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56

2022-03-28

  第956章 发疯的企鹅

  “我以为面对你时,尼克会说谎他大部分说的都是真实。他和cold flame 教廷的人勾结,想要陷害康斯坦丁,结果被他识破计谋,反而落入自己绘制的献祭array ,然后.”

  上午,奎茵庄园的瑜伽室,哈莉躺在落地窗边的毯子上,身子扭动成unimaginable 的姿势,长时间保持不动。

  扎坦娜坐在旁边的健身器材上,面色有些苍白,头发也稍微凌乱且油腻,眼眶有一圈淡淡的黑影,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

  不过,此时已经上午十点,只要按时睡觉,就不会睡眠不足。

  现在这样,只能说明这位魔法小妞昨晚通宵happy去了。

  当然,看她这表情,八成不会happy。

  “找我寻求帮助时说慌,是最愚蠢的行为,尼克只是没犯蠢罢了。”哈莉气息均匀地说。

  “你帮他了?”扎坦娜期待道。

  “你希望我帮他?他若回归人间,再对你,对康斯坦丁出手,怎么办?”哈莉问。

  “这”扎坦娜面色数变,“我希望他不要遭受那样的不幸,但我也不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其中有些详情,他肯定没对你说。”

  “这就是我找你的目的。”哈莉said curiously 。

  “他的性格”paused ,扎坦娜道:“他的经历,你了解不?

  他原名不是有些奇怪的‘尼克·尼科罗’,而是尼古拉斯·埃德加·诺兰。”

  尼克·尼科罗,Nick·Niccolo,的确有些奇怪,与扎坦娜·扎塔拉Zatanna·Zatara很像。

  起初哈莉还以为是巧合,现在看来,是这对男女在撒狗粮。

  “他father 是布鲁克林的水管工,mother 则是一位纺织工,他的出身非常低微贫寒.我说这些,不是看不起他的家庭。

  而是想说,他能从那样的普通家庭崛起,在少年时代就闻名魔法界,不是ordinary person 能做到的。”

  与渣康和扎坦娜相比,尼克能以同样年龄占据“青年一代Number One Person ”榜首的位置,真的很不容易。

  扎坦娜就不说了,达芬奇的后人,和上都一样拥有远古先民的bloodline ,家族世代法师。

  渣康的康斯坦Ding Family 族,底蕴不输于扎塔拉多少。

  他的祖先甚至是睡魔墨菲斯的朋友。

  “你想说,尼克wild ambition ?”哈莉问。

  “或许该用更温和的评价——他很有上进心,动力十足,对名望、对力量和知识都充满强烈的渴望。

  但最近.我觉得他被你刺-激到了。”扎坦娜看了她一眼,神色复杂道。

  “我不接这锅。”

  “我不是在怪你,你给我们peers 的压力真有点大。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扎坦娜怔了怔,想到过去就忍不住回忆起father 。

  “即便第一次见面我实力不如你,但当时我已初露峥嵘,连我的Lich teacher 都夸我innate talent 好。”

  哈莉也想起那位一辈子渴望小黑豆魔力、结果被小黑豆魔力撑爆的倒霉蛋Lich 。

  她得承认,扎坦娜刚出场时,一言既出,strength of Thunder 肆虐全场,宛若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Spiritual God ,的确很惊艳,甚至让她略微自惭形秽——她当时连魔力都没。

  不过嘛,初识扎坦娜不到半年,她就把路西法给连坑三次。

  从那时起,她才是多元宇宙最明亮的那颗星。

  “之前尼克经常带着我和约翰去命运之塔,接Wizard Council 的任务——征讨commiting any imaginable misdeed 的邪法师,处理跨界魔法生物,甚至好几次在Earth 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阻挡了准备入侵物质界的邪灵。

  那时候,他是我们的领导者,也是我们的导师和兄长。

  可后来他变了,你越强大,他越发沉醉于对魔力的追求。

  他甚至开始研究之前从不触碰的邪恶魔法,经常一个人关在房里寻找所谓的‘终极知识’。

  也就是《魔法之书》。

  他对它的极端渴望,吞没了他的理智和本性,他沉浸在自己的执念中,甚至忘记现实中的生活。

  我们不再有周六之夜活动,也不会去接守护物质界的任务。

  我和约翰走到了一起。”

  看着扎坦娜有些幽怨的小表情,哈莉都不晓得该说啥了。

  这件事的本质,就是丈夫要忙事业,妻子没人陪,然后隔壁老约翰趁虚而入。

  丈夫被绿,气不过要杀人,结果实力不济,惨遭反杀
  哈莉虽然没说,但脸上的表情也比较明显,扎坦娜又不笨,立即明白了。

  “哈莉,你觉得因为我和约翰睡觉,他才闹出这事儿?其实不是,他并不在乎我和别人睡,我觉得他更在意康斯坦丁。

  我见到他俩在一起时,不也没说什么?
  当然,也可能他觉得自己之前同时得到我和约翰,现在却同时失去我俩,心态失衡,走向极端。”她认真道。

  哈莉表情扭曲,身子也扭曲到再也维持不住原来的姿势,扑在地毯上。

  “你们三人的感情,我果然无从置喙。”

  她服气了,也泄气了,自己还是realm 不够啊!
  “无论心中多不满,他至少可以当面对我们说,而不是当面一派风轻云淡,背地里却和cold flame 教廷勾结。

  你知道他陷害了我和约翰,可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吗?”

