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18

2022-10-25

  第18章 太康之勇

  大康三十九年,二月十五,夜。

  养心殿。

  浓厚的medicinal herb 味充斥整座宫殿,帝榻上,不时传来轻微的咳嗽声。

  太康帝依在柔和丝枕,两位Great Internal Expert 不断为太康帝输送Inner Strength 续命。

  许久。

  卫央从外走入,跪地施礼:“皇上,臣之后事,已安排妥当。”

  太康帝nodded :“那个Cold Palace 太监不错,所学似乎为Concubine Ming 的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可惜其太过不争,将来若能辅佐武儿,必是栋梁之才。”

  太康帝对左右挥了挥手,两小太监端来两杯毒酒。

  “这有两杯毒酒,一杯赐予琪皇后,一杯赐予太后,你可敢去做?”太康帝漠然问。

  给皇后和太后赐毒酒?

  圣言一出,殿中太监都惊了。

  不过,卫央却稳稳将毒酒接下:“臣必不负圣恩。”

  端着毒酒,卫央领着一批尚武监太监,往慈宁宫而去,太后病重四年,琪妃封后后一直在慈宁宫照顾。

  一面相半枯半荣的老太监不知从何处走出,眨眼便到太康帝跟前,叹气道:“圣上这又是何必呢,太后撑不了几年,以子弑母,终是大逆不道。而且Crown Prince 将来若知琪皇后之故,必对圣上心生怨恨。”

  太康帝笑了:“朕乃将死之人,所有罪孽让朕一起背了,又有何妨。朕苦后宫干政久矣,Crown Prince 会明白朕的心意,朕想给Crown Prince 留下一个不受掣肘的江山!”

  “哎。”老太监还是叹气。

  太康帝又不禁问:“荣枯Master ,这世上真有immortal 乎,若有immortal 出手,或可挽救朕之残躯,朕也无需行罪孽之道。”

  荣枯老太监只道:“不可说,不可知,不可妄,我一生求武尚不得极尽,何况乎illusory 之immortal dao 。”

  太康帝听罢,陷入沉默。

  养心殿也静了。

  这一夜,有流星坠于京城之北,Heaven Inspection Department 有语:天降灾星,国将动乱。

  清晨,有消息自Imperial Palace 出——

  皇后、太后昨夜于慈宁宫突然双双暴毙。

  太康帝闻之,悲恸不已,哀呼不孝,吐血三升晕厥,自此人事不知,太医院束手无策。

  敏淑妃代行皇后令,急招Crown Prince 北归。

  翌日中午,吕相披甲领百官enters the palace to see the emperor ,当日下午,太康帝三日之内即将殡天的消息在京城疯传。

  Imperial Guard 接管京城防卫,京城戒严。

  翌日傍晚,吕贵妃于Cold Palace 突然暴毙。

  接着有消息传出,imperial city 内出了奸贼,太后、皇后、吕贵妃皆为奸贼所害,甚至太康帝也被奸贼挟持,奸贼想以太康帝之死另立新帝,京城局势越发动荡。

  ……

  大康三十九年,二月十七,夜。

  子时。

  轰隆。

  Imperial Palace 午门传来一声巨响,宫门坍塌。

  接着便有整齐划一的口号从京城各地响起:“奸贼将于今夜弑君,吕相持圣上密诏,进宫勤王!”

  “吕相持圣上密诏,进宫勤王!”

  大量军队从街道涌过,直奔午门。

  厮杀转瞬就开始了,于京城各地。

  Imperial Guard 、Bright Gown Guard 、Eastern Yard 、兵马司、City Guard 、禁军,悉数而动。

  更有大量Martial Arts expert ,飞檐走壁,行抢劫之道,暗中牟利。

  不时。

  Imperial Palace 方向也传来口号:“圣上有旨,吕相谋反,行大不逆,圣上号召各路Martial Arts 好手进宫勤王,斩吕逆者,封异surnamed Wang !”

  “圣上有旨,吕相谋反!”

