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58

2022-03-30

  第958章 正义联盟的决心

  “撕破曼露出什么weak spot ,让你发现他的身份?”哈莉said curiously 。

  “他有些诡异,若非多次拯救有夫之妇露易丝·莱恩,并和她搂搂抱抱、亲昵非常,我几乎不敢相信他竟是个普通记者。

  只戴上眼镜,完全变成两个人,太神奇了。”科波特惊叹道。

  “暴露的原因是露易丝?他也搂抱过其他女人。”哈莉道。

  科波特小眼睛里flashes through a bright light ,“我仔细研究过数千个撕破曼救人的视频,其中单独搂抱年轻女性的有632个。

  嗯,我的研究截至到15年年底为止,如果到今年2016年,数量估计得翻一倍。

  总之,撕破曼大概拯救青年女性632个,其中露易丝莱恩一个人就有25次!
  这比例太夸张了,属于独一份的存在,撕破曼从没拯救第二个人三次呃,错了,他还拯救一个男人,一个叫‘汉克肖’的科学家八次。”

  哈莉古怪看了他一眼,“看来你真的认真研究过撕破曼一段时间。”

  “喔,怎么说?”

  “别人我不晓得,但汉克肖”哈莉语气复杂,叹道:“他被撕破曼拯救太多次,对撕破曼狂热喜爱,甚至产生信仰,就像信徒信仰Spiritual God 。

  信仰是毒。

  当Spiritual God 无法满足信徒愿望时,不仅会被信徒抛弃,还要遭受唾骂和怨恨。

  这便是信仰神的致命缺陷。

  撕破曼的遭遇,和信仰神类似。

  汉克肖遭遇‘holy sword 号’spaceship 事故时,撕破曼没能及时赶到。

  失去妻子和同事,自己也身体残疾的汉克肖,把一切负面情绪化作对撕破曼的怨恨。

  最终,对臆想中完美超人的畸形崇拜,和对现实‘无能’超人的怨恨相互融合,汉克肖变成了现在的机械超人。”

  “喔,原来机械超人是他,我还以为他能继承撕破曼的Legacy 。

  与另外几位超人比,他看起来更成熟稳重
  却不想我也有走眼的时候,他竟是个该进阿卡姆的变态。”

  科波特露出嫌弃与鄙夷的神色。

  接着他又重振精神,道:“至少我对撕破曼的研究,没有看走眼。

  632次对青年女性的救援中,露易丝莱恩25次引起我注意,别的女性都是遇到极端危险情况时,撕破曼才赶过去。

  露易丝·莱恩却连上班路上遇到劫匪,只要尖叫一声,撕破曼立即赶到。

  我怀疑,她被流浪猫吓到了,撕破曼也会过去。

  这是一个怀疑。

  有了这个怀疑,我再仔细研究撕破曼抱着露易丝时,两人的微表情。

  多亏使用了外星摄影技术的lexnote手机大规模普及,路人拍摄的视频极为高清,放大后甚至能看到眼底的情意。

  那种情意绵绵的齁甜,比爱德华(谜语人)胳肢窝里的狐臭还要味道重。”

  哈莉脸皮子抽搐几下,微微有些反胃。

  不过她也得承认,企鹅人真的抓住了撕破曼的要害!

  科波特继续兴致勃勃道:“钢骨也简单,他虽然是个赛博格,偏要弄出一张人脸,我甚至找到他的几个同学。

  神奇女侠和他的情况类似。

  不过,我对她没太大兴趣。

  动物侠很扯淡,穿制服带头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几乎没有weak spot ,偏他要以动物侠的身份去拍电影。

  去年甚至拿到奥斯卡最佳配角的提名。

  在一次采访中,他说漏了嘴,说自己有妻子和两个child ,他还得去帕克区接child 放学,hahaha ,那个煞-笔。

  原子侠同样有点傻,‘雷-原子科技公司’的产品,与他的原子battle clothes 技术太相似了。

  再考虑到他和百特曼、绿箭侠一样,属于大款类英雄,真实身份不言而喻。”

  “闪电侠似乎没有weak spot 。”哈莉道。

  “唔,他的确很谨慎,也够低调,低调到我之前甚至没关注他。不过有一次,我和中心城的犯罪组织就是无赖帮,有生意上的往来,酒桌上‘笛手’说漏了嘴,我无意中知道闪电侠的身份。”

  哈莉仔细观察企鹅的表情,他对自己知道这么多英雄的真实身份感到得意。

  “你问问笛手,看他现在还记得闪电侠的身份不。”

  企鹅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你是说,这不是百特曼特意针对我,而是正联的一次大型行动?”

