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6

2022-10-25

  第6章 莫谈国事

  随着琪妃出Cold Palace ,被封为琪德妃,宫内局势变得波云诡谲了。

  everyday all 有宫女太监被莫名奇妙罪名杖死。

  Li Qing 不再去梨园看宫女,每天按时倒night incense 、送饭、送night incense 桶。

  其他Cold Palace 太监也不在多嘴,极少谈论宫闱秘事。

  每当有太监憋不住想说两句时,王礼总会用八字打断法:“莫谈国事,谨言慎行。”

  Li Qing 庆幸自己是Cold Palace 太监,没跟琪妃离开,现在死的最多的,便是各妃子处的太监和宫女。

  甚至膳房太监,被处死的也不少。

  Cold Palace 和尚武监,是唯二幸免之地。

  不能上梨园看宫女,Li Qing 积攒的火气得不到发泄,只能送给太皇太后了。

  早上晨起前,Li Qing 加上了诅咒Old Witch 一百遍ceremony 。

  “Old Witch ,die for me !”

  半年之后,诡异局势终于波及到了Cold Palace 。

  这一夜,一对三姐妹贵嫔,被同时打入Cold Palace 。

  据说,三姐妹没能将圣上伺候的舒服,圣上龙颜大怒,当晚贬三人入Cold Palace 。

  三姐妹入Cold Palace 的第二日,太皇太后斥花、费、玉三妃在圣前失仪,打三妃入Cold Palace 。

  此后。

  几乎每隔几日,便有一妃子被打入Cold Palace 。

  又半年后,Cold Palace 已人满为患,时间已是太康六年,Li Qing 十七岁了。

  “送饭了,记住,谁都不许偷吃,妃子若挑刺,就将锅甩给膳房,菜是他们做的。”

  送饭时间,王礼不忘对众人吩咐。

  局势太复杂了,如今Cold Palace 内妃子分为两派,一派圣上,一派太皇太后,哪一派都不能得罪,今后哪一方赢了,赢的一方所有妃子,都可能会出Cold Palace 。

  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自三姐妹入Cold Palace 起,Li Qing 等太监送饭时,便遵循一视同仁原则。

  不再单独给妃子加餐,也不再送凉的剩饭剩菜。

  “怎么又是这三个菜,啪。”佟妃烦闷地看着饭菜,将筷子拍在桌上。

  “回Empress ,我已经多次问膳房太监提了,说Empress 吃不饱,让他们多做点菜,可那些太监一个个吃里扒外,根本don’t give face ,还打了我一巴掌,Empress 看。”Li Qing 托着slightly red 的左脸,左脸上有一个清晰的掌印。

  “good-for-nothing 的东西。”佟妃见Li Qing 左脸确有掌印,cursed ,将就吃着。

  送完饭,回到当值房,沾了水沫,Li Qing 便将左脸掌印擦了干净。

  ……

  太康七年,太皇太后还未死,据说身体硬朗得很。

  圣上已等不急了,加大了与太皇太后的争权冲突。

  好在Cold Palace 已经住不下更多妃子了,新的争权领域,未波及到Cold Palace 。

  但这一天,Li Qing 被打了。

  打Li Qing 的是楚妃,通Martial Arts ,是三流expert ,属太皇太后一系。

  被打理由很简单,楚妃嫌night incense 桶未洗干净,让Li Qing 舔干净,Li Qing 又不是舔粪怪张勇,果断说会亲自洗一遍。

  然后。

  楚妃给了Li Qing 屁股一脚,将他踹飞在院中。

  ”Damn it,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哎呦,我的屁股……”

  “屁股在这,在这呢。”寝房内,张勇以药膏用力帮Li Qing 揉屁股。

  “这Martial Arts expert 怎就这么能耐,只一脚,就感觉我屁股不是屁股了。”Li Qing 喊着痛。

  不是屁股痛,而是全身痛,屁股早没知觉了。

  太监报仇,一世不晚,楚妃这一脚,Li Qing 记下了!

  他身子骨太弱,要是正式修习了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也不会如这般。

  Li Qing 为何未修Soft-Water Seven Section Brocade ?

  还不是因为Old Witch 没死。

  Li Qing 的怨念,不由得转到太皇太后身上了……Old Witch ,给爷死!

  “这次伤势,我少说也要躺一个月,这月的活,你给我包了。”喊着痛的Li Qing ,不忘吩咐。

  “我前年挨吕Empress 十二鞭,也不过才躺一个月,你这……”张勇不乐意了。

  “我physique 弱呀。”

  ……

  太康九年。

  太皇太后身体依然硬朗,每天准时接见外臣;太康帝时常报病,偶尔不上早朝。

  Imperial Palace 内氛围愈加紧张。

  太监和宫女,每天一干完活,就缩回了寝房。

  守夜的侍卫trembling with fear ,整夜不敢眯眼。

  尚武监的太监,分成了两拨,一拨守在养心殿,一拨守在慈宁宫。

  Cold Palace 永远满员状态。

  这一日。

  一群太监携圣旨来到Cold Palace 外。

  “皇上有旨,琪德妃失德,撤德妃衔,贬为婕妤,即日打入Cold Palace 。”

  随这道圣旨落下,Imperial Palace 仿佛恢复了生机,太监交头接耳出门,宫女成群结队在梨园跳舞练曲,养心殿和慈宁宫的太监回到了尚武监,侍卫值夜时开始打盹。

  “三年了,三年!”

  “姐儿们的舞姿依然如故!”

  Li Qing 依在梨园一颗树下,嚼着蜜饯。

  琪妃大着肚子二进Cold Palace ,还带了一位贴身宫女,不用Li Qing 贴身伺候。

  3 months later ,琪妃在Cold Palace 内生下一位皇子,这也是太康帝的皇eldest son 。

  皇eldest son 出生这天,吕贵妃守在Cold Palace ,抱走了皇eldest son 。

  琪妃连皇eldest son 一面都未见到。

  “Li Boy ,你说,this One 还有机会见到皇儿吗?”琪妃月子期间,Li Qing 守在跟前伺候,常被琪妃追问。

  “能的,圣上还年轻着呢。”Li Qing 轻轻回。

  “也是,”琪妃恍然,并目光坚毅道:“this One 也要好好活着。”

  入夜。

  Cold Palace 当值房,Li Qing 翻来覆去,横竖睡不着觉。

  他又失眠了。

  “这Old Witch 咋这么能熬呢。”

  “我从太康五年咒到太康九年,人啥事没用,还越活越硬朗了。”

  “还有这太康帝,也忒disappointing ,斗了几年尽把自己老婆斗到Cold Palace 了。”

  Li Qing 在床上转辗反侧,想一想,太皇太后今年八十四了。

  老而不死,是为贼。

  “勇子,我又失眠了,之前伱那咒人法子不管用了。”

  “huhuhu 。”张勇打着呼噜,早睡了。

  “我说Li Boy ,你怎么老想咒人家,就不能盼人家一点好,Saint 有言,以德报怨。”张礼半睡半醒提了嘴。

  一语惊醒梦中人。

  Li Qing 恍然,当即默念起祝词:“祝太皇太后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福如Eastern Sea ,寿比南山,与日同寿,与天同老,继而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跳出Three Realms Five Elements ,不入轮回,获享长生……”

  祝词念着,Li Qing 已酣睡如牛,这一夜,Li Qing 即入失眠,又出失眠。

  half a month 后。

  慈宁宫突传来消息,太皇太后在睡梦中跌落床榻,身体多处骨折。

  (本章完)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eaven Sky Demon Venerable
1 month ago

mc master the curse great d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