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287

  第287章 三世为徒

  上法洞虚cultivation path ,第一副壁画路费衣的前半生,给Li Qing 不少启发。

  第二壁画记载了一位坤修senior ,名叫王洛樱。

  Li Qing 心神沉入壁画,一些关乎王洛樱的零散画面浮现。

  王洛樱的求道路,有些特殊,事关三世,还与白莲Immortal Sect 一位名叫晏明的Disciple 有所干系。

  王洛樱第一世,出身一个偏僻山村,俗套的immortal dao 野故事,山村遭遇evil cultivator blood sacrifice 人命以cultivation 道法,一个正气玄门cultivator 路过,斩杀evil cultivator ,只出手时已晚,村民尽被evil cultivator 所杀,仅剩一个女婴。

  玄门cultivator 正是白莲Immortal Sect Disciple 晏明,女婴自是王洛樱。

  晏明出于怜惜,收王洛樱为honorary disciple ,带其步入immortal dao 。

  只王洛樱aptitude 太差,并无spirit root ,得假spirit root 方步入Qi Refinement 。

  晏明也未想王洛樱有多大出息,留在身边打理俗事,多番照顾。

  王洛樱Qi Refinement 7th Layer 寿尽,仅活百多岁,然后转生,再被晏明收为Disciple 。

  second life 的王洛樱,有了cultivation aptitude ,三spirit root ,一路修至False Core Stage ,凝丹失败,被晏明救下,但只多活十多年,便又寿尽转生。

  第三世的王洛樱再被晏明take in as a disciple ,晏明此时已结婴,地步上升,为王洛樱安排一个好人家,致王洛樱此世aptitude 不凡,Heavenly Spirit Root ,还带special physique 。

  王洛樱天资不凡,只八岁cultivation 刚步入Qi Refinement 时,晏明执行一次sect 任务时,被尸道cultivator 斩杀。

  王洛樱一下变得孤苦无依。

  此时,白莲Immortal Sect 一位洞虚真君偶然注意到王洛樱,觉其physique 适合自身inheritance ,收王洛樱为徒。

  王洛樱自此一飞冲天,得洞虚真君扶持,被当洞虚种子培养,一路九窍Core Formation 、结婴,最后结九十九丈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

  王洛樱求洞虚时,寻求上法之道,意外得到晏明笔录,当初晏明死时,王洛樱尚年幼,不知前尘往事,只知自己有两位Senior Sister ,皆与自己同名,已故。

  今得晏明笔录后,方知所谓两个Senior Sister ,其实只是上两世的自己,晏明一世为师,自己三世作徒,然王洛樱拜在洞虚门下后,早已将晏明忘却。

  毕竟她入晏明门下时,年纪太浅,尚不明世理,且晏明此世未教她多少immortal dao 知识,引她after entering Sect ,便意外而死。

  王洛樱此世天资卓绝,生于白莲Immortal Sect 附属城池,就算不被晏明收徒,也会被其他白莲Immortal Sect Disciple take in as a disciple 。

  得知往事后,王洛樱泪流满面,哀怒之下,杀入Yellow Springs Sect ,要为Master 报仇,只杀死晏明的Yellow Springs Sect Disciple ,早已殒命。

  三世被晏明收为唯一Disciple ,王洛樱却不能护晏明转生求道,连为晏明报仇都做不到,一时万念俱灰,有性命之忧,Nascent Soul 要直接消散。

  王洛樱洞虚Master 见此,讨来sect True Item 月心罗盘,说可尝试用罗盘寻找晏明的转世身。

  王洛樱失魂落魄,不解叹道:“晏明Master 死在Yellow Springs Sect 之手,定然destroy both body and soul ,没有转生之机。”

  洞虚真君言:“万事非绝对,晏明或有一份自己的生机。”

  王洛樱利用月心罗盘几经尝试,果然找到晏明的转世身,找到那晏明转世身的那一刻,她直接拜无cultivation base 的晏明转世身为师。

  值此,王洛樱突然sudden enlightenment 本我Dao Heart ,回宗后以上法成就洞虚。

  ……

  “晏明两世为师,王洛樱三世作徒。”

  “此等洞虚cultivation 经历,若非在此地,我当是如何也不能知晓。”

  Li Qing lightly sighed 。

  王洛樱的求洞虚之路,可为一波三折,其最后再拜师之时,完全没考虑本我Dao Heart 之事,只是从心而为。

  拜师后,sudden enlightenment 本我Dao Heart 。

  “这或许就为契机吧,机缘不到,王洛樱便与洞虚上法无缘。”

  转生轮回,其实已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记忆不同,人生经历亦不同,不可当同一人看待。

  目前,也未见有哪个cultivator 能觉醒前世记忆。

  王洛樱拜晏明转世身为师时,已是Nascent Soul Late Stage cultivator ,对方仅是凡人,她能放下身段拜师,也要莫大毅力。

  one day as a master ,终身为父。

  Li Qing 作出总结:“王洛樱的本我Dao Heart ,事关前世今生,不影响Dao Heart 铸成,此Dao Heart ,与她实际cultivation 的具体过程又无关,笼统模糊,与路费衣相比,又有不同。”

  “上法,难以复制。”

  “我Hundred Lives 求道,每一世其实也算一种新生,明己求法,有王洛樱经验在前,不必专从现在第七世出发,诸世勾连起承,也可以。”

