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53

2022-03-27

  第953章 再次弑友的渣康

  哈莉承认卢瑟算个朋友。

  如果卢瑟遇到麻烦,比如之前脑子中了布莱尼亚克病毒,她晚上觉都没睡,亲自去梦境王国。

  为了他,欠下墨菲斯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一个人情。

  比如现在,卢瑟被机械超人捏碎脊椎,瘫在床上生活无法自理,哈莉愿意赠送少许‘LS路池水’,让斯特兰奇Academician 将他治好。

  可若卢瑟某天死了,罪恶的灵魂即将下地狱,想要她给一张天堂直升卡,哈莉绝对不会答应。

  她愿意以‘客观中立’的态度,救助某个普通朋友,却不会帮普通朋友污了自己的手。

  假如说,卢瑟干坏事,结果遭受当事人的正义报复,受了伤,她不会觉得救他是不正义,但若让她帮卢瑟对付复仇者,她会觉得膈应。

  哈莉倒不是爱惜羽毛。

  都和卢瑟那种人做朋友了,还有什么羽毛可爱惜的?
  纯粹是念头通达不通达的问题。

  卢瑟勉强还算谈得来的朋友,哈莉对他尚且如此。

  那些拿到“无限天堂有限直升卡”的英雄、罪犯,多数和她一面之交都算不上。

  那天没像山姆uncle 、老绿灯那样抱怨她把Earth 牵扯进白银城权力斗争,不一定是完全信任她,或者坚定地挺她。

  更多只是性格木讷,沉默寡言,或者反应迟钝,觉得山姆uncle 他们想太多、太敏感。

  说白了,拿到直升卡的人,不一定是她的朋友。

  她为何要为不是朋友的人,改变自己的处事理念?
  她自己是who ,算不算罪大恶极、是否活该下地狱,哈莉不在乎。

  但要做她的好朋友,一定得品行高洁,能力品格双优。

  唔,哈莉这种别扭的“道德洁癖”,其他人不知道,不过很多英雄也认同她的说法——罪大恶极的人凭直升卡逃脱惩罚,很不公平,不该出现。

  “为什么界限是30万?难道罪孽超过30万,代表什么特殊含义?”神奇女侠said curiously 。

  很多没能成功绑定天堂卡的英雄,都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心中惴惴。

  “没啥特殊含义,我对宇宙名记露易丝莱恩印象深刻,她如今正好三十万罪孽值,我就用它来做标准了。”哈莉道。

  ——露易丝总还有点可取之处,如果比她还烂,那抱歉了,这种人她不救!
  “嘶,didn’t expect 电视上正义凛然、正直unyielding 的莱恩记者,竟有高达30万的罪孽。”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有知道她和撕破曼关系的英雄,更是心中感慨难言:道德标杆的撕破曼,竟娶了这么个“伪君子”老婆。

  “罪孽应该能用功勋点消除吧?”

  有英雄悄悄给哈莉发信息,没有在群聊语音里嚷嚷出来。

  哈莉一看信息上方的头像,心中微微惊讶,竟然是名声颇为响亮的动物侠。

  他怎么也这么重的罪孽?
  哈莉思索这货到底做了什么,嘴上对所有英雄道:“功勋点可以消除罪孽,但得在死亡的那一刻开始大清算。

  我有两个实用的建议送给大家:第一,normally 里不要浪费功勋点;第二,改变过去的坏习惯,做个好人,多做好事。”

  “如何判断坏习惯?”又有人发信息给她。

  是伸缩人,一个能力和塑胶人类似的英雄。

  “参考法律、普世价值观,以及你们信仰Spiritual God 的教义,只要符合以上三点,基本上都没问题。”

  百特曼直接问:“救人能不能赚功德,再用功德抵消罪孽?”

  “这个.不太好说。”哈莉hesitantly said :“按我的想法,无论你因为什么原因救了人,都有大功德。

  但信仰之道,关键在于你的行为和思想,与Spiritual God 教义有多高的契合度。

  如果你以践行上帝教义为目的,救了一个人,别说功德,成圣都有可能。

  可如果你只是‘我是超级英雄,超级英雄当然要救人’的想法,或者干脆为了上新闻头条,上帝依旧认为你是好人,但功德大概会很少。”

  百特曼said solemnly :“无论多少,至少还有。只要我们做好超级英雄的工作,就等于在自我救赎。”

  他这话明显别有所指,似在劝诫心思浮动的英雄伙伴。

  “直升卡能不能给别人用?长按五秒后,显示的提示框只有绑定我自己一个选项。”神奇女侠道。

  她不怕死,也很难彻底死亡,直升卡对她似乎没太大用处。

  可如果再遇到大型Earth 危机,有同伴死在跟前,戴安娜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把自己的卡送给他。

  “之前的确不能,我也不建议你们解除这种绑定模式。”哈莉道。

  “为什么?你不是把卡送我们了吗,还要管我们如何使用它?”绿灯侠frowned 。

  他有mother 和younger sister ,曾经还经历过father 死在眼前的惨剧。

  他觉得家人比自己更需要这张卡,而且他当时帮哈莉说了不少好话,得到两张卡。

  “你知不知道天堂卡有多珍贵?这种卡,仅成本就超过千万。可能你们觉得免除30万罪孽有点少,但它是直升卡,意味着只要你不造孽,它能帮你解决魔力代价的隐患。”

