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16

2022-12-10

  第216章 七世结婴

  Li Qing 悄无声息入得月隐峰,吸收无赤风催动窍穴,闷声发大财。

  刚开始,Li Qing 只盘坐无极天底部吸收无赤风,后随着无赤风减少,他一步步往上走。

  越靠近上部无极天,Li Qing 压力愈大,星磁元罡越难抵抗极天Astral Fiend 。

  到后面,Li Qing 吸收一日无赤风,得休息两日恢复法力与精力。

  time quietly pass 。

  与Li Qing 安稳自在吸收无赤风不同,天峡岛,则有一场阴谋在酝酿。

  这阴谋非是针对Li Qing ,而是针对月隐峰内的Cave Mansion 机缘。

  昔年仙琼宗专留一个上古大阵护持月隐峰,其价值定然不小。

  天峡盟想独占月隐峰机缘。

  也或许,岛上每一位沉眠Golden Core ,都觊觎月隐峰机缘,若有机会,均是想独占之。

  之前众修被困天峡岛,也破不开山中Formation ,争抢无用,此次极天动荡,或为一契机。

  极天动荡后第二十八年,极天罡风开始减弱,Golden Core cultivator 已能借避罡符上得极天,不会强被罡风推行。

  米幸义immediately 上得极天,仔细检查极天通道,惊喜万分,此次极天动荡,竟出现三条长外扩极天通道。

  其中两条前路未定,能否联系上其他岛屿还另说,但岛上原有的那条紫罡天通道下,也有新的青罡天在生成。

  此般发展,原紫罡天通道,必会形成完整极天通道。

  出岛通道有望。

  米幸义回到天峡盟,将许Feng State 唤醒,并告知极天变故。

  “当真是个好消息,”许Feng State 大喜,“被困此岛三百多年,我终于有机会出岛。”

  这一刻,许Feng State 想到家族,想到自己所留bloodline descendant 。

  能修至假婴境的,自有些来头。

  “许上真,”米幸义道:“听及你来自一位Nascent Soul 家族,可当真?”

  “自然为真。”

  许Feng State 悠然道:“当年,我还为Xu Family patriarch ,只因与九真盟的一Nascent Soul 家族发生冲突,被其sneak attack ,而不慎坠入space turbulence 。”

  “我家Nascent Soul Old Ancestor ,常年沉眠,大有life essence 可活。”

  “待我出岛,将Old Ancestor 唤醒,封锁此岛,该不成问题,届时Xu Family 尽获此岛资源,少不了米上真一份。”

  “当是极好。”米幸义大笑,又said solemnly :“不过,此岛还沉眠一些其他不知来历Golden Core ,这些Golden Core 虽在沉眠,但均留有人观察极天,要不了多久,他们也能发现极天变故结果。”

  “此是一个问题。”

  许Feng State frowned :“那些人不知来历,有些人,或出身三大Nascent Soul 级势力,其若出岛,或会立刻引来蓬莱派、九真盟、天星教,届时,我家Old Ancestor 单打独斗,可没有优势。”

  “此不可不防。”

  “must 我家Old Ancestor 先占住此岛才行。”

  许Feng State 脸上露出一丝狠色,冷冽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亲自出手,将那些沉眠Golden Core 放在外的棋子,one after another 擒住,并对那些沉眠Golden Core ,展开猎杀。”

  “cultivator 沉眠之后,气机消弭,怕是不好寻找。”米幸义犹豫道。

  “能杀几个杀几个,可先引诱,另外,让常上真去当假好人,稳住一个是一个,”许Feng State icily said :“我们非是要将岛上Golden Core 杀尽,那不太可能,就算Nascent Soul daoist ,也难找出已沉眠的Golden Core ,我们要做的,是减少变数。”

  就这样,一场对话,宣告天峡岛一场猎杀行动的开始。

  极天动荡第三十五年,已有好几位Golden Core ,死在许Feng State 之手,但也有Golden Core 侥幸逃脱,再度躲起。

  转眼,时间进入极天动荡第四十四个年头。

  外间动荡,与Li Qing 无关。

  Li Qing 第九窍穴,尚未完成融婴,还差一些,但他第六世life essence ,已走到尽头。

  近段时间,Li Qing 已停止上极天取无赤风。

  年纪大,身体衰败,再上极天有不少风险,万一不慎被罡砂击中,可能会瞬间要他老命。

  那Hundred Lives life essence ,当真成一笑话。

  Li Qing 进入9th layer 幽池,悠闲等待死亡的到来。

  Black Flood Dragon 自转修heavenly demon 道后,也精明起来,平时无事就休眠,减缓意识迷失到来的时间,偶尔才会醒来cultivation ,并放松一回。

  七个月后,Li Qing life essence ,正式走向终结。

  眼一闭,又一睁,Li Qing 便活了过来,身体返为一个九岁稚童。

  身体,步入第七世。

  “haha ,每一次recover one’s youthful vigor ,都是我最爽时刻,让我感受到满满优越感。”

  “不过,这第七世,与之前几次不同,我暂时还可为Li Ruoshi 。”

  “伪装身份,则依然为林浮生。”

  带着年轻身体,Li Qing 重上极天取无赤风,速度比他老年时,快了几成。

  “如此下去,十五年内,我必可九窍融婴。”

  ……

  极天动荡第四十五年,极天终于恢复平静。

  一条青罡天通道已将天峡岛与灵启岛勾连起来。

  天峡岛对外联系,正式打通。

  天峡盟初始时,对沉眠Golden Core 及一些外来cultivator 的猎杀,仅藏于暗中,如今早已现于明面。

  岛上各cultivator ,大多加入天峡盟,未加入的,均被定为evil cultivator 。

  这日,许Feng State 、米幸义、常横,站在极天之下,严阵以待。

  许Feng State 指着一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道:“罗九,你走出天峡岛后,持我信物走一趟千霖岛,将信物送至千霖岛Xu Family patriarch 之手。”

  罗九拱手领命:“必完成上真所托!”

