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08

2022-03-12

  第908章 达克赛德的plot against

  大都会约翰霍普金斯医院,VIP重症监护房。

  “小超人,小超人”汉克·肖仅剩旳右眼,死死瞪着电视屏幕,大都会晚间新闻正在播放昨天下午在卢瑟大厦举行的慈善晚会。

  overwhelming majority 镜头都给了“莱克斯集团献给大都会人民的礼物”——小超人。

  除了昨天的慈善晚会,还有今天小超人从劫匪手里拯救市民的画面。

  嗯,小超人昨天出道,今天就开始出任务。

  “你不是超人,你不是!”汉克·肖眼珠渐渐布满血丝,牙关如果他还有牙关,一定会牙关紧咬。

  可现在他整个下巴都没了。

  在毁灭日撞毁holy sword 号spaceship 的事故中,他的半张脸烧成骷髅,连头颅骨都融化大半。

  现在还能说话,全靠这两个月的治疗。

  医生为他安装了一个钢铁下巴,和一条仿生喉管。

  上半身已经如此凄惨,下半身几乎没剩下能用的部件。

  整整两个月,他没有下床,甚至没能离开重症病房,因为他的手术太复杂也太庞杂,没半年时间,impossible 把他烧毁的器官重新换一遍。

  “若非当初救你的人是银河上将,换成任何英雄,你都必死无疑。她用神奇的天堂魔法,让你的残躯一直保持活性,直到完成初次手术。”

  特意从哥谭赶来的主治医生斯特兰奇, 这么对他说。

  嗯, 就是当年负责印第安山生化实验的光头斯特兰奇,哈莉最初的小弟之一。

  对斯特兰奇医生的话,汉克肖只听进去半句:超人没去救他!

  超人辜负了他的信任。

  他是他的头号粉丝,第一信徒!

  他坚信无论什么危险情况, 只要他喊“超人”, 超人一定会脚踩空气,及时将他救下。

  可这次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撕破曼没来。

  在holy sword 号即将被陨石撞毁时, 他叫了几十声“撕破曼”。

  哪怕他妻子泰莉绝望地哀嚎“超人不会来了,我们完了”, 他也保持百分百的信心, 坚信超人一定会在最后一刻到来前赶到。

  超人没能做到。

  他妻子死了,同事死了,他自己也成为瘫在床上任由“魔医”斯特兰奇折腾的烂肉。

  他好恨。

  恨超人辜负了自己的信任。

  如果超人没死, 他会维持恨意直到死亡的那一刻。

  可超人死在毁灭日手里
  汉克肖不会恨一个死人,但他心中的恨并没消失,反而增加数倍。

  超人怎么能死?

  他那么崇拜他,坚信他是宇宙最强的存在,信任他能守护他和他的家庭,守护他居住的城市, 守护这个国家, Protector 类和Earth .他对他的崇拜,远远超过银河上将十倍、百倍。

  他恨超人的无能!
  没错, 恨超人无能。

  超人没听到他在太空的呼救,无能。

  超人没能救回他和他妻子,无能。

  超人眼看着他瘫在床上, 只能出言安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还不如银河上将的天堂魔法,和她亲自介绍的“魔医”斯特兰奇。

  “小超人, 小超人.”现在, 汉克肖的恨意又一次发生偏转, 从超人身上转移一半, 再乘以十,到卢瑟和他的超级小子身上。

  “大都会必须有超人, 人类需要超人,过去的超人不合格,Earth 应该有配得上‘超人’之称的新超人。但他不该是这个克隆人!”

  汉克肖心中的怨恨几乎要将他的躯体再次点燃。

  “dong dong dong ”房门敲响几下,便从外打开。

  一个亮眼的大光头首先映入眼帘, 它似乎让房间更亮堂了些。

  “卢瑟?”汉克肖有些吃惊。

  虽然他是卢瑟员工, 是在工作中受伤, 但早在一个半月前,也即是holy sword 号事故half a month 后, 他刚脱离危险期的second day ,卢瑟的秘书梅茜, 就亲自过来和他解除了劳工合同。

  补偿金200万,医疗费包含在内。

  可两百万都不够给他换仿生下巴,更无法维持他在VIP病房的花销。

  他现在能住VIP,能接受最先进的治疗, 是因为他和“魔医”斯特兰奇签订了一份试验协议:他将自己卖给斯特兰奇,让魔医在他身上试验各种奇奇怪怪的仿生器官。

  据斯特兰奇自己说, 原本不必如此麻烦的。

  他做生化实验从不缺试验体, 但现在跟了银河上将, 必须遵纪守法, 不能再拿活人做试验。

  无奈之下, 他只得全world 到处跑,寻找类似汉克肖这种缺命又缺钱的“幸运儿”。

  “嗨,汉克,你气色不错呀。”卢瑟笑着打招呼道。

  鬼个气色不错,他现在就剩one third 的人脸,还包裹在纱布里。

  汉克肖原本就是fair and reasonable character ,现在遭遇如此不幸,性格更加孤拐,直接冷冰冰地说:“不必攀交情,我们没交情可言,说出你的来意。”

  卢瑟挥手赶走护士,又让秘书关门守在外面,才坐在他床边, 叹道:“莪并非故意开除你,实在是你的身体状态已不适合继续担任‘首席科技官’一职。

  交情归交情,但生意就是生意。

  莱克斯科技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我们的脚步一刻也不能停下。

  这点你看天堂山科技公司就明白了,自从里奇去世,曾经的‘未来科技之光’已然沦为只能卖守护犬软件的‘昨日黄花’。

  那天梅茜没把话说清楚,和你解除‘首席科技官’职业合同只是开始。

  等你从医院出来,我会将研发部总裁的位子交给你。

  等于说,你只是调换了工作岗位。”

  “是吗?”

