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21

2022-03-16

  第921章 白银城奇事

  “哈莉奎茵,你旳话很危险,但你也很坦诚。”阿斯莫度缓缓道。

  “在聪明人面前,坦诚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哈莉认真道。

  阿斯莫度鼻子喷出两道白气,像烧开水壶冒出的一溜蒸汽。

  “你凭什么认为我能给你个‘坑’?”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大君你弄错了,不是我期待你给莪一个坑,而是我见你这边空出不少坑,觉得靠近你有机会被你用坑收买。

  如果你觉得我没收买价值,没有给我坑的意思,我自然会继续做个听调不听宣的天堂山王。”

  “大君,你觉得我有收买价值不?主动权其实在你手里。”哈莉laughed 问。

  阿斯莫度不动声色地说:“再说说你的大电影。”

  哈莉道:“用最有噱头的导演和演员,最强大的特效,拍出史上第一宏伟的电影,完全展现大君你希望向基督信徒展示的。

  另外,我再配套投入十亿美刀配合宣发,确保能在全球所有城市上映,并被所有人类知晓电影内容,以及它改编自真实‘圣经遗卷’的事实。

  之后我甚至可以说动罗马教廷,说服教皇将这部电影定义为‘基督正史’。

  之后的日子里,world 著名大学的历史系,都将开展一门研究‘迷窟遗卷’的新课程。

  不出十年,‘阿斯莫度大君’将成为不可磨灭的历史印记。”

  “很不错,但现在你把点子告诉我了,不怕我另找别人?”阿斯莫度道。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大君可以试试,若除我之外的第二个人办成这事儿, 我今后就改名叫‘蠢货哈莉’。

  为了不成为蠢货, 他能成,我也不会让他成。”

  “你敢对我这么说,胆子很大。”阿斯莫度眼中银芒暴涨,语气转冷。

  “hehe , 连达克赛德和反监视者都不敢对我这么说, 说我胆子大.”

  哈莉看着他,面上依旧laughed 。

  阿斯莫度imposing manner 一滞, 缓了一口气, 问道:“除了大电影,你还能给我什么?”

  “应该说, 除了大电影, 大君你还有什么需求?赠予万金,不如投其所好。所以,重要的不是我能做什么, 而是我能否对大君有用。”哈莉道。

  紧接着,她又认真道:“我和其他几位天堂‘老’佣兵交流过,大家的态度非常一致——白银城的事属于内部事务,‘外臣’不适合干涉。

  如果阿斯莫度大君不觉得我有什么收买价值,大电影项目就是祝贺大君荣升的贺礼。

  之前的话是开玩笑,无论你找谁搞这项目, 我will not 故意破坏。

  今后我继续逍遥天堂山, 只要天之声没命令传来,白银城的事我一概不关心。”

  阿斯莫度沉默片刻, 道:“你想知道白银城发生了什么?可以现在进去自己观察,在你离开天堂前,来一趟‘牛天使府’, 我在那等你。”

  让她自己看?底气这么足?
  这话出乎哈莉预料,她愣了愣才nodded and said :“大君, 我们稍后再商量大电影的剧本。”

  白银城又叫“声之城”, 声音之城。

  哈莉之前不明白这种称呼的由来, 哪怕她曾经被天之声“法外开恩”, 允许进入黄金great hall ,探望过孕育中的蕾切尔。

  现在当她踏上黄金为地板的大地, 她明白了。

  清澈、明净、透亮、宏伟、圣洁、舒缓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不止是回响。

  进入白银城,她像是泡进一个声音的温泉。

  像是child 在唱圣歌, 又像圣徒齐声祈祷, 也好似上帝在向她低语
  那种感觉难以言说。

  总之, 脚步踏上白银城的黄金地砖,哈莉感受到“声”之极致。

  美妙的声音让她全身毛孔张开, 体内浊气似乎排除一空。

  神圣之地的纯净精华顺着毛孔进入她的肉体,让每个细胞都纯净无垢。

  最终抵达灵魂, 让灵魂也慢慢神圣化.
  哈莉得承认,之前觉得“天堂山位于白银城郊外,环境未必比城里差”的想法大错特错。

  白银城就是白银城,和天堂外围的floating mountain 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在声音之外, 白银城内部景物,与从外观差时没多大区别:地上铺着黄金砖, 高耸入云的塔楼由白银筑成, 建筑风格既古老又科幻。

  科幻和古老却不冲突, 反而融洽自然, 仿若天成。

  街上很多天使, 他们都十分闲散,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有的坐在喷泉水池边演奏竖琴,有的躺在长椅上睡觉。

  有的站在草坪上参加几十人的大合唱,时不时有天使加入或离开,没人阻拦,十分随性。

  街道单纯只是‘室外空间’,没有方便运输、快速行走的attribute ,和Earth 上的公园与广场差不多。

  街上也没有carriage 、汽车,没有店铺,没人开门做生意。

  天使们活得很自由。

  “天使同胞们, 黄金城的最新消息!”

