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851

2022-02-21

  第851章 生命方程式

  “Buzz! Buzz! Buzz! ——”反物质本源刚与红心融合,哈莉胸口就是一疼。

  被肚里的反物质本源团撞击在胃袋上,像Sun Wukong 踢了铁扇Princess 一脚。

  接着她便失去对‘本源团子’的控制,让它挤出喉咙口,向外面喷出一坨猩红的反物质能量弹。

  往康斯坦丁飞去。

  “约翰,小心。”

  这种情况完全出乎哈莉预料。

  她subconsciously 对着康斯坦丁的方向用力一推,黄灯能量具现出一只大手,将他像棒球般抽飞。

  “嗖——”康斯坦丁在外太空打着旋儿飞遁,可那团猩红反物质能量速度更快,让边上的哈尔乔丹和甘瑟都来不及反应甘瑟其实来得及反应,至少能瞬间撑起一层spirit strength 屏障。

  但他忍住了,没有动。

  一是他发现飞出来的猩红球体,是能量等级极高的反物质本源,挡不住不说,搞不好还会受伤,甚至被砸到后爆炸,让他breathe one’s last 。

  另一个原因却是他对情感要素,以及两者反应很好奇。

  想知道碰撞后会发生什么。

  然后甘瑟立即看到红心与反监本源的“化学反应”:篮球大的猩红,像遇到海绵的水,瞬间没入红心,接着红心化为一个奇异的字母。。

  从没在人间出现过的字母,字母放射出璀璨red light 。

  像是Heavenly God 的心口被剖开,惨烈的鲜血向四面飞溅,淹没了world 。

  沐浴red light 的三人中,哈尔乔丹面上露出热恋中的甜蜜之色,甘瑟没有表情的蓝脸显出怀念与幸福的神情。

  哈莉却直觉灵魂受到千斤重压、万火灼烤,有一股力量想要将它扭曲。

  她咬紧牙关,满脸挣扎,身体接连爆发好几个防御专长。

  幸好red light 来得突然,去的更快。

  上一瞬,red light 乍泄,哈莉的灵魂如陶泥,被扭曲重塑;下一瞬,red light 消失,哈莉灵魂卸去千钧重担,重新活了过来。

  “那是什么?”

  “Ahhhh ——”

  哈莉刚喃喃一句,康斯坦丁便holding head 发出凄厉惨嚎。

  “mother法克,这是什么鬼东西?”

  她惊悚看到一条条红线犹如有生命的insect ,爬满康斯坦丁外表皮。

  接着,那些红线又成了烧红的钢丝,勒入皮肉,将皮肤切成一块块
  外人看着就觉得痛。

  康斯坦丁发自灵魂的哀嚎,更加重了这种印象。

  小蓝人甘瑟呆滞了一会儿,忽然lost self-control 惊叫:“这是生命字符!欧阿在上,生命方程式为什么会出现在物质宇宙?!

  这不应该、不合理、不科学也不魔法啊,它们都被封印在起源墙内,被阻隔在宇宙之外”

  “什么方程式?你刚才在叫唤什么,把话说清楚。”

  哈莉立即飞过去,抓住他的小肩膀,使劲摇晃着问。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甘瑟使劲挣扎几下,竟没挣脱,力气不足,爆发绿灯之力也轰然炸碎,没有效果。

  这让他又震惊又害怕:Demoness 哈莉果然克制绿灯!上帝之力果然terrifying !上帝果然宠爱她.
  一连串的念头在他小脑瓜里爆发。

  “快救我同伴,你知道这鬼东西是什么,对不对?”

  哈莉拽着他往康斯坦丁靠过去,身上八大防御专长齐开。

  能启动力场的防御专长,全部向他的身体罩去。

  从外表上看,不确定有多大效果,康斯坦丁依旧惨嚎,红线依旧在他体表爬行。

  往他身体内部紧勒。

  好像要把红线切开皮肉,印入骨头,刻在灵魂上。

  甘瑟又用出精Divine Sense 力,终于从哈莉的拉扯中挣脱,said solemnly :“这是生命字符,生命方程式的一部分。我救不了他,大概也不需要我们救。”

  “生命方程式?”哈莉怔了怔,“与反生命方程式有什么关系?”

  “你竟然知道反生命方程式?”甘瑟惊了一下。

  “听说达克赛德正在搜集那玩意儿,不过我没见过它,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有什么用。”哈莉道。

  她自然没听this world 的人说过反生命方程。

  能说出这个词,多亏她上辈子看过dc的电影,且反生命方程式太过有名。

  不过现实发生的事与电影差别太大,除了‘反生命方程式’这个概念,几乎没啥有用信息。

  在今天之前,她都不确定达克赛德是否在搜集反生命方程——当时达克赛德一明一暗,安排两个Avatar 进入Earth ,一个Avatar 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一个Avatar 悄悄干事儿。

  “达克赛德在寻找反生命方程式,你确定吗?”甘瑟神情凝重道。

  “如果不确定,我哪能知道反生命方程式,知道这条消息?”

