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86

  第286章 明己求道

  Long Life Temple 论功,Li Qing 所获颇多,除得赐一件True Item 、可入sect 秘地观洞虚上法影像外,还被计有五个大功。

  加上之前留的一个,Li Qing 现有六个大功。

  换做寻常Disciple ,即便此世不能成就洞虚,这些大功,也可为来世身的成长资粮。

  离开Long Life Temple 前,Li Qing 躬身执礼道:“Disciple 现欲入长生灵穴refining 地星之源,提升功行。”

  此事倒不必耽搁,先取再说,拿到手方踏实,天机瓶内的地星之源,将来留给英子或Black Flood Dragon ,都无问题。

  “你既求上法,此时refining 地星之源,有些急了,”穆剑秋缓声道,“上法难求,诸真君求洞虚时,多会尝试走上法,走不通方转而求中法。”

  “五Great Immortal 宗、Yellow Springs Sect 、水柱妖国加起来二十来位洞虚,此世真走通上法者,也仅Yellow Springs Sect 清鬼和清衍Immortal Sect 墨白。”

  “你不妨等Dao Heart 明确后,再refining 地星之源,万一此世不成,转世身一样可用此份地星之源。”

  陶Origin Qi 这时言道:“何不随Li Ruoshi 之意,历代以上法成洞虚者,莫不是提升功行后,再求法。”

  “如今五Great Immortal 宗以上法成洞虚者稀少,也因various sects 顾惜地星之源的使用,生怕浪费,走先求法,再提升功行之路。”

  “此有本末倒置之意,上法需从cultivation path 中寻,cultivation path 都不完整,如何能悟出本我Dao Heart 。”

  陶Origin Qi 之话,有enlightenment 之效,Li Qing 听之,瞬感其中颇为有一番义理。

  穆剑秋听完一笑:“陶真君之话,似有道理,那便允了,上法不成,再转求中法也可。”

  Heaven and Earth 灵穴就位于Long Life Temple 之下,穆剑秋挥了一道法力,Li Qing 便involuntarily 落向灵穴,并直入风门。

  入得长生灵穴,Li Qing 微微感识,此灵穴早已稳固,其内Spiritual Qi 狂暴强度,远不如Heavenly Yang Mountain 灵穴,Nascent Soul 可行动自如。

  长生灵穴五份地星之源具在,皆已用Star Condensation 碑圈定好。

  不消多说,Li Qing 开始refining 地星之源,提升功行。

  此一时,陶笃清、穆慕晓也被派往Heavenly Yang Mountain refining 地星之源,青木Immortal Sect 、Yellow Springs Sect 也various sects 有一名Disciple 。

  李泽冥同样来到Heavenly Yang Mountain ,期望第五份地星之源会出现。

  Yellow Springs Sect 没有将地星之源留下,最后spirit transformation 穴为魔穴,只因五份地星之源变四份,焱宇Immortal Sect 不许,焱宇Immortal Sect 要看四份地星之源用尽后的结果。

  时间悠悠,一晃二十年,Heavenly Yang Mountain 灵穴的地星之源被refining 完,这座灵穴,似完成了使命,向外Spiritual Qi 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减少。

  随着灵穴风门破碎,无尽灵潮化液涌出,将周边洞穴填满。

  液体凝固后,一座大型spirit vein ,慢慢形成。

  这座spirit vein ,白莲Immortal Sect 占有二分之一份额,青木Immortal Sect 、Yellow Springs Sect 各占1/4 。

  不少cultivator 围观Heavenly Yang Mountain 这场灵变,叹道:“可惜,好好一座Heaven and Earth 灵穴,若能维序,方为我辈cultivator 之福。”

  “是啊,好好一个cultivation world ,硬要弄出灵弱灵盛,也不知Spirit Crystal 有何大用,没听过洞虚真君吸收Spirit Crystal 提升功行。”有人摇头。

  ……

  数月后,长生天泽。

  Li Qing 从长生灵穴出关,地星之源已refining 完毕,化为功行。

  他比陶、穆二人先refining 地星之源,由于没一直secluded cultivation ,进度倒慢陶、穆二人一筹。

  一番打听,陶、穆二人回宗后,便已进行深度沉眠。

  “沉眠过长,会有损自身底蕴,与我之道不相合。”

  二十年入灵穴cultivation ,世事多变,Li Qing 择人问了一番sect 宗外事宜,Heavenly Yang Mountain 之争后,various sects 倒无major event ,之间也无大冲突。

  他又到长生天泽各出游览一遍,发现少了一些熟悉面孔,名字无法one after another 想起,只知其寿尽而终了。

  Li Qing 拜入长生天泽,已快一千年,昔年那批eldest disciple ,年岁莫不比他大,那批Disciple 沉眠苟活无意义,还不如度尽一世后转生再求道。

  Li Qing 心境如常,见证过太多故人逝去,连英子都到了十一代。

  修整两月后,Li Qing 得洞虚真君手谕,抵临Samsara Palace ,傅真君所言的上法洞虚秘地,便位于Samsara Palace 。

  秘地名观吾界,自成一方空间,Li Qing 未受禁制阻拦,持谕令顺利入得秘地。

  观吾界不小,由Celestial Grotto Great Demon 的Celestial Grotto world 炼成,是一方水泽,碧波万里。

  长生天泽的泽水,也是由观吾界引出。

  界内生活不少生灵,轮回lineage Disciple ,许多在this world 转生,sect 洞虚种子,也是于this world 培养。

  this world Spiritual Qi ,受长生灵穴供养,灵穴充裕。

  洞虚真君所立家族,也位于界内。

  这是轮回lineage 的好处,当世lineage 享受不到。

  一路所过,界内cultivator 皆不识Li Qing 。

  Li Qing 不免轻叹:“当真一与世隔绝的妙地。”

  不多时,Li Qing 看到观吾界的高空,有一方天上宫殿名明己殿,他便知到了目的地。

  “明己殿……与明己、察地、辨天之说吻合,巧合么?”

