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4

2022-10-25

  第4章 传功

  甲寅厢房内。

  鸣薇悠悠念了一遍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全篇八百来字。

  Li Qing 凝神听着,却发现连十个字都记不住。

  看来,他不是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的martial arts genius 。

  “劳烦Empress 再念一遍。”Li Qing 寻来纸笔,准备笔记。

  “你记了多少内容?”鸣薇问。

  “七个字……”Li Qing 回。

  “七个字,Martial Arts aptitude 下下等,”鸣薇摇头,对Li Qing 的兴趣也大减,“this One 再念一遍,你能否记全,可就不关this One 事了,以你记七字的aptitude ,就算穷尽一生,也难入二流expert 。”

  “上善者,若水柔者……”

  “Empress 慢点……”

  “……”

  “慢点……”

  “……”

  “再慢点……”

  “……”

  “我好了。”

  也不知过去多久,Li Qing 摸了一把额头冷汗,总算写下了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全篇。

  毛笔字真是太难写了,一个个字如鬼画桃符,写得还慢。

  更重要的是,字他都认得,连在一起却是一句也看不懂。

  Martial Arts 入门,没个Master 教,真的不行。

  寻常人捡了本martial arts manual 也是白捡,除非伱是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的Martial Arts 天才。

  “还请Empress 为我释义。”Li Qing 厚着脸皮再道。

  “你懂多少?”或许酒意上头,脸色带有红晕的鸣薇,此刻情绪尚可。

  “一句也不懂。”Li Qing 无奈回。

  “你真是……”

  “哎。”

  鸣薇叹气道:“你这等aptitude ,真不知你小太监图Martial Arts 有何用,算了,晚上this One 想吃Grade 1 莲叶鸡,热的。”

  “没问题!”

  Li Qing 当即应下。

  得了Grade 1 莲叶鸡的允诺,鸣薇开始慢慢讲解,不单为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释义,也给Li Qing 普及Martial Arts 常识。

  “Martial Arts 一途,有横练和内练两种说法,横练即为body refinement ,如Golden Bell Cover 、Iron Cloth 一类,以外力外药打磨fleshy body ,初始进境快,但横练能breakthrough Innate 者,one 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

  “this One 所传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属于内练之法,通过内练聚气,生成Inner Strength ,再以Inner Strength 打通Twelve Standard Meridians 和Eight Extraordinary Meridians ,最后气返Innate ,修成True Qi 。”

  Li Qing 问:“我aptitude 差,能否走横练捷径?”

  “倒是行,只横练需要丰厚财力支撑……”

  “那不练了,我还是专注内练。”

  Li Qing 不会为了修Martial Arts 去敛财,风险太大,还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内练为好。

  aptitude 差,内练速度慢,但他有hundred lifetimes ,积累三世Inner Strength ,撑也能撑到Innate 。

  Innate 之后,有了充足实力自保,届时在敛财也不迟。

  接下来,鸣薇开始专门释义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

  “所谓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其核心是化水之柔力为Inner Strength ,共有七段锦相,取一水缸,first stage 这般……second stage 这般……seventh stage 那般……”

  “你现在只需将招式记住,将来你step by step 修习,自会理解。”

  鸣薇累得满头大汉,直喘粗气。

  她有伤在身,体内还被Great Internal Expert 种下暗禁,极为艰难才将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演示出来。

  Li Qing 已将鸣薇的演示动作,在纸上画下。

  写字他不行,画美女,很在行!

