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14

2022-12-09

  第214章 Ancient Formation 师

  Li Qing 一回earth fire 岛,放出林又旻、林安风,直接宣布闭关,外人不可打扰。

  观天峡岛直冲无极天的上ancient formation ,Li Qing 心生一些感悟,抓住这份感悟,或能解得黄曲铭列阵最后一个关卡。

  天峡岛的星落峰,为一处不错机缘,Li Qing 一百多年方等来这一处,不过一切等入Ancient Formation 师再说。

  当然,不靠天峡岛机缘,Li Qing 慢慢收集无赤风,多花个几百年,大抵也能九窍结婴。

  另一边,林安风三代团聚,其母也被接回Lin Family ,家庭和睦,自不用多提。

  五年一晃而过。

  这日,Li Qing 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般开悟,黄曲铭列阵的formation mark 和禁制,及一些上ancient formation 常用formation mark 、禁制,悉数展现于脑海。

  脑中再divine light flashed 。

  Li Qing 将这些formation mark 、禁制,统合为一套Ancient Formation 理,至此,他终迈入Ancient Formation 师行列。

  “迈入这一步,当真不容易。”Li Qing 心叹。

  能在Golden Core Realm 成为Ancient Formation 师,算是极为罕见。

  Li Qing 有第九窍穴相助,且自身阵道aptitude 不差,为这一步都专门闭关上百年。

  其他人,只会用时更长。

  Golden Core 有几个百年可用,大多时间还被用于提升realm ,单步入Formation Dao Grandmaster ,没个一百年也难成。

  “不过,炼制阵盘不容易,以我之力,单独炼一个黄曲铭列阵阵盘,怕也需二三十年。”

  Li Qing 想在阵道一途走得更远,还需研磨其他Ancient Formation 盘,不过无需像这次这般费力,会轻松很多。

  闭关而出,earth fire 谷已大变样。

  一年多前,林长风寿尽而终,林又旻继任patriarch ,林安风已固法凝丹,所求为high grade Golden Core ,如今已纳一缕灵机入窍,earth fire 谷周期性灵漩暂时消失。

  林安风今121 岁,earth fire 谷的灵机,还能等来两缕,少说能结三窍Golden Core 。

  如有机缘寻得其他灵漩,有一丝结high grade Golden Core 希望。

  Li Qing 寻到林又旻,道:“和我说下天峡岛的势力情况。”

  林又旻知Li Qing 在寻无赤风,或对天峡岛的星落峰有想法,他仔细说道:“我被困于天峡岛上百年,在那虽修成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但尚属底层,所知可能有限。”

  “岛上有不少Golden Core ,多是通过space turbulence ,在机缘巧合下上岛,无法与外界联系。”

  “不过这些Golden Core life essence 有限,大多择了隐秘之地沉眠,期望能活着等到青罡天极天通道重新出现。”

  “本土Golden Core 也有,共两人,为家族inheritance ,多年来,一直在尝试破解岛中心的上ancient formation 。”

  “目前,两本土Golden Core 与一外来Golden Core ,组了个天峡盟,占据星落峰一带。”

  “天峡盟对其他Golden Core 态度如何?”Li Qing 问道。

  “算为友好,各Golden Core 困于天峡岛,只求苟活出岛,并无冲突理由,偶有沉眠Golden Core 苏醒,天峡盟亦会以礼相待。”

  林又旻认真道:“唯一可起冲突的,或为星落峰内的immortal fate ,那处上ancient formation ,据说为昔年仙琼宗所留,峰内该有仙琼宗inheritance 。”

  “但上ancient formation 不破,冲突自无从说起。”

  “此外,峰内似乎有一个formation within formation ,具体如何,不为人所知。”

  林又旻一番解答,Li Qing 心中大致有数。

  ……

  见过林又旻,Li Qing 又寻来林安风。

  “Master 。”林安风乖巧站在一侧。

  Li Qing instructed :“我要独自去趟天峡岛,长则百年,短则三五十年,方会回返,你Core Formation 之事,需你自己去拼去抢去争。”

  “不过无需急,万不可着急Core Formation ,到了绝境,有Master 为你兜底,为伱寻来一两缕灵机,该不成问题。”

  “many thanks Master 。”林安风稽首道。

  说罢,Li Qing 悠然离开,再赴天峡岛。

  十天后,Li Qing 来到天峡岛中心。

  此一地,名叫月隐谷,星落峰全名月隐峰。

  自下往上看,只觉月隐峰耸入天际,其上云雾缭绕,faintly discernible ,端为梦幻之景。

  有光华自月隐峰散出,拨云散雾,显露其不平凡。

  星落峰本是天外陨石降落而成,自有mysterious ,常伴生各类罕见矿石。

  似长生天泽,就有不少星落峰,不过Nine Territories 洲天太高,星落峰不像在阴阳空屿这般出奇。

  立于山脚,Li Qing 确实感知峰内还有Formation ,山体之内,该有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

  Li Qing 就近端详此处上ancient formation ,略一推演,便知此阵少许玄机。

  “以我之力,难以从外尽破此Formation ,只能择一处薄弱之处,绕开禁制,寻隙入得阵内,最后寻得阵盘,方可尽数破此Formation 。”Li Qing 思忖。

  “单绕开此禁制,也not simple ……”