  哈莉心中渐渐不耐烦,康斯坦丁叫声渐渐虚弱,似乎快不行了?

  他也真够倒霉的,前些天刚中洪魔之毒,长出鱼鳃,现在又被生命方程式缠上莫非今年是他的Life Source 年?没穿红内裤辟邪?

  哈莉脑瓜太过活跃,一瞬间闪过无数个乱七八糟的念头。

  “快说我朋友身上的红线是怎么回事,怎么驱除?”

  “它不是反生命方程式”

  顿了顿,甘瑟解释道:“反生命方程式的对立面,即是生命方程式。

  与物理公式类似,生命方程与反生命方程,都是字符与运算符号构成的等式。

  物理公式中的字符,代表一个个物理常量、变量,一个个物理常量又代表科学world 观中的Universe Rule ,整个公式也代表一条物理规则。

  生命方程中的字符,代表的是人类的情绪、情感.大概是宇宙Life Source 的规则。”

  “还有情感要素,之前我不懂,现在我大概明白了。它一定是生命情感达到极致后,具现出的实体,对不对?”

  哈莉一边思索甘瑟话中透露的信息,一边说道:“差不多吧,一对old man 妻相爱一辈子,从活人爱成死人,爱的力量甚至扛住天堂的飞升之力。

  平凡朴素却又跨越生死、超脱地狱与天堂的浓郁之爱,凝聚了一颗‘多余的心’,爱之心。”

  接着她又奇怪道:“情感要素,并不等于生命方程中的字符,对吧?它与反物质本源结合后,才发生的质变。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not quite clear ,有些知识只是知识,不是我的见识,我没经历过.”甘瑟眉毛皱成一团,“你的反物质本源明显有些特殊,哪里来的?
  之前我也一直在观察。

  可以确定,情感要素在反物质宇宙,并没特殊反应。

  也即是说,让它发生质变的不是反物质之力,而是你嘴里吐出的red 反物质本源中的特殊物质。”

  “本源来自反监视者,反监”哈莉pupil shrink ,忽然记起一件事:她只挖走反监部分本源,而达克赛德借亚历山大之躯,“湮灭”了反监大王的残躯。

  连根毛都没留下。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反监大王被蒸发殆尽。

  现在想来.他们错了
  既然反监本源能与情感要素反应生成‘生命字符’,那么反监大王活了一百多亿年,有没有遇到情感要素,然后在体内生出大量生命字符?
  那些字符是否足够构成一条完整的生命方程式?
  喔,按照达克赛德的最终所求,反监大王体内蕴含的应该是反生命方程式。

  她在他身上挖到的“反监本源”,是否也含有一部分‘反生命方程之力’?
  方程式的力量让情感要素发生的反应,转变成生命字符?

  很快,她又想到达叔的谋划。

  他的所作所为不是机缘巧合,他八成早看出反监体内有反生命方程式。

  之后的一系列操作,都是为了夺取反生命方程式这一目的,设计的套路。

  “法克,达克赛德自身实力已经如此强大,居然还不肯做莽夫。不仅不无脑莽,还特别爱动脑,特别擅长谋略和诈骗手段,把我都偏了,这让别人还怎么混?”

  甘瑟看着表情扭曲的哈莉,frowned :“你想到了什么?”

  哈莉patted 脑门,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道:“达克赛德大概通过掠夺反监视者身体,榨取了较为完整的反生命方程式,咱们要小心了。

  唉,无限Earth 危机才结束一年,新的危机似乎露出曙光“

  sighed then said ,她问道:“反监视者的本源为何如此特殊,竟能与情感要素生成生命字符?”

  “反监视者是多元宇宙manager ,他的本源不特殊才奇怪。”甘瑟indifferently said 。

  “你为何确定我朋友身上的生命字符是生命方程式的一部分,而非反生命方程?
  按照我的推测,反监视者体内可是充满反生命方程式来着。”哈莉问道。

  “我曾感受过生命方程式的力量,所以能在生命字符诞生后,immediately 认出它。”

  “在哪见的?”哈莉said curiously 。

  甘瑟迟疑片刻,说道:“在起源墙后面,我只有所感应。”

  “生命方程式有什么功能?我的朋友没事吧?”

  “我建议立即将他扔回起源墙,生命字符不该出现在物质宇宙。有了字符,就有可能形成公式。”甘瑟严肃道。

  哈莉snort disdainfully ,“达克赛德都快把一整条方程式凑齐了,我朋友只一个生命字符,算什么?你若把达克赛德挂墙上了,我立马也把康斯坦丁送上去。”

  甘瑟警告道:“达克赛德可能会盯上你朋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