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Lives Seeking Immortality Chapter 92

2022-10-25

  第92章 重水玄经

  “确有一怀家siblings 寻我,不过我并未答应其所托,此事有何内幕?”房序到来,在Li Qing 意料之中,Li Qing 顺势问起,不过对方来得够快,想必有人时刻盯着怀安、怀月。

  房序叹道:“此事为我天渊坊阵修做得不对,不过倒也为such is human nature 。”

  又问:“Fellow Daoist 可听过占文?”

  “未曾。”Li Qing 摇头。

  “我且与Fellow Daoist 说来。”

  房序缓缓道:“占文曾为我天渊坊一Formation Master ,其阵道精妙,为森木Master Disciple ,占文乐善好施,广结善缘,坊内不少Array Master ,都受过其恩惠。”

  “天渊坊作为南域最大阵道市场,常有Cultivation Family 来此请Array Master breaking the formation ,占文经常受邀出坊breaking the formation ,得不少机缘,也结识不少朋友,为许多Cultivation Family 看重。”

  “此后占文慢慢积累资源,一步步修到Qi Refinement 九层,也于坊外建立Cultivation Family ,在几个Cultivation Family 帮助下,占文家族迅速崛起。”

  “只不知怎么,占文家突然与寺原城怀家起了冲突,占文放出话,不许任何Array Master 帮助怀家,也不许Array Master 教授怀家子弟阵道知识,否则便是与他占文为敌。”

  “森木Master 为如今天渊坊五位控阵deacon 之一,坊内又多占文故友,众修自然卖占文面子,至于坊外,占文交友广泛,与多个实力不俗的Cultivation Family 结交颇深,一时也无阵修敢帮怀家。”

  “怀、占两家冲突,本与天渊坊无关,但于势于情,坊内阵修will not 站于怀家一边。”

  “懂了。”Li Qing 大致听明白。

  无非为占文以势压怀家siblings ,导致两人处处碰壁。

  天渊坊由五个阵修掌控护岛大阵,称五大deacon ,占文之师森木,为其中之一,占文虽不在天渊坊,但对天渊坊多多少少有一点影响。

  “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提醒。”Li Qing 将房序送离。

  不一会儿。

  又一位阵修来坊。

  “Fellow Daoist Li ,听说怀家siblings 找上你,可千万别答应怀家任何要求。”

  “……”

  短短小半日时间。

  Li Qing Cave Mansion 一共迎来五波人,都为提醒Li Qing 莫帮怀家。

  “这倒是奇了。”

  “好一个占家。”

  “占文有如此势力,何不将怀家灭了去。”

  Li Qing 直接将Cave Mansion 大阵开启,宣布闭关,不见外客。

  ……

  三年后。

  Li Qing 结束闭关。

  “此次闭关不俗,将前两年收获one after another 温故,阵道理解小涨一节。”

  “三处疑似有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Pill 的Cave Mansion ,其中之一,将于近期开启,或可去附近瞥一眼,若是人多,再等下一次机会。”

  Li Qing 出Cave Mansion ,一路来至Formation 店。

  三年闭关,突然开业,门前倒无顾客。

  只是,Li Qing 将铺门打开后,却发现店内木架上,竟放了一封信。

  封面有写:

  ——Li Ruoshi 亲启。

  Li Qing 冷着脸,以法力打开。

  信为占文所写,让Li Qing 不要帮怀家,语气算为客气。

  “怎这般离谱,闭关三年,还防不住骚扰。”Li Qing 对占文观感极为不好。

  占文竟然在他闭关期间,派人潜入Formation 店递信。

  Formation 店可有Li Qing 所布Formation 存在,不请而breaking the formation 入店,丝毫未给Li Qing 面子。

  显然,其中包含占文一丝威胁。

  店铺开业后,也极为冷清,大半天无一人光顾。

  正当Li Qing 欲闭店走人时,却见三年未见的怀安忽而戚戚跑进店中,跪道:“恳请若水Master ,相助我怀家!”

