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887

2022-03-04

  第887章 哈莉的棺材板压不住了(求订阅)

  时间倒回到哈莉悬尸外太空、静待secret mastermind 主动送上门旳时候。

  毁灭日先超人一步回到Earth 。

  银河上将和撕破曼没能杀死它,也没能阻止它——这一事实让ordinary person 惊恐,让其他英雄不得不brace oneself 站出来,组成新的Defensive Array 线。

  艾薇心中则剩下担忧了。

  “哈莉哪去了?”她急忙问耶比。

  “我不知道,主人不summon 我,莪感应不到她的位置。但我猜测,她肯定不会死。”耶比心中也惊疑不定,却保持表面镇定,还拿话安慰艾薇。

  无法确定哈莉的位置,艾薇再是忧心忡忡,也只能暂时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毁灭日身上。

  没有正义联盟和哈莉的阻挡,它开始真正展示Destruction Power 。

  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毁灭日真就是doomsday,审判日,末日。

  哈莉曾经的小弟塑胶人,从瞭望塔下来支援大都会,却像调皮child 手里的气球,被毁灭日用力向两边拉扯,“皮条”拉出透明的薄膜,薄膜到了弹性极限,继续拉扯,“刺啦”烂成两条,他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

  奥利安也踩着星辰滑板来了,一束束星辰光束射在毁灭日身上,犹如水枪激射岩石,毫无效果。

  最终被它一个跳击——跳起来亚光速冲击,撞飞十几公里,连Divine Item 滑板的把手都扭曲变形。

  山姆uncle 原本配合原子Captain ,负责守卫米国白宫与五角大楼,此时也加入N挑1的大混战,却在变身巨人形态、用脚踩毁灭日时,被它breakthrough 脚掌, 跳到胸口, 一拳打爆uncle 的胸口。

  还有英雄被揪住两只脚撕成两片
  场面非常血腥残忍。

  毁灭日落地不到一分钟,已经有八名超级英雄被撕成两片,或者腰斩,或者砸成肉泥.英雄们试过无数种攻击方式, 但都没有效果。

  直到超人归来。

  欢呼声响彻战场, 响彻所有观看直播的观众的家里、办公室里。

  然而欢呼很快变成惊惶的沉默。

  因为在撕破曼口中,现场英雄和跟拍的记者, 得知银河上将战死的噩耗。

  艾薇向撕破曼打听到战场的大致位置后, 立即骑着耶比,消失在大都会。

  “我觉得主人没死, 现在大战正酣, 英雄和市民需要我的治疗术,需要你的蔓藤。”耶比有些迟疑。

  “全Earth 人的迫切需要,也不如哈莉一个人的静静等待。

  她若没死, 一定正等我们去救她。

  我们不能让她失望,更不能浪费任何可能的、能帮助到她的机会。”艾薇神色坚定,不容反驳。

  此时此刻,半截哈莉静静飘浮的宇宙深空。

  “我感应到主人的气息了,她.咦,前面似乎有外星spaceship ?”耶比环顾周围星空,忽然止住脚步, 又惊又疑,“有浓郁的死亡波动从那传来, 他们在做什么?似乎死了?”

  “我不在乎外星人的死活,哈莉怎样了?我什么都没看到。”艾薇anxiously said 。

  “距离有些远, 在三百公里外,和撕破曼说的一样,她被拦腰斩断, 气息微弱近乎死亡, 不过——”

  ”Ah!” 艾薇cry out in surprise , 都没听它把话说完, 就使劲拍打狗头,“你还停在这做什么,快去救她啊!”

  “哎, 你莫急, 莫要打我!”耶比脑袋bang bang 作响, golden 狗毛凌乱, “近乎死亡不等于死亡, 我感觉到她的‘尸体’有微弱soul fluctuation , 可以肯定,她又在装死。”

  “装死?”艾薇怔了怔, “她为什么要装死?”

  “做坏事呗,死亡波动已平息, 我们现in the past 。”

  狗子纵身一跃, 跳入灵薄狱,再奔跑一步, 跳入物质界.在外间看来,它的身子宛若“短距离”连续瞬移, 每次出现,都比之前的宇宙位置前进了十几公里。

  如此连续奔跑几十步,一人一狗在一具残尸边停了下来。

  “啊,哈莉——”只看了那半截尸体一眼, 艾薇便双眼湿润, 担心又伤心地叫了起来。

  耶比则转头四顾, 没见到外星spaceship ,连残片和残尸都没有,幽暗虚空空荡荡,宛若水洗过的玻璃窗。

  “耶比,耶比!”

  pēng pēng pēng 的响声,再次从头上传来,耶比没回头,直接用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抱怨道:“又怎么了?能不能好好说话,别打我脑袋?”

  艾薇压根没在意狗子的情绪,只顾激动表达自己的担忧, “我喊了哈莉好几声, 没一点儿反应,Spiritual Fluctuation 为零,她真的在装死?”

