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853

2022-02-22

  第853章 新神与创世星的天父

  以宙斯为首的希腊神系,以奥丁为首的阿斯加德,以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为首的霓虹神系,以及众多在Earth 上有传说Divine Race ,都发源于Earth 。

  祂们都是旧神。

  Earth 上有旧神,其它诞生古老超凡生命的行星上,也有旧神。

  也因此,海神波塞冬才会设局坑杀与祂争夺“海神道路”的外星旧神。

  在新神诞生前,宇宙中的旧神根据对信仰的需求,大致分上为两大类:信仰力的追求者,无欲无求者。

  其实所有旧神在最开始,都不依靠信仰存活。

  没信仰祂们也能生存。

  当一部分旧神见识到、并窃取到赫卡忒的魔力,用魔力与信仰力融合成更强大的Divine Force ,走上“建立神系、成就Divine King ”的道路时,信仰对祂们而言开始变得异常重要。

  不影响祂们自身的生死存亡,却关乎神系的存续与发展。

  这也很好理解,哈莉投靠天堂,做了个杂牌子War God ,每个月都能从天堂领取一笔工资。

  在其它神系中,Divine King 当然也得给麾下诸神发工资。

  没工资,打工人无法生存,换在神系也一样。

  一个神系,就像一个大公司,Divine Force 由魔力与信仰力融合而成,类似查克拉与自然力融合成Immortal Technique 查克拉。。

  没了信仰力,等于公司资金链断裂,(Divine King )没法给手下员工(Spiritual God )发工资,公司(神系)还能不完蛋?

  没了公司,董事长(Divine King )失去权力和力量,也变成平头百姓,等同于堕落与消亡。

  董事长能控制公司的一切,获得最大利益;每个Spiritual God 至少代表一条法则,每条法则代表一份权柄,Divine King 则拥有神系所有Spiritual God 的权柄,获得最大好处。

  总之,建立神系的旧神们,很重视信仰力,也一直在追逐信仰力。

  不求信仰力暴涨,至少能维系神系正常运转。

  而另一部分外星旧神则没有见到赫卡忒,或者对赫卡忒的魔力不感兴趣。

  祂们没建立神系,也没啥追求,很闲散,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躺得很平。

  如此,旧日之神开始划分成两Great Sect 系,并形成两大Spiritual God world 。

  Divine King 们把各自的Divine Kingdom 并在一起,形成天境。

  天境里有Earth 旧神,也有外星佬旧神,比如氪Star God 。

  那部分没有追求信仰力的旧神,也聚在一起,创造了一颗巨大的行星,足够让祂们每个神都修建一栋大别墅的“旧神星”。

  嗯,祂们创造的是planet ,与Divine King 的天境维度不一样。

  Divine King 开公司,为了业绩劳心劳力,甚至在内卷的生活中活得有些疲累。

  对信仰力没追求的旧神,则equivalent to 收租公,天天在家睡大觉。

  这种没竞争力的日子腐蚀了祂们。

  命运也决定抛弃这些“宇宙寄生虫”。

  最终,在无数年后,旧神星上爆发了一场“人神之战”。

  也可以说是All Gods turn to Dusk 。

  乌克萨斯和伊沙亚两brother ,带领clansman 灭了旧神星上的所有旧神。

  他们捕杀旧神,夺取旧神的力量,然后自称新神。

  乌克萨斯和big brother 伊沙亚性格不合,队伍divided into two ,也将旧神星divided into two ,分别为天启星与创世星。

  乌克萨斯即是黑Dark Monarch 达克赛德。

  伊沙亚则是创世星的“正义和光明的化身”,至高天父,highfather!

  达克赛德麾下一众黑暗新神,组成黑暗精英天团。

  能与天启星五五开的创世星,自然也expert as clouds ,新神如雨。

  在创世星众多‘正义的’新神中,有一位很special existence ,祂游离于‘正邪’之间,按照自己意愿维护万物平衡。

  祂是知识之神密特隆。

  祂曾促使天启星与创世星停战,天父与达叔交换继承人以维护和平。

  母盒不是天启星特有的技术,它属于整个“新divine symbol 明”,是“旧神星”最高技术结晶。

  每一位新神都有自己的母盒,创世星的新神也有母盒。

  新神喜欢将母盒与自己最常用的武器融合,或者干脆将母盒转变成一柄long sword ,一柄铁锤,一柄匕首,变成他们喜欢的武器.
  密特隆的母盒与一把椅子融合。

  那把椅子名为“莫比乌斯”之椅,几乎包含宇宙所有的知识、所有的秘密。

  当然,它impossible 真的全知全能,因为打造它的人也没能做到全知全能。

  但至少,它是宇宙中最全知的Divine Item 之一,远超老沙赞的《映世之书》,远超小蓝人的《欧阿之书》,大概能与命运big brother 的《命运之书》、天堂的“黄金great hall ”并列“dc多元宇宙全知全能兵器谱”前三强。

  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半年后,也就是去年八九月份的时候,一直在外游历的密特隆忽然回到创世星,面色严肃找到天父。

  “伟大的天父,我想多元宇宙遇到大-麻烦了。”

  “在他们面前,麻烦还算麻烦吗?”天父豪情ten thousand zhang 地向下方一挥手。

  天父是个鬓发花白的白人男子,水桶粗的大腿,廊柱似的敦厚胸膛,浑圆的脑袋活像个石碾子,全身上下充满力量感。

  “至高我主,正义永恒!至高我主,光明不灭!”