  卢瑟说得有鼻子有眼,还似乎合情合理,科技宅的汉克Academician 开始将信将疑。

  “你不信我的智慧?”卢瑟定定看着他问。

  “与智慧有什么关系?”汉克肖越发迷糊。

  “真正有脑子的人,都会更看重你的脑子,而非你的身体。

  哪怕你比斯蒂芬霍金更残,只要你思维还正常,都比霍金更有价值。”卢瑟道。

  这下汉克肖信了.至少大半。

  按照常理,卢瑟也的确该这么想。

  连ordinary person will not 否定霍金的伟大,even more how 他?
  偏偏汉克肖犯了他的大忌,不仅违背他的命令,偷偷搞灵魂数据化研究,还特么研究“他的”超人。

  即便没有holy sword 号事故,卢瑟也早晚让他遭遇实验事故。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子,极为注重效率的卢瑟,就忍不住暴露今天来此的目的。

  “汉克,你现在病情已稳定,剩下的手术可以分阶段完成。公司现在就需要你的智慧,需要你的脑波数据化的研究资料。”

  汉克肖愣了一会儿,稍微温热的眼神再次转冷。

  他现在不再确定卢瑟之前的话has several points of 真几分假,但他敢肯定,卢瑟两个月来第一次来医院,绝非单纯为了探望他。

  不过他没发作,只indifferently said :“我看了新闻,你的小超人应该使用了我的技术。否则,他不会如此成熟,不会出现你和超人的明显特质。”

  卢瑟pupil shrink ,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汉克肖said with a sneer :“我亲手将超人的灵魂分解成48025个‘基因片段’,还有谁比我更熟悉他.和他的基因特征?”

  ”Ai, 昨晚正义联盟突袭了我的实验室,钢骨、百特曼、神奇女侠.”卢瑟gnashing teeth said :“他们将所有资料全部销毁,你留下的源代码连个字母都没留下。

  我自己从头到尾重新弄的话,大概要花四五年的时间,所以,我需要你。”

  卢瑟在吹牛。

  他或许比汉克肖更聪明,但在脑波数据化方面,汉克肖更天才。

  汉克肖在这个项目上花费了近20年的时间,卢瑟若要重来,至少得十年,才能达到汉克肖此时的水准。

  “好,我帮你。”汉克肖独眼闪过一道plot against 的rays of light ,没任何迟疑就答应下来。

  美国中部克利夫兰,黑暗面俱乐部。

  “主上,还得再等几天,Demoness 哈莉和正义联盟才会给我们答复,您怎么现在就来了?“

  看着突然从音爆通道中走出来的黑Dark Monarch ,慈祥奶奶lost self-control 地打碎手中红酒杯。

  “刺啦——”达克赛德先一发之字形欧米伽射线,把依偎在奶奶边上的赤膊青年burn to ashes ,才indifferently said :“就因为第二次谈判即将开始,我才过来埋下后手。”

  “什么后手?”奶奶迷糊道。

  “把衣服穿上。”达克赛德coldly said 。

  “啊~~”奶奶cried out in surprise ,连忙捂住要害,用意念summon Divine Item Battle Armor ,快速把身体裹住。

  “如果三天后,Demoness 哈莉同意帮我抽取消亡之泪,我会发誓创世星毁灭前,不再对Earth 出手,并严格遵守誓言。”

  奶奶恍然大悟,黑Dark Monarch 还是咽不下心里这口气,打算在发誓前先埋下暗子。

  未来暗子爆发,他也不算背誓。

  好奸诈!
  “如果她拒绝呢?”奶奶问。

  达克赛德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那不正好?我现在埋下的后手立即就能发作,让Earth 永无宁日。”

  奶奶再次恍然,如果Demoness 哈莉拒绝,主上更要发飙,现在埋下暗子,等Demoness 哈莉拒绝的瞬间就发飙,无疑更具震撼性。

  “brilliant !”慈祥奶奶竖起大拇指,赞道:“Your Majesty 您才是多元宇宙第一奸诈、cunning 之人,Demoness 哈莉都不配给您提鞋。”

  达克赛德subconsciously 要面无表情地nodded ,忽然一愣:这话、这场景,似乎有点熟悉?
  对了,是狄萨德!
  上次他用毁灭日暗算Earth ,把Demoness 哈莉一刀四段,他带着狄萨德去捡尸的时候,科技顾问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想到这儿,达克赛德皲裂岩石皮肤的脸颊,不由更加阴沉灰暗。

  “怎么了?”察觉到大王身上传来的压抑气息,慈祥奶奶忐忑道。

  “不会说话就别说。”黑Dark Monarch 瞪了她一眼,当先往外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