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

2022-10-25

  第2章 太监日常

  Cold Palace 处于Imperial Palace 深处,幽暗冷清。

  Great Qian 皇朝是Martial Arts 皇朝,历代Imperial Family 皆习锁阳御女secret technique ,夜御数女nothing difficult 。

  在后宫妃子的选取上,自然多多益善。

  每任皇帝均有大量嫔妃,不说佳丽三千,但三五百数却只算等闲。

  妃嫔多,打入Cold Palace 的自然也多。

  整个Cold Palace 以甲乙丙丁戊己结合地支十二,凑得六院七十二厢。

  往年时,Cold Palace 人满为患是常事,只如今太康帝即位不久,妃嫔不多,Cold Palace 厢房得以有半数空闲。

  被打入Cold Palace 的一般有三种结局,一是被赦出宫,二是郁郁而终,三是自杀。

  打量着身前的闵太妃。

  闵太妃只是寻常人家出身,于太祖执政晚年间入宫,生得一子谦,为太祖晚年最受宠之妃。

  太祖之妃,却在太康帝执政间入Cold Palace 。

  “这Cold Palace ,她出不去了。”

  Li Qing 已预料到闵太妃的结局。

  闵太妃最终选择了一间丙巳厢房。

  登记好闵太妃的厢牌后,Li Qing 穿过两个大院,来到甲卯厢房。

  “问琪Empress 安。”Li Qing 于门前行揖礼。

  这是琪妃住处。

  “是Li Boy 啊,你收拾去吧。”厢房里传出一丝慵懒的声音。

  得到肯定回复,Li Qing 才进偏屋将琪妃的night incense 取出倒了。

  琪妃与闵太妃不同。

  琪妃是太康帝宠妃,只因和太康帝调情斗嘴时被太后撞到,太后叱之失礼,随后被太康帝打入Cold Palace ,这种情况大几率能出去,不能得罪。

  Li Qing 自然格外关照。

  处理完琪妃night incense ,Li Qing 又来到己子厢房。

  “this One 没杀Imperial Princess ,this One 没有!礼贵妃根本没生过Imperial Princess !”

  “给this One 吃的,this One 要吃的!”

  “this One 要男人,hahaha !”

  一个疯癫声音从己子厢房传出。

  这是Concubine Ming ,据说因为后宫争权,谋害了礼贵妃新生Imperial Princess ,到Cold Palace 后疯了。

  真谋害假谋害,不得而知。

  但罪名已定死,无出Cold Palace 之可能。

  Li Qing 直接进屋,取了night incense 就走。

  处理完night incense ,洗了手,Li Qing 走出六院之地,进入Cold Palace 大门前的当值偏房。

  “好一子妙手,断我大龙了!”

  房内吵吵闹闹,其他太监都在。

  四人在下围棋,两人在吹牛,五人在玩Bone Token 。

  “Li Boy ,来一盘。”太监王礼手持棋子,招呼Li Qing 。

  “好啊。”Li Qing 笑眯眯执黑坐下。

  Cold Palace 十二太监,同级无品,宫内不另设职位,大家没争权理由,故而相处得不错,平时聚一起下棋吹牛玩Bone Token 居多。

  不赌钱,赌注是倒night incense 。

  王礼是个懂棋的,其他太监拙劣棋艺也都是王礼所教,王礼自然赢多输少,常年不用帮妃子倒night incense 。

  百余手下来,棋艺一般的Li Qing 输了十几目,大龙被吃,未到官子便利索落败。

  “鸣Empress 的night incense ,明日赏你了,hehe 。”王礼心满意足起身。

  棋局散去,Li Qing 寻了摇椅躺下,思考cultivation 之事。

  Hundred Lives Stele 写着‘于红尘求仙’,求仙自然是Li Qing cultivation 目标。

  “可根据脑中记忆,没听过Great Qian 皇朝有cultivation 之说,也可能有,只我层级接触不到。”

  “我首先考虑的当为Martial Arts ……”

  “有一定实力自保后,当可去寻仙,也有可能Martial Arts 与cultivation ,会是different routes to the same destination 。”

  Martial Arts 一途,有Acquired 、Innate 之说。

  Li Qing 当务之急,是寻一门Acquired cultivation technique 。

  Imperial Palace 内有专门的尚武监,里面太监人人习武,更有专门的Martial Pavilion ,新入宫的太监,正常流程下首先要经过尚武监的挑选,有习武innate talent 的会被留下,剩余的才会分配其他部门。

