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20

2022-03-16

  第920章 阿斯莫度
  在进入白银城之前,哈莉眼前旳天堂和往日没什么不同。

  虽然大门口没了扎乌列,却有另一位Archangel 取而代之。

  “天堂山王你好,我是鹰天使长寞多。”

  对方也是个黑人天使,还与扎乌列一样,同属鹰天使一族。

  哈莉靠近他,故作谨慎地左右看看,小声道:“我听说鹰天使造反”

  “是堕天使扎乌列造反,只一小撮鹰天使受他蛊惑,现在叛逆已受到惩罚。

  大部分鹰天使始终信奉主,坚持遵从天之声与阿斯莫度大君的领导。”

  魔多黑脸严肃、眼神闪烁坚定的信仰之光。

  哈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竟分辨不出这货是忠是奸。

  “好样的,天堂有你们这种明事理、有信仰的天使,何愁叛乱不平?”她拍拍他肩膀,鼓励几句,晃悠悠往天堂深处飘去。

  一路上经过七八个建有哨所的floating mountain ,和过去一样,上面也没驻守天使——只有战争时,哨所才满编织,和平时期天堂只大门口驻扎一位守将。

  哨所没天使将士,附近空域也没战斗天使到处飞,此时的天堂一派祥和,看不出叛乱的迹象。

  直到她来到白银city gate
  “哈莉奎茵,立即止步,你非天使亦非Holy Spirit , 不得靠近白银城!”一个身材魁梧、声若狮吼的golden armor 天使, 在city gate 外挡住了她。

  白银城的city gate 并非古代city 的city passageway 。

  白银城外围也没修建city wall ,空荡荡能看到城内景象,似乎可以从任何位置飞入城内。

  其实这是错觉。

  天堂外围只一圈浮空岛,也没修建city wall , 可要进入天堂内部, 只能走扎乌列驻守的天堂门(一座浮空岛)一条路。

  从其它位置靠近天堂,只能越走越远离白银城, 最终迷失在灵薄狱深处。

  白银城也一样, 如果不走city gate ,只会越走越远离上帝荣光之所。

  而白银城的city gate .严格意义上讲, 压根没city gate , 只竖立两根高耸的white stone pillar ,stone pillar 顶端两位手持大剑的天使。

  天使低垂脑袋,大剑插在身前, 双手搭在剑柄末端。

  右边的天使哈莉还认识,人间天使王加百列,另一位长卷毛的瘦脸天使,大概是传说中的米迦勒。

  没有路西法。

  不过,路西法的两根翅膀,插在米迦勒天使像立着的“city wall ”(柱子)上。

  “这位天使brother , 莪当然知道未得天之声summon , 不能靠近白银城的规矩。可我这次是奉命而来。”哈莉表情严肃,眼神露出明显的崇敬之色, seriously said :“受阿斯莫度大君之命,阿卡姆War God 前来报到!”

  golden armor 天使神色缓和了些,说道:“你稍等, 我去向大君禀告。”

  哈莉在白银city gate 等了足足半个多钟头,才见一位“巨人”天使缓缓飞来。

  之所以说他是巨人天使, 是因为他的块头实在太大, 四米出头, 手中握住的大斧, 只斧柄都比哈莉胳膊粗,肩膀上的铠甲能用来给奎茵庄园当大门。

  与扎乌列完全的人形不同, 他虽然勉强也是人类形态,却在鼻子处串了个盘子大的鼻环,加上古怪的、露出大鼻子的面甲,看着还真has several points of “Ox Demon King ”的影子。

  “阿斯莫度大君, 您怎么亲自过来啦!”哈莉又惊又喜, “应该我去拜访您才对。”

  “哈莉奎茵, 你还不能进入白银城,我们去边上谈。”阿斯莫度不咸不淡地说。

  哈莉也没反对, 一直随他来到距离白银城city gate 最近的floating mountain 。

  “你还没逮捕扎乌列。”

  在一片寸草未生的荒凉山地,阿斯莫度眼神冷漠地俯视她道。

  哈莉惊愕道:“大君, 天之声没和你说吗?我先准备好祝贺你荣登大君之位的礼物,来天堂把礼物交给你后,才回Earth 搜索扎乌列。

  当然,这期间我也没闲着, 一直在超凡圈子里打听他的下落。

  那家伙谨慎啊!

  曾经他找我要过手机,我还给他办过电话卡、驾驶证和银行户头, 现在他全部放弃了。”

  “什么礼物要耽搁这么久?”阿斯莫度漠然道。

  “礼物是一部大电影, 拍电影耽误时间。”

  “用电影当礼物?你在耍我?”阿斯莫度怒道。

  哈莉快速解释道:“以您白银城大君的身份, 什么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没见过?

  而且天之声只给我500万功勋的预算。

  这点钱顶多兑换一件high level Divine Item , 你需要Divine Item ?
  我家好几十件呢, 那玩意儿完全显不出你尊贵的身份。

  电影就不一样了,它能以野Inferno Blazing Praire 之势快速传播你的名。

  你初登大君之位,别说‘伊甸园’的凡人,连很多超凡法师都没听说过‘阿斯莫度’,更不晓得大君你的事迹。

  类似加百列、米迦勒、乌列、杜马之类的Archangel ,在人间随便问一个child ,哪怕他是异教-徒。

  child 至少能告诉你,他们是最伟大、最荣耀的天使。

  哪怕询问专门研究基督教的史学家——阿斯莫度是谁?
  他们也会迷茫。”

  阿斯莫度银芒璀璨的眸子露出沉thoughtful expression 。

  良久,他放缓语气问道:“为何是电影?改编《圣经》更有效。”

  ——这货妥妥的叛逆啊,连改圣经的话都随口而出!

