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89

2022-10-25

  第89章 口耳易阵

  湖泊称为天湖,岛称天渊岛,岛上便为天渊坊。

  与旧时百越坊不同,天渊坊市是loose cultivator 坊市,只欢迎正道cultivator 入驻。

  尸道等evil cultivator ,禁止上岛,此亦为Li Qing 选择进入天渊坊一大缘由。

  百越宗Disciple 能耐有限,对南域调查仅为大概,多为道听途说,难述其中细节,天渊坊内中情况,Li Qing 尚不了解。

  如White Lotus Religion 一事,Li Qing 有些头绪,仍需慢慢调查。

  White Lotus Religion 在南域被打为Demon Sect ,且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调查急不来。

  至于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Pill ,Li Qing 亦有听及一些传闻。

  Li Qing 未直接上岛,只退至湖边,来岛cultivator 多坐船而至,少有御剑而来者。

  且此时身体太过年轻,一直用幻形术多有不便,长居一地,自得用本来之貌。

  两年之后,Li Qing 年龄达十三岁,因cultivation 缘故,体型与成年人相差不大,再稍微以disguise technique 点扮,便如一成年人。

  这日,Li Qing 显露Qi Refinement 3rd-layer cultivation base ,盯上了一条去往天渊岛的大船。

  ……

  天湖之畔,一条十丈长的三层大船从支流缓缓驶入。

  船上仆人不少,更有cultivator 护船,显然船主出身一Great Family 。

  一对年约十二、三岁的年轻男女站于甲板上,眺望远方,忧心忡忡。

  女子道:“big brother ,你说此行真能请到Formation Master 么?”

  “难说,”男子摇头,“占文已经发话,帮我怀家者,便是与其为敌,天渊坊的阵道Master ,多为占文故友,帮我怀家的not very hopeful 。”

  女子:“那……”

  男子沉声:“人不帮,我们可以学,天渊坊多的是阵修,总能学到一些阵理。”

  “可那得学一辈子吧。”女子轻回。

  就在这时,Li Qing 御剑而落,船上立有三位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警惕护住年轻男女,said solemnly :“who is the newcomer ?”

  Li Qing 躬身一礼:“见过Fellow Daoists ,此去天渊岛,搭个顺风船,并无恶意。”

  三人中,年长者frowned :“此船有我家Young Masters and Young Ladies ,多有不便……”

  “黄叔,让他搭吧,反正只几日时间。”年轻男子甩甩手,携女子走入船舱。

  “many thanks 。”

  Li Qing 拿出三斤下等spirit rice ,算作搭船费,年长者倒没收。

  Li Qing 随身携带大量鱼池鱼苗,重量惊人,不过他以法力虚托,不影响大船吃水深度。

  一路无话。

  六日后,天渊岛便近在眼前。

  天渊岛云雾缭绕,外有大阵守护,此为一单向阵。

  里面人可从阵内往外走,但外人不可由外入内。

  整座天渊岛仅一个入口,入口处有迷雾遮掩,似有小Formation 存在。

  船停在湖中未动,但船上人具已站着甲板上,包括Li Qing ,共有六位Qi Refinement Cultivator 。

  六日来,Li Qing 虽和船上cultivator 无过多交流,但大抵知其出身一个叫怀家的的Cultivation Family 。

  两年轻男女为怀家Young Masters and Young Ladies ,均为Qi Refinement 一层,另三人,一个Qi Refinement sixth layer ,两个三层,均为怀家供奉。

  Li Qing 问道:“Fellow Daoist Huang ,何在此停留,不上岛?”

  黄姓年长cultivator 回:“Fellow Daoist 不知,入口处Formation ,专为检测之用,通阵道cultivator ,方可无碍通过,不通Formation 者,只能等里面人来接。”

  “原为这般。”

  Li Qing laughed ,又道:“many thanks 六日招待之礼。”

  说罢,Li Qing 踏剑而起,飞入迷雾中。

  随手打了个禁制,迷雾便对Li Qing 无一丝阻碍。

  “这位Fellow Daoist 竟是阵修!”黄道修惊诧看着Li Qing 入岛,又望向年轻男子,“Young Master ……”

  年轻男子frowned :“此人年轻,cultivation base Qi Refinement 三层,阵道学究不会太深,帮不到怀家,若是引我阵道入门,或是够了,可知其底细?”