  Li Qing slightly paused ,借谕令破开禁制,入得殿内。

  殿内空旷,仅挂着七副壁画。

  每副壁画,都记录白莲Immortal Sect 一位洞虚先辈的cultivation 之路。

  七副壁画,代表历史中,有七位先辈以上法成就洞虚。

  Li Qing 站着第一副壁画前,心神缓缓沉入,壁画上的图案,随之动起,展现洞虚cultivator 的前半生。

  这是一位天资卓绝的先辈,名叫路费衣,samsara reincarnation 多次,在成就洞虚那一世,摈弃之前几世的cultivation 经验,放弃老路,决定从头踏出新路。

  不靠先辈遗泽,路费衣在杀伐中求道,遇机缘必争,与其他various sects 天才交锋,一百六十岁九窍Core Formation 。

  四百二十岁九窍结婴。

  Nascent Soul 之后,路费衣得sect 青睐,被当做洞虚种子培养。

  此后未经磨难,顺风顺水修到Nascent Soul Late Stage ,结一百零三丈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功行Great Accomplishment ,并成为洞虚真君女婿。

  洞虚岳父,给了路费衣极大帮助。

  地星之源由sect 赐予,最后求洞虚成法时,本是打算走护宗之路,先行refining 了地星之源。

  只sect 安排路费衣沉眠时,他心生悔意,念起Dao Companion 对他求道路的帮助,不愿沉眠与Dao Companion 离别,转而寻求上法,于当下breakthrough 。

  画面最后一幕,路费衣在回忆Core Formation 时的一场争斗画面时,悟得本我Dao Heart ,大彻大悟,继而breakthrough 洞虚。

  路费衣Core Formation ,可为人生第一大劫,遭遇多个敌人sneak attack ,他在劫难中breakthrough ,孤单赢敌,反杀一众来敌。

  Li Qing 观完路费衣零碎的一生,心有不解:“这也能悟出本我Dao Heart ,成就洞虚?”

  “似无太多特殊之处。”

  画面比较零散,虽说记录了cultivation path ,但也仅为大概,许多画面,仅是传意。

  路费衣的cultivation path ,可以说分成两段,first stage 靠自己,以杀求道,在危难中争机缘;second stage 背靠sect ,得岳父之家相助,顺风顺水,不经磨难,收获诸多资源。

  只Li Qing 突然一想,路费衣的求道路,倒对他有不少借鉴意义。

  路费衣的两段cultivation path ,可为completely different 的人生。

  Li Qing 的求Dao Heart 境,会因life essence 而变化,第一世与第一Hundred Lives ,勃然相反,若以三段分开,倒与路费衣之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Li Qing 隐隐悟到一丝关键。

  画面之后,还有后语,路费衣成洞虚之后,放弃相爱的Dao Companion ,对Nascent Soul 后Dao Companion 提供的帮助,给了补偿后,就此分居。

  “因舍不得Dao Companion ,转而寻求上法,得了上法后,反而摒弃Dao Companion ,有一番意思。”

  “若未猜错,路费衣或是在这种极端对立中,找到了本我Dao Heart 。”

  “不过这种方法,不具有普适性,因人而异。”

  “我该如何借鉴?”

  “为一机缘大争一波,将自己逼入绝境,被洞虚追杀,侥幸逃脱,然后大彻大悟,求第一世的不争?”

  “不妥不妥。”

  Li Qing 疯狂摇头,即便这样做,也impossible 悟得本我Dao Heart ,人与人不同。

  他现在,根本没有必取的机缘。

  路费衣悟本我Dao Heart ,还有一个关键,仅是借Core Formation 时所遇的一场murderous intention 、一个回忆画面……

  回顾自身的cultivation path ,并悟出本我Dao Heart ,Li Qing 之前的理解是,要对一生的cultivation path ,做出一个总结性的概括。

  为此,他觉得无法概括自身的cultivation path ,而迟迟寻不到契机。

  路费衣洞虚道路,给Li Qing 极大启发,观路费衣‘靠自己’的本我Dao Heart ,仅记录Nascent Soul 之前的cultivation path ,与Nascent Soul 之后道路相悖。

  这也意味着,本我Dao Heart ,无需概括整个cultivation path 。

  Li Qing 也无需纠结第一世与第一Hundred Lives 的不同,任取一世,也能悟出本我Dao Heart 。

  “人生百变,各有不同,他人之道只可为借鉴,不可照搬,我不可被路费衣的求Dao Path 局限住。”

  Li Qing 又望向下一副壁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