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45

2022-10-25

  第45章 澜沧墓群

  春雨如绵。

  Cold Palace 。

  如线的雨丝,侵染每一处宫墙,掀起宫人阵阵困意。

  小太监打着哈欠不断数飘落的雨线:“一,二……38 ……嗯,又算混了,重来,一,二……”

  妃子们慵懒躺在床上,不愿起身。

  有一妃子伤春感怀,道:“在这个季节死去,该是美的。”妃子悬一白绫,缠颈自尽。

  己亥厢房。

  Li Qing 品着圣后贡茶,对白莲圣女挥手:“随意坐,不必拘谨。”

  圣女眼神茫茫然,良久才道:“Sect Lord 真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隐于后宫内,还能如此惬意,想我教当年为推翻Imperial Court ,过一午门都尚且不易。”

  “Sect Lord 如今如欲举事,该马到功……”

  “行了,莫忘了本Sect Lord 立下的规矩。”Li Qing indifferently said 。

  Li Qing 实在不明White Lotus Religion 为何执着于推翻Imperial Court ,说为民作主,也不是,为己争权,更不像。

  真是搞不懂。

  “澜沧山古墓那边何情况,你已率教中Disciple 查了六年,该有一些头绪。”Li Qing 问道。

  听到Li Qing 相问,圣女脸色凝重起来,她谨慎道:“禀Sect Lord ,宫澜沧山古墓有极大问题,属下有罪,在未请示Sect Lord 情况下,已通知教中提前Disciple 撤离澜沧山。”

  “怎么讲?”Li Qing 皱眉。

  六年才查出澜沧山古墓一丝头绪,他已感知那古墓有问题。

  圣女慎重道:“世有大阴之穴,大阴之穴一般独立存在,本不相勾连,但澜沧山古墓不寻常,那里有一个巨大古墓群,且都为大阴之穴,大阴之穴之间,甚至互相叠加,恐怖异常。”

  “教中风水Master 仔细勘定,认为古墓群的大阴之势不合理,非是自然阴势,像是人为之势。”

  “当年North Guardian Lord 挖掘的那古墓,不过为澜沧山外围一个小墓。”

  “North Guardian Lord 当年掘墓,也意识到山中古墓有问题,不敢多做停留,拿了活尸、取了inheritance 便迅速撤离,连古墓墓室都未完全探索完。”

  “Acquired 授帝也有派Imperial Court 风水Master 去那边,风水Master 望之,齐言不可相扰,就此领发丘灵官退走。”

  Li Qing 听后细细思索,道:“真如你所讲,那澜沧山古墓群,定养了不少活尸,比甲木厉害的,大有存在,谨慎撤离很稳妥。”

  圣女继续道:“教中有一Disciple ,名叫喜黑儿,盗墓Aristocratic Family 出身,他胆大细心,多次挖出盗洞,入得一些墓中,在里面看到了大批量的黑棺,喜黑儿不敢停留,每次一望便走。”

  “此外。”

  圣女在随身携带的包袱一阵摸索,取出三枚玉筒,道:“喜黑儿在进墓穴中,无意拾得三枚玉筒,属下不能探,像是仙家item 。”

  Li Qing 接过玉筒,玉筒上有法力波动,确为仙家之物。

  凡人不可探。

  稍一观察,Li Qing 便知玉筒用法,引法力入玉筒内,便可在Divine Soul 中感知玉筒所述内容。

  玉筒其一,记录一墓主墓志,说是一个名叫黄天的cultivator 携三十六家将,葬于墓中,他日出世,必将搅动风云。

  “他日出世?这是想干嘛,都死了,还能活出second life 吗?红毛怪?”Li Qing 心忖。

  Li Qing 又looked towards 第二个玉筒。

  此玉筒一探,Li Qing 便不由叹一句:“合该是我的缘法。”

