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42

  第242章 天星出渊

  Tian Xingzi and the others 入星衍界两年,名声不显,Li Qing 大致猜到其约摸在蛰伏等机会,毕竟jade token 有三十年的恢复使用期限。

  耗过三十年,无疑为最佳策略。

  当然,jade token 三十年恢复限制,也让Li Qing 困惑。

  Immortal Mansion 九峰的设置,像是一个Great Sect 在挑选inheritance 人,以三十年为限,该是这个sect 设置有重重考验,短时间难以通过,非得考核者费several decades 时间,方能通过。

  通过考验者,最后可得天星之源等great opportunity 。

  如此方合理。

  然而,众人进入星衍界后,未见有Guide 指引众人去参加什么考验,也或许,那三High Priest 主导的星国,就为Guide ,只是联系不上众人。

  外界发生的事,暂时影响不到Li Qing ,Li Qing 乐得其他人蛰伏不搞事,自己安心收摄地母气。

  一晃三年过去,Li Qing 见一地地母气收摄得差不多,收瓶起身,准备换个山头。

  按这速度,需二三十年之功,方可集得充足地母气。

  “若是寻一大地脉之处,或可一次性收够cultivation 所修,摄取速度也会快上不少,不过那等地界,必定被Immortal Dao Sect 占据,冒然取气大抵会引起冲突,说不得会惊动星国的Nascent Soul 。”

  “还是寻无主之地为好。”

  “不过,我可先探听一下外界局势。”

  Li Qing 走出荒山野地,化作本地loose cultivator ,走访三个小坊市,又逛一遍两个大城市。

  3 months later ,Li Qing 重新回到山野,并再次寻到一处地脉,放置好地母瓶后,又开始摄取地母气。

  外间之事,能打听到的,已经明朗。

  最劲爆之事无疑为,星国High Priest 公开对他们这批天外来客发出一份公告。

  公告内容有言。

  星衍界乃星衍Divine Sect 特意留下的Inheritance Land ,主为挑选Inheritor ,星国High Priest 为星衍Divine Sect 留下的指引者。

  目前14 Inheritor 已悉数进入星衍界,星衍Divine Sect 的inheritance 考验,将于十年后开始。

  考验地点初始地位于断Divine Abyss ,天星之源将于断Divine Abyss 下出世。

  天星之源唯有伪天机瓶可将其收摄,出世后,Inheritor 可进行争抢,整个星衍界均将作为考验地。

  届时,星国将封闭国都,不干预考验,所有星国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皆不可出国都,直到考验完成。

  最终得天星之源者,将被视为星衍Divine Sect Disciple ,有资格进行下一步考验,得星衍Divine Sect 真正inheritance 。

  公告是三年前发的,上述十年后,便是自现在起的七年后。

  Li Qing 一边摄气一边思量:“这公告怎么看着稍显怪,看似公平公正合理,然一场争斗厮杀就定下Inheritor ,未免太儿戏。”

  “不考验temperament ,不考验aptitude ……”

  “再者,这三位High Priest 均为Nascent Soul Late Stage ,有机会更进一步,就这白白将天星之源拱手让人?”

  “且先看着。”

  ……

  与此同时,入此间的阴阳空屿cultivator ,也有动作。

  一处幽深地底,摆放三具棺椁,此便为Yellow Springs Sect 隐藏地点。

  阴名秋从外探查信息而回,遁入地底。

  源Elder 睁开眼道:“如何?”

  阴名秋道:“暂时未查到第14 jade token cultivator 是谁。”

  源Elder 亲轻哼:“我看,大抵是那林浮生,没想此人如此沉得住气,百年前邀其summon Immortal Mansion ,其默不作声,后等我们进入Immortal Mansion 两年后,方neither fast nor slow 闯入。”

  阴名秋道:“不管是林浮生,还是其他人,其实都不重要,对方仅一人,cultivation base 顶天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翻不出大风浪,唯一不好针对的点是,此人握有两枚jade token ,可随时出得Immortal Mansion 。”

  “星国那边情况怎样。”源Elder 继续道。

  阴名秋凝声道:“星国确实已封禁国都,看情况,其大抵不会参与天星之源的争抢,不过,这般争抢天星之源,似太过于简单粗暴,也太容易获取,感觉不太正常。”

  作为Yellow Springs Sect Disciple ,阴名秋and the others 争过的Cave Mansion 机缘,不在少数,经验丰富,看出此次争抢的一些问题。

  源Elder 道:“无所谓,七年后,只需看他天星之源是否真的出世便可,反正我等多一枚空闲jade token ,不怕其中阴谋。”

  “this world 信息不好找,只能先顺着星国思路走。”

  “我想天星教、蓬莱派那批人,届时会去断Divine Abyss 。”

  ……

  春去秋来,七年转瞬即过。

  很快,便迎来星国所说的断Divine Abyss 天星之源出世之日。

  断Divine Abyss ,是一方天渊,渊口巨大,长约百里,宽约十里。

  渊上雾气冥冥,Spiritual Qi 大量汇聚。

  其正中央,有一方Floating Stone ,石上站着一blue robe silhouette 。

  值晌午之际,one after another 遁光朝断Divine Abyss 而来。

  首先到场的,为天星教四人,Dongfang Ji 领头。

  花观佛边飞边道:“此断Divine Abyss 禁制密布,有许多array traces 遗留,倒像是一处大Inheritance Land ,虽然这些禁制和Formation ,早已被毁。”

  “不错。”Dongfang Ji nodded ,他原本也以为此间有阴谋,但一来断Divine Abyss ,便觉此地not simple ,渊下绝对藏有great opportunity 。