  整齐划一的声音,以排山倒海之势assaults the senses 。

  蔚蓝天空下的创世广场,red 铠甲的士兵纵横排列,densely packed ,一眼望不到头。

  粗略估计,至少有百万之数。

  创世星没有类魔大军,但他们依旧能挡住达克赛德的攻击。

  达克赛德奴役民众,把天启星当成养蛊场;天父则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力量,将自己的子民培养成有信仰有力量的“新Divine Race ”。

  密特隆看了台下军阵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无论多少新神warrior ,都无法直面反生命方程式。”

  天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它出现了?在哪里?”

  “反监视者体内。”密特隆道。

  “反监视者.”天父先是震惊,接着又恍然大悟,“难怪他能with no difficulty 用反物质能量湮灭一个又一个宇宙,最终将物质宇宙全部毁灭。”

  天父并非一个人独自站在台上检阅士兵,在他身边还有多位近臣爱将。

  其中一位踩着滑板的头盔男,滑翔到天父边上,疑惑道:“father ,反生命方程式有什么作用?它为何能帮反监视者毁灭多元宇宙?”

  天父叹道:“反物质遇到正物质时,理应在湮灭中发生大爆炸。

  结果却只有正物质能量湮灭不,不是湮灭,是转化为反物质能量。

  每多一个物质宇宙在反物质能量中消失,反监视者的力量便增加一分。

  最终万天仪内正物质宇宙几乎消失殆尽,反监视者得到了重启多元宇宙的力量。

  连我等新神,也与旧神、天堂一样,要避其锋芒。

  到今天之前,我都在思索,反监视者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我知道了答案,反生命方程式!”

  天父的表情变得凝重,said solemnly :“据说反生命方程式能操控一切,生命、planet 、宇宙,物质、能量、情感.
  反监视者应该使用反生命方程式,将正反物质湮灭后的能量转变成他需要的、受他控制的反物质能量。”

  “so that’s how it is 。”头盔滑板男nodded ,又问:“如果达克赛德真的掌握了反生命方程式,他会怎么使用它?
  我们和他都是新神,is it possible that 要吞噬我们的Divine Force ?”

  天父缓缓摇头,“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更多能量。”

  在毁灭旧神星的战争中,他和达克赛德掠夺了所有旧神的力量,先把自个儿肚皮填满、再也吃不下去后,才将剩下的Divine Force 分给小弟。

  “我们该防备什么样的攻击?”头盔男问道。

  天父looked towards 飞行椅上的知识之神,“密特隆,达克赛德会如何使用反生命方程式?”

  密特隆摇头道:“我不知道。”

  天父瞥了他身下的椅子一眼,“你的莫比乌斯之椅也不知道答案?”

  “椅子帮我了解宇宙、寻找宇宙之秘、感知宇宙的细微变化,但它没有记录一切知识。尤其无法窥视至高者的未来”

  密特隆眸light flashed ,seriously said :“比如,我不知道您接下来有什么应对之策,只能提出建议——您需要生命方程式!”

  “生命方程式”

  天父慢慢咀嚼这个词,好似在用磨盘般有力的嘴巴碾磨它。

  “在无数年前,我们从一个world 找到另一个world ,我们探索了无数个world 、无数个种族与文明,就为了寻找生命之光的起源。

  然而我们从未触及到那光,那被称作生命方程式的东西。”天父怅然道。

  “您一直在寻生命方程式?它能做什么?”头盔滑板男惊疑道。

  “大概是我和达克赛德的本能,他在追求反生命方程式,我渴望得到生命方程式。至于说方程式能做到什么.”

  天父威严的脸庞浮现一丝迷茫,“我not quite clear ,追寻它源自我的本能。我本能地知道,它能让world 进化成我们理想中的样子。”

  很快,脸上的迷茫消失,他的神情和语气变得狂热激动:“它能对抗邪恶,它能创造美好,我确定!”

  天父又转向密特隆,目光灼灼道:“知识之神,既然你向我提出拿到生命方程式的谏言,想必你有了什么新线索?”

  “没错,我大致确定了生命方程式的位置,它在起源墙后面。”密特隆seriously said 。

  “我们几乎把宇宙内每个地方都寻了一边,只剩起源墙,而起源墙内有起源之力的传说.”天父looked thoughtful ,又问道:“你是从何处知晓,方程式在起源墙内的?”

  密特隆indifferently said :“最近两年,起源墙接连几次受创,先是Demoness 哈莉,不晓得她怎么做到的,竟在墙上刨出个大坑。

  之后一位名叫约翰·康斯坦丁的magician 正巧落入大坑,再次让缝隙扩大。

  从裂缝中,我感受到微弱的生命方程式的气息。

  但那道裂缝我们不能去,除了生命方程式,里面还有更terrifying existence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