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44

2022-03-24

  第944章 乱世之奸贼

  偷了米迦勒、加百列、路西法三巨头的武道经验后,哈莉福灵心至:我真是傻,这些天使王的battle skill 固然极有价值,但和上帝的比起来,又算个屁呢!

  于是,她压根不去消化脑海里暴涨的知识与技巧,紧接着又许下另一个愿望:我要老上帝的先把‘七倍报’的知识、经验和智慧,全部给我!
  想起刚才让脑仁爆裂的信息流,这次哈莉换了种许愿方法:先把对自己最有用的拿到手,按照重要性依次往下。

  即便这次只“许愿”一种“智慧”,庞大的信息依旧让她捂着脑袋呻-吟了半小时——外界半秒。

  “Demoness 哈莉,住手!”

  正在哈莉偷取第二种“智慧”——老上帝与梦魇魔化的全部经验时,shouting loudly 直入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让她差点瘫在王座上。

  天之声的许愿过程戛然而止。

  “上Emperor’s Power 场,开!”用Level 10 上帝之力防御专长顶住压迫而来的精神冲击,哈莉才重新获得身体的掌控权。

  法克,这就是米迦勒?
  实在太强了。

  而且他已进入八只脚great hall ,来到自己面前。

  ——不能meet force with force ,哪怕有上Emperor’s Power 场也搞不过他。

  哈莉很识趣地撤销残破的时空Formation ——已经在米迦勒的一声怒喝中碎成渣。

  结束对上帝之力的抽取,还主动离开“天之声王座”,她努力让笑容和善,态度自信从容略带谦卑。

  “大君兄长,终于见到您啦!您来了,白银城又有青天了;您来了,天使人民的太normally 子也回来啦!”

  她躬身,把手伸向王座,“您坐,您上座!”

  面对如此老实恭敬的哈莉,米迦勒憋在胸口的一腔怒气不知该往何处发泄。

  “你太贪了。”他coldly said 。

  “pa! ”

  他本以为她会狡辩,却不想她懊悔地抽了自己一巴掌,白净的小脸蛋都打红了。

  “大君兄长教训的是,我太贪了,刚经历过力量贪念的临终蜕变,还没完全从蜕变中解脱,见到力量就会失控,全是我的错。”

  米迦勒定定看着她,心里那团怒气越盛,却只能fiercely 压入心底。

  哈莉被他看得心里发毛,立即产生转换目前处境的想法。

  她转过身,在米迦勒疑惑的目光中小跑到门口,扯着嗓子喊道:“大君回来啦,所有天使统领听命,立即来天之声great hall ,米迦勒大君他来啦!”

  米迦勒捏了捏拳头,很想把她攥在手心活活捏死。

  天使统领的速度太快,哈莉的叫声还未落下,就sou sou 飞落一群天使。

  “大君~~~”扎乌列首当其冲,激动得眼眶湿润。

  “大君,我等有罪!”四族天使trembling with fear 、匍匐在地。

  “oh! ”米迦勒无奈sighed then said ,“起来吧,这次的事——”

  他没说完,正准备爬起来的天使,又扑通跪在地上,叩头道:“大君,这次全是我们的错,我们有罪,我们对不起您,对不起主,我们是罪人。”

  米迦勒frowned ,干脆就让他们继续跪着,said solemnly :“这次的事,我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之所以没出来制止,是因为阿斯莫度所主张的,正是尔等之诉求。

  权利只能靠自己争取,而非来自上位者的施舍。

  这是永恒的真理,哪怕在天堂它依旧适用。

  你们想要什么,可以争取。

  争取到手,它就是你的,你们的行为也是正确的、正义的;挣不到,说明它真的不属于你们,你们则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不是因为你们做了什么,而是你们产生念想时,就把七大原罪之欲望也带到主的holy light 之所。

  你们的罪,是玷污主的荣光。”

  哪怕本质上还是在强调“winner is the king, loser is the villain ,多大的屁鼓坐多大的椅子,多大的力气吃多少饭”这种冷酷的道理,但米迦勒的声音有种特殊的力量,能深入人心,用自己的心去直接感染对方的心灵。

  此时他言辞铿锵,有理有据,所有天使统领都低下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大君教训的对,我们玷污了主的荣光,甘愿接受处罚。”

  米迦勒indifferently said :“惩罚肯定有,但打败你们的人不是我,哈莉奎茵,你说——”

  “咦,哈莉奎茵不在这了?她哪去了?”他转头四顾,之前还在great hall 的哈莉,此时已不见了踪影。

  一众天使统领面朝地板,匍匐在地,压根没看到哈莉的动向,也无法回答大君的话。

  只有扎乌列没犯原则性的错误,不用跪下认罪,还站在最边上,也一直对哈莉比较留意。

  “大君,在你训斥诸位统领的时候,我见哈莉牵着狗子,蹑手蹑脚走了出去,您没看到吗?”他迟疑着道。

  米迦勒神色木然。

  “哈莉,怎么这么急?”艾薇疑惑道。

  她忽然就冲过来,拉着她们往飞艇里钻,钻进去后立即最快速度往外冲,一句解释都没有。

  “事儿都办完了,不回去还留在天堂做什么?”