  哈莉心中吐槽,面上严肃道:“大君,你犯了个大错,《圣经》绝对不能改, 谁修改《圣经》, 谁就是信徒眼中的异端!”

  阿斯莫度身上imposing manner 猛地暴涨, 如同实质的大山,fiercely 压在她身上。

  哈莉本可以如清风拂面、Motionless As Mountains , 却还是面色一百,眼中闪过忌惮与畏缩。

  她嘴上也连忙解释道:“《圣经》真不能改,改过之后信徒无法接受,而且被修改的《圣经》也会失去神圣性。

  但可以有新的古《圣经》残卷被发现,然后填充进入现有的《圣经》!”

  阿斯莫度磅礴imposing manner 稍微收敛,带着期待问道:“如何发现?”

  “在基督教或犹太教最早的Place of Origin ,寻一块有历史传说的宝地,比如,曾有sage 居住,有宏伟的上帝庙宇
  总之,寻的地方让所有人都相信——在此遗迹地下洞窟或密室发掘的文献,一定是真的。

  大君你先把自己想要的《圣经》写出来,我再结合现今的world 形式编纂符合你意志的‘圣经残页’。

  然后将它誊写在圣遗物表面,用时光之河冲刷数千年,埋在”

  哈莉认真思考片刻,拍板决定道:“还是埋在死海某洞窟里比较简单。

  除了圣遗物,再配套七八个内藏羊皮卷和纸莎草卷文献的陶坛,羊皮卷上用希伯来文书写七成与现今《圣经》相似的经文,另外三成为‘遗失之卷’,其中内容即是‘阿斯莫度大君传’!
  只要大君你同意,三天内某个阿拉伯牧羊人就会迷路,赶着羊走到死海东南角的岸边,在攀登某教会遗址时,失足跌入一个洞穴,发现尘封数千年的基督遗宝。

  接着,我麾下一个小弟.对了,忘记介绍了,我建立了基督教分支之天堂mountain sect ,我小弟除非之前不信基督,现在都得入我sect 。

  我麾下一个在阿拉伯搞石油贸易的小弟,正好in the vicinity 城市谈生意,得知经书消息,立即将那些宝贵的文物买走一半。

  理所应当的,他将它们送到哥谭cathedral 供奉起来。

  再顺理成章的,我看到那些‘迷窟文书’,发现历史的真相,知道原来有一位叫阿斯莫度的Archangel ,他——”

  “对了,大君您想要什么类型的过去?一位英勇善战的猛士,打败了路西法第二次天堂围攻,揍得撒旦嗷嗷叫,行不?
  嗯,路西法是最能帮对手提升逼格的背景板,反正那货已经退休,怎么编排祂都没关系,反正我们说的是‘撒旦’。

  祂敢来自认‘撒旦’身份,我们就可以嘲讽祂忘不了过去。”

  真出了问题也与她无关,因为“圣经遗卷”是阿斯莫度大君编写的嘛!

  “或者,颁布人间律法,帮堕落的人类走向救赎的智者?又或者,你统御诸天,号令众天使,Protector 间免遭邪魔荼毒”

  哈莉一边认真思考,一边煞有其事地说:“最近几年比较流行克鲁斯文化,或者大君可以客串一把横扫Evil God ,孤身封镇万千不可明说之存在的神圣之光?

  因为你一直在封印Evil God ,所以你的事迹不被人知晓。”

  看着在面前快速张合的小嘴,阿斯莫度从惊疑到震惊,再到目瞪口呆,最后深深叹息一声,敬佩地说:“Demoness 哈莉,name is not in vain !”

  “he he he ,能为大君效力,是我的荣幸;能得大君夸赞,更让我动力十足。”哈莉坦率地与他对视,心照不宣地笑了。

  阿斯莫度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问道:“你的计划非常棒,发现遗卷的确比直接篡改圣经要好无数倍,可你为何要帮我?
  我记得你和扎乌列关系非常好,你本人也桀骜不驯,胆大包天,不服权威。”

  莫要说敬仰我的假话,我记得十二年前,天堂与地狱联手阻挡巨ominous beast 时,我们见过几面,当时你甚至没正眼瞧我。”

  哈莉眼神清明,不闪不避,与他对视,“大君,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的方法跟你讲。

  类似扎乌列那种死脑筋的蠢货就不行。

  面对他们,我必须大谈正义和信仰,谈什么百姓疾苦和多元宇宙的光明。

  可我加入天堂的目的一直都很单纯——捞好处,找靠山。

  从14岁成为天堂佣兵开始,我为白银城立下过汗马功劳,结果连进入白银城的资格都没有。

  白银城内部任何决策,也从没人找我商量,哪怕让我旁听。

  什么天堂山王,阿卡姆War God ,都是虚头巴脑、糊弄人的。

  过去,白银城统治结构稳固,从米迦勒到12Kyrios ,祂们把持白银城九成九的权力,剩下的残羹冷炙被其余Archangel 瓜分,我连根毛都分不到。

  也永远分不到。

  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坑早被沾满了。

  除非天下大变,某些萝卜被人拔出来。

  我不在乎哪个萝卜占最大的坑,我在意的不是萝卜本身,而是适合自己的坑,我也想占个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