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mplified) ZH-CN English EN

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49

2022-10-25

  第49章 十年再逝

  Li Qing 有自知之明,他现没实力处理飞僵。

  等将来实力够了,再将飞僵擒到手,自无不可。

  单以炼尸论,也为一处机缘。

  “依我观之,那飞僵,圣后最好勿再相扰,炼尸并不恶人,自有本能,且力有尽时,不会凭白耗费尸力屠戮生灵,圣后只需引一些探子在会阴古墓周围,观察飞僵动向即可,若是有immortal 来处理飞僵,圣后也或可追得一份仙踪。”Li Qing 又道。

  单以一飞僵,杀十万兵卒是做不到的。

  飞僵以Yin Qi 修己身,力有尽,一旦体内Yin Qi 耗尽,battle strength 便会大降。

  这也是飞僵杀三千兵卒后,又逃离的缘故。

  真与禁军磨到最后,飞僵会败。

  “谨听Master 之言。”天授帝颔首。

  “此次古墓挖出飞僵,圣后可是要继续行挖古墓行动?”Li Qing 又问,还有四座大阴古墓,若一并挖开,怕是会引来意外之事。

  “自然,不过行动会缓一缓,有此次经验,朕明白,对付活尸,人数非为优势,无需以大军镇压。”

  天授帝肃然道:“该先以风水method ,阻断大阴古墓的大阴之势,引得墓中邪物主动出世,即能减少伤亡,亦有机获取immortal fate 。”

  世有阴墓阴势,自有去势之法。

  若以手段改阴为阳,化阴墓为阳墓,大阴之墓自废,内中邪物自会跑出,事后,发丘灵官再可入墓中寻immortal fate 。

  不过,阻断大阴之势非易事,故而天授帝要从长计议。

  确定天授帝心志,Li Qing 无再留之意,摄来博湖仙游录,道:“此一物,我便带走了。”

  “Master 请便。”天授帝不敢相阻,又问:“朕若寻Master ,该何处寻?”

  “北市王记。”

  Li Qing 随意道了句,走出养心殿。

  ……

  只Li Qing 刚离开,便有一silhouette ,暗中尾随而至。

  当Li Qing 停住,尾随之人也从暗中走出,躬身道:“见过若水Master !”

  “你是何人?”Li Qing 已知来人身份,不过照旧问。

  “在下宫飞,现为Great Qian 侍卫统领。”来人恭敬道。

  宫飞,现Great Qian Imperial Court 两位Innate Grandmaster 之一。

  另外一位是凌娇,凌娇属Great Internal Martial Pavilion ,宫飞归于侍卫。

  天授帝未将宫飞纳入Martial Pavilion ,实为故意,因Martial Pavilion Grandmaster 只护帝君安危,不好轻动。

  凌娇北上冰枫国,是她自己想去,非天授帝强制。

  “所为何?”Li Qing 问。

  宫飞道:“为凌娇而来,我于凌娇相识,知她虽拜荣枯为师,但亦待若水Master 如师,常于我念叨,今凌娇北上冰枫国已有四年,我、我……”

  Li Qing 算看出来,这宫飞,该是喜欢上凌娇了,他乐道:“你担心娇丫头?”

  在Li Qing 记忆中,凌娇长得实在不漂亮,学了荣Withered Zen Art 后更见不得人,不然也不会将其送进宫当假太监,真有人喜欢?

  “是……是的,凌娇北上冰枫国,主为寻Master 您。”宫飞稍有结巴道。

  凌娇一事,Li Qing 真有心无力,White Lotus Religion 的探子他也派了,然两地实在过于遥远,信息交流不畅。

  “说一说冰枫国inheritance 之事吧,将知道的都说。”Li Qing 想了想道。

  凌娇不得联系,或可还是与那假spirit root inheritance 有关。

  “好。”

  宫飞缓缓道:“天授四年,梧州出了一座古墓,上面墓志记载,冰封国那边有一道假spirit root inheritance ,那inheritance 可提升假spirit root innate talent ,不仅如此,据说冰枫国流传不少spirit root 一躯。”

  “圣后知之,便有意让我等领军去寻,可两国实在太远,没法动军,后传出冰枫国出了一位若水Grandmaster ,凌娇便主动请缨去了。”

  真为提升假spirit root innate talent !

  所谓Out of the fifty great Daos, forty-nine can be predicted from the Way of Heaven ,人遁其一。

  Li Qing 始终坚信,万事万物皆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假spirit root 生如丑小鸭,但亦能化天鹅。

  任one after another 种spirit root ,都有完善之法,不会生而定限。

  宫飞又道:“冰枫国既然多spirit root 一躯,那immortal dao inheritance 该有不少,或可有Master 和圣后心心求念的cultivation world 。”

  “不必多言,”Li Qing 打断道,“该查的我自然会查。”

  不待宫飞多语,Li Qing 飞身离去。

  ……

  不说不知冰枫国虚实,Li Qing 现在还有许多事要做,破祭术、御器术要学,弹指术要炼至精通,阵道初解需要参研,得自百越大川的Spirit Stone ,也要转化为cultivation base 。

  根本没时间去冰枫国。

  只能吩咐White Lotus Religion 加大探查力度。

  还有那博湖仙游录所述的博湖,也需调查。

  “会阴古墓就位于Great Qian 境内,那博湖若为cultivation world ,就算不在Great Qian 国境内,也该在Great Qian 国周围,该多加探查。”

  Li Qing cultivation speed 愈加慢,不得cultivation world ,前景堪忧。

  天授帝暂时不再掘墓寻仙,澜沧山古墓和百越大川之事也已告一段落,Li Qing 只需等博湖和冰枫国消息,生活节奏恢复了以往,又慢了下来。

  置炼尸于建Martial Sovereign 陵后,Li Qing 依旧隐于Cold Palace ,每日cultivation 不停,时不时上梨园遛一圈,挑逗宫女。

  偶尔也去后宫浴池边瞄一眼。

  Cold Palace Old Ghost 传言,又渐起。

  两年时间转瞬即逝,一个不幸消息传入Li Qing 之耳,龚越死了,享年八十一岁,寿尽而终。

  Li Qing 最后一个Cold Palace 故友去世,不免惆怅道:“飘飘何所似,Heaven and Earth 一沙鸥。”

  龚越葬礼Li Qing 没参加,随着时间流逝,他还会送走更多人,包括百里飞鹰、鸣英,甚至已入immortal dao 的凌娇。

  他impossible 参加每一人的葬礼。

  龚越去世那晚,Li Qing 去京城最大的勾栏丽春院,听了一夜舞曲。

  不得不说,丽春院的舞曲,远不如梨园宫女所编舞曲,仅能用伤风败俗四字来评价。

  Li Qing 最喜妃子跳舞,典质且优雅。

  非庸脂俗粉可比。

  丽春院这种地方,一世去一回便算罢。

  时光苒荏,转眼又过八个寒暑。

  时间进入天授十九年。

  这一日。

  京Northern Part of City 郊,落柏山上。

  Li Qing 于山峰之顶,一跃而下。

  飞落过程中,Li Qing 嘴一吐,一道azure light 从嘴而出,化而为铃。

  铃铛倏然变大,落为庙钟大小,并垫于足下。

  Li Qing 脚踏甲戌镇尸铃,出入云海,好不畅意,端地一仙家expert ,不禁痛快道:“十年时间,这御器术,我总算入门了。”

  “haha 。”

  正是。

  十年御器控尸铃,一入云海腾若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