  闲杂人等在场,哈莉没把自己担心米迦勒a single thought 不通达,把自己弄死的实话说出来。

  而就在米迦勒察觉哈莉失踪时,阿基米德飞艇已然呼啸着冲过天堂之门,向Earth 疾驰而去。

  两位Earth 名记也一脸意犹未尽。

  “刚听到你喊米迦列大君回来了,我还想着能见他一面呢。”露易丝遗憾道。

  哈莉said without thinking :“凡人看他,就像在艳阳天看太阳。回到Earth 后,你在大中午抬头看太阳,就equivalent to 在看他。”

  “白银城太壮观了,我还想拍摄一些新闻素材。”拉娜朗道。

  哈莉往后看了一眼,没见到“一道golden light 快速追来”,稍slightly sighed in relief ,道:“把白银城内部景观的内容,全都删了。”

  “这是什么缘故?”拉娜朗疑惑道。

  “白银城原本不允许凡人进入,你们进去已算违例。若把内部景观当新闻发出来,会让白银城大君非常不高兴。”

  这点露易丝深有体会,她之前在天堂山住了小半年,懂得底层天堂与白银城禁止外人进入的规矩。

  “白银城外的景色可以有,内部的的确不适合放出来。”她说道。

  拉娜朗nodded ,worriedly said :“与平叛有关的内容,有没有什么禁忌的地方?”

  “新闻写好了先别急着发,我去再问问大君。”

  末了,哈莉又补充道:“我是for your own good ,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有亲眷。

  你们肯定不希望现在得罪大君,未来自己的灵魂或亲人的灵魂被打入地狱,对吧?”

  “明白了。”两女郑重nodded 。

  “你还要回去?那你干嘛离开?”艾薇奇怪道。

  “回到家再和你说。”

  “大君,大君!”

  米迦勒刚心烦意乱挥退一众犯了事儿的天使统领,就听八只脚great hall 门外传来一阵呼喊。

  “哈莉奎茵?”他心中惊疑,那家伙不是跑了吗?
  “大君,我听扎乌列说您在找我?”哈莉笑hehe 走进来,姿态和语气比先前从容大方了很多。

  “Avatar ?”米迦勒一眼看出她的老底。

  难怪之前唯唯诺诺,现在底气十足。

  真身都特么跑了,只留一个Avatar ,当然不怕他发飙。

  米迦勒心里再次叹息。

  哈莉笑着道:“今Heaven and Earth 球发生太多事,需要我去应付。天堂既然有了您,自然不再需要我。

  所以,我家去了。

  可人还在路上,就收到扎乌列的传讯,说您有事找我。

  大君有令,我哪敢违拗?

  这不,通过大十字架,立即安排一个Avatar 来聆听您的教诲。”

  ——我哪能教导你,倒是你,教我明白了什么是谨慎。

  米迦勒瞥了她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你不是平叛大都督吗?不是临时大总统拉斐尔亲命的安全部部长吗?

  都大都督和安全部部长了,白银城一揽子事务,你不把它们处理干净?”

  哈莉seriously said :“大君明鉴,阿斯莫度僭越称君,悖逆罔上,亵渎您和主的荣光,身为阿卡姆War God ,若无作为,岂不辜负主的恩宠?

  可今日的情况实在特殊,我孤身一人,势单力薄,阿斯莫度实力强绝,堪比路西法第二,势力庞大,可称‘路西法Legion 第二’。

  面对新时代的路西法和路西法Legion ,我没有您傲然面对路西法的实力,也没有号令天使的权威,只能事急从权,假借拉斐尔Archangel 的名义行事。

  其实,我也想过,以您的名义高举平叛大旗,但我太过敬重您,不敢假冒您的使臣。

  我更加敬重主,也不敢在得到主的明示之前,以主的名义诛暴除逆。”

  米迦勒心里有要几个槽想吐,路西法第二,路西法Legion 第二你不怕得罪死路西法和地狱那群初堕者吗?喔,你已经把他们得罪死了。

  吐槽的同时,天使大君也暗自给她点了个赞:这话说得太漂亮了,只是假借拉斐尔的名义,没有冒充他和上帝的使者。

  即便她有错,错的极限也到拉斐尔为止。

  而且她也有道理,形势危急,为了维护主的荣光,为了讨伐叛逆,事急从权。

  就在米迦勒心情复杂时,哈莉又迟疑着道:“其实,我也不是自作主张,自从得知白银城之变,知道阿斯莫度倒行逆施、背弃上帝之举,我便心焦难耐、心烦意燥、忧心忡忡、食不甘味、坐卧不宁.
  我很想有一番作为,我想为主尽忠!

  可左等右等,始终没等到讨逆除贼的征召。

  无奈之下,我进入冥想室,开始持续数个日夜的冥想与祈祷,我心中默念主之名,暗诵主的教义,希望主能给我指示。

  不晓得是不是幻觉,冥冥中,我似乎听到主在对我说——child ,去吧,去做吧,坚定信念,主在你身边。

  然后我用信念武装自己,重新变得斗志满满,也由此开启了一段‘主的注视下的’讨逆之旅。”

  米迦勒惊疑不定,这家伙在吹牛,还是说真的?

  他立即通过天之声查看她早前几日的行踪.的确连着数日,一个人闷在冥想室(在观察大闹天启星的毁灭日),也的确是离开冥想室后,立即开始四处奔走。

  难道主真的给了她指示?

  喔,她说“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法克,即便主亲自过来,都没法质疑她的this remark 。

  现在好了,她的平叛之举有理有据,有上帝老大的指示,谁还能责备她在讨逆过程中做的事呢?

  比如通过天之声,大肆窃取“天堂资产”。

  Demoness 太奸猾了。

   今天就两章,昨天.唉,昨天和前天的章节发布,堪称灾难,连着犯错,还都是低级错误,对不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