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886

2022-03-04

  第886章 白送一个毁灭日
  “它是万物旳末日!无法被终结,无法被同样的方法杀死两次,你还是将它寻个地方封印起来吧。”睿欧劝道。

  “怎么封印?它大概什么时候复活?“

  睿欧道:“每次被杀死后,毁灭日都会进化出应对伤害的基因。

  从死亡到完成进化的过程,便是它复活的时间。

  嗯,完成进化才会复活,进化时间不定,所以具体复活时间也不确定。”

  “如果针对性地毁灭每个细胞、每个基因片段,真不能彻底杀死它?”哈莉怀疑道。

  睿欧老眉挑了挑,道:“刚才我还和你讨论过氪星基因理论,四维物质DNA只是氪星基因的表象,是掩盖真正基因信息的秘锁。

  多元宇宙存在六个维度,宇宙内的生命也可以划分为不同维度。

  比如,普通Earth 人为四维物质界的生命。

  比如,我等Spiritual God ,皆为五维思维维度的生命。

  比如,多元宇宙的管理员,监视者与反监视者,都是六维生命。

  比如你,虽有Spiritual God 职位,但常年待在四维物质界,大概算个4.5维人”

  瞥见哈莉面有不虞之色,氪Star God 又补充道:“当然,维度只能评估维度生命的平均实力,无法代表所有个体生命的实力。

  八大Divine Domain 的五维Spiritual God ,基本上都比四维生命强大。

  可高维度生命进入物质宇宙,照样得降频,真不一定打得过所有低维度生命。”

  接着祂话头一转,回到之前的主题,继续道:“莪们无法用四维物质宇宙的DNA,来标定一个五维、六维world 的生命。

  因为祂们的‘基因’也是五维、六维。

  所以单纯在四维物质world annihilation 它的细胞和基因,用处不大。”

  “氪星人高于四维?”哈莉looked thoughtful 。

  “氪星族近乎Divine Race , 单论体魄, 比八大Divine Domain 所有Divine Race 都更强。我们真正的基因信息,记录在第五维度。”

  “把毁灭日丢入黑洞,行不行?”哈莉问。

  “恐怕它还是能挣脱出来。”

  “挂起源墙呢?”哈莉又问。

  “这”老氪星这次露出look of hesitation ,“我不确定, 理论上它能根据‘对手’的能力不断进化。

  对手不限于敌人, 也包括任何极端环境。

  起源墙也算一种环境。

  但起源墙的能量等级近乎多元宇宙之最,从没任何人, 呃——”

  祂看着哈莉, 表情古怪道:“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你觉得它能进化出适应起源墙环境的能力吗?”

  哈莉秀眉微蹙, 若在亲自与毁灭日交手之前, 有谁说毁灭日的进化能战胜起源墙,她会laughed heartily ,满脸讥讽。

  可现在她不太确定了。

  因为她大概明白, 为何之前在毁灭日Sea of Consciousness ,她的胃酸之雾忽然对它失效。

  它在进化!

  在胃酸之雾的侵蚀中进化出“胃酸之雾防御专长”。

  胃酸之雾来自食物防御专长,足足Level 8 啊!

  Level 8 ,是Universe level ,代表单体物质宇宙的极限,代表这个宇宙内,没什么东西她不能消化。

  在往上, Level 9 ,则是多元Universe level , 大概比起源墙差半级。

  嗯,起源墙蕴含“起源Magistrate ”的联结之力, 力量级别高于九,低于10(哈莉联结之力防御Level 9 时,就能从上面挣脱下来)。

  若毁灭日真从起源墙上挣脱, 代表它的潜力之大, 足以成为她最大的敌人。

  哈莉忽然间有了这个clear comprehension 。

  它是纯物理攻击, 哈莉唯一没办法开启防御专长的攻击。

  她没法克制它, 偏它能进化出克制她的防御专长的防御特长。

  “你们创造了它,却不知道它的极限?”

  “我们创造它的目的,就是让它打破极限, 无限进化。”秃顶old man 道。

  “现在你们还能控制它不?唔, 若可以, 你们早拿它当生物兵器了, 也不会任由达克赛德捡走它。”

  哈莉这句十分平淡的话, 却让氪Star God 神情一震。

  “达克赛德?你是说, 这次毁灭日袭击Earth ,不是意外, 而是达克赛德在背后捣鬼?”

  哈莉gently nodded ,“我见过达克赛德, 毁灭日杀死我后, 他悄悄过来查看,我向他喷了一口消亡之泪。”

  老氪Star God 先表情扭曲, 接着反应过来话中内容,又老脸惨白。

  祂嗄声道:“是Tomb of Gods 的消亡之泪?”

  “我还以为消亡之泪是个mysterious 未知的高档货。”

  老睿欧立即明白消亡之泪的意义, 让哈莉有些惊奇。

  “有传言说波塞冬用它坑杀了众海神,不晓得true or false ,达克赛德死了没?”

