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18

2022-03-15

  第918章 天父的‘新Divine Race 正邪一统’计划

  “天启星上旳战斗还在继续,如果达克赛德已死,他们怎么还有这么强的battle strength ?”哈莉问。

  “你在家里,怎么知道天启星还在战斗,battle strength 还很强?”奥利安疑惑道。

  “你们觉得我把毁灭日丢在天启星,就什么都不管了?”

  “谁都知道你肯定做过什么,这里来了这么多人,就是想问你做了什么。”命运Academician 道。

  哈莉没犹豫,坦言道:“很简单,我把Divine Force 借给毁灭日,让它成为莪的神眷者。所以,我隐约感知到它的情况。”

  “偶买噶!”一连串的惊呼从周围传来。

  有人震惊,有人一脸unimaginable ,也有更多人恍然大悟。

  “正因为达克赛德已死,黑暗精英越发要报仇雪恨。而且,他们也很难结束战争。毁灭日没有思想,只知道杀戮与毁灭。

  恰好它的坠落点为天启星中心,达克赛德老巢。它在那里搞破坏,黑暗新神无法容忍。”

  奥利安先解释一句,又疑惑道:“即便得到你的Divine Force 赐福,毁灭日也不该这么强。或者,你的厚皮Divine Force 中有什么我们还不知道的attribute ?”

  这问题有些无礼,法师与Spiritual God power attribute 的秘密怎么能随便打听,还是大庭广众之下?

  不过此时此刻,在所有人都在猜测哈莉的Divine Force 特性, 这位天启星“Star God ”直接问出来, 而非拐弯抹角地打听,也还算干脆、坦诚。

  “我自己表现出什么特质,我的Divine Force 便有什么attribute 。我有什么特质,你们肯定研究过, 我不想多说。”哈莉更干脆。

  聊过天启星现状, 又谈了毁灭日大杀特杀的原因,众人就相继告辞离开。

  两个小时后, 创世星。

  天父与众新神听完奥利安转述的谈话内容。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奇怪, Demoness 哈莉联合超人暗算了三宫魔,三宫的实力和达克赛德在almost on par 。

  Demoness 加超人, 能杀三宫。

  毁灭日比超人更强更狠, Demoness 的Divine Force 赐福equivalent to 她在现场帮忙,再次sneak attack 杀死达克赛德还算合理。”知识之神密特隆道。

  本来他和天父在起源墙边寻找生命方程式的,结果天启星忽然发生大变故, 两人震惊不已,不得不暂时终止行动赶回创世星。

  “她的Divine Force 特性到底是什么?竟那么强,三宫和达克赛德接连被她阴死。”新神“光线”疑惑道。

  密特隆思索着道:“除了防御强大,大概还有High Rank 的magic immunity 。

  面对‘神眷者’毁灭日时,能免疫一切物理伤害的螳螂被破了防,说明Demoness 哈莉的魔抗力场能干扰新神的Divine Force 运转。

  还有消化能力强大。

  从食物消化中吸收营养快速恢复伤势, 这点已经多次得到证明。

  另外, 她窃取过曼哈顿之力,或许能免疫物理上的致命伤。

  大致上这三点, 今后继续观察她的神眷者,通过神眷者的感受和表现,能逆推出她的能力。”

  “她明明cultivation 的是防御型武道, 为何诞生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能力?”“Crown Prince 妃”贝卡奇怪道。

  “爱神”贝卡是奥利安的妻子,而奥利安虽为天父养子, 在创世星上却几乎行使Crown Prince 的权力。

  至于天父真正的儿子“奇迹先生”斯科特
  他在Earth 上做“逃脱Master ”, 兼职超级英雄。

  “大概与白银城那位有关, 就像天父赐予你等Divine Spark , 你们能表现出相应的Divine Force 特性。

  Demoness 哈莉极受上帝眷顾,上帝之力几乎成为她自己的特性。”密特隆迟疑着道。

  “哈莉的能力, 以后慢慢研究,现在当务之急是天启星。”奥利安looked towards 一直沉默的天父,“father ,或许到我们出手的时候了。趁乱拿下天启星, 彻底终结light and dark 两大新Divine Race 的战斗。

  正义压倒邪恶, 光明驱散黑暗, 将是多元宇宙无数年来最大的幸事!”

  说到最后,他声音激昂, 用力挥动拳头。

  “没错,这是个好机会!”众新神也被他带动情绪, 纷纷looked towards 天父,suggested :“达克赛德已死,黑暗新神伤亡惨重,天启星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阶段。”

  天父迟疑着摇摇头, 道:“创世星不是天启星,背弃誓言、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乱中取利, 不是我们的作风。”

  “father ——”奥利安想要再劝, 却立即被天父抬手打断。

  “今天就到这, 继续关注天启星的动乱, 另外我想亲自和哈莉谈谈。”

  奥利安憋着一口气, 面色不怎么好看,却还是老实replied :“哈莉也愿意立即来见您,但白银城出了点事,她现在忙着应付牛天使。”

  “喔,白银城之乱。”天父恍然,“行,让她先忙完白银城的事再说。”

