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854

2022-02-22

  第854章 被盯上了
  在哈莉和康斯坦丁回到欧阿的当天。

  起源墙边。

  天父和密特隆并肩飞行。

  贴着墙上一尊尊Demon God 石雕飞行。

  “我乃创世星天父,回答我,墙上之神,生命之光是否在你身后?”

  每遇到一尊岩石雕像,天父都会向它传递一道精神信息。

  他们并非直接用嘴巴喊。

  早在起源墙被哈莉和康斯坦丁折腾出裂缝时,密特隆已经知道生命方程式在墙内。

  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思考如何从墙中找到生命方程式。

  为了这个目的,知识之神打造了一个大喇叭:好似黑胶唱片播放机的喇叭,和听诊器的结合体。

  密特隆戴着听筒,天父面对喇叭口,用至高权柄的力量,向石雕发出呼喊。

  嗯,天父和达克赛德同级,也是一位Supreme Existence 。

  天父的每一声呼喊,都从喇叭口激荡一圈又一圈white light 。

  在起源墙上挂的时间越久,与墙体的融合度越高,越难以与外界交流。。

  既难以听到外界的“声音”,也无法给出明显的回应。

  比如,当日被哈莉坑到起源墙上的神魔。

  刚挂上去时,祂们能隔着老远相互交流,对哈莉破口大骂。

  可几年过去,一些弱等神已经沉默下来,强大的Spiritual God 也开始对交流感到吃力。

  一些亿万年前挂到墙上的神魔,哪怕还有意识,也听不到站在它上方的人说的话。

  站在它上方的人,也感知不到它的微弱回应。

  所以,密特隆专门打造了一套扩音设备。

  “这样真的有用吗?”

  另一边,天父还doing two things at the same time ,在和密特隆交流。

  “你在怀疑我,伟大的天父?”

  “我知道没人比你更有智慧,但我们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收到。”

  密特隆道:“Demoness 哈莉和康斯坦丁都在挂墙时,与墙后面的存在交流过。

  既然他们能感知墙后面的存在,其它神魔也有可能。

  事实上,虽然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可这些天我们遇到不少能做出回应的石雕。”

  “墙后的存在”天父额上又粗又浓的眉毛爬成“M”形。

  “我们获取生命方程式的行为,会不会惊动她,或者被她干扰?”

  密特隆沉默半响,嗄声道:“肯定会,但只要起源墙不破碎,她就没办法干涉现实,更逃不出来。”

  天父脸上表情放松了些,缓缓问道:“为何Demoness 哈莉能和她握手?连我和达克赛德都难以承受起源之力的侵蚀。”

  “听说上帝插手了。”

  “听说?”天父再次皱眉,“坐在莫比乌斯之椅上的知识之神,还需要听别人说?Demoness 哈莉只是个凡人。”

  “她是受到上帝眷顾的凡人,可以看做是上帝在人间的spokesperson 。”密特隆闷声闷气地说。

  之后两人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莫比乌斯之椅轻轻震动了一下,密特隆双眼睁大,蓦然停下。

  还在高速飞行的天父反应不及,一瞬间被甩开了几千公里,连silhouette 儿都瞧不见了。

  “你做什么?”

  回过头找到密特隆的天父很生气。

  “就在刚刚,莫比乌斯之椅在物质宇宙接收到生命方程式的气息。”

  知识之神满脸惊疑,眼中white divine light 闪烁,语气并不太确定。

  “怎么可能?”

  天父粗豪beard 脸上的狐疑要多过震惊,喜色更是一点也无。

  “自得到莫比乌斯之椅,我便和它fuse together ,它能触及的范围,即是我的感知领域。

  从发现达克赛德得到反生命方程式开始,我便把感知领域开到最大,确保反生命方程式不会悄悄靠近创世星。

  也确保每一条与生命方程式有关的信息,都无法从我眼前溜走。

  就在此时,我察觉到生命方程式”

  密特隆停顿片刻,闭上眼睛仔细感知,“incomplete ,大概只是生命方程式很小的一部分,但它被激活了,正肆无忌惮地发挥作用。”

  “你是说,有人得到了它,还在使用它?”天父严肃道。

  密特隆gently nodded ,“若非它被人使用,导致方程式的气息扩散开,我也无法察觉它的存在。”

  天父purse one’s lip ,握紧手中钝头短权杖,said solemnly :“谁在用它?在哪里?”

  “我现在就用母盒传送过去查看。”

  说着,密特隆还looked towards 天父,用眼神请示,是否允许他此时离开。

  “我和你一起。”天父道。

  密特隆道:“物质宇宙无法承载您的存在,您出现的哪里,宇宙就会向哪个点塌陷。除非,您用Avatar 。”

  “我现在就是Avatar ,本体在这喊话,无聊不无聊?”天父道。

  用本体陪着天父寻找方程式的密特隆沉默了一瞬,“好吧,我来开启音爆通道。”

  “BOOOOM!”

  white light 爆炸出音爆的声音,两位新神消失在起源墙边。

  “BOOOOM!”

  欧阿星绿灯Legion 总部上方,忽然white light 闪烁,伴随音爆般的轰鸣,现出天父和密特隆的silhouette 。

  “音爆通道?!”

  “天启星入侵?”