  天星教飞抵断Divine Abyss 后,见浮生石上有人,Dongfang Ji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来人可为星国High Priest ?”

  blue robe silhouette 睁开眼,nodded and said :“不错,星国今日只我一人在此,负责引导天星之源出世,事后,我会回返星都。”

  “何不立刻开始。”花观佛喊话。

  blue robe High Priest 没有回话,只眉心一道blue 剑痕,隐隐发亮。

  第二批到场的,为Yellow Springs Sect 三人。

  接着,九真盟三人、蓬莱派两人纷纷到场。

  阴阳空屿众修,虽对天星之源轻易出世有怀疑,但也不愿凭白错过此等机会。

  大家cultivation base 不弱,聚一起时,即便星国发难,也是不虞,可战可退,只需考虑断Divine Abyss 有无Formation 陷阱。

  恰好,Yellow Springs Sect 源Elder 为Ancient Formation 师,其敢出现,此地端无Formation 陷阱。

  最后,Tian Xingzi 慢慢赶到,远远站着,不靠近。

  时隔十二年再相见,众人没有昔日summon Immortal Mansion 的和气之色,均互相戒备。

  “还有一人呢?”blue robe High Priest 见只十三人到场,frowned 。

  Tian Xingzi 悠悠开口:“无需等,那位Fellow Daoist 不会来了。”

  blue robe High Priest 又等一会儿,见果真无人来,方信了Tian Xingzi 之话,又道:“Fellow Daoists 可带了伪天机瓶,可先亮出让某一观。”

  众人闻声纷纷亮出伪天机瓶,一共七个。

  blue robe High Priest 暗暗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Fellow Daoists 为外界cultivator ,来此寻洞虚机缘,我们算初次见面,早想联系Fellow Daoist ,只无机会,今时间有限,也无深交机会。”

  “容我介绍一下,我名蓝,星国三High Priest 之一,又为星衍Divine Sect 留下的inheritance Guide ,知Fellow Daoist 心存顾忌,但不必忧心,我和另外两位High Priest ,均无恶意。”

  “实话说,我及this world 所有cultivator ,皆为星衍Divine Sect 昔年handyman 出身,受星衍Divine Sect 规矩限制。”

  “我们cultivation base 天生有缺,无法breakthrough 洞虚之境,所以天星之源于我等无用,我们迫切希望有Nascent Soul Cultivator 能breakthrough 洞虚,并以洞虚手段解开我等cultivation 缺陷。”

  “Fellow Daoist 看。”

  blue robe cultivator 一挥手,袖袍中threw away 一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期cultivator ,Nascent Soul Cultivator 被掷向Yellow Springs Sect 所在。

  源Elder 一把抓住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略一感知,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轻轻摇头。

  旁边阴名秋问:“如何?”

  源Elder 道:“Nascent Soul 有污,上限被固定,绝无可能求Nascent Soul 之上,似是Innate 种下的禁制,非Acquired 可为,此人话未有假。”他又将Nascent Soul Cultivator 掷于Dongfang Ji 。

  Dongfang Ji 一番感知,又抛出。

  等其他人都过一手后,Nascent Soul Cultivator ,方回到blue robe High Priest 袖袍。

  “此种手段,乃Innate 所为,由星衍Divine Sect 设下。”blue robe cultivator 继续道:“星衍界cultivator ,修至Nascent Soul Late Stage ,便已达上限。”

  “Fellow Daoist 若争得天星之源,可为星衍界之主,也为我星国之主,届时Fellow Daoist 若能成就洞虚,还望解开我们的Innate Nascent Soul 限制。”

  blue robe High Priest 微微福身。

  “行行行,此事我等知了,若得机缘,自会助星国cultivator 脱困,那天星之源在哪?”阴名秋颇不耐烦道。

  blue robe High Priest 脸色未变,neither fast nor slow 道:“天星之源,被封禁在一头星辰龙内,此龙特殊,我等Nascent Soul 受限cultivator ,不能对其攻击。”

  “届时,需Fellow Daoists 合力,斩杀星辰龙,可得天星之源。”

  “有一点提醒Fellow Daoist ,天星之源出世后,仅可被装入伪天机瓶内,且伪天机瓶只有一次开瓶机会。”

  “Fellow Daoist 若一次将所有天星之源装下,那还好,否则,只能将装有天星之源的伪天机瓶合炼为一。”

  “各伪天机瓶本为一体,合炼不难,也不影响瓶中的天星之源。”

  “此外,伪天机瓶一旦装入天星之源,将不可被收于空间法宝内,且伪天机瓶持有者,互相自生感应,能确定对方位置。”

  “这便是此次考验的难点。”

  诸位cultivator 一听,顿时明了blue robe High Priest 话中之意。

  伪天机瓶和一部分天星之源结合后,只能外放,不能内藏,且会向其他伪天机瓶持有者,传递信息。

  若不能at first 将所有天星之源装入瓶,他们需展开一次互相可确定对方位置的追杀。

  “Fellow Daoist 准备好了么,可以的话,我将打开断Divine Abyss 下的禁制,放星辰龙出世。”blue robe High Priest 又道。

  诸cultivator 犹豫了番,皆nodded ,他们原本以为天星之源出世,会是个阴谋,如此看,倒不像了。

  现在,只要观天星之源具体状态如何,大家便可确定此次机缘,true or false 。

  blue robe High Priest laughed ,一脚踏碎浮石,飞身而起。

  飞至高空,blue robe High Priest 取出一张黑符,将其掷于断Divine Abyss 。

  黑符入得渊内,只听渊底传来一道惊天吼声。

  接着,便将一头鳞甲密布的蛇蟒型生物,自渊底飞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