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41

2022-10-25

  第41章 spirit root inheritance

  Great Qian 京城。

  王记。

  经过several decades 的发展,王记卤店已成了老字号招牌,在京城颇负声望。

  此间客人,有江湖侠客,有文人骚客,更有贵子王孙。

  无人敢于店中闹事。

  因为,王记不仅得了百里大侠的庇护,更是因店中放了一面Innate Grandmaster 写的匾额:闹事者死!

  据说写匾额的Innate Grandmaster ,出自Imperial Palace 。

  Innate Grandmaster ,宰相也不敢惹。

  辰时,王记食铺准点开板。

  早已卤好的肉食香味,随清晨之风,飘满北市半个街道。

  早已等待的熟客一拥上门:

  “shopkeeper ,一斤卤鸭舌,半边卤鸡。”

  “我要二斤卤鸭肠,半斤卤鸭掌。”

  “轮到我了,来三斤卤肥肠,要臭一点的,最好带点味。”

  “go go go ,捣什么乱,”王记内走出一个拄拐驼背的古稀老人,轻骂道:“王记肥肠不臭,香滴很!”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要肥肠的熟客乐hehe 道一句,引得周边食客大笑。

  就在这时。

  一道惊讶且带着惊喜的声音,从客人中传入古稀老人之耳:“龚爷,你还活着啊。”

  有些耳背的龚越,眯眼盯着出声的客人细看,足足盯了十秒,才猛然在记忆中找到这人,不太确定道:“是……是Li Boy 吗?”

  “是我啊,龚爷。”

  Li Qing 几步上前,将龚越扶住。

  说实话,此次进京,Li Qing 真没想龚越还活着,算年纪,龚越今年七十五了。

  一个Cold Palace 太监,活到七十五,太不容易。

  得到回复后,龚越又盯着Li Qing 看了十秒,终确定道:“你真是Li Boy !你老了啊!”

  “是啊,我老了。”

  Li Qing 笑眯眯进店,点了些卤食,和龚越坐下。

  龚越如今耳朵不太好,Li Qing 一句话要说几次,对方才答得上。

  不过,Li Qing 耐心而又惬意地陪龚越唠嗑。

  “伱失踪十二年,回得好啊,百里大侠生了五个儿女。”

  “你问百里大侠老婆是谁……是鸣英啊,当年你认得的,不久前刚生了个闺女,白白胖胖,就是不会说话。”

  “娇妹子可厉害了,她在店中留了块匾,自此,就算宰相进了店,也得客客气气。”

  “哎,你一走就是十二年,娇妹子在寻你……”

  “this time ,怕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下一个十二年,我肯定活不到。”

  “……”

  离开王记,Li Qing 有些怅然若失。

  人生便是如此,十二年于他,不过眨眼之间,却是凡人的催命符。

  未来,Li Qing 还会送走更多像龚越此般人。

  江湖人到还,岁月催人老。

  ……

  百里别府。

  这一日,院中颇不宁静。

  百里飞鹰名声在外,又称京畿五州第一大侠,不服者也有,登门挑战者亦不少。

  这便有一位浣花剑客的八脉绝顶expert ,登门挑战,弄得百里一家紧张兮兮。

  得益于十二年Li Qing 帮其打通任督二脉,后又得圣后赐下三颗Great Essence Pill ,百里飞鹰已是6 meridians 绝顶expert 。

  然百里飞鹰强在Lightweight Art ,可在八脉绝顶手中保持不败,想赢则几无可能。

  “鹰哥,这浣花剑客实在bully intolerably ,八脉对6 meridians ,亏他敢上门,别与他打。”鸣英抱着幺女,不满道。

  “人家所求,也不过一平局,予他又何妨,英妹莫急。”

  百里飞鹰毫不在意,整理衣襟,收好佩剑,走入会友大院。

  浣花剑客早已于院中准备好,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久闻百里大侠威名,心生敬意,特来赐教。”

  百里飞鹰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回礼:“大家点到为止即可,莫伤了和气。”

  浣花剑客剑出鞘,口道:“请!”

  百里飞鹰也出剑,语:“请!”

  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两剑争锋之际,一道gray robe silhouette ,从院外飘落院中。

  百里飞鹰见到gray robe 人,只一愣,然后剑也不要了,随意一丢,只一个滑跪就飘了过去,口中悲喊:“十二年了,Disciple 终于又见到Master 您老人家了!”

  什么Master ?

  浣花剑客还处于懵逼中。

  我们在比剑啊,你可是有五个子女且名震江湖的百里大侠,就算Master 来了,也不至于弃剑后以夸张姿势跪迎吧。

  而且,比试中弃剑,算投降认输的。

  鸣英见到gray robe 人,也将手中child 交予仆人,碎步上前行礼:“见过Master 。”

  毕竟已嫁为人妇,鸣英称呼随百里飞鹰。

  Li Qing 看了一眼傻不拉几愣中在院中的浣花剑客,道:“这是谁?”

  “回Master ,一个挑战者……”

  “我管他是谁。”

  没等百里飞鹰说完,Li Qing 一甩绣袍,便不知将浣花剑客卷去了何地。

  至少,浣花剑客以后再不敢进百里别府了。

  “起来吧,你老大不小,都是五个child 的爹,跪着成何体统。”Li Qing 随意道。

  “Master ,您知道了。”百里飞鹰摸着下颚,sorry 道。

  鸣英也红了半边脸。

  “我先去了趟王记,龚越将你们之事都说予我了。”

  三人来到客厅坐下,Li Qing 坐主位。

  Li Qing 问:“娇丫头怎么回事,她在寻我?”

  “是啊,”鸣英叹息道,“Master 您早回来几天便好了,Junior Sister Ling 就走了六天,她去了冰枫国寻您。”

  “Junior Sister Ling 已成Innate ,修得荣相,说是要辩一辩您当年把她丢在Cold Palace 作太监之事。”

  “冰枫国?这么远,这一去怕是几年都不得回返。”Li Qing frowned ,冰枫国在Great Qian 之北,中间还隔了三个国家,很远。

  “是啊,圣后说冰枫国疑似出了仙家inheritance ,又传出那边又一叫若水的Innate Grandmaster ,Junior Sister Ling 便去寻了。”鸣英helplessly said 。

  “仙家inheritance ?具体怎么回事?”Li Qing 追问。

  鸣英摇头道:“具体情况不知,Junior Sister Ling 说圣后是在一古墓中得了这消息,说是冰枫国那有一关于假spirit root 的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

  假spirit root 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

  Li Qing 听后上了心,他就是假spirit root ,假spirit root inheritance 除了Blood Spirit Art 这等refinement method ,便是spirit root 一躯了。

  Imperial Palace 内有Blood Spirit Art ,只缺spirit root 一躯。

  寻spirit root 一躯直说寻spirit root 一躯便好,无需单说假spirit root 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

  这时。

  百里飞鹰犹豫道:“Master ,冰枫国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一事,我知一些内幕,据传,那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是关于一种可提升假spirit root innate talent 的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

  Li Qing 尚未回话,鸣英便质问道:“此事Junior Sister Ling 都不知内情,你如何知?”

  “那个……”百里飞鹰sorry 道,“我常于夜间走动,Imperial Palace 内院都去过,偶尔听到的隐秘消息不少,我虽不记得在哪个墙脚听得,但事实大抵如此。”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