  一些Martial Arts expert 闻之,爆发惊人气息,纷纷涌向Imperial Palace 。

  京城城外落柏山山顶,Li Qing 在高点处,悠然看着火光四起的京城,张勇也在一侧。

  Li Qing 出Imperial Palace 后,未在京城停留,携了张勇和王礼儿子一家,来到落柏山附近村子隐居。

  卫央elder sister 就葬在落柏山,无名坟墓Li Qing 已寻到。

  “Li Boy ,圣上今晚能赢么?”五十七岁的张勇,已是senile 模样。

  “先看着吧。”

  Li Qing 没有回答,他此刻心中颇不平静。

  这黑夜中,他感知到太多的Martial Arts expert ,通八脉的绝顶都有不少。

  可这些绝顶expert ,在军阵前,轻易被射杀。

  两军对垒,单个绝顶expert 作用有限。

  这world 太危险,只通二脉的绝顶,还是得收着。

  Martial Arts 绝顶,终究是属凡俗的力量,Li Qing 自警:不入Innate ,绝不入江湖!

  Li Qing 遥望到了卫央,卫央那队人马太过显眼,大约两百之数,俱是purple clothed 白发,他们从午门杀出,直接将吕相的逆军杀穿,并一路杀至吕相府外。

  可吕相府也涌出一群white clothed 白发之人,反将卫央and the others 杀穿。

  White Lotus Religion !

  那是White Lotus Religion 的死士,同样修习了Twelve Golden Needle Points Art ,在相助吕相。

  白莲死士出现后,各地又涌出大量White Lotus Religion expert ,杀向Imperial Palace 。

  局势开始一边倒。

  Li Qing eyes slightly narrowed ,muttered :“今夜,吕相赢了。”

  “怎么会……”张勇心慌,太监出身的他自然支持太康帝,“圣上主动出击逼吕相造反,怎会一败涂地。”

  “我说的是今夜吕相赢了,最终孰赢孰败,尚未可知。”Li Qing looked thoughtful 回。

  以旁观视角,看这京城动乱一夜,Li Qing 已所悟,渐渐明白太康帝的真正意图。

  正所谓without destruction there can be no construction ,破而后立。

  太康一朝三十九载,太康帝真正掌权不过七年,Imperial Court 上下早已被all influence 腐蚀的千疮百孔。

  太康帝是想借这谋反之夜,将所有暗势力牵引而出,摆到明面,再而将之一网打尽,给Crown Prince 减负。

  Li Qing 也猜到,太后、皇后均为太康帝赐死,太康帝想给Crown Prince 铺路,留下一个干净的皇权王朝。

  说实话。

  Li Qing 此刻对太康帝有一丝敬意。

  太康帝懦弱了一辈子,在临终前,终于勇了一把。

  勇一次,或可造就不一样的下代皇朝。

  “圣上难道还有转机?”张勇惊问,“圣上装病?或是已从各地悄悄调来大军,将京城围了?”

  “一定是!Imperial Palace 内有Innate Grandmaster ,只要Innate Grandmaster 将圣上提前带离imperial city ,等各地勤王军到来,吕相必不成气候!”张勇大喜。

  “你这是把吕相当傻子了。”

  “真如你这般说,吕相岂会造反?”

  Li Qing 摇头:“吕相即反,那圣上必已殡天。”

  “那转机?”张勇问。

  “不知,圣上绝对留了后手,就看明日朝会,我们听消息就是……”

  京城的厮杀还在继续,直到寅时三刻,才渐渐平静下来。

  blood dyed 京城,横尸满Sovereign Dao 。

  噹——

  朝会的钟声敲响,各官邸官员不安出门,往Imperial Palace 而去。

  Li Qing 没有进城,继续在城外small village 借住,等风波平息,他早已用银两委托京城的虎威镖局帮卫央收尸。

  届时虎威镖局会将卫央尸身送来。

  此一时京城乱得很,Li Qing 亲自进城收尸,实在太过危险。

  等到中午时分,京城终于传来最终消息。

  有Eastern Yard 太监携吕相首级传檄四方:

  “吕相谋逆,于辰时一刻伏诛!”

  “吕相谋逆,于辰时一刻伏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