  Cold Palace 太监差不多是最难接触到Martial Arts 的部门,Li Qing 被分配到Cold Palace ,可想他习武innate talent 有多差。

  其他部门虽不如尚武监专业,但同样可习武,只需定期向尚武监上报realm 。

  Imperial Palace 内,不禁止习武,但绝对禁止偷偷习武。

  “我没途径得martial arts manual ,只能取巧。”

  “而且光有秘籍也没用,得有人教。”

  “不过,Cold Palace 内,也非一定接触不到Martial Arts 。”

  Martial Arts 妃子入Cold Palace ,便是Li Qing 获得martial arts 的机会。

  比如,现在Cold Palace 内的Concubine Ming ,通Martial Arts ,据传是二流expert 。

  被打入Cold Palace 后,Concubine Ming martial arts 根基自然被废。

  Concubine Ming 是王礼管下妃子。

  刚才围棋输给王礼,便是Li Qing 故意。

  Li Qing 想接触Concubine Ming ,来日帮Concubine Ming 倒night incense 不失为一个机会。

  ……

  中午放饭。

  Li Qing 取了三份妃子饭,率先来到琪妃处。

  他将三份饭打开,供琪妃挑着吃。

  Cold Palace 饭菜不错,三菜一汤。

  有荤有素。

  菜是Cold Palace 膳房做的,因为一些妃子有机会走出Cold Palace ,厨子不敢随意糊弄。

  琪妃前,是九菜三汤。

  一顿吃饱喝足,琪妃满意道:“Li Boy ,你服侍得很周到,等this One 将来出去,可愿到this One 身前服侍?”

  “小的命贱……”

  Li Qing 委婉辞拒。

  Imperial Palace 内,只有Cold Palace 内最安稳,完全的透明太监。

  cultivation base 有成前,Li Qing 是不会离开Cold Palace 的。

  能活Hundred Lives 的Li Qing ,最需要的便是安稳,特别是起步的第一世。

  当然,Li Qing 也错失了一个伺候妃子洗澡的机会。

  随后。

  Li Qing 将琪妃吃剩的饭菜拿到当值房,其他太监已齐。

  “Li Boy 来了,齐了,开吃开吃……我说勇子,伱属猪的,不许抢!”

  不二话,将少数几个Empress 吃过的剩饭剩菜全部聚一起,十二个太监狼吞虎咽开吃,这是Cold Palace 太监唯一福利。

  吃完后,Li Qing 捡起两份已凉的太监饭菜,配合一些剩下的汤汤水水,给余下两位妃子送去。

  其他Cold Palace 太监也是这般。

  “饭菜怎么才送来,饭点都过了。”

  闵太妃foul-mouthed 接过饭菜,一吃,凉的,吐了几吐,再骂道:“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太监,凉的剩饭剩菜也敢给this One 端来……”

  任凭闵太妃如何骂,Li Qing 只当听不见,退在厢房外。

  爱吃不吃。

  可不敢给没机会出去的妃子好饭菜吃,不然死都不知怎死的。

  闵太妃只能骂咧咧吃完。

  夜。

  Li Qing 总算知道了闵太妃打入Cold Palace 的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

  闵太妃是在太皇太后的示意下,被打入Cold Palace 。

  太皇太后,太康帝的亲奶奶,可不得了哦。

  太祖当了三十年皇帝,晚年禅让于Crown Prince ,过上了Supreme Sovereign 生活。

  Crown Prince 即位,定年号为太明,只十五年而崩,此时太祖还活着。

  太祖之孙即位,成为太康帝。

  然中间出现了一段小插曲,闵太妃曾仗着太祖晚年期得宠,多次请求太祖定其子谦即位third generation 帝皇,太祖一度动容,终被太皇太后和群臣合力劝下。

  四年前,太祖殡天,太皇太后权压朝野,彻底掌控皇朝局势,太康帝如今只是个人形播种机,皇令出不了Imperial Palace 。

  闵太妃当年差点让其子上位,险些断了太皇太后lineage 的帝位inheritance ,可不得遭到太皇太后的报复。

  “闵太妃,出不去了,且命不久矣。”

  后半夜,一则消息从京城传出,谦王爷自述德行有亏,于府中写下罪己书,饮鸩而亡。

  谦王爷,正是闵太妃亲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