  步入Ancient Formation 师后,Li Qing 已能瞧出此阵端倪,若是之前,没可能解阵。

  眼前大阵非常mysterious ,非黄曲铭列阵可比。

  黄曲铭列阵可以阵覆盖Formation ,但仅能覆盖寻常Formation ,对上ancient formation 无效。

  就在此时,一道玄音,自Li Qing 身后传来:“Fellow Daoist 气机陌生,恕我眼拙,未认出Fellow Daoist 。”

  Li Qing 此次出现,并未隐匿气机,只为正常出现,被山外Golden Core 发现,极为寻常。

  解阵非一日之功,长年累月,必然会被发现,不如提前出现。

  Li Qing 回过头,便见一身披纱衣的中年道人,御遁光而至。

  “在下林浮生,黄明岛人士,前不久与人斗战,被卷入space turbulence ,不巧在此岛上岸,勉强保得一命。”Li Qing 拱手道。

  “原是Fellow Daoist Lin ,在下常横。”

  中年道人astonished 一叹,连忙回礼道:“Fellow Daoist 确是幸运,不过在天峡岛,Fellow Daoist 经历,不算出奇。”

  “此岛尤为特殊,岛外生有不少稳定空间vortex ,常有落于space turbulence 的cultivator ,被卷入此间。”

  “我乃天峡岛本土人士,如今和两位Fellow Daoist 建立天峡盟,Fellow Daoist 不妨入盟殿一会。”

  “叨扰Fellow Daoist 。”Li Qing nodded 回。

  客套几句后,Li Qing 被常横引入天侠盟的琼宇great hall 中。

  常横introduced :“天侠盟除我外,还有两位上真,一为许Feng State ,许上真与Fellow Daoist 一般,也是意外入space turbulence ,最后困于此岛,许上真平时多沉眠,偶尔出关。”

  “另one person is 米幸义,米上真如今正在查探极天,观极天气象,看是否有极天通道出现得迹象,好让我等出得此岛。”

  常横详细介绍了一番天峡岛情况,Li Qing 借林又旻之口,早已了解,但也连连称是。

  不过说起此岛来历,常横也不知内情,只道:“听许上真说,此岛成为失落之岛,或与昔年仙琼宗攻伐阴阳空屿有关,不过我修道至今,尚未出过岛,不知外事。”

  由于流落此岛的,多为幸运儿,本地cultivator ,并不排外。

  当然,主要也因本地cultivator 实力,远不如外来cultivator 。

  常横与那米幸义,侥幸breakthrough Golden Core ,均只为Golden Core Early-Stage ,而另一位外来Golden Core 许Feng State ,则是假婴之境。

  “极天通道,短时间内会出现么?”Li Qing 奇怪道,这一问,也符合他处境。

  常横摇头:“天意难定,全看机缘。”

  “两百多年前,此岛上空,出现过一次极天动荡,罡风外扩,只外扩的罡风,未能与其他岛屿相连,后罡风回缩,又恢复原状。”

  “再往上几百年,也出现过极天动荡,同样未出现极天通道,具体如何,我却不知情。”

  说着,常横又补充道:“听许上真讲,阴阳空屿外,传说还有那阴阳二界,每当阴阳二界Heaven and Earth 灵穴出世时,浩瀚Spiritual Qi ,会直冲天外。”

  “那Spiritual Qi 抵于阴阳空屿,会致这边极天动荡。”

  “许多失落之岛,会借那时的极天动荡,重新与其他空岛相连,也有一些空岛,极天通道会因此消亡,成为失落之岛。”

  阳界Heaven and Earth 灵穴出世对阴阳空屿有影响……Li Qing paused ,常横说的两次天峡岛极天动荡,倒与Heaven and Earth 灵穴出世对得上。

  他离开长生天泽前,曾听白谦说,两百年内,新的两口Heaven and Earth 灵穴会出世,距离两百年之限,尚有several decades 。

  此到一时影响不到天峡岛。

  极天通道恢复,也非一日之功,往往又需several decades 的演化。

  ……

  “观Fellow Daoist 之前在研究此地上ancient formation ,莫不为阵道上自有一番理解?”常横又问。

  Li Qing 摇头:“谈不上理解,只略懂一二。”

  “Fellow Daoist 定然谦虚,”常横颇为激动,凝重道,“极天通道复现,全看机缘。”

  “此处上ancient formation ,算为我等另一离岛之机。”

  “此话怎讲?”Li Qing 狐疑道。

  常横解释:“通过一些古本,目前已查到山中有仙琼宗sword pond ,仙琼宗有一式Divine Ability ,名为星罗遁光,可上紫罡天。”

  “Fellow Daoist 若能解开Formation ,我等修那星罗遁光,当可出得天峡岛。”

  “原为如此。”Li Qing 恍然。

  又道:“我确实懂一些阵道,当一心研究此处上ancient formation ,期盼有生之年破解Formation ,修Divine Ability 出岛。”

  “真是very good 。”常横大喜,“Fellow Daoist 若等breaking the formation ,将来出岛,我等必有厚报。”

  一番交谈,Li Qing 和常横彻底熟稔。

  当然,现在两人友好相谈,真等Ancient Formation 盘被破,又或另有一番争端,说不得互相为敌,也不一定。

  Li Qing 以guest official 的身份,暂时留在天峡盟。

  数日后。

  Li Qing 成功找到大阵的一处薄弱点,思忖:“进此大阵,当由此处入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