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28

2022-03-18

  第928章 大君驾临
  “我在做梦吗?”香农迷迷糊糊坐在地上,几只猫儿围着主人转圈。

  扎乌列掏出放在在如今已有些过时的天堂山6S,“你看,这是我的账号‘鹰天使长’,这是我们的聊天记录,我们一起玩‘不义联盟’的视频。”

  呃,不义联盟这款游戏在dc宇宙其实很有名,这里被哈利提前几年找英雄们拿到版权,给开发了出来。

  除了不义联盟,还有“真·League of Legends ”,超级英雄为英雄模板的5V5对战端游、手游。

  因为哈莉把盈利都拿来做慈善,所以英雄们都乐意把版权卖给她。

  也因为利润拿来做慈善,游戏产业在她资产中占比几乎为零。

  香农掏出自己的LEXnote0,亲自和他对线之后,才接受自己网友是天使的现实。

  “可你怎么是天使?天使还玩手机?”

  “我是守护天使,负责守护天堂之门,也有守护女性的神职。”扎乌列定定看着她,柔情四溢,“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香农脸蛋红了红,一双小手绞在一起,不确定道:“你是说真的?”

  “当然,还记得吗?5岁那年你在mountainside 树林边玩耍,你父母在农场忙着秋收,你迷失在林子里,然后哭着向主祈祷,你喊‘天使,我的守护天使在哪,我要mother ’,我听到了,回应了你,以starlight 为引,把你父母带到你身边。”

  “啊,从那时候开始的?”

  香农不记得当时自己喊了什么,但那件事在成长过程中被父母反复提及,她想忘都没法忘。

  “没错,从你五岁开始,我就开始守护你,直到大学毕业,你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再次在教堂向主祈祷,希望在新城市结实新的朋友。

  second day ,我在社交网络上关注了你,没多久我们成为好朋友。“扎乌列柔声道。

  “为什么是我?”香农hesitantly said 。

  “我听到你的声音。”

  “就这么简单?”香农疑惑道。

  扎乌列摇头道:“这not simple ,只有虔诚之心才能沟通上天,你的声音被我听到,至少有两个条件——你本人对上帝虔诚,上帝眷顾你。”

  对上帝虔诚很多信徒都能做到,但上帝的眷顾就非常玄学了。

  香农looked thoughtful 地nodded ,换在十年前她知道有天使守护自己,会觉得十分玄幻。

  好些天都无法从激烈的情绪中缓和下来。

  但现在连天启星入侵、无限Earth 危机都经历过,还有银河上将搞出来的“武Divine King ”历史,天使似乎也不值得惊奇了。

  “除了我,你还庇护过谁?”

  “埃及艳后克莉奥帕特拉、蒙娜丽莎、贞德.很多。”

  “都是最优秀的女性啊,可我只是个ordinary person ”香农muttered 。

  “在凡人看来,你们或许身份、地位、成就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但在主眼中,你们每个人都是祂的好child ,没任何区别。

  而且你也不普通,你的人生才开始。”扎乌列道。

  “喔,我的未来——”香农eyes shined ,刚惊喜问出半句,又连忙摇头,“哎,算了,别告诉我未来的事,知道了未来,人生便失去大半意义。”

  抬头看到对面墙壁上的海报,她心中一动,想到网友之前说过“哈莉”.
  “你一定也在守护银河上将吧?她几乎是现在最优秀的女性了。”

  那副海报有段年月了,是全身包裹黄灯能量、从天而降的哈莉。

  看场景,扎乌列猜测应该是天启星入侵,哈莉Return of the King 的那一刻。

  “她命硬、实力强,不需要我守护。其实我这次来人间,是想让她守护我来着。”他尴尬道。

  虽然把银河上将当偶像,可听说自家守护天使还需要银河上将守护.香农隐约有点小失望,也替他感到尴尬。

  接着,扎乌列像是向倒苦水,把白银城的烂事儿对香农说了一遍。

  也算解释了自己来Earth 的缘由。

  之后的日子里,扎乌列成为香农的室友与生活、情感双重助手。

  他帮她喂猫,帮她打扫小公寓,陪她说话,在工作上也能给出有用的指点。

  在他的帮助和关怀下,香农改变衣着打扮和生活习惯,更加自信从容的同时,也将自身风采完全展现出来。

  没多久,她就从公司里的一个小透明文员,transformed into 时尚靓丽、精明能干的“Goddess ”。

  成为Goddess 后,她又获得自己心仪已久的男神的爱慕扎乌列忍着酸涩祝福了她。

  他其实有个小心思既没对哈莉说,也没告诉香农——这些年天堂发生的事,让他mentally and physically exhausted ,遇到她之后,他有了换个人生的冲动。

  也即是,放弃天使之身,成为凡人,留在凡间和她forever 。

  没错,扎乌列爱上了自己守护的人类女子。

  与他之前数万年守护的成千上万女子相比,香农一点也不特殊,既不特别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也没足够传颂古今的品德与功绩.
  大概因为她是她们中最平凡一个,反而显得最特殊。