  哈莉摇头。

  “即便没堕入神墓,他此时也一定不好受。”

  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同时, 睿欧心中也增添了几分对眼前‘女阿飘’的敬畏。

  响鼓不用重锤, 只通过简单几句话, 祂便推测出,她成为阿飘不单单是实力不济,而是猜出毁灭日事件有secret mastermind ,故意装死,找到用消亡之泪暗算黑手的机会。

  这心机.
  不愧是Demoness 哈莉。

  还有达克赛德
  祂在天境也听说过‘正联被创世星收买’、‘Earth 向创世星靠拢’、‘天父打算把Earth 变成埋伏达克赛德战场’之类的流言。

  达克赛德没坐以待毙,也没大咧咧对Earth 或创世星莽冲猛打,他竟然用毁灭日暗算Earth 人,还成功了大半——至少on the surface ,超人和Demoness 哈莉都身首异处。

  即便最后他俩能复活,可其他阵亡英雄呢?
  哈莉沉思片刻, 问道:“之前毁灭日被封印在哪?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幻影区,也即是冥府的边界, equivalent to 地狱的阴影界。那里模糊了Time and Space , 外界过去几万年,里面的人只感觉过去一瞬间。

  或者,外界一瞬间,被囚禁其中的人却像煎熬了万年。

  那里是氪星人发现,并用来流放犯人的地方。

  对了,封印毁灭日之前,先给它穿上束缚衣,把它的力量压制到最低,也能隔绝它与外界环境的接触,确保它不会再进化。”

  “束缚衣”哈莉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毁灭日刚出现在Earth 时,它身上的‘太空服’不是在保护它,而是在压制它的力量?”

  “嗯,那便是氪星科学家研究的束缚服,添加了氪石辐射、红太阳光、纳米级铅层等多种克制氪星人能力的材料。

  毁灭日曾经害怕氪石,但被氪石杀死、被红太阳削弱后,它开始免疫氪石辐射与红太阳。

  不过它总是以氪星基因为母本进化而来,还会受到氪石与红太阳的影响。”

  “既然你们主动将毁灭日封印在阴影界,为何没设置预警措施,阻止别人偷窃?”哈莉问。

  睿欧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你和卡尔艾尔联手杀了三宫魔,虽有讨巧,但三宫远胜我们整个氪Star God 系。

  现在毁灭日又毁了你和卡尔艾尔。

  你估算下,我们氪Star God 和毁灭日的差距.
  敢打毁灭日主意的存在,要么cannot afford to offend 毁灭日,被毁灭;要么我们一定cannot afford to offend ,封印真出了意外,我们能阻止谁?”

  毁灭日大于哈莉加大超,大于三宫魔,远超过氪Star God 系?

  按照这种算法,毁灭日能把整个氪Star God 系打成屎。

  “毁灭日是你们的造物,你们竟然没准备后手?”

  哈莉看old man 的眼神,多了些鄙夷,还“基因神”呢,连自家的基因造物都控制不住。

  睿欧frowned :“我们最初设计这个项目,就是为了试探进化的极限。

  在毁灭日的适应性进化面前,任何后手都将失效。

  它之所以被封印在幻影区,正因为我们的control method 被它适应,氪星人亡羊补牢,为时不算晚。”

  “它是用什么高科技制造出来的?竟然如此强大。”哈莉said curiously 。

  睿欧表情变得很古怪,“往往越是难以破解的技术,它的原理其实越简单。

  制造毁灭日的技术简单到只要我说出来,任何一个primary level 文明都能重复,包括你们Earth 。

  哈莉奎茵,你确定要听我的‘撒旦之言’?”

  哈莉想说,你个外星佬Spiritual God ,还这么时髦吗,撒旦之言
  “我更加好奇了。”

  “first step ,通过基因工程,筛选氪星最强大的进化基因——也即是最容易发生适应性变异的基因;Second Step ,用选择的进化基因,定向培育一名进化型氪星人。

  此时,除了功能不同,他和任一氪星人没太大区别。

  Third Step ,通过缓慢的方式让他经历一次死亡。

  嗯,刚开始时,不能速杀,速度太快,他体内的进化基因无法对‘环境’做出适应性改变。

  Fourth Step ,从试验体的尸体中提取完成进化的细胞,将其克隆,再重复Third Step 。

  直到他彻底免疫上一种死法,再用第二种方法杀死他,如此infinite cycle .它一次次克服死亡,克服各种各样的死亡,一步步进化到现在的毁灭日。”

  哈莉神色复杂,喃喃自语:“难怪它的Sea of Consciousness 里除了暴戾,再无第二种情绪。

  原来死亡早已被铭刻在它的基因,而它的灵魂由无数毁灭编写而成,难怪.”

  难怪吸收它的意志精华后,她立即分裂出“幻人暴戾”。

  它就是氪Star God 系的杀戮与残暴之神!

  cultivation “基因Divine Art ”的基因神!
  “没错,毁灭日的灵魂完全由毁灭和暴戾构成,无论谁的spirit strength 进入它的Sea of Consciousness ,都会被污染,然后发狂而亡。你能活着,真not simple 。”

  睿欧先赞了一句,又疑惑道:“你有上帝帮助,尚且无法控制毁灭日。达克赛德不仅控制它,似乎还没遭到backlash ,难道他和毁灭日一样,满脑子毁灭与征服?

  可毁灭日的思维是混乱的,要灭绝一切生命,到底与达克赛德不一样。”

  “他使用了反生命方程式的力量。”

  “反生命方程式.”睿欧面色数变,“它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功能?”

  “你不知道?”

  睿欧摇头,“听说过,不了解。”

  “我其实也not quite clear ,只晓得它由众多情感字符构成。每个情感字符能Sovereign 一种情绪,整个方程式便足以统治一个人。

  但可以猜到,反生命方程式绝不止控制活人一种功能。”

  哈莉指着已经装上卡车,正轰隆隆运走的毁灭日,“你若想直观感受反生命方程式,可以进毁灭日的Sea of Consciousness 瞧瞧。

  不过,你得小心点,里面像一万名祈并者诵念Evil God 的经文,感染力太强了。”

  “不,不用了”睿欧白着老脸尴尬摇头。

  哈莉心中一动,“你们不打算回收毁灭日了?”

  “怎么,你有兴趣?”睿欧听出些什么,立即道:“你若想要,可以送给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