  说着,怀安取出一本秘籍,举于Li Qing 胸前,秘籍上有语:重水玄经。

  怀安道:“若水Master ,三年前,我未尽数告知详情,怀家确有一些敌人,最大敌人便是对天渊坊颇有影响的占文家。”

  “然我并未骗Master ,怀家与占家均为Qi Refinement 九层Cultivation Family ,怀家硬实力不惧占家,Master 若成怀家供奉,无需参与怀家与占家冲突,怀家只需Master 破几道Formation ,怀家自能解决占家。”

  “知若水Master 修Water Element cultivation technique ,特奉上重水玄经,以恕我三年前隐瞒之过,此经为一曾经immortal dao Great Sect 水衍宗的斗战秘术,十岁时,我曾陷一崖下,偶然得之。”

  斗战秘术!

  Li Qing 狐疑翻开重水玄经,翻阅后,便挪不开眼。

  “上善若水,合该是我缘法。”

  这怀安十岁陷山崖能得此经,气运不俗。

  重水玄经,为一Water Element 斗战secret technique ,其法将大量江河之水,凝练为一滴重水,此重水重量骇人,凝练之江海水多重,重水便有多重。

  修者更可将重水以法力温养,祭炼成宝。

  重水之后,还有多重升阶之法,升为玄阴重水、玄幽重水、Yin Fiend 重水等。

  此为一门可用到Core Formation 之上的斗战secret technique 。

  Li Qing 不缺普通道法,就缺Water Element 斗战secret technique 。

  此法有一难点,凝练重水极为耗时,重Water Attribute ,与所凝练江河水多寡相关。

  且,凝练之水愈多,凝练难度愈高,也愈加耗时。

  Li Qing 最不缺的,便为时间。

  倘若他用几世时间,将天湖之水,全凝练为一滴重水,就算只为Qi Refinement 一层,也可将Qi Refinement 九层不经意斩杀。

  当然,更高或不行,越阶杀敌不仅看攻击,也得看速度能否跟上对方,也得让自身不被对方秒杀。

  以得重水玄经的代价,得罪占家,倒是值得,Nine Territories 洲这般大,若是不敌,Li Qing 去其他域混一混时间,便可将仇恨熬尽。

  不过,万事得问清楚。

  “这secret technique 一般般,仅作为赔礼之用,尚可,”Li Qing 摇头道,“此经有一大弊端,凝练重水极费时间,常人一生,不得机缘,未必能凝练出多般厉害重水,我若因此得罪占家,极为不值。”

  “我只一个Qi Refinement sixth layer ,挡不住Qi Refinement 九层家族攻击。”

  Li Qing 外露cultivation base ,正为Qi Refinement sixth layer 。

  “无需Master 抵挡占家。”

  见Li Qing 有松口之意,怀安happily said: “Master 若愿为怀家供奉,我father 自当亲自来迎,Master 之后住于怀家,安全无虞。”

  “不妥,不妥。”

  Li Qing 继续道:“我对怀家并不了解,怀家是善是恶难料,冒然长住你家,若出意外,当如何?”

  “再者,你言需我breaking the formation ,却不提及破何种Formation ,Formation 危险性亦不知。”

  怀安:“……”

  他怎么觉得眼前若水Master ,没那般伟岸了。

  “那我当如何,方能让Master 信任怀家。”怀安苦涩道。

  “占家盯上怀家,动用此般大的人情势力网,端不为小事,其实一个占家,我并不十分惧怕,伱又说要breaking the formation ,若breaking the formation 后发觉是个惊天秘宝,你怀家kill a witness to silence them ,当如何?”

  Li Qing said solemnly :“万一占家将秘宝信息传扬,引得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sect 围攻,又如何?”

  怀安纠结好久,终是道:“若水Master 能如此想,我信若水Master 人品,只我告之若水Master 后,只要若水Master 不传扬,占文更不会主动传扬,因为此事涉及的,为我怀家祖传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Pill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