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74

2022-10-25

  第74章 莲岛被占

  于fleshy body 上刻阵极难。

  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算是最简单Formation ,仅用到一面formation flag ,转为人身后,只需磨一穴,然难度堪与光影阵比肩。

  在体内打上array restriction ,也得犹外小心,不与meridian 冲突。

  只以身为阵,似暗合Heavenly Dao ,小心勾勒,身体无虞。

  将来若刻复杂Formation ,用时非以十年百年计。

  磨穴法倒简单,Li Qing 用时两个多月,便已习得。

  半月后。

  Li Qing 成功在体内刻上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以璇玑穴为formation flag ,引动Formation 后,便有不少Spiritual Qi 往体表汇聚,运转Lotus Cleansing Sutra ,一吞吐Spiritual Qi ,Qi Refinement 五层的bottleneck ,出现一丝松动。

  “衍道君果然大才!”

  “Killing Formation 非我求,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正合此时代。”

  借靠身上所刻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Li Qing 还能往上cultivation ,具体能到Qi Refinement 几层,难知。

  此法没在根本上提升spirit root ,在cultivation 盛世对loose cultivator 也有一些用,但对Immortal Cultivation Sect 或用处不大,Immortal Dao Sect 所在Spiritual Qi 充裕,多看spirit root 的转化效率。

  “可惜,Spiritual Qi 稀薄的环境还在,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再能聚,所聚Spiritual Qi ,依然有局限性。”

  “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叠加也不会产生重叠效果。”

  “若是能刻上真正的Spirit Gathering Array ,将来或可帮我更进一步。”

  Spirit Gathering Array 不好布,乃large array ,所需formation flag 极多,难度非光影阵可比,Li Qing 目前尚未悟得。

  算算时间,离宗才七个月,过两年再回百越坊。

  Li Qing 翻开Formation Dao True Explanation ,细细参研其上一门小挪移Formation 。

  小挪移阵是传送类Formation 中必学的基础性Formation ,就如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为Spirit Gathering Array basic array 一般。

  ……

  一年后。

  “衍道君真乃良师,我一边翻阅衍道君阵道若解,一边comprehend 小挪移阵,短短一年多时间,竟有所得,再过的半年,该能将小挪移阵悟透。”

  院中,Li Qing 悠闲躺于软椅,一边品着甜点。

  阵道若解给了Li Qing 极大启发。

  两岁大的英子二代就趴在Li Qing 脚下猛吸,Li Qing 开启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后,周身体面附着不少Spiritual Qi ,英子二代会自觉去吸,若一直下去,她能比英子活得长。

  Li Qing 摸了下狗头,道:

  “小英子加油吸,把你mother 熬死后,你就是英子了。”

  正当时。

  one silhouette 从外飞落。

  “pay respects to Sect Lord !”是喜顺儿。

  因衍道君Cave Mansion 一事,Li Qing 杀了高震义后,便将黑珠子spirit root 和土灵经赐于喜顺儿,喜顺儿今为一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

  “何事?”Li Qing 随意道。

  “百越大川传来消息,Formation Hall Hall Master 白菱自四个月前似未再出现过。”

  “知道了,那边不用盯,做你自己的事。”

  白菱大抵是死了。

  老一辈澜沧山cultivator ,若不breakthrough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均会在这十来年相继而逝。

  又半年后。

  Li Qing 终于悟得Formation Dao True Explanation 上的小挪移阵,并开始尝试在fleshy body 上刻阵。

  小挪移阵,正如其名,乃是一门可将人挪移的Formation ,

  如能将小挪移阵刻在身上,无疑大大增加了保命本领。

  正常小挪移阵的启动,靠Spirit Stone ,十颗Spirit Stone ,约摸能挪两里之地,使用一次后,小挪移阵禁制半天后才能恢复。

  小挪移阵连Qi Refinement 一层的cultivator 都可挪移,理论上讲,于Li Qing 身体无害。

  “先做个试验。”

  ……

  五个月后。

  一空旷平原,以一点为中心,五头毛僵分立两里之外,甲木、丙木不断环边巡视。

  “仙长,我错了,我不该污人清白,害人自杀,我悔过……”