  哈莉正感慨天使小日子过得真不错, 忽然听到街道尽头传来一声很不和谐的呼喊。

  那位天使的声音很洪亮,还带着极端的愤怒情绪在里面,与闲适懒散的白银城格格不入。

  听到叫声,一个个原本闲散的天使,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呃, 如果唱歌打瞌睡也算活的话——或者whiz whiz whiz 飞行,或者deng deng deng 奔跑,没了之前的随意,脸上表情也变得更丰富。

  哈莉心中好奇,也加快速度跑了过去。

  那是个皮肤棕黑、身材壮硕、棕色毛发编织成满头小辫子、鼻孔打鼻环、脖子上挂Golden Ox 头徽章的牛天使。

  他站在广场的Scripture Lecture 台上,激动喊道:“黄金城的最新消息,那群堕落的人天使依旧不肯和我们谈判。

  他们拒绝阿斯莫度大人向所有天使敞开黄金great hall 的要求。

  他们反对根据天使功劳分配职位,反对官职任期制,反对根据城区选拔代表、由代表共同决断天堂大事的民主化改革。

  他们坚持人天使中的Archangel 才能管理白银城,永远管理白银城,我们牛天使、鹰天使、狮天使,以及大部分普通的人天使同胞,永远都只能做他们的仆从,永远无法靠近遍洒上帝之荣光的黄金great hall 。”

  “这不公平!”他挥拳大吼。

  “不公平!”广场上数以千计的天使,超过七成也挥拳怒吼。

  哈莉看得目瞪口呆,天使也能这么时髦,连‘民主化改革’都叫了出来?

  那位牛天使又发表一段激昂演讲后,一群天使竟组成游行的队伍,离开广场,一边喊“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四族天使,同日而生”、“天堂天使皆brother ,brother 之间无尊卑”的口号,一边沿着街道,往城市中心走去。

  哈莉跟着他们走了几条街,沿途又听了三场演讲,终于把阿斯莫度大致的“革命”思路搞明白。

  首先,天使在诞生之初,的确平等且没有身份之别,而阿斯莫度利用这点为自己的造反建立了理论基础。

  哪怕强大如路西法、米迦列,也与lowest 的鹰天使哨兵,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在同一位‘主’的手下诞生。

  最初之时,他们以brother 相互称呼。

  其实,即便到今日,米迦列、加百列、乌列、杜马等12Archangel ,见面也称兄道弟,很has several points of 情谊。

  即便现在见到路西法,Archangel 们也认他是地位平等、甚至略高于自己的“老大哥”。

  但普通天使和上位天使之间出现了明显的、难以逾越的等级和身份差距。

  这些差距本不该出现在天使中,天使身份平等——阿斯莫度这么宣称的,现在白银城部分天使这么认为。

  哈莉也有限度地认同这个观点:在上帝面前,所有天使没区别。

  就像在她面前,哥谭大小官员和普通市民没区别。

  但上帝创造天使时,为他们安排了不同的身份、职业和等级。

  “民主”和“平等”在超凡界压根不存在,也永远不会存在。

  你实力不如别人,别人凭什么和你平等?
  不过嘛,阿斯莫度不是真正的革命者,口号喊喊就行了,肯定不会真在上位后,把权力交给普通天使。

  交给他们也没用。

  一个普通二翼天使面对路西法时,连翅膀都硬不起来,怎么做出正确的、对付路西法的政治决议?
  问题是阿斯莫度不信自己的口号,天堂活了一百多亿年的天使,他们believing or not ?
  说实话,以哈莉的奸诈,竟有些认不清眼前成群结队加入游行队伍、满脸激动高呼口号的天使,是真的憨厚,还是大奸似憨。

  “四族天使,同日而生,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打开黄金great hall ,以竞选入内阁!”

  天使们一路来到白银城中央,一座由golden holy light 筑成的宫殿。

  从位置上看,equivalent to 白银城的内城。

  白银城石板都是“天堂金”铸造。

  天堂金为golden ,但色泽比人间的黄金要淡,像是掺了水的黄金,保留黄金的华贵,剥离了暴发户粗俗,透着一种别致的淡雅和清新。

  简单来说,哪怕脚下踩着“天堂金”砖,也没觉得它俗气,只有雅致与圣洁。

  而被称作“黄金城”的黄金great hall ,也是golden 的建筑,但又与天堂金“掺了水的黄金”不同,它是由实质化的holy light 构成。

  若凡人站在黄金great hall 面前,fleshy body 会如火中的羽毛般烧融成虚无。

  “这位天使brother ,你认识我不?”哈莉扫视周围一圈,从站在黄金内city gate 示-威的天使中,挑选出一位鹰天使,把他拉到一边说话。

  “你是哈莉奎茵,天堂山王,谁不认识?”那白人鹰天使语气有些冲。

  哈莉盯着他的双眼看了会儿,没发现忍辱负重、强自伪装、目光闪烁之类的微表情。

  无法分辨他是真的阿斯莫度信众,还是被形势所逼的“潜伏者”。

  “你叫什么?”她问。

  白人鹰天使迟疑片刻,道:“扎克。”

  鹰天使中很多名字都以“za”或“z”开头,无法通过这个称呼,判断他与扎乌列是否是亲戚关系。

  “位高权重的人天使,都躲在黄金great hall ?”哈莉又问。

  “若非如此,我们何必来此聚会?”

  扎克语气依旧冲,脸上和眼神依旧没微表情。

  “他们为何没出来驱赶你们?”

  “白银城没任何规定不允许我们这么做。”扎克道。

  “你真的认为白银城有必要进行改革?”

  扎克肯定地说:“变比不变好。”

  “如果黄金great hall 的Archangel 始终不回应你们,或者说直接拒绝你们的要求,你们会为自己的理念付诸martial power 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