  随后持信物而走。

  短短时间,许Feng State 连续派出三位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传讯cultivator 。

  许Feng State 自不会亲自出岛,天峡岛内还有隐藏Golden Core ,他得将其拦在极天通道之外。

  米幸义道:“这些年,所有Golden Core 均已露出面,大多被我等猎杀,仅有乌法三人逃脱,但都为重伤之身,兴不起大风浪。”

  许Feng State nodded and said :“幸好狄震提前被我所斩,不然其和乌法联手,猎杀之计难成功。”

  “还是许上真逐个击破之计,设计得妙。”米幸义大笑。

  常横突然道:“其实还有一位Golden Core 未出现。”

  “谁?”许Feng State 一顿。

  “林浮生。”常横回忆道,“这些年,林浮生一直未出现过,还得防其一手。”

  “此人出身黄明岛,黄明岛不过一资源贫瘠之岛,养不出太强Golden Core ,不足为惧。”许Feng State 摇头,“只需注意乌法。”

  三人在极天通道守了一日有余。

  忽然,一声大笑自极天之下传开:“许Feng State ,好一个阴险之辈,你grandfather 我来了,今日看伱如何阻我!”

  却见,乌法领两位Golden Core ,杀至极天。

  六位Golden Core 就在极天之上展开大战,双方半点不留手,每一招,皆是生死相拼。

  只打了半天,乌法三人败走,许Feng State 三人也不追,到了此刻,只要阻其离岛便可。

  此后几天,乌法三人每天来攻,直到第七日,乌法一方被斩一位Golden Core ,乌法便再不出现。

  “haha ,此事妥了。”

  许Feng State 欣喜:“信使已离岛七天,消息多半已传至我Xu Family 。”

  ……

  千霖岛。

  许Feng State 所遣罗九,终于抵于Xu Family ,此为罗九第一次出岛,路上听得不少见闻,因极天动荡之故,有许多失落之岛出世,各地大起纷争。

  他遭遇到几次危险,方入得千霖岛。

  罗九顺利将信物呈给Xu Family patriarch 。

  Patriarch Xu 得信物大惊,又去Old Xu 祖的沉眠之所。

  不多时,一个terrifying aura ,从Xu Family 族地升起,飞出一华袍道人,道人虚手一探,便将罗九摄于手中,奇怪道:“你说,许Feng State ,还活着?”

  许Feng State 消失已三百多年,Xu Family 人都以为许Feng State 已死,Old Xu 祖当年为此,还和九真盟起了一场skirmish 。

  当然,九真盟势大,Xu Family 敌不过,不过九真盟自有对头,也难以全力对付Xu Family 。

  “禀告daoist ,许上真就位于天峡岛,岛上有great opportunity ,有一座星落峰,星落峰更有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如实阐释。

  “haha ,没想Feng State 能有此际遇。”Old Xu 祖闻之大笑。

  “星落峰,仙琼宗还专门布下上ancient formation ,此Earth Immortal 缘,不可小觑,说不得有我入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之机。”

  “此事,或牵连到昔年秘事。”

  Old Xu 祖一番思索,“天峡岛迟早会引起其他势力关注,若内中信息泄露,此处机缘,凭我一人,怕是轻易占不住,还得寻一同道。”

  Old Xu 祖吩咐罗九不可将信息外传,大笑而走,几日后,他将昔年一位好友唤醒。

  又过数日。

  Old Xu 祖带着唤醒的好友,出现在月隐谷,天峡岛的极天通道,自然被Xu Family 封禁。

  “黄daoist ,此地当真不俗,此等上ancient formation ,当真好great generosity 。”正式观摩了月隐峰,Old Xu 祖连连称叹。

  黄daoist ,便为Old Xu 祖好友,亦是一位Nascent Soul 。

  黄daoist frowned :“切莫将此岛信息暴露,省得蓬莱派、九真盟、天星教来争,只上ancient formation ,破之不易。”

  “我观峰内,除了仙琼宗inheritance ,还有别的inheritance ,仙琼宗留此阵,就为护住峰内别的inheritance ,只后来出了变故,仙琼宗Disciple 悉数离开,但也没有将此地放弃。”

  “breaking the formation 确是问题,不过,好消息是此阵无人看守,我等若寻来几个Formation Dao Grandmaster ,以二三十年时间,寻一处Formation 最为薄弱之处,再合我两人之力,强攻薄弱点,顶多十来年,当可轰开一个小口子。”Old Xu 祖思索道。

  “没准能行,可以先试试。”黄daoist 不太确定道,破开上ancient formation ,极难,且此地Formation ,在上ancient formation 中,都算上乘。

  Formation Dao Grandmaster 很快被寻来。

  只Formation Dao Grandmaster ,想寻到上ancient formation 的薄弱点,并不容易。

  外面变故,并未影响到Li Qing 。

  他按部就班吸收无赤风。

  转眼,十二年转瞬即逝。

  这日,Li Qing 吸收完一股无赤风,似察觉到什么,连忙审视Golden Core ,发现第九窍穴已位于婴灵脑部,且完全和婴灵融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