  这天,扎乌列在公寓里收拾东西,准备在今天下午之前搬走。

  嗯,腾出位置留给香农与男友同居。

  忽然房门被用力推开,香农拿着新买的LEXnote2Pro手机冲进来,急切道:“扎乌列,你快看,死海Ancient Ruins 发现Earth Palace ,内藏‘阿斯莫度之书’。

  现在ancient scripture 书有一半已经送到哥谭cathedral 。

  银河上将哈莉奎茵还宣布,要召集历史学家仔细研究,并拍摄一部帮阿斯莫度正名的《白银城之阿斯莫度大君》的电影。

  这是不是代表银河上将已经向阿斯莫度投诚?她背叛了你?”

  这女人还真不是笨蛋,很敏锐地从一篇普通新闻中,找到对扎乌列极为不利的信息。

  “哈莉不会背叛我。”

  扎乌列先声明一句,才拿出自己的天堂山6,搜索相关内容。

  很快,他脸上的表情.不是凝重,而是古怪与looked thoughtful 。

  “怎么,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香农奇怪地问。

  “我也不太确定,先静观其变。”

  香农说道:“你的手机、医保账户、银行卡,都来自哈莉奎茵,她若真背叛你俩的友谊,要找到你易如反掌。

  先把手机关闭,不再使用现在的身份,去乡下躲一段时间,通过电视机和报纸这类传统媒体,了解接下来的事情进展。”

  这又是个很不笨的建议。

  “我相信哈莉。”

  扎乌列认真想了想,还是没办法把哈莉和卖友求荣、谄媚奸佞的小人联系在一起。

  他更愿意相信她又在搞什么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

  香农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略微酸涩地说:“你和她的友情真令人羡慕。”

  她到没有怀疑扎乌列和哈莉有别的感情。

  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甚至很难把他当成男性。

  “不过,你信任她,也最好按我说的做,那样会帮她减少很多困扰。”她继续劝道。

  “困扰?”扎乌列不解。

  香农道:“其实我也不相信银河上将真的投靠了阿斯莫度,她那么聪明,难道不知道强大如路西法,也在造反后被打入地狱?

  我对阿斯莫度不了解,但他肯定不如路西法。

  我都明白的事,银河上将也一定知道。

  所以,我们假设她在谋划什么,至少她现在表面上的态度是靠近阿斯莫度,而背叛了你。

  你有手机,你在天堂大门口玩手机,天使们都知道。

  阿斯莫度会不会逼迫银河上将用定位手机号和账户,锁定你的位置?

  你若关机、放弃身份,不仅免去银河上将可能的困扰,还间接向阿斯莫度证明——你在怀疑她,你们的关系并没他想的那么好。”

  this remark 就不止是不笨了。

  扎乌列诧异看了一会儿自己守护多年的女人,nodded and said :“你说得对。”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扎乌列正在旧金山郊外山林的一栋wood house 里看电视,忽然一股熟悉的气息,如太阳投下的阳光,在一瞬间蔓延全球。

  “这是——”他face changed ,silhouette 瞬间消失在wood house 。

  next moment ,已经来到浩瀚气息的源头——哥谭,阿卡姆岛另一端的“宇宙拳皇争霸赛场”。

  一场新闻与新片发布会,正在能容纳二十万人的场地上举行。

  扎乌列也知道这场发布会,早在三天前就开始预热,全媒体渠道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地宣传。

  除了哈莉动用了权力与钱力,新闻本身也很轰动——关于新的死海文书,关于阿斯莫度大君的历史,关于大君在天堂地位的猜测,关于灯兽离子鲨出道做导演,关于一部投资99亿美刀的大电影,关于银河上将根据新的“阿斯莫度之书”发表的第三部作品(哈莉曾经写过两本书,《red 曼哈顿》与《后曼哈顿时代之三体人危机》)太多劲爆内容,足以让它轰动全球,连续多日占据全球媒体的头版头条。

  就在半小时前,扎乌列甚至在电视上看过发布会开场直播。

  哈莉一上场,就对十二万观众、无数媒体大谈特谈阿斯莫度的历史,阿斯莫度的伟大扎乌列听得心里不舒服,就心烦意燥地换了别的电视台。

  didn’t expect 此时竟闹出这么大动静——牛天使长阿斯莫度真身降临人间!
  扎乌列心中震撼,这是之前几千年从未发生过的事。

  天堂神圣存在,竟直接出现在“伊甸园”(Earth )所有人类面前。

  夏日上午晴朗的天空本如一张blue 的锅盖,盖住北美大地,此时“锅盖”却染成深red 。

  不是圣洁的金黄,而是充满不详气息的血红。

  阿斯莫度正在一步步从第五维度走到物质world ,他溢出体外的力量,把天空染成血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