  “似乎姓李,别的不知。”

  ……

  Li Qing 穿过迷雾阵,视线豁然开朗。

  一座无视线遮掩的大岛,完美展露在眼底。

  spirit farm 、建筑,泾渭分明。

  更有山峰Cave Mansion ,伫立其间。

  spirit farm 区域占了大块,不少cultivator 在以Five Elements Spirit Gathering Array 聚灵。

  灵弱时代,在哪都离不开种田。

  新人入得此坊市,当先登记。

  一面相严肃道人守在迷雾阵出口处。

  天渊坊无具体坊主,由五个德高望重的阵修联合管理,联合控制岛上大阵。

  坊内现无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但出过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

  cultivator breakthrough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后,均会出岛求更进一步,岛上spirit rice unable to support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cultivator cultivation 。

  与大多坊市一般,岛上cultivator 、凡人混居。

  唯一区别是,天渊坊内阵修多,且有历史inheritance 下来的大阵护坊,可保一时安全。

  道人语:“status token 。”

  Li Qing 回:“新来loose cultivator 。”

  道人随手一指,再语:“新来阵道loose cultivator ,可去那边登记。”

  登记处,Li Qing 顺利登记姓名。

  ——Li Ruoshi ,阵道loose cultivator 。

  阵道loose cultivator 有个好处,可免一笔入坊费。

  登记者为一坤修,给了一面formation flag 考较Li Qing ,Li Qing said without thinking :“此为小Spirit Gathering Array formation flag ,formation mark 已刻one third 。”便定了阵修身份。

  “这是Fellow Daoist status token ,录入一道法力,可作身份凭证,天渊坊是阵修坊,阵修拥有一定特权,购买Cave Mansion 八折,如被其他loose cultivator 欺侮,可向Law Enforcement Team 求助。”见Li Qing 为阵修,坤修颇为客气。

  “敢问Fellow Daoist ,此地如何营生?”Li Qing 礼貌问。

  “营生不外乎种田、探索Cave Mansion 、经营cultivation 四艺。”

  坤修introduced :“坊内spirit farm ,收三成税,灵种另外单算价格,但每块spirit farm 需保证十二时辰聚灵,且你得先寻齐合作种田的Fellow Daoist 。”

  “探索Cave Mansion 便看你自身,若想外出觅机缘,全靠个人ability 。”

  “cultivation 四艺中,丹、器、箓在此地不受欢迎,阵修方好营生,外间势力遇难解Formation ,常来此花高阶请阵修去breaking the formation 。”

  “请去布阵之事也常有,一些散cultivation base 学阵道,来此拜师学艺者亦有,只要Fellow Daoist 精通阵道,营生不难,天渊坊可算南域最大的阵道市场。”

  “懂了,many thanks many thanks 。”Li Qing 递出三颗Spirit Stone 继续道:“若是想在坊内与其他Array Master 互研阵道,该如何?”

  坤修满意将Spirit Stone 收下,said with a smile :

  “坊内不许流通任何形式的阵道秘籍,Array Master 互研阵道,仅能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以阵易阵,互相讲诉自己对某一Formation 的理解。”

  “此为死规矩,任何人若违背,一经发现,将被没收财物,且会被驱除坊市。”

  Li Qing frowned :“每个人阵道innate talent 不同,innate talent powerhouse ,听别人讲一次便能全解,innate talent 差者,十次方可理解……”

  坤修解释道:

  “此为约定俗成的规矩,每一次口述讲解,便算作一次交易,单次计费。”

  “资深Array Master 自有优势,他只需听一次,便全解对方Formation ,对方则要听十次,一次算一次交易,资深Array Master 便算赚了九次交易费用。”

  “通常而言,资深Array Master 不会额外再讲九次,只作一次交易。”

  Li Qing 听后,不得不称赞天渊坊的作法,完全维护资深Array Master 的利益。

  此种作法,限制了阵道的流传,又能帮助资深Array Master 压制低阶Array Master 。

  虽然cultivator 私下可偷偷交易,但资深Array Master ,作为利益既得者,端会维护此制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