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52

2022-03-27

  第952章 神降的真正目的

  “不行,路西法·欲望怨气太重,羽毛做成羽绒被盖在身上,小海伦娜不得天天做噩梦?”哈莉摇头道。

  赛琳娜呆了呆,问道:“能不能洗掉怨气?”

  “他人都没死,现在堕落成恶魔,肯定天天在地狱咒骂、诅咒我,怨气今天洗干净,明天又回来了。”

  哈莉想了想,道:“不过,海伦娜的确需要一套好点的羽绒被。

  嗯,过些天我去白银城上任后,让每位天使士兵献上最柔软的一根绒毛,经过天使的祝福被子,保证海伦娜再也不尿床!”

  赛琳娜表情有些扭曲,“海伦娜再长大些就不尿了。”

  “等她真不尿了再说吧。”

  “你似乎过分重视神经Academician ,他不是个好人。”赛琳娜换了个话题。

  “我在别人眼里也不是好人。再说了,他不是好人,所以我劝他向善嘛。”

  “为什么?他有什么特殊的?”赛琳娜问道。

  哈莉沉吟片刻,said with a smile :“他那个人没啥特殊的,特殊的是他即将做的事。

  嗯,我想在他身上践行我的道。

  如果我做超级英雄,绝不会去走正义联盟的路。

  我会杀富济贫,劫财自肥,只顾快意恩仇,绝不瞻前顾后。

  怒火冲头,拔刀除恶,管它什么法律和大局。

  当然,我的行为可能超越法律,却必须限定在基础的道德伦理范围内。

  不守法,但must 讲‘义’。”

  赛琳娜frowned :“百特曼说,法律是一条清晰的明线,它以文本形式摆在那,一眼便知。

  而英雄心中的道德和道义,是一条模糊的虚线,它由主观意识决定,很难作为行为的准绳。

  模糊的虚线总有被breakthrough 的一天,一旦breakthrough 一次,就彻底失去底线。”

  “他这么说也不算错,但活得太累、太憋屈、太拧巴。”

  “万一神经Academician 失去底线,怎么办?你会更加不畅快吧。”赛琳娜道。

  “放心,他不会失去底线的。”哈莉自信said with a smile 。

  “为什么?”

  “他在实践我的道,又不是在摸索自己的道。”哈莉said with a laugh :“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会经常通过守户犬‘帮助’他。

  帮他判断哪件事该做,该怎么做,哪件事absolutely 不能碰。”

  “你用守户犬监视他?只怕他会心生逆反。”赛琳娜皱眉。

  “不是监视,是帮助。你看过网络小说没?经常有主角得到一个system 作为cheat ,system 下达什么任务,主角就屁颠颠、乐zi zi 为之努力。

  主角不会憋屈,因为他有选择——做或不做,也有好处——做了有奖励。

  守户犬和system 很相似,可以用数字直观展现他的罪孽、功德、功勋。

  我会给大头建议,怎么做才能扣掉更多罪孽,赚到更多功勋点,兑换更优质的天堂treasure ,他只会对我deeply grateful 。

  就像很多主角都会在得到好处后,高呼‘system father 万岁’。

  假如大头恰好是那种个性强硬的thankless wretch ——明明没system 就一事无成、庸碌一生,却从接到第一个system 任务开始,就暗中戒备,发誓总有一天backlash system ——我就顺他的意,把功勋扣光,收回天堂铠,让他一事无成,庸碌一生。”

  赛琳娜瞪大眼睛,“虽然说不出反驳的理由,但怎么感觉你好邪恶!”

  哈莉白了她一眼,“我给大头好处,你说他会breakthrough 底线。我说我有监管措施,你又说我邪恶,你到底想怎样?”

  “我我觉得你这么折腾,很奇怪,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赛琳娜讷讷道。

  哈莉慨然道:“ordinary person 当然没有我的realm 。像大头,还在为生活奔波,像你,为一件天堂铠可惜。

  正常人追求的东西,早已不被我放在眼里,我有了更高层次的追求。

  可我的追求又太过高端,无法被你们这些ordinary person 理解,反而当成变态、精神病,oh! ”

  赛琳娜想吐槽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想当年她还在街头流浪,在睡纸盒子,现在竟然要做“米迦勒的接班人”了,哈莉的realm 她的确理解不了了。

  这时,胖头从半空飞下来,问道:“哈莉,路西法·欲望堕入地狱,《大君传》的大电影还拍不拍?”

  “当然要拍,你的第一部作品,不能半途而废。”

  “怎么拍?把他描述成悲情主角,通过他的心路历程,揭露白银城封建专制?还是纯粹描述他作为‘七原罪之欲望’的堕落与邪恶?
  似乎前一种更容易拿奖,最符合奥斯卡评委的口味。”胖头道。

  哈莉unimaginable 地看着它,“你脑壳有坑啊,现在我是白银城最高军事统领,你想拍电影黑我的白银城?”

  “我不是在向你请示吗?你说怎么拍?”

  “尊重事实,讲究真实。”哈莉道。

  “能不能说详细点,我觉得白银城阶层固化就是事实。”胖头道。

  哈莉sighed then said ,问道:“这次白银城事件中,谁是主角?”