  这玉筒记录一门仙家道术,录自一名叫石斗魁的Yellow Springs Sect Disciple ,道术为破祭术,属于尸道spell 。

  炼尸有主,cultivator 俘获其他cultivator 的炼尸后,若想做为己用,必先用破祭术破去炼尸与原主之间的祭炼联系。

  有了这门破祭术,今后Li Qing 若得一有主炼尸,便可化有主炼尸为己用。

  之前能将甲木收为己用,全靠甲戌镇尸铃,甲戌镇尸铃本也是有主之物,只主人已死,联系断了。

  Li Qing 怀着期待之心打开第三个玉筒。

  “嗯,这玉筒竟只记录一些名字……”

  “李中道、田归……黄天、石般、汪如海……白菱、陆霜儿、喜鹊。”

  第三个玉筒只是一份名册。

  Li Qing 看不出名册代表含义,但其中一个名字,引起Li Qing 注意。

  汪如海!

  这不就是百越大川Wang Family 村族谱上记载的那个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祖宗汪如海!

  巧合?

  还是就为那汪如海本人?

  Li Qing 陷入思索。

  不过,Li Qing 仅思索片刻,便将念头放下。

  他无需想那么多,既然确定澜沧山古墓群有危险,那no longer paid attention to 便是。

  管他墓中有何阴谋,随时间流逝,总会浮于表面。

  Li Qing 倒是心生一个小想法,他若使人破坏澜沧山古墓群的大阴之势,是否能惊来cultivation world 人士……

  太不稳妥,不能做。

  且当一个旁观者便好。

  “澜沧山古墓之事,到此为止,尽可能清理掉所有White Lotus Religion 的探索痕迹。”Li Qing 作下定论。

  “此事已稳妥,探索古墓历时六年,我等便一直探索也一直清理探索痕迹,谨记Sect Lord 的谨慎理念。”圣女nodded and said 。

  Li Qing 轻笑:“溜须拍马之话无须言,教中那个喜黑儿不错,当赏,给他提为White Lotus Religion 11th 护法,让他专门训练一批精英盗墓Disciple 。”

  “你这六年探墓,也幸苦了,我传伱一门飞鸿Lightweight Art ,习之,可助你在Imperial Palace 内来去自如,不惧Innate 。”

  “另外,我有一后辈Innate ,名叫凌娇,就为当初那spirit root 小孩,她去北边冰枫国寻我已有四年,未得消息,那边疑似有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之说,我早先已派了Two Great Protectors 领Disciple 前往冰枫国,你如今无事,也多关注那一边消息。”

  “谨遵圣令!”圣女颔首,又接过Li Qing 递来的飞鸿功,看罢大喜:“many thanks Sect Lord 赐法!”

  有飞鸿Lightweight Art 相助,通八脉的白莲圣女,Lightweight Art 不会比百里飞鹰差。

  送走圣女,Li Qing 伸了个懒腰。

  这种reap without sowing 的感觉真好,下面人卖力,他这个White Lotus Religion 主只坐享其成便好。

  “不能太势利了,以我如今的Martial Arts 见识,倒是可以根据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改良出一门专门养生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也让教中Disciple 增得几年life essence 。”

  “弹指术这门immortal dao spell 也可以挖掘,创出一门弹指Divine Art ,用以赏赐教中有功Disciple 。”

  Li Qing 为自己想法点了个赞,当Boss 有时得大方一点,不能剥削太狠。

  忽而。

  Li Qing 若有所感,几个闪身,走入了午未厢房。

  在他刚才与白莲圣女交谈间,一位Cold Palace 妃子,以白绫自尽。

  此妃名叫唐惠卉,乃是当朝大文豪,时任前Crown Prince 太傅的唐寅之女。

  永安六年时,永安帝暴毙,言后扶九岁的永康帝继位,唐寅时为永康帝teacher ,在永康帝继位时,唐寅送仅十二岁且饱读诗书的唐惠卉进宫。

  永康帝若非一年暴毙,唐惠卉必为下代皇后。

  随着永康帝暴毙,言后以服侍帝君不周的罪名,打唐惠卉入Cold Palace ,已近十年。

  “可惜了一个小才女。”

  Li Qing 摇摇头。

  宫廷便是如此。

  后宫一入深如海,从此人间为旧忆。

  Li Qing 在唐惠卉身上打了几道法力,让其死相美一些。

  于Cold Palace 多年,Li Qing 见过的自杀妃子,太多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