  看到很多英雄都一脸茫然,哈莉叹道:“简单来说,对很多法师而言,这种卡比Divine Item 都珍贵。

  我将它与你们的账户绑定,甚至没发放实体卡片给你们,主要是为了保护你们。

  免得你们被神魔、被超凡法师盯上,然后murdering to seize the treasures 。”

  她敢肯定,如果直接把实体天堂卡交给他们,一周之后的现在,超级英雄的席,她都不知吃了多少家。

  “哈莉说得没错,千万别解除绑定。”神奇女侠一脸后怕,“赫拉在上,天堂卡来得有点容易,我之前都忘记了这茬。

  你们无法想象魔力代价的terrifying ,更想象不到此时多少强大如神魔的法师,正饱受代价之苦。”

  “可我有两张卡。”绿箭侠道。

  哈莉想了想,道:“这样吧,你们可以弄三个‘亲情账号’,必须要bloodline 关系的家人。

  可以设定优先级别,谁先死谁用,同时死优先级别高的用。

  现在选定,今后再也无法更改,我和你们同时发誓。”

  “我伐木累有点大,三个账号不够用。”有英雄道。

  哈莉瞥了眼头像,是黑霹雳。

  “可你只一张卡。”她道。

  “哪怕我只一张卡,一旦我从一群家人中选出三个,就是对其他伐木累的背叛。”黑大个严肃道。

  “好吧,有特殊要求的单独和我提,账号可以放宽些。”

  说了一句,哈莉又解释道:“我之所以限定人数,不是为别的,而是这事儿若传出去,恐怕闹出‘遗产风波’。要我说,只绑定你本人最好。”

  如果某位英雄只一张卡,结果绑定家里四位老人,老人没几年活头了,知道早死百分百去天堂,晚死说不得要下地狱。

  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区别,他们会怎么选择?

  说不得一番折腾后,原本能一起上天堂的四个老人,全都下了地狱(自-杀,杀别人,罪孽都远远超过30万上限)。

  百特曼也想到这茬,眉头皱成一团,“她说得对,最好只绑定一人。”

  然后他把天堂卡绑在阿福身上。

  “天堂卡能不能兑换?我还有七十万功勋呢。”有英雄问道。

  “可以,你自己查询。”哈莉道。

  只一查询,一众英雄就炸锅了。

  “mother法克,无限制天堂卡7000万?是多了个零,还是多了个‘万’?”

  “shit,同款无限天堂有限直升卡,30万罪孽额度,3000万!”

  “偶买噶,最普通的非直升30万罪孽度的天堂卡,也要450万?!”

  “上帝啊,我现在才晓得哈莉姐当日有多豪爽!”

  “哈莉,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卡,该多少功勋?天堂方面真的没问题?”百特曼也被震撼到了。

  “你们若心中不安,多去几趟教堂,向主、向米迦勒大君祈祷吧。”

  “能不能把卡卖了换功勋?换成3000万功勋,全部兑换普通治疗术,能救更多人。”神奇女侠问道。

  “换不了,天之声不收。”

  如果能换,她早在得到第一张完全无限制天堂卡时,就把它卖了。

  事实上,哈莉现在手里都还有一张天堂直升卡(ps)。

  “哈莉,把我的天堂卡完全解绑吧,直接将卡给我,我不晓得绑定谁,也不怕贼人惦记。”神奇女侠豪气道。

  哈莉如她所愿。

  当天晚上,她在冥想室研究‘上帝七倍报’时,经验罐子的泡泡就没停过,时不时“咕咚咕咚”,经验数量不多,但持续时间很长,直到second day 凌晨四点左右才停止。

  早上八点的时候,“少君府”的电话响起,神奇女侠打来的电话。

  她声音沙哑疲惫,“哈莉,我认真想了想,你还是把天堂卡收回去,绑定嗯,就绑史蒂夫,史蒂夫·特雷弗。”

  “昨晚有人想杀你夺宝?”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我怎么说也是正联巨头,奥林匹斯War God ,还与反监视者、达克赛德和毁灭日大战过,那群家伙都感受不到威慑吗?”

  神奇女侠懊恼、不解,又有些愤怒。

  “你昨晚甚至没喊‘哈莉路亚’,说明形势并不严峻。

  你实力强大,战斗中游刃有余,他们依旧敢找上门。

  不是你没威慑力,只因为你是超级英雄,不杀人,这让对你犯罪的成本大大降低。”哈莉道。

  ”Ai, 帮我换了吧。”戴安娜叹道。

  “消息这么快就传出去了?昨天下午把卡给你,晚上便被人盯上。”

  哈莉心中奇怪,却也没推辞。

  接下来的时间,她接到很多电话,有超凡界的法师,也有华盛顿政客,或者旁敲侧击,或单刀直入,询问她如此豪爽,送出去一百多张天堂卡,能不能卖一张给他们。

  哈莉连价钱都没问,直接拒绝。

  可等到午夜,一个意想不到、又难以拒绝的人找上了门。

  “哈莉,哈莉”声音在窗外响起,忽近忽远,忽大忽小,时而凄厉,时而哀怨,黑暗的雾霾伴随而来,叫声落入耳中,身子似乎都冷了几摄氏度。

  “哪个小鬼,竟敢半夜来我——”哈莉从冥想室惊醒,勃然大怒,就要辣手驱魔,忽而惊呼,“尼克,是你吗?你怎么变成鬼魂了?”

  她认出来了,这是哥谭最有名、也最有innate talent 的魔法Great Grandmaster 尼克。

  “康斯坦丁,是康斯坦丁杀了我!”尼克嚎哭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