  Li Qing 不管眼前采花大盗如何哀求,以十颗Spirit Stone 点中其膻中穴,小挪移阵触发,倏地一声,采花大盗不见踪迹。

  不一会儿,丙木拎着采花大盗而返。

  采花大盗已被Li Qing 喂成了Qi Refinement 一层,启动刻于其fleshy body 上的小挪移阵后,成功活下,只脸上略有狼狈。

  Li Qing 随手将采花大盗拍死,欣慰道:“果然,八脉绝顶抗不住小挪移阵,Qi Refinement 一层却行,于我更无问题。”

  于是。

  Li Qing 开始给自己刻小挪移阵。

  一次只能挪移两里,短了点,但无问题。

  衍道君所传磨穴术能磨三十六个穴位,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占了一个,还有三十五个。

  一个小挪移阵须用两面formation flag ,也就是两个穴位。

  Li Qing 能在身上刻十七个小挪移阵,连续触发Formation 下,能连挪三十四里。

  这个距离就可观了。

  在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手中一时逃命或该不成问题。

  ……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过去,Li Qing 离开百越坊已有三年。

  “侥幸breakthrough Qi Refinement sixth layer ,可喜可贺。”

  “是该回去了。”

  这一日,Li Qing 踏Flying Sword ,出楼城。

  半月后,Li Qing 抵达白莲岛,只是他尚Flying Sword 在空,便见岛内有一silhouette 冲天而起。

  “敢问哪位Fellow Daoist 拜访,在下孤尘子。”

  Li Qing :“……”

  这不是我家么。

  一眼瞧去,孤尘子衣决飘飘,头发半白半黑,留有长髯。

  其隐隐显露Qi Refinement 三层cultivation base ,然定然用了隐匿cultivation base 的术法,Li Qing 一时看不透。

  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互相间相差不大,用的隐匿手法高端些,互相就瞧不透。

  此外。

  Li Qing 隐隐感知岛内还有三位cultivator 。

  “碰巧路过,此是Fellow Daoist 道场?”Li Qing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不错,无意间发现此岛,觉其位置不俗,又是无主岛屿,就此安家。”孤尘子端正道。

  “原是如此,我还有要事,就此别过。”

  Li Qing 不再多言,当即御剑而走。

  好一个无主岛屿,岛上虽无贵重之物,但留有Three Talent Array ,及不少martial arts manual ,显然为有主之地。

  Li Qing 也不知对方如何寻到白莲岛,对方人多,又不知cultivation base ,仅且作罢。

  Li Qing 刚走不久,孤鸿子落于岛中,立有两男一女围上。

  女子道:“why not 将此人留下,他就一人,看上去也就Qi Refinement 三层。”

  孤鸿子摇头:“谨慎为上,此人非表面那般简单,他御法剑而来,精通御器术,不是一般loose cultivator ,他该是Qi Refinement fourth layer 以上cultivator ,Qi Refinement fourth layer ,还敢御剑而行,岂好相与。”

  女子皱眉:“可莲岛暴露了,该如何,我们好不容易探得此地乃曾经博湖之中心,不说岛下藏有一株原spirit root 白莲,更干系到当年的白莲Immortal Sect 。”

  “白莲Immortal Sect 岂是此人轻易能知之事,我等费尽suffered untold hardships 寻穴探墓,方得了一些Immortal Sect 消息,即便如此,也仅探知莲岛之位,且知岛下有原spirit root 。”

  孤尘子said solemnly :“博湖不过白莲Immortal Sect 一Disciple 所立,知其底细者甚少,当年博湖还在时,传其湖底有一湖宫,是那白莲Disciple 驻地所在,只如今湖水退去,不知湖宫旧址何在。”

  又一男子frowned :“我看此人或是莲岛之主,其无意探得此岛,未必知莲岛底细,我们占此岛已有七年,今方初见此人,可见其未必把莲岛看得多重。”

  “是极。”孤鸿子nodded ,“今后遇上此人,知其cultivation base 底细后,再将之斩杀不急,若是此人难缠,与之结交为友,也无不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