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46

2022-10-25

  第46章 阴墓开棺

  春雨吹进了深宫后院,也吹满了一座京城。

  唐府。

  戌时。

  一old servant 踉踉跄跄跑入府中,在府中书房前冒雨跪下,悲喊:“老爷,Eldest Young Lady 于申时六刻,去了。”

  原本还传着少许议论声的书房,顿时宁静了,院子只剩下轻微的wind and rain 声。

  许久。

  书房才传出一声叹息:“我知道了,为小姐收殓好尸身。”

  书房内。

  “唐太傅节哀!”身着素衣,却脸生贵气,身姿挺拔的middle-aged man ,对唐寅宽慰道。

  唐寅失魂落魄靠在书椅,一时间仿佛老了十岁。

  唐寅,前Crown Prince 太傅,今于国子监教书,无具体官职,年过耳顺,生有两子,并于晚年老来得女,取名惠卉。

  永康元年时,因一丝贪念,送长女入宫,十年未过,没想see one’s child die before oneself ,唐寅悔不当初。

  默哀片刻,唐寅似乎想明白了,强打起精神,言语中多了一丝cold and severe :“端王爷,有事就明说吧。”

  原来,此刻书房内的middle-aged man ,正是Great Qian 国的端王,Emperor Jianwu 之后,月灵皇后fourth child 。

  在进唐府之前,端王已通过后宫眼线提前知了唐妃之死,他心有大志,乔装素衣选择进入唐府的时机,刚刚好。

  端王缓缓道:

  “我Great Qian 一朝,从来都是帝星在男,何来女子当家一说,今言后以女身乱权夺政,即违礼法,也违天伦,文武百官苦言后久矣。”

  “言后以very ruthless 手段谋害永安、永康两位帝君,假谓之暴毙,然天下有识之人皆知,此乃言后所为,她不明君上,更弑两位嫡孙,heavens cannot tolerate 。”

  “Great Qian 一国,崇孝敬先,太康帝一朝,被两任太后夺权,太康帝亦能孝敬有加,今言后竟为一己寻仙私心,组织发丘灵官挖掘古墓。”

  “此非仅在掘墓,而在掘我Great Qian 孝道!”

  “我Great Qian 子民,哪一个没有先辈,言后却肆意掘我子民先辈之墓。”

  “更有,古墓存在恐怖活尸,掘墓引得活尸出世,万一军将不能敌,这会断我Great Qian 国inheritance !”

  端王声音悲切,对唐寅福身道:“本王乃先帝子嗣,有责任拨乱反正,让Great Qian 国重回孝道,为推翻言后暴政,本王愿行举义之事,敢为天下人先,且万死不辞。”

  “还请唐太傅助本王!”

  唐寅听后惨淡一笑:“old man 无官无职,今只一国子监教书匠而已。”

  “唐太傅此言差矣,”端王肃声道,“太傅为人师表,门生故吏遍天下,更是一代文豪,只需太傅印信一用,本王便能得半数文官相助。”

  “本王出身军伍,武将那边,早已拥护本王。”

  “今言后行暴政,调二十万禁军和京城expert 随同发掘古墓,本王已知,连宫内Great Internal 供奉也被派去不少。”

  “宫内两位Innate Grandmaster ,凌娇Master 已北上冰枫国,另一位Master ,也已去了古墓发掘地,此正是imperial city 空虚之时,若举事,事必成!”

  唐寅沉默少许,终是长叹道:“old man 忠于Great Qian ,无论女君、男君,弑君之事不可为,今长女新逝,old man 有意带长女归乡就墓。”

  说罢,唐寅取出印信,扔于书桌,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书房。

  端王拾取印信,大喜:“谢太傅,若事成,必不负太傅一家。”

  而此时。

  书房外一墙脚,一个black clothed person 附墙听着,不由心道:“糟糕,又听得一个了不得的大消息,该告诉Master 。”

  ……

  Cold Palace 。

  “你说端王联合唐太傅,欲谋反,推翻天授帝统治?”刚入睡的Li Qing ,又被突如其来的百里飞鹰叫醒。

  百里飞鹰said resolutely :“是的,刚热乎的新消息,端王亲往唐府商议,不过唐太傅也是个old fox ,只给了印信,一家子当夜就离京了。”

  听罢,Li Qing 不由想起下午自杀的唐妃。

  看来,唐妃之死,伤透了唐太傅的心,并为此推端王一把。

  天授帝虽在民间拥有贤圣之名,但在文武百官眼中,却难有好名声。

  百官皆为男性,谁也不想头顶被一女子压着,之前太后垂帘听政时,毕竟还能借用皇帝之名,今太后自己当家,百官当为不满。

  这些年来,京城内一直暗流涌动,天授帝十来年间不敢放开手脚掘大阴古墓,也有京城局势之考量。

  “Master ,您觉得端王能赢么?Disciple 个人比较倾向圣后,虽圣后一些手段见不得人,但百姓毕竟过上了好日子。”百里飞鹰又道。

  “没倾向,皇朝更替,与我无关。”Li Qing 随意道,“孰赢孰败,你届时看戏就好。”

  “对了Master ,天授帝组织的五座大阴古墓挖掘行动,已经挖开了第一座古墓,过几天就要择吉日开棺,我猜测端王举事之日,便是那开棺之日。”百里飞鹰又道。

  “是吗,那倒有趣了。”

  ……

  天授九年,四月初八。

  宜,祭祀,入殓,移柩,开棺,除虫,成服。

  忌,搬新房,作灶,结婚,立碑。

  Ning Prefecture 。

  会阴古墓。

  二十万大军于墓前整戈待发,各路Martial Arts expert 早已打起精神,时刻戒备。

  Innate Grandmaster 在侧,神情肃穆。

  自天授帝宣布发掘五座大阴古墓起,已过了半年,发丘灵官也终迎来了第一座古墓的开棺之日。

  各项防护措施齐备,良辰吉日已选好。

  毕竟是天授帝所定五座大阴古墓中的第一座古墓开棺,发丘灵官须得保证不出半分差池。

  某一刻,发丘灵丘灵官高喝:

  “吾等今日叨扰先人,罪过。”

  又道:

  “起,抬——棺!”

  有三五校尉闻声入得墓室,不一会儿,便抬出四具黑棺,一具红棺。

  这是一座五棺同葬之墓。

  何为五棺同葬,便为四仆一主,主人身份非凡。

  发丘灵官又组织校尉举行一些祭拜ceremony ,一切妥当后才喊:“开——棺!”

  “开!”四位校尉利索去掉一黑棺铆钉,棺盖一掀,众人紧张无比。

  然,无事发生。

  黑棺内仅有一具早已腐烂的骸骨。

  没有活尸。

  场中众人无疑大松一口气,看来此墓不会出活尸。

  唯为首的发丘灵官眉头深陷,他不安道:“将另外三具黑棺一起打开。”

  三位黑棺具被打开,还是没有活尸,仅有三具腐烂骸骨。

  “王灵官,何有不对?”统领二十万禁军的Old General 走上前问。

  “很不对,”王灵官said solemnly ,“此穴大阴,葬于内,必造活尸,今四棺腐尸,按照sect 记载,此为四灵聚阴之穴,其辅棺不生尸,但主棺大凶!”

  “那怎么办,开还是不开?”Old General frowned 。

  “得开,四灵聚阴之穴,是仙家手段,内中或可有圣后求的immortal dao ,不过开棺需谨慎一点,全力备战!”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