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27

2022-03-18

  第927章 网上认识四年的好友竟是天使

  几位巨头拿出手机,搜索、查阅过“阿斯莫度之书”后,终于明白哈莉在和他们讨论什么。

  “胡扯!”

  “古典历史与文物鉴赏专家”戴安娜,首先一脸难以接受地叫道:“这是在胡编乱造,是欺骗,是亵渎历史!”

  嗯,她脱下制服的身份,就是一位考古与古董鉴赏专家。

  “阿斯莫度天使长晋升白银城大君,你们知道不?”哈莉问。

  百特曼道:“原本不知道,但你往天启星投放毁灭日的那天,还有牛天使降临奎茵庄园,我向扎坦娜打听了一番。”

  “didn’t expect 白银城也会有叛乱,我一直以为所有天使都纯洁美好,没有一丝凡人的欲望。”巴里·艾伦语气复杂道。

  “咳,巴里你说的没错,白银城竟出现扎乌列那等叛逆,的确让人震惊,也让我这个天堂山王感到羞辱。

  但你也不能对天堂失去信心和敬畏,天堂有阿斯莫度大君。

  我们要坚信,在大君的英明领导下,一切动乱终将平息,一切不名誉都会被洗刷。”哈莉严肃道。

  “你,认真的?”几位正联大佬难以置信看着她。

  “这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没有良心,我只在历史书中看到过。”神奇女侠吐槽道。

  百特曼凝眉道:“我记得扎乌列是你old friend 。”

  哈莉没有多解释,只indifferently said :“这是一次任务,可以拿天堂功勋,普通英雄一天的出勤费就2万天堂功勋起步。

  强大如你等超英巨头,至少30万的出场费,外加业绩提成。

  比如戴安娜,你等保底收入有50万,只会更多不会少。

  而且先拿保底工资,才正式开始工作,天堂山理财为此次任务做财物担保,你们完全不用担心‘工人讨薪’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七巨头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对视一眼——天堂的烂事关他们什么事?还是功勋点更实在。

  “那还等什么,立即让我们上岗吧!”他们齐声道。

  哈莉依旧神色淡淡,似乎一点也不意外,nodded 就往外走。

  “哎,哈莉,你说普通英雄也有2万功勋点的收入?说明你也招手ordinary person 英雄。”绿箭拉着他,自我推销道:“我可是正联元老,比普通英雄强多了,算我一个吧。”

  哈莉迟疑片刻,道:“也行,10万功勋点的出场费,负责外围警戒,行不?”

  “只警戒?”绿箭frowned ,略带不满地道:“相信我,我可以做更多。”

  “那”哈莉想了想,道:“15万功勋的出场费,负责外围警戒的小头目?”

  绿箭侠脸颊肌肉抽搐几下,道:“我的绿箭团队也申请加入,我younger sister 红箭,助手快手,搭档黑金丝雀,以及合作伙伴原子侠,好朋友塑胶人、黑霹雳——”

  哈莉抬手止住了他,扶额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外围警戒当做一个项目,打包交给你,2万一位,人数在200以内,随便你招多少英雄甚至罪犯,但最终得返30%的回扣给我。”

  “你还要吃回扣?”亿万富翁奥利弗惊呆了。

  边上的正联大佬也目瞪口呆。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们是我招募的,必须对我负责,可我也有上司啊。说到底,雇佣你们也是为了‘Divine Vestige 降临’。”哈莉叹道。

  白银城,八只脚的天空之殿。

  哈莉笑着对阿斯莫度道:“禀告大君,我已经招募总计250名英雄,以及30位和我有点关系,百分百听命于我、绝不临时反水的超级罪犯。

  有他们维持秩序,保证任何超级罪犯、异教-徒、邪恶法师、心怀叵测外星佬,都无法威胁到您。

  只是这价格.”

  阿斯莫度淡淡看了她一眼,“价格不贵,你做的很好。”

  虽然他不觉得Earth 上有谁能威胁到自己,更不认为掌握白银城外廷权柄的“大君”需要凡人保护,但trifling 几千万天堂功勋就能收买全部人类精英,让他们不仅不反对自己,还充当马前卒,为自己摇旗呐喊、大壮声势,太值了。

  等Earth 人看到所有强大英雄都“钱诚”地跪拜阿斯莫度大君,他们还会怀疑,还会迟疑?

  这等于说几千万天堂功勋,就收买了整个人间信徒,真的太值了。

  哪怕他通过天之声,知道哈莉just and honourable 中饱私囊,他也不在意。

  与那点付出相比,他得到的更多。

  而且,现在即便给她百亿天堂功勋又如何?

  她有机会贪,有命用吗?

  狡兔死,走狗烹。

  他没忘记和自己打交道的人是谁。

  Demoness 哈莉,谁完全信她,谁就是SB!

  所以在狡兔死光让她警惕之前,他就会先烹了走狗!
  阿斯莫度很想看她那时惊愕、骇然、难以置信的小表情,hehehehe
  看着眼前貌似谦恭、暗中得意的哈莉,大君心中冷笑连连。