  王洛樱壁画卷后有语:王洛樱人生经历,有一定借鉴性,sect 曾有人仿王洛樱的cultivation 经历,不过无人成功。

  “王洛樱之道的不可复制性,在于其最后的拜师,乃从心之举,不带任何目的,模仿者带目的出发,又如何能成功。”Li Qing 轻轻一笑。

  看完两副壁画,Li Qing 的前路已明晰不少,收获不俗。

  继续往下看,第三副壁画,记录一位叫穆北的先辈,此人有一颗不服输的心,自弱小起,一路挑战各路sect Heaven’s Chosen ,未逢一败,最后悟得无敌路的本我Dao Heart 。

  亦有人仿造穆北之路,一路挑战Heaven’s Chosen 不败,但最后不得上法。

  第四壁画则记录一个情种,一路滥情,并为此卷入诸多劫难,不管Righteous Path Sect 的娇女,还是尸dao sect 的魔子,亦或山间的野evil cultivator ,都被他收入房中,且他对每一个女子,都为真情。

  对数百女子有真情,可不是一件简单之事,此人后轻松悟出自己的本我Dao Heart 在情。

  有后人仿效此情道,最多者,仅对47 个女子付出真情,再无法增加。

  第五副壁画,记录一名叫聂仁的senior ,此人经历,有些特殊。

  聂仁cultivation path ,无特殊风格,也无特殊执念,只是一个平凡cultivator 的一生,似白谦、柯紫、全玄一那般,为各种机缘而争。

  聂仁是真正的底层出身,非轮回lineage ,此人从loose cultivator 中杀出,抢得一门白莲仙令,成为当世lineage 真传,后靠自己一路拼搏,九窍结婴,并结星辰法相。

  又参与最后第九口Heaven and Earth 灵穴之争,与same sect 配合,以星辰法相艰难占得一份地星之源。

  sect 没给聂仁提供护宗之道名额,聂仁一心求上法。

  secluded cultivation 中,聂仁在寿限来临之际,回忆昔年一件小事,当时他只为一个凡人,家道败落且年幼,靠乞讨谋生,被一个好心酒馆Boss 招待,度过最艰难时期。

  聂仁发达后,厚报酒Boss 。

  寿终之际,聂仁忆起这一幕,情不自禁大笑,心情舒畅,突然感悟契机,clear comprehension 本我Dao Heart ,继而breakthrough 。

  “聂仁人生,可谓极其丰富,各种阴谋,都经历一遍,未想其从弱小时的一件小事出发,悟出Dao Heart 。”

  “我是否也可从小事出发?”Li Qing 感慨良多,聂仁出身最像他。

  上法从cultivation path 悟Dao Heart ,本质为明己,与明幽尊所提明己、察地、辨天并不冲突。

  当世lineage ,竟出过聂仁这样一位上法洞虚,让Li Qing 意外,但聂仁又未将当世lineage 立起,显然其中另有说法,涉及sect 隐秘,这段历史已消弭于历史,外人轻易无法知详情。

  接着,Li Qing 又看过最后两副壁画,心中对明己,有了更加深刻认识,不再像之前的无头苍蝇。

  背靠Great Immortal 宗,方能有此求道机缘,这种机缘,不慢慢晋升sect Core Disciple ,单以loose cultivator 身份苦等,如何也等不来。

  ……

  七副壁画观完,Li Qing 未在明己殿多留,一路往观吾界出口飞。

  刚临近出口,耳中忽响起傅真君之音:“Li Ruoshi ,此行你观悟上法洞虚经历,可有收获,可有把握成就上法洞虚?”

  Li Qing 停住身形,环顾all around ,不见傅真君,便随意对一处虚空躬身道:“禀真君,已有三成把握悟得上法本我Dao Heart 。”

  “三成……不俗,你既有此等把握,便继续走此法吧,不过,你cultivation 之路,或有一些因果,可借此了结,或对你完善cultivation path 有帮助。”傅真君道。

  “越完善的cultivation path ,越易悟出Dao Heart ,一些不经意的画面,或为你悟出本我Dao Heart 的契机。”

  “many thanks 真君指点,我正有此意。”Li Qing 再施礼,不经意画面确实能为悟得本我Dao Heart 提供契机,如那聂仁,便是如此。。

  “你自去吧。”傅真君道完这句,再不表露气息。

  Li Qing 出观吾界,回到九宫殿,将月心罗盘亮出。

  因果之说,其实并无绝对,是否真能影响一个人的道途,无人知晓,cultivator 还因果,只不过为求一个顺心罢了。

  Li Qing 其实不怎信因果,但还一些因果,确实能让他心情舒畅。

  所谓因果,其实就为人情。

  白莲Immortal Sect 中,Li Qing 欠童渊一些人情,毕竟早年Li Qing 并未为童渊做什么,多是童渊在提点他。

  童渊如今已转生,拜在sect 内,Li Qing 已利用deacon Elder 身份给童渊安排一些机缘,并择人照看,只要不出意外,童渊可顺利修成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

  童渊能否更进一步,看他转生身的求道之心。

  有些事,外人无法帮助。

  其他人情之事,无非昔年在Cold Palace 时,得了妃子鸣薇传道之情。

  此是大人情,the first pot of gold ,总是最难获取。

  之前没法寻鸣微的转世身,只能靠缘,如今月心罗盘在手,倒是可主动寻找,度其一世入仙门。

  第一世结缘的人很多,卫央的转世身魏旧人,已被Li Qing 收过徒,引其入过immortal dao ,如今其转世身依旧在immortal dao 中,其缘算了。

  eldest apprentice 百里飞鹰,Li Qing 自没忘,他对百里飞鹰虽无承诺,但其作为eldest disciple ,生于灵弱时代,不得缘法,今若有机会,引起入immortal dao 倒也应当,不过顺手而为。

  还有一个凌娇。

  “鸣薇、百里飞鹰、凌娇,若是你们在within reincarnation True Spirit 泯灭,我倒也无甚办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