  “如果连你都骗不过,怎么糊弄她想坑害的‘大佬’?”耶比伸出爪子, 轻轻在哈莉脸上拍了几下。

  覆盖冰层的尸体冰冰凉,像块毫无生气的石头。

  “什么大佬?”艾薇不解道。

  “对付ordinary person ,她直接猛冲猛打就行了。能让她付出现在这种代价谋划的存在,肯定是一位厉害的大佬。”

  说到这儿,耶比忽然心中警惕,退后一步,带着艾薇隐入灵薄狱。

  “你做什么?”艾薇surprised and angry 。

  “哈莉主人还在继续装死,说明她等的‘大佬’还没来。若让大佬看到我们,我们便危险了。”耶比谨慎地说。

  “bang bang bang! ”艾薇又捶了它脑袋几下,语气严厉道:“回去,立即将哈莉的尸体带回Earth 。

  无论有没有‘大佬’,哈莉半截尸体留在那都太危险。

  而且你也说了,之前有外星spaceship 消失在这片Star Domain ,疑似被哈莉用什么方式杀死,你和我都看到了,‘大佬’是blind ?

  若‘大佬’看到后,依旧选择对哈莉出手,她岂不是更加危险?”

  “唔,也有道理.”耶比歪着脑袋想了想,惊疑道:“艾薇,你以前都笨笨的,今天忽然变聪明了耶!”

  “bang bang bang! ”艾薇拿手拍它脑袋,“赶紧的,这只是上半身,我们还得找到下半身,和两只手臂。”

  second day 上午10点,太阳照常升起,也如往常一样,将温暖与光明洒在这座与往日不太一样的城市。

  大都会国家广场尽头搭建起一座高台,25具表面盖国旗的棺材摆在台上,正联五位巨头,连同几位最有名望的超级英雄,列队站在棺椁后方。

  在他们边上,还有一支穿军服、演奏哀乐交响团,低沉哀伤的乐声在广场上空轻柔飘荡。

  下方是寂静无声的市民与记者,densely packed ,挤满了广场,甚至在广场外的马路上,也来了很多人。

  他们手里举着小国旗,或者身披米国国旗,或者举着银河上将、撕破曼等战死英雄的大照片。

  人很多,但absolute silence ,演讲台上总统先生的发言,能听清楚每个微小的喘息。

  “昨天是米国历史,也是Earth 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天,毁灭日降临Earth ,来到米国,闯进大都会,造成小半个城市、数百栋建筑损毁,受伤死亡的市民成百上千,牺牲的英雄足有25位,其中还包括宇宙最伟大的英雄哈莉奎茵,和大都会最伟大的英雄撕破曼”

  只听了这句话,台下很多人都想吐槽,想抗-议,比如坐在轮椅上,浑身缠绕绷带,只半只眼睛露在外面的名记露易丝。

  但此时的气氛实在肃穆沉重,听众的心情也低落沉郁,没心情没精力计较总统先生糟糕的演讲稿。

  挨个把25名牺牲英雄的名字念了一遍,他稍微提高音量,努力让语气和表情变得振奋。

  “但昨日也必将是米国历史、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天,面对残暴的外星monster ,我们米国没有退缩。

  我们的市民、警员、军人和超级英雄,各司其职,团结一致,展现了fearless 的勇气、顽强的意志,和捍卫自由与生命的决心。

  米国人打了一场震撼宇宙的Epic Grade 战斗。

  昨天面对敌人时,我们没有哭泣,以血与火报之;今天在英灵殿堂入口,我们也不要流泪——”

  总统先生感性地偏过头,“悄悄”用袖口擦拭了一下湿润的眼眶。

  “请用赞美之歌与嘹亮号角,送阵亡的英雄和市民最后一程!”

  下方贵宾席位,吉米奥尔森低声对边上的露易丝吐槽道:“我收到确切消息,昨天原子Captain 领导的‘米利坚治世团’和山姆uncle 领导的‘自由斗士’,之所以很晚才出现在战场上,就因为政-府要求他们先把军政要员、社会名流转移到安全地区,还得优先保护白宫和五角大楼。”

  露易丝露在外面的独眼神情木然,毫无触动。

  “克拉克只是失联,很多昨天失联的市民都在今早被找到,或许今天下午你就能收到他的消息。”吉米comforted 。

  露易丝的眼神稍微波动了下,目光转向中间那口棺材,她的克拉克没失联,他也再不会给她发信息。

  如果哈莉奎茵活着,她还能通过她,和天堂里的他传几句话,说不得能在天堂山见到他的英灵,可现在她也死了。

  就在露易丝发呆的时候,总统先生已经结束演讲,换上下一位嘉宾,莱克斯卢瑟。

  “他怎么上去了?”下方哀悼的人群里,立即传出一阵低低的骚动。

  “他昨天也参战了,虽然出场时间极短,但他至少拼过命,比那些政客更有资格上台演讲。”

  卢瑟也注意到市民们的反应,frowned ,说道:“此时此刻,我站在此处,不是为了发表激励人民的演讲。

  我不会在这种场合夸夸其谈。”

  刚下台的总统先生,黑脸又黑了几分,这是在嘲讽他啊,说他夸夸其谈.
  “我们来此是为了祭奠英雄,他们当然是大英雄,但他们更是我的朋友。

  尤其是哈莉,我和她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我们的交情可以追溯到十年前,我们之间的深厚友谊让我必须来此送她最后一程。”

  “银河上将和卢瑟的关系有这么好?“市民们窃窃私语,看大光头的眼神开始变得不一样。

  银河上将和撕破曼都已牺牲,那么谁来做他们的successor ,做第二任‘银河上将’?
  卢瑟很满意众人的眼神,继续道:“按照传统,每个人的葬礼上,都有他最亲近的朋友站出来述说他的故事,评价他的人生。

  今天在哈莉的下葬之日,我来承担这个职责,应该没人会反对吧?”

  “peng~ peng~ peng~ peng~ !”哈莉的棺材板压不住了,传来阵阵响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