  “路西法——”

  哈莉轻咳两声。

  胖头怔了怔,立即有所悟,“他貌似主角,实则大反派,你才是真主角。喔,我明白了,我要把《大君传》改写成《少君传》。”

  哈莉满意地nodded ,道:“也别改太多,之前歌颂牛天使的剧情和拍摄素材,都继续保留。

  他越强大,越类似路西法,要打败他,越发希望渺茫。

  最终,我却打败了他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胖头道:“了解,通过塑造强大的敌人,来凸显主角的伟大,这在好莱坞也算常用的拍摄手法。”

  赛琳娜看着哈莉,道:“这是属于high realm 人的更高层次追求?”

  “对实践自己Dao’ 的追求,才是高层次追求;通过大电影为自己扬名立万,只是浅层次的追求。

  可即便是最浅层次的追求,ordinary person 依旧理解不了。”哈莉轻叹道。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不就是扬名立万,人前显圣,享受别人吹捧吗?”赛琳娜sneered 。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我要的不是吹捧,而是信仰,是白银城权柄。当所有信徒认为我是‘少君’时,无论米迦勒选不选我做接班人,我都是实质上的接班人。”

  赛琳娜神情一震,想到了牛天使的神降。

  牛天使神降的目的,是依靠基督徒的“民心”,做实大君的身份。

  哈莉现在做的事,和他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处?
  想到这,赛琳娜pupil shrink ,失声道:“神降收拢信徒信仰,不是个幌子!
  神降不仅是为了擒拿路西法·欲望,它的真正目的的确是得到基督徒的信仰,但与牛天使无关,那是你少君的神降。

  哈莉,你好奸诈!
  或许,你有多种方法坑死路西法·欲望,但你故意建议祂来Earth 搞神降,你是为了你自己——用第二路西法衬托自己,让基督信徒把你当成新的信仰!
  偶买噶,这才是你的阴谋,你是白银城的‘小指头’。”

  “少看点《权力的游戏》,脑洞开得太大。”哈莉眸light flashed ,摆手道:“我要召开视频会议,海伦娜似乎午觉睡醒了,你去看看。”

  打发走神色复杂的赛琳娜和looked thoughtful 的胖头,她还真的拿出手机,通过守户犬system ,创建了一个临时聊天群,把得到天堂卡的人拉了进来。

  刚来过她家的神经Academician 除外。

  “各位,临时把大家叫来,是为了解释一下‘无限天堂有限直升卡’的用途。”

  “不就是直升卡,与你之前的有什么区别?”闪电侠疑惑道。

  在哈莉控制天之声大肆’撒钱’之前,只她自己使用过直升卡,他们subconsciously 也都认为现在手里的直升卡和她用的一样。

  “我那个是‘天堂无限直升卡’,无论生前多少罪孽,死后都能升天堂,但只能升天堂。

  我给你们的却是‘无限天堂有限直升’。

  现在你们都知道,除了基督信徒的天堂,别的sect 也都有‘天国’存在。”

  哈莉点了手机屏幕一下,把fire star 猎人的头像放大,“琼恩,我记得你们fire star 人信仰梦之Sovereign 墨菲斯。”

  “在fire star ,祂不叫墨菲斯。”

  “神名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若去世,更愿意去梦境王国的‘闲人的绿地’,而非天堂,对吧?”哈莉问。

  fire star 猎人迟疑片刻,道:“理论上,是的。”

  ——如果朋友们死后都去天堂,他会很乐意和朋友们待在一起。

  “无论你们什么信仰,只凭这张卡就能把你们送过去,但有个限制,必须生前罪孽低于30万。

  也即是,用功勋点救赎自己时,消耗低于30万功勋点。

  所以,你们别以为拿到这张卡就高枕无忧了,今后依旧要多做好事少作孽。”哈莉严肃道。

  “我们都是英雄,怎么会有罪孽?”哈尔乔丹不以为然道。

  “你们可以试试,长按天堂卡五秒,会出现绑定弹窗。如果能绑定,说明你的罪孽的确低于30万,如果不能”

  “哎呦,我绑不了。“

  “法克,这不科学!”

  “哈莉,出system 错误了吧?”

  半分钟不到,连续十几个英雄叫了起来。

  “这么邪乎?”

  哈尔乔丹看着屏幕上的卡片,额头冒汗,手指悬在半空,颤抖着不敢按下去。

  良久,他还是一闭眼,戳了上去.
  “hahahaha ,我能绑定天堂卡,我的罪孽低于三十万,我果然是个好人!”

  dignified 正联巨头,得知罪孽低于30万后,竟像中了彩票般激动大笑。

  不过大家也没嘲笑他,他们都很紧张。

  比如绿箭。

  十秒后,看着绑定成功的提示,奥利弗sighed in relief :还好,虽然我曾经酗酒、嗨飞、出轨小姨子,但我依旧是个好boy!

  “哈莉,你要送我们福利,直接给无限制直升卡不行吗,非要这么折腾?”他抹了一把虚汗,抱怨道。

  哈莉道:“很显然,我故意这么做的。我那天正好发了大财,乐意分润朋友一些好处。

  可如果让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逃脱惩罚,进入天堂永享富贵逍遥,我会念头非常不通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