  扎乌列逃到Earth 第一天。

  刚被一场暴雨光顾了的旧金山。

  天空灰蒙蒙,还有淅沥沥的小雨落下。

  香农抱着满满当当的三个大纸袋走出超市。

  这是个二十五六的都市女白领,black 齐耳短发,带着黑框高度近视的眼镜,身上穿一套略微宽大的深绿色女士西装套裙。

  外貌和形体看着有些粗糙、笨拙。

  她来自米国中部农场主家庭,大学毕业来这座城市打拼已经三年。

  怀抱里三个纸袋装满食物,有长面包、猫粮,有大盒牛奶、淡啤酒,有土豆、牛肉和水果。

  她抱着它们,就像高三学生抱住自己全部辅导资料那么沉重。

  很显然,这是一条单身狗。

  但凡有男朋友,或者养过备胎,她都不用亲自干这种活。

  忽然,湿滑的地板让她脚下一崴,右脚一寸半(大约5厘米)的高跟ka-cha 折断。

  她completely unprepared ,踉踉跄跄歪了几步,撞在墙壁上靠住身子,才没彻底摔倒。

  可高跟鞋也脱离脚掌,穿着肉色丝-袜的右脚直接踩在污水中。

  “哎呦,我的脚——”她痛呼着向弯腰揉刺痛的脚踝,可怀里三个纸袋都不允许。

  低下头找了一圈,寻到鞋子穿好,继续一崴一歪地往前走。

  “di di di ——”快要到家时,一辆沃尔沃从对面疾驰而来,而它的前方、她边上的马路,正积了一滩水。

  “偶,上帝啊!”香农想跳着脚逃跑,却已经来不及。

  “刺啦——”一米多高的水花,结结实实溅在她身上。

  “OK”她闭上眼睛,自言自语,“深呼吸,然后从十倒数,10,9,8”

  连续做了十个深呼吸,她再次睁开眼,眼中的沮丧和懊恼一扫而空,眸子重新明亮而富有朝气。

  “希望明天是晴天,马路不要再有积水;希望今年能升职加薪,我能买一辆二手车。”她对着黑云密布的天空喃喃几句,继续往前走。

  “上帝保佑你,女士,愿主赐予你美好的未来。”路过巷子口时,一个旧宽檐帽、破夹克湿漉漉的老流浪汉,颤巍巍过来,向她伸手,“愿你珍爱之人永远陪伴你。”

  香农明白他想要什么,并没有迟疑,让装面包的纸袋靠近白皙秀颀的脖子,用下巴夹住它。

  如此,她勉强空出半只手,摸索着伸到女士西装的上兜里,掏出一张十美刀的绿票子,歪着身子递到流浪汉手里,温和said with a smile :“虽然入了夏,但这场雨真的很冷,拿去喝杯温牛奶。”

  “谢谢,你真是个好心的女士,天使永远陪在你身边,替你化解一切苦难与挫折。”老流浪汉鞠躬道。

  香农有些想笑,这位老人明显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开口闭口都不离开“主”。

  不过她还真有一位名叫‘鹰天使长’的网友。

  她一直很奇怪,为何一个木讷、单纯还寡言沉默的人,取了这么有风格的名字。

  回到公寓,手里的纸袋还没放下,七八只猫儿喵喵叫着跑到香农腿边,用毛绒绒的脑袋蹭她的小腿。

  “小可爱们,饿了吗?等一等。”她laughed 弯腰放下袋子,拿出猫粮盘,一半倒入牛奶,一半摆放猫粮。

  等她shivered 灵打了个哆嗦,才反应过来自己衣服几乎湿透。

  她连忙跑到浴室,脱下湿漉漉、冰冰凉的外套。

  “pēng pēng pēng ”就在她给自己换上干净的小马甲时,公寓门被人敲响。

  “谁呀?”香农快速穿好衣服,又小跑到门口,打开门看到一位黄皮肤的老人,“啊,陈先生——”

  “咱们也认识几年了,算是熟人,叫我汉克吧。”老人一边说,一边探头往屋里张望。

  “汉克,今天不是交房租的日子吧?”香农疑惑看着自己的房东。

  老房东缓缓道:“你家的流浪猫养得太多,影响到周围的租客。

  今天二楼的露丝小姐就向我抱怨,你的猫从阳台跑到她家,将她吓了一大跳。嗯,露丝小姐猫过敏。”

  “啊,真抱歉,我——”香农满脸歉意,“我该怎么办?这些猫没人要,送到动物救济中心也不收。”

  “香农你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但我这种公寓楼,住满了房客,真不适合养太多猫。嗯,你可以养三只,剩下的最好在一周内送走,出门时,也记得关上窗户和门,别让它们跑出去打扰别人。”老房东叹息一声,就告辞离去。

  香农回到不到10平米的小客厅,坐在沙发上怔怔发呆。

  “pēng pēng pēng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再次被敲响。

  “汉克,我明白了,我会在巷子口搭建一座猫房。”

  香农subconsciously 以为老房东又回来了。

  因为她在这栋公寓没熟识的朋友,旧金山寥寥几位朋友也从没来过这。

  “香农,是我,我是.扎乌列。”

  一个略带忐忑的青年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扎乌列?”这下香农知道自己弄了个乌龙,起身拉开房门,璀璨golden light assaults the senses ,好似一颗金太阳在眼前升起。

  “啊——”她捂着眼睛向后跌坐在地。

  “抱歉,我忘记你和哈莉不一样,你只是凡人,无法直视一位天使长的真身.”

  门口的扎乌列连忙调低自身频率,把五维神躯降低到四维物质界的层次。

  在香农眼中,两米多高的门框,竟站立一位高达十米,宛若巨人,全身放射神圣golden light 的Spiritual God 。

  现在巨人身形迅速“缩小”,缩到正常人身高,身上刺人眼目的holy light 也收敛消失。

  最终一位背后长着一对洁白翅膀的黑人天使,出现在她面前。

  其实扎乌列的身形并没变化,至少在物质界“长宽高”三个维度上没变,改变的只是第五维度的“长短”。

  十米巨人是幻象也是真实。

  体型上没十米,但真实不虚的力量层级差,带来的oppression 让香农觉得自己渺小,扎乌列高大犹如巨人。

  “我是鹰天使长,香农,我没骗你。”扎乌列目光温柔地看着她道。

  “偶买噶,我的网友竟是天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