  众新神告辞离开,唯独奥利安和密特隆留在原地没动。

  等只剩他们三个时,奥利安said solemnly :“father ,现在达克赛德死亡,可黑暗新神仍在。

  他们早晚摆脱毁灭日。

  那时将有新的黑Dark Monarch 诞生,新上任的黑Dark Monarch 没和我们签订和平协议。

  他力量和权威不如达克赛德, 八成会通过战争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那时要么Earth 倒霉,要么我们创世星死伤惨重,与现在先下手为强相比, 两种结果都很糟糕。”

  “达克赛德没死.至少没死透。”天父迟疑着道。

  “尸体都摆在那,还有什么怀疑的?”奥利安excitedly said 。

  天父叹道:“我不知道他现在什么状态,但他若真死亡,多元宇宙不会如此平静。”

  “平静?”奥利安不明所以。

  天父问:“一栋房屋,若从其中抽走一根顶梁柱,会发生什么事?”

  不等奥利安回答,他便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说道:“房子会不稳,会晃动”

  “无论他是否死透,至少他状态极为糟糕,天启星黑暗Evil God 处境艰难,都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机。”奥利安道。

  “这事不用再谈。”天父神色淡淡,语气不容置疑。

  “father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奥利安helplessly said :“正义的超级英雄都在观望我们的反应。

  他们期待我们做些什么。

  天启星入侵Earth 时,我们没反应。

  达克赛德用毁灭日暗算Earth 时,我们又没反应。

  要知道,达克赛德之所以往Earth 丢毁灭日,大半也因为创世星和Earth 建立了友好关系。

  我们没帮他们出头,是哈莉奎茵自己出手向天启星复仇。

  现在大好的铲除邪恶的机会摆在面前,我们若再无反应别人会怎么想我们?”

  迟疑良久,天父叹息道:“child ,别人怎么想我们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创世星需要天启星。

  就像天堂不会抛弃地狱,哪怕路西法撂挑子,也有两位Archangel 去顶锅。

  就像天境诸神还同时打造了冥府。

  就像梦境王国有作为其对立面的梦魇维度。

  八大Divine Domain 两两成对,光与暗,good and evil ,生与死,希望与噩梦,两相对立又相互依存。”

  奥利安心神剧震,三观受到极大冲击,muttered :“那我们和天启星的战争,有什么意义?”

  “当然有意义,我们在压制邪恶,不让它蔓延,也终将战胜它。

  天堂与地狱共存,可地狱被掌控在上帝手里。

  梦魇维度的Sovereign 是梦之君主,天境Divine King 能驾驭冥府的运转。

  我们战斗的意义也是如此,未来天启星和创世星依旧对立,但它们都将处于正义的统治下。

  我注定无法成为天启星之主,就像上帝不会去地狱。”

  天父目光灼灼看着养子,“但我的child ,你可以成为新的黑暗Sovereign !

  那是你的权力,也是你的命运。

  天启星与创世星最佳相处模式,是我统治创世星,你统治天启星。

  我们father and son together ,维系黑暗的存在,却不让它无序蔓延,让光明和正义则遍洒多元宇宙。”

  边上的密特隆frowned 。

  奥利安呆愣良久,艰难地问:“我要回天启星?”

  天父把手搭在他肩膀上,道:“不是现在,但你总有一天会取代达克赛德。

  还记得那个预言吗?
  哈莉奎茵无法杀死达克赛德,命运早已做好安排,你才是终结达克赛德的那个人。”

  “可是,我不想离开创世星。”奥利安恍惚道。

  “你没离开,只是换了个工作地点。你若愿意,可以天天回来。”天父said with a smile 。

  奥利安魂不守舍地离开了。

  “你不该这么早对他说出你的计划。”密特隆这时才埋怨道。

  “早?”天父轻轻摇头,望向天启星的方向,叹息道:“我有种感觉,天启星与创世星互不侵犯的和平状态,持续不了几年了。”

  “即便如此,你也不必告诉他真相,就让他按照命运的指引,一步步走下去。”密特隆道。

  “他是我儿子!”天父said solemnly :“我不会、也不愿欺骗他。”

  一直神色漠然的知识之神,这时露出look of hesitation ,“只怕最终结果.”

  他说了一半,又闭上嘴巴,沉默下来。

  “最终结果怎样?”天父浓眉皱成“W”,“当初劝我和达克赛德和谈,并安排这个计划的人是你,你说你看到了未来。”

  密特隆shook the head ,“我看到的只是自己的期许——光与暗、正与邪达成平衡。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还是继续寻找生命方程式去吧。

  你需要它与拥有反生命方程式的达克赛德达成平衡。”

  “哈莉奎茵.”天父眸light flashed ,“对她,你有什么想法?”

  “我当然和你一样,希望挖掘她的秘密。”密特隆indifferently said 。

  “从诈骗路西法开始,之后她做的每件事都令人震惊,这太不可思议了。

  单纯上帝的眷顾,绝做不到这种程度。

  你是知识之神,是智慧的代表,能否给我些建议?”天父道。

  密特隆眼中闪烁智慧的rays of light ,“她不是要来创世星做Instructor 吗?when the time comes 安排Divine Race 将士轮番与她战斗,早晚试探出她的根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