Spirit ,而Black Flood Dragon 需要,Black Flood Dragon 一直觉得矮了英子一头,今见老爷将英子遗忘十五年,不禁窃喜。

  Li Qing 一顿,占得9th layer 幽池后,他太过忘我,不仅将英子遗忘,连魏旧人也被忽视。

  当初夺9th layer 幽池时,因为Qi Refinement Realm 入不得深海,故而将魏旧人和英子,都放在海上flying boat ,也不知其如今如何。

  “严white eyebrow 和杨柄春有血符联系,可去问下Fellow Daoist Yan 。”

  Li Qing 来到4th Layer ,未见严white eyebrow ,又到sixth layer 传经殿,发觉严white eyebrow 正在殿口踱步。

  “Fellow Daoist Yan ,好久不久。”Li Qing 先打了个招呼。

  “Fellow Daoist Li ,你总算出关,再不来,我都打算悄悄离开9th layer 幽池了。”严white eyebrow 脸生急色。

  “怎么,可是云霞、柄春出了祸事?”Li Qing 奇怪道。

  “不是。”

  严white eyebrow 叹息道:“转眼过去十五年,我life essence 无多,必须出去寻找小灵穴,否则此生Golden Core 无望。”

  Li Qing 恍然,严white eyebrow 确实该急,其如今二百一十三岁,再不寻小灵穴,已来不及。

  “外面不是有十二Golden Core 在守?”Li Qing 问道,当初他听闻七Great Family 十二Golden Core 将无陨Sea Territory 围住,便专心闭关,不理外事。

  当然,Li Qing 深知十二Golden Core impossible 真的守在此地百年,谁家Golden Core 也不会那么闲。

  守护家族、自身cultivation 、保障Cave Mansion 探索,都需Golden Core 离开此地。

  万一十二Golden Core 真同守百年,Li Qing 依靠Black Flood Dragon ,也可以从一个方向直charge ahead ,不恋战即可,但严white eyebrow 却不行。

  “呵,那不过雷声大,雨点小,十二Golden Core 封海,岂会那般容易。”

  严white eyebrow 哂said with a smile :“十二Golden Core 不过联合守了三年,便有三位Golden Core 因家族琐事及抢占其他机缘离开。”

  “第五年,尤家Golden Core 与杜家Golden Core 产生矛盾,愤而离去。”

  “第十年,无陨Sea Territory 只剩三位Golden Core 。”

  “到今天,七Great Family 已重新约定,由一位Golden Core 轮流驻守此地。”

  “不过,无陨Sea Territory 的死丹和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不少,这十五年,我勤学瀚海道法,水中隐匿本领大有长进,借由Fellow Daoist 早先布置的十处挪移阵,出得无陨Sea Territory 不成问题。”

  一切如Li Qing 所料。

  Li Qing 想了想,只一位Golden Core 看守,严white eyebrow 出去问题不大。

  他在seabed 布有多处挪移阵,躲开封锁不成问题。

  9th layer 幽池占地很广,占了无陨Sea Territory 1/4 地界,更有多个隐藏出口,其中一个离挪移阵所布不远。

  Li Qing 一番思量,nodded and said :“我可为Fellow Daoist 安排一个出口,除非那Golden Core 在出口附近,否则Fellow Daoist 安全无虞。”

  “Fellow Daoist 可是打算去浮生海?”Li Qing 闲聊着。

  “不错,life essence 无多,只能去浮生海拼一拼,Fellow Daoist 只管听我消息,若寻到灵穴,我会以血符给Fellow Daoist 传讯。”严white eyebrow 认真道。

  血符在五百里的范围内可即时传讯,严white eyebrow 能知外界之事,便是通过杨炳春在外界传讯。

  旋即,Li Qing 带严white eyebrow 来至一个出口。

  “伏Fellow Daoist 尚在闭关,我不能和她告别,望Fellow Daoist 帮我问候一句。”

  说罢,严white eyebrow 出了9th layer 幽池。

  ……

  9th layer 幽池隐蔽出口处,并无Golden Core 在守,严white eyebrow 几番隐匿遁行,便抵于一处挪移阵处,几次挪移,便出了无陨Sea Territory 五百里外。

  严white eyebrow 平安出得海面,不禁道:“Fellow Daoist Li 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若无挪移阵,我未必出得这般轻松。”

  他随之燃起一张血符,便知杨柄春and the others 位置。

  half a day later ,严white eyebrow 在距无陨Sea Territory beyond a thousand li 的一座荒岛,见到了杨柄春and the others 。

  云霞、魏旧人、英子,皆在。

  master and disciple 时隔多年相逢,一番唏嘘问候自不用多提。

  严white eyebrow 直接说起了去浮生海寻小灵穴的计划,他打算独自前往。

  “Master ,我也去,能互相照应。”杨柄春不在意浮生海危险,主动请缨。

  严white eyebrow 犹豫了番,道:“可以。”

  两人同行,把握确实大些。

  heavenly thunder 、地漩……魏旧人在一旁听得入了神,忽而严肃道:“严senior ,浮生海之行,不若带上小子。”

  “你?”严white eyebrow 直摇头,“你Master 有提让我照顾伱,如今无陨Sea Territory 被封锁,不好将你送进9th layer 幽池,你安心在此等候,能见你师。”

  “你才Qi Refinement 三层,去浮生海是送死,若有意外,我有何颜面见Fellow Daoist Li 。”

  魏旧人却坚持道:“共同寻找小灵穴,本就为我Southern Flower Sect 与散原宗共同约定之事,如今危险只让senior 去面对,实在不妥,我受Master 恩惠,却一直未有所报。”

  “再说,我aptitude 太差,只一味苦修,cultivation base 进展缓慢,未必能在大限之前修至Qi Refinement 九层,不如跟在senior 身后闯荡,增长一些见识。”

  “不行。”严white eyebrow 继续摇头。

  魏旧人又道:“Master 说我有福源physique ,能天然规避一些危险,或能对senior 有所帮助,那浮生海有heavenly thunder 、地漩之危,若我留在senior 身边,说不得能安全一些。”

  “这……”严white eyebrow 一番犹豫,道,“此事我须于Fellow Daoist Li 商议一番。”

  云霞也道:“如此的话,我也要跟着Master ,大家同生共死。”

  严white eyebrow 当即出岛一趟,与Li Qing 血符沟通,不久回返。

  “Master 如何说?”魏旧人心有忐忑。

  “Fellow Daoist Li 说,你的事,由你自己定,死于天灾,他不会管,因公平争道死于人祸,他亦不会管,被人bullied the weak 杀死,他会为你报仇。”严white eyebrow 认真道。

  魏旧人听后沉默,当即对9th layer 幽池方向,重重磕了两头。

  “还有,Fellow Daoist Li 很宝贵英子,你不能将英子带走。”严white eyebrow 补充道。

  魏旧人:“……”

  “云霞,你就留在此地照顾英子,也不能去。”

  云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