  鸣薇瞥了一眼画像,颇为满意,画中人体态优美,别有风情,合该是她。

  “many thanks Empress 。”

  Li Qing 将纸笔收好,郑重地对鸣薇躬身行礼,发自内心的感谢。

  没有鸣薇亲身释义和演示,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秘籍,还不如一叠厕纸。

  宫内其他太监初入Martial Arts ,也是老master 们手把手教的。

  Cold Palace 内没有Martial Arts 老master ,Li Qing Supreme 乘aptitude ,也无财力和关系疏通其他部门老master ,只能寻求Cold Palace 内的Martial Arts 妃子。

  幸好,鸣薇人不错。

  “行了,不过交易罢了,this One 可不会收你这等aptitude 的太监作为Disciple 。”

  鸣薇嫌弃看了眼,将手抬起:“来,扶this One 上床。”

  Li Qing 恭敬将鸣薇扶至床边。

  鸣薇并没有入睡,反而躺在床上缓缓说起:

  “this One 快要死了。”

  Li Qing 站着不动,他听,她讲。

  “Old Witch 太狠了,生生把闵太妃做成了人彘,this One 这个月来担惊受怕,生怕被做成人彘。”

  鸣薇摸着滑嫩的脸颊:“小太监,你知道吗,圣上是一个好皇帝,圣上有满腔治国之念,迫于Old Witch 的威压,连说都不好说出口,只偶尔与this One 这等妃子讲。”

  “圣上待this One 很好,那天this One 刺杀Old Witch 失败,本该被当场打死的,是圣上专门出面,才让this One 得以被打入Cold Palace 。”

  “一旦Old Witch 什么时候想起this One ,也会将this One 做成人彘。”

  说着说着,鸣薇眼角有泪珠滑落。

  “this One 长得如此漂亮,天下又这般美好,this One 还不想死……”

  “this One 其实不怕死,只是不想死在Old Witch 前面,恨不能在死前杀死Old Witch !”

  “this One 也曾想当一位行侠仗义的女侠客,仗剑江湖……”

  “Master 啊,disciple 不孝。”

  “……”

  鸣薇说了很多,说到最后,慢慢睡着了。

  Li Qing 小心为鸣薇盖上被子,关好门,走出厢房。

  回住处寻了一个小wooden box ,将记录的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放入,随后Li Qing 寻到Cold Palace 角落的一个花坛,挖个坑,将小wooden box 埋入。

  “现在还不是学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的时候,至少得等old monster ……等太皇太后殡天之后。”

  “希望皇太……不,希望Old Witch 早点死!”

  ……

  傍晚时分,Li Qing 为鸣薇送去了热乎的Grade 1 莲叶鸡。

  鸣薇最终一口没吃。

  Li Qing 端着Grade 1 莲叶鸡又走了,除了请安外一句话也没多说。

  晚饭过后,Cold Palace 又来了位新妃子。

  新妃子脾气火爆,刚入宫便对所有太监颐指气使,太监们大气不敢出。

  新妃是吕贵妃,来头很大,是太皇太后的孙外甥女。

  谁也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也不知怎么进的Cold Palace ,这等背景,太康帝不敢将其打入Cold Palace 的。

  吕贵妃带着贴身太监和宫女进的Cold Palace ,也不选空厢房,直接索要琪妃厢房。

  琪妃自觉让出厢房。

  琪妃作为Cold Palace 目前最有机会出去的妃子,在吕贵妃前,也得低头。

  “幸好吕Empress 带了太监宫女进来,不然让我们伺候,不得脱几层皮。”寝房内,太监张勇心有余悸,今天本该轮到他接手吕贵妃的。

  “怎么进来的?”太监章白问道。

  王礼是知情的,他道:“前段时间,闵太妃死于人彘之刑,太皇太后或许也觉得不安,这段时间上martial arts 山礼佛去了,圣上有了一定自主权力。

  今天下午,吕Empress 试骑圣上的dragon blood 驹,可dragon blood 驹半点不动,最后吕Empress 生气用鞭子打坏了dragon blood 驹,还打死了养马太监,圣上大怒,才有打吕Empress 入Cold Palace 之事。”

  “Li Boy ,我看你心不在焉,the past few days 小心点,别去吕Empress 身前逛游,否则几鞭子抽死你。”王礼对着角落床铺里发呆的Li Qing instructed 。

  Cold Palace 十二太监,王礼年纪最大,平时算一个小领头人。

  ”en. ”

  Li Qing 轻轻应了下。

  Li Qing 睡不着觉。

  他失眠了。

  他一个太监,睡个觉怎就这么难。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