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37

2022-03-21

  第937章 威风凛凛的讨逆大都督
  “还~~有~~~谁~~~~”

  天使军阵中央,哈莉手持上帝大棒,傲然挺立,睥睨四顾,所有天使耷拉着翅膀和脑袋,放下武器,面向她双膝跪地。

  “艹!”纳布Divine King 只能爆粗口,以表达胸腔内沸腾的复杂情感。

  “上帝啊,银河上将真的是War God ,她以一当千,万众之中取上将首级,凭strength of oneself ,没使用任何阴谋手段,拿下了整个天使Legion 。

  所有强大如烈日的天使,都在向她表示acknowledge allegiance 。”

  拉娜朗激动得脸颊涨红、声音颤抖。

  “哈莉,好厉害.”艾薇也双颊晕红,双手捧胸,眼波流转。

  “偶买噶,她怎么这么厉害?不是说她唯一强项是厚皮武道吗?感觉撕破曼也.”

  体表黑糊糊、焦酥酥,像烧焦红薯的露易丝,也目瞪口呆,心中滋味之复杂,难以用语言描述。

  “哈莉,你真厉害!”扎乌列激动大喊。

  哈莉远远瞥了他一眼,招手把几位流泪忏悔的天使Legion 首领喊到身边,低语几句后,这支两千人的Legion Hundred-Men Commander ,全部来到她面前。

  20位Hundred-Men Commander ,除去千人联Captain 、副联Captain ,以及统领与Deputy Commander ,还剩14个没有遭受棒击。

  嗯,一支联队1000warrior ,十名Hundred-Men Commander ,但联Captain 和Vice Captain ,也兼任一个Hundred-Men Commander ,直接统帅百人。

  Legion 统领也一样。

  哈莉手起棒落,挨个把剩余14位Hundred-Men Commander 敲了一遍。

  上帝大棒有些诡异。

  它无法杀人,也对虔诚的上帝信徒无效。

  行为与思想越背离上帝之道的人,效果越明显。

  行为与思想原本符合上帝之道,后来又背弃上帝的人,效果更是好到爆。

  因为上帝大棒的本质,是把思想和灵魂扭曲到上帝之道上,越邪恶的人,偏离上帝之道越远,扭曲幅度自然也越大,所以效果明显。

  原本了解并践行上帝之道,现在偏离上帝之道,扭曲到原来道路会更容易,familiar 嘛!

  所以,上帝大棒对造反天使的效果好到爆。

  “剑在手,跟我走!”哈莉招呼一声,两千天使列阵跟在她身后。

  “纳布brother ,这一局你觉得如何?”她laughed heartily ,肩膀扛着棒球棍,身后跟着乌压压一群天使,得意洋洋来到秩序Divine King 面前。

  “哎,我早就谋划好了。一旦我对阿斯莫度出手,他的小弟一定会想发设法突入Earth ,但Earth 有brother 你。

  无论如何,你都得阻拦他们,这是秩序Divine King 的责任嘛!
  hahahaha ,果不其然,brother 你you did good 啊!”

  纳布Divine King 双手握拳,golden 面具的眼眶golden light 爆射,一股毁灭的冲动在心底升起。

  可看到她身后的天使Legion 和天堂war chariot
  他强压下火气,刚准备说几句硬邦邦的场面话,又听哈莉said with a big smile :“真爽快,以天下为棋盘,strength of oneself 平定天堂叛乱,心情大爽啊!
  从知道阿斯莫度掌握天之声时起,我就开始布局。

  我知道他知道扎乌列来找我,也知道自己很招惹眼球,故意去找老沙赞,故意在私密场合表现出‘先拿利益,不管天堂内务’的态度。

  hahaha ,所有人都被骗啦。

  阿斯莫度以为我会贪图他的眼前小利,正义联盟也以为我畏惧阿斯莫度的权势和力量,you all person 都在等白银城和上帝的态度,压根没想过我——”

  “哈莉,别说了。”

  “en? 我在向Divine King 你解释——呃,你不是纳布了.你是肯特?”哈莉愕然。

  命运Academician 无奈nodded ,“纳布半句话没听完,就离开了。”

  ——你太装逼,纳布受不了,想揍人又奈何不得你,只能跑路。

  哈莉尬said with a smile :“解释给你听也行。”

  “纳布连半句都没听完,剩下的都是我在听,我原本打算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听你显摆,可听了一半,也受不了了。”命运Academician 叹道。

  哈莉心中不悦,把脸一板,coldly said :“我好心好意告诉你真相,你竟然还受不了?!我成功平叛讨逆,你有什么受不了的?
  难道你和cold flame 教廷那些wizard 一样,都是阿斯莫度一党?”

  “哈莉,我不是纳布,我是肯特啊!”命运Academician 叫道。

  ——你看纳布不顺眼,可我是你朋友啊!怎么能把对付敌人的手段,用在朋友身上?

  “喔,抱歉,抱歉”哈莉挠挠头,“你忙,我走了。”

  “剑在手,跟我在,平乱祸,赎己过!”

  她招呼一声,脚踩阿基米德飞艇,呼啸着冲向holy light 遍洒之地。

  “救赎,救赎,我们有罪,我们要救赎!”