  那些正在重建绿灯总部的灯侠,早在数年前就把音爆通道的时空数据存入绿灯戒指,因此能immediately 察觉天父的到来。

  不过,他们此时连绿灯总部都没修好,更别说之前遍布欧阿恒星系的防御system 。

  绿灯侠的人数也不多,就十来个人。

  还没围过去,天父与密特隆便视若无人地降落在医疗院一间病房窗外。

  “甘瑟,你们——”只往窗户里看了一眼,天父的眼睛便差点瞎掉。

  倒是知识之神密特隆,大概见多识广,面上毫无波澜,indifferently said :“我的感知没有错,他们都被生命方程式扭曲了情感。

  看这情况,八成与‘爱’和‘欲望’有关。”

  “Heavens! ”

  “欧阿之戒啊,Guardian 们在.在和哈尔做什么?!”

  “whiz whiz whiz ”飞过来的绿灯们,还没来得及大声喝问“who is the newcomer ”,便被房间里非常不和谐、很嘈杂也很激烈的声音惊到。

  他们像是思想被十年不洗澡的巨人用老二抽了一下,又一下.抽得他们扭曲着脸,震撼在当场。

  不过康斯坦丁已经控制住生命字符,早在天父赶来之前,和哈莉跑路。

  围过来的绿灯与新神,都没被生命字符污染。

  另外,也因为失去了“污染源”,小蓝人和哈尔乔丹迅速被天父用至高之力唤醒。

  大概用了十多分钟。

  哈尔乔丹第一个醒来,甘瑟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再然后才是其他绿灯。

  也亏得他们实力强大,意志坚定,换成ordinary person ,能不能恢复理智都不一定。

  一个小时后。

  “发生了什么事?”天父问道。

  哈尔·乔丹坐在床沿,捂着脸不发一言。

  小蓝人悬浮半空,满脸冷漠,不动声色。

  “生命方程式不在你们身上。”天父扫视他们一圈,“是谁用它激发了你们的爱意?”

  听到“爱意”这个词,哈尔乔丹恨不得双眼飙泪,狂奔逃走。

  一直逃到宇宙尽头,背对着world ,把脸埋进起源墙。

  “你们是谁?与达克赛德什么关系?”红皮科鲁加人问道。

  “我乃创世星的至高Sovereign 天父,达克赛德的永恒之敌.”

  天父看了眼甘瑟,神情肃穆地将创世星与天启星、他和达克赛德的关系,大致说了一遍。

  他和甘瑟都是精华会的干事,虽然关系不亲近,但至少相互了解。

  可看绿灯Legion 的表现,显然小蓝人并没把新神的信息向灯侠公开。

  “为什么之前没听说过你们?达克赛德入侵物质planet 的时候,作为天启星死敌的你们并没出现。”

  科鲁加女革命家眼神怀疑,发出犀利的质疑。

  天父不怒自威的胡子脸,没出现羞愧或尴尬,反而很生气,“凡人,你没资格质疑神。

  不过,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礼,创世星和天启星在很多年前签订了停战协议。

  我不能违背誓言,派兵阻止达克赛德的入侵行动。

  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他得到一件足以打破平衡的强大武器,多元宇宙陷入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中,只有我能保护你们。

  你们要配合我,把我需要的答案告诉我。”

  有好几个桀骜不驯的绿灯,都想对天父的“保护”snort disdainfully ,可对上他威严强势、散发淡淡golden brilliance 的眸子,立即有莫名的压力降临在灵魂上,让他们说不出嘲笑、羞辱的言辞。

  “哈莉哪去了?还有那个康斯坦丁。”哈尔抬头问绿灯队友。

  “他们离开欧阿,回Earth 去了,还说绿灯Legion 的内部”红皮女看看哈尔,再看看面无表情排成一排的小蓝人,忽然觉得“内部事务”别有含义。

  她的红脸又开始扭曲。

  “Demoness 哈莉?”密特隆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问道:“生命方程式在Demoness 哈莉手里?”

  哈尔看了他一眼,神色戒备,闭口不言。

  沉默一阵,小蓝人阿帕斯道:“生命方程式不该出现在物质宇宙,没有人能驾驭它的力量。”

  “尔等凡人没有权柄,当然无法控制生命方程式。”天父傲然道。

  “天父,你也控制不了它,追逐它等于追求灾祸。”甘瑟道。

  天父道:“反生命方程式落入达克赛德手中,我需要生命方程式与他抗衡。

  如果我拦不住他,你们能想象有什么样的浩劫降临在这个宇宙?”

  小蓝人用眼神相互交流了一阵,就开始清场,让所有绿灯离开,只留Guardian 和天启星Sovereign 密谈。

  哈尔干脆利落地一飞冲天,消失在欧阿。

  其他绿灯侠习惯了顺从小蓝人,心中有疑惑也没多问。

  “达克赛德掌握了多少反生命字符?”甘瑟问。

  密特隆道:“他的反生命方程式的确不完整,但也不低于七成。”

  “Demoness 哈莉掌握了多少生命方程式?”天父问。

  “只一个字符.”

  甘瑟没隐瞒,把哈莉情感要素的来历,情感要素与反监视者本源结合,生成生命字符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Earth 果然是特殊之地”天父looked thoughtful 地呢喃道:“或许,可以将Earth 变成一个陷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