  扎坦娜语气变得激动,“他假装不在意我和约翰的关系,继续维持往日三人行的友好和睦。

  某一天,我和约翰收到他发出的警报——他正被cold flame 教廷围攻,我们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赶过去营救。

  等我和约翰赶到,就见他被教廷法师摁在地上,脖子架着魔法匕首。

  如果我和约翰敢反抗,立即割了尼克的脖子——当时那教廷法师这么说。

  我心中一片乱麻,顺从地让他们捆起来,约翰也一样。

  当然,他比我机灵,悄悄把打火机捏在拳头里。

  见到我俩被制服,尼克一脸阴笑地站起身,他恶毒地看着我.呃,没看我,只顾盯着约翰看。

  他亲手绘制array ,把约翰丢入其中.”

  扎坦娜看着哈莉问道:“这是人做的事?”

  哈莉摇头,“利用朋友舍身忘死的关切之情,畜生不如。”

  “献祭array 已开启,约翰若不反击,就得自己去地狱,他反手将尼克丢进去,有什么问题?”

  哈莉再次摇头,“做得很棒,完全没问题。”

  扎坦娜却没得到安慰,也没感到快慰,只捂着脸无声哭泣。

  又过了两天,扎坦娜主动给哈莉打电话,语气有些兴奋。

  “哈莉,百特曼来找我了,他鼓励我重新开始。正义联盟一直急缺魔法侧的英雄,他正式向我和康斯坦丁发出邀请。

  我没拒绝,从明天开始,我将成为一名光荣的正义联盟英雄,还会去瞭望塔值班。”

  “唔,你能走出阴影,再次振作,这很好。不过,这才几天时间,百特曼怎么就知道你们的烂事?他该不会一直盯着你们吧?”哈莉似是疑问,实则提醒。

  “为什么这么说?加入正联,有什么问题?”扎坦娜奇怪道。

  哈莉迟疑着道:“我个人觉得,magician 不适合和正联英雄搅合在一起。

  他们对力量的使用,是挥霍性的、没有节制的,法师却该保持理性,时刻考虑到魔法的代价。”

  扎坦娜沉默。

  哈莉叹道:“你自己决定。无论如何,祝你好运。”

  后来扎坦娜真的加入了正义联盟。

  ceremony 还挺隆重,不Young Master 流媒体也报道了这事。

  但没康斯坦丁的消息。

  那家伙受到的打击似乎有些大,回伦敦自闭去了。

  五天后晚上,露易丝和拉娜朗终于完成“天堂平叛纪录片”的后期制作。

  正式登录媒体频道前,得先给哈莉检验.也不是哈莉看,主要是给天之声过审。

  哈莉正抱着平板电脑翻阅纪录片文稿,电视机里一条哥谭本地新闻把她给惊到了。

  “what?企鹅人向百特曼发起挑战?”

  赛琳娜下巴微微抬起,略带骄傲地说:“挑战已经结束,今天下午企鹅故意派小弟抢劫银行,自己带人in the vicinity 埋伏,甚至准备了八个狙击手,结果被百特曼和罗宾一网成擒。

  he he he ,这家伙暗中统治哥谭Underground World 十多年,现在终于倒霉了。”

  “不对劲,不合理。”哈莉放下平板,仔细观察电视屏幕上挣扎叫骂着被送入警局的企鹅人,心中惊疑不定。

  人还是那个人,只凭那像哭又像笑的叫声,别人想伪装也办不到,但是.
  “有什么不合理的?企鹅人的手段或许巧妙又very ruthless ,但百特曼是who ?以他的机警,怎么可能被ordinary person 打埋伏?”赛琳娜不以为然道。

  哈莉掏出手机,在局长哈维布洛克和“神之spokesperson 戈登”之间迟疑片刻,最终选了戈登。

  最近戈登工作很认真,两个月的时间,至少救赎八位Evil Spirit 化的受冤者。

  “上帝驱魔法”理念得到贯彻落实,她该找机会亲近亲近他。

  “戈登,企鹅人被抓了,你知道吧?”

  “这件事闹得满城风云,轻易捞不出去的。”戈登严肃道。

  “真要捞人,我会找你?”哈莉心里有些失望,戈登说这样的话,说明他也没看出企鹅的异常。

  “你现在方便见他吗?找个机会单独见他,看他身上.主要是脑子,有没有被人做手脚。”

  “什么手脚?”戈登奇怪道。

  哈莉语气affirmed :“企鹅绝对不会对百特曼出手,他只会尽量避开他,而不是挑衅他。”

  “为什么?”戈登惊疑道。

  哈莉叹道:“百特曼出道好几年了,企鹅一次监狱都没进过,为什么?
  他很会把握分寸,从没让百特曼抓到过把柄,更没故意和他置气。

  这么明显的事实,你在重案组干了快20年,是个老刑警了,还是科波特的好友,怎么就没发现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