  被棒打过脑袋的天使,流着泪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其他天使warrior 神情有些挣扎,可看看自家Hundred-Men Commander ,再看看前方被扎乌列提在手上、气息虚弱的阿斯莫度,只能闷头secretly sighed 一声。

  抵达天堂大门口之前,哈莉忽然一抬手,让飞艇和身后的天使都停下。

  “要派信使去通知白银城?”扎乌列问道。

  哈莉摇头,严肃道:“我忽然发现,我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东西。”

  “什么?”扎乌列疑惑道。

  哈莉左右看看,周围空荡荡一片虚无。

  ”Ai, 我忘记准备旗子了。”

  “旗子?”扎乌列一脸迷糊。

  哈莉心中一动,chuckled 道:“耶比,快出来。”

  “bang! ”话音落下,眼前一个array 自动成型,金毛巨犬从中跳了出来。

  狗子几步快跑到她边上,用脑袋蹭她的腰,excitedly said :“哈莉主人,你的事迹已经传到地狱,我对你的敬仰犹如地狱里的黑暗,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连绵不绝。”

  哈莉把它狗头拍开,shouted :“别废话,快给我准备几面旗子。”

  “什么旗子?”耶比茫然道。

  “我马上要进攻天堂,需要竖起展示身份的大旗。你去地狱,给我弄十面500英寸的金底黑字的旗子。”

  耶比狗脸抽动几下,道:“主人,地狱是我家,但我家也没藏造旗子的布料啊!要不这样,我亲自和你跑一趟,用魔法元素凝练十面LCD的防蓝光护眼屏?”

  “唔,可以试试。”哈莉想了想,道:“不过不能护眼,也不要防蓝光,多刺眼就多刺眼,看一眼就unforgettable 的那种。”

  耶比狗脸再次抽搐几下,问道:“旗子上画什么标志?”

  “不要标志,写上我的名号,天堂山王哈莉,白银城War God 哈莉,讨逆大都督哈莉,白银城危机事务局局座哈莉,临时大总统”

  “哈莉主人,你确定?”耶比吐槽道:“讨逆大都督总不会讨伐‘临时大总统’自己吧?”

  扎乌列震惊道:“虽然大家都猜到你有野心,可这野心也太大了吧?!”

  被他提在手里的阿斯莫度大君,也用死不瞑目的牛眼瞪她,“逆贼”

  “你个逆贼还敢说我逆贼?”哈莉不屑瞥了他一眼,道:“我还没说完,你们激动什么?
  我是说‘临时大总统拉斐尔亲命安全部部长’。”

  “哦,这有什么意义?”扎乌列松了一口,疑惑道。

  “从我在白银城打听到的消息推断,伟大荣耀的米迦勒大君,有意推拉斐尔上位。

  现在我平乱成功,拉斐尔却寸功未力,他们能待见我?
  我打出拉斐尔的旗号,以他的名义行事,等于白送一份功劳给他,他若认下这份planning strategies 之功,等于认同我前面那些身份。”

  “原来是这样。”狗子看她的眼神多了些敬佩。

  扎乌列hesitantly said :“你为什么叫拉斐尔‘总统’?白银城不流行这个。”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根据我调研,白银城很多天使,无论是否迫于阿斯莫度压力参与游行,多多少少对改革有些心动。

  既然如此,我们就用‘大总统’这类带有皿煮色彩的词汇欺骗他们,麻痹他们。

  让他们认为自己参加运动的目的已经达成,自然就会彻底抛弃阿斯莫度。”

  “奸佞,你才是白银城第一奸佞!”

  挂在扎乌列手上的阿斯莫度gnashing teeth ,嚼出一嘴鲜血。

  哈莉用最不屑的态度对待他:甚至不去瞥他一眼。

  “耶比,竖旗。”

  “好勒,哈莉主人。”

  就这样,两千天使Legion 竖起十面刺眼夺目的荧光旗帜,跟着哈莉grandiose 来到天堂大门口。

  “wu~ ~~”他们刚靠近floating mountain ,天堂之门看守——鹰天使寞多,就吹响警戒的长号,在他身后,还有十来万乱糟糟的鹰天使warrior 。

  似乎在组建第一防线?

  寞多向着飞艇大喊:“newcomer stop ——”

  “呔,寞多,见到我的旗子还敢阻拦,你也想造反?!”哈莉怒吼一声,脚步连踩,直冲十万鹰天使军阵。

  “哎,哈莉,别,我能搞定他们。”做了一百多亿年鹰天使长的扎乌列叫道。

  “你的责任只一个——看着阿斯莫度,其余交给我。”哈莉却是不听,嗷叫一声“天堂War God 在此,杂碎们pay with your life ”,就冲到寞多身前。

  十万鹰天使,至少能帮她提升两级吧?

  决不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寞多连连摆手,“别误会,我投降——”

  哈莉像被摁下暂停键,高举棒子,陡然停在他面前。

  “别玩花招,你有十万人呢!展现你勇气和荣誉,来和我大战一场。”她木着脸道。

  寞多干脆解下long sword 扔在地上,道:“我是扎乌列大人的亲信,压根不是真心投靠阿斯莫度。”

  接着他还回过头,喊道:“都把武器收起来,向讨逆大都督和扎乌列大人行礼,我们也加入讨逆大军。”

  “要临阵起义早点说嘛,还以为要和扎乌列统领兵戎相见,我准备偷偷搞兵变呢。”

  “可不是嘛,我也想着怎么逃到扎乌列大人的阵营呢。”

  之前还乱糟糟的鹰天使,一下子动作整齐划一,列队按剑,one-knee kneels 地,向哈莉行礼,“遵大都督和扎乌列统领之命,讨伐逆贼,平定叛乱。”

  “好好好,你们都是主的好卫士。”扎乌列大笑着连连nodded 。

  哈莉却秀眉微蹙,两级经验就这么跑了。

  接下来,只怕倒戈而来的天使会更多。

  她该做些什么,让他们有点骨气呢?

  “扎乌列,你把阿斯莫度放了,让他去白银城劝降还打算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的天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