  “所以让你问笛手。”哈莉道。

  科波特先亲手为哈莉端来上好的红酒与精美零食,才跑到洗漱间搓了一把脸,以视频聊天的方式,暗中探查笛手的情况。

  哈莉相信他的智慧,就任由他施为。

  半小时后,他挂断电话,脸上应酬式的假笑被凝重取代。

  “哈莉,你猜对了,他完全不晓得闪电侠的身份了。不仅记忆丢失,甚至失去寻找闪电侠身份线索的机敏。和我之前一样,变蠢了。”

  科波特ugly complexion 道:“单纯抹除我的记忆,我不会直接硬肛百特曼。

  即便不考虑百特曼的真实身份,他现在已成气候,弄死他,哥谭秩序会崩溃,产生的影响太大太广。

  我至少会先和你通气,得到你的允许后才出手。

  可我没有,我像个没有远见卓识的蠢货,直接提枪上阵。

  法克,当年面对马罗尼和菲什,我都没这么疯狂。”

  这是大实话,当年的嘿道头目菲什,嘿道大佬马罗尼,都是ordinary person 。

  和百特曼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可科波特始终没有莽,一直用计谋,或者挑拨离间,或者暗中使绊子。

  哪怕老卡麦被猫头鹰法庭放弃,科波特面临哥谭皇帝这个巨大诱惑时,依旧脑袋清醒地联系哈莉,打听她的想法和动向。

  虽然最终被哈莉坑得一脸血,也不是因为他太莽,而是martial power 和智慧被哈莉双双碾压。

  “所以你今天傍晚保释出狱,我夜里就来了。”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哈莉~~~”科波特激动地看着她,双眼闪烁晶莹的泪花,颤抖着嗓子,用像哭又像笑的声音喊道:“谢谢,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和理解,谢谢你的帮助。”

  “今后小心点,我走了。”哈莉站起身,准备踏空跑步离开。

  “哎,等等,问题还没解决呢!”科波特连忙叫道。

  “剩下的问题我也没法解决。”哈莉直接道。

  “我还没说。”科波特怔了怔。

  “防备正联对你的第二次洗-脑。”

  “呃,的确,我该怎么办?我自问已经非常小心谨慎,从没透露过知道英雄身份秘密的事,可他们精准找到我,我猜可能是魔法。

  就像《白雪Princess 》里王后的魔镜.
  科波特掐着嗓子,怪声怪气地说:“魔镜魔镜,谁是知道英雄身份之秘的人?

  我则是吃下毒苹果却被你救活的白雪Princess ,等巫婆女王再次询问魔镜,我八成会暴露。”

  哈莉嘴角抽搐,这个比喻.
  好吧,科波特版本的白雪Princess ,想一下就毒害脑子,但他的话也不是没道理。

  扎坦娜很可能用了‘?份身雄英道知谁’的反语魔法。

  哈莉想了想,道:“我有个法子,不确定你愿不愿意试。”

  “什么法子?”

  “嗯,白雪Princess 最简单实用的自救方法。”哈莉笑吟吟道。

  科波特心领神会,这是提示,也是个小考验,考验他能否跟上她的思路。

  简单,实用,还得自救。

  重点是自救,而非小矮人和谁的帮助
  忽然科波特心中一动,said with a smile :“白雪Princess 之所以被巫婆皇后惦记,是因为first under the heavens 的绝世容颜。

  当然,王位继承权的争夺,是隐藏的主线。

  但王后只会问魔镜,谁是天下最美的人。

  所以,只要白雪Princess 不涂防晒霜,仰着脸,把皮肤晒黑,晒粗糙,她便不再是Number One Beauty Under the Heavens ,魔镜会告诉王后——你才是number one beauty 。

  然后,王后以为白雪Princess 死了。”

  哈莉轻轻拍掌,“现在你是白雪Princess ,也可以试试。”

  “我的绝世容颜就是聪明的脑袋,可我舍不得,也不能失去智慧啊!我宁愿被百特曼打死,也不愿变成个整天只知道围着他打转的蠢货。”科波特holding head 嚎叫道。

  哈莉缓缓道:“其实,白雪Princess 不must 变丑,只要知道魔镜的审美——唔,魔镜的审美大概是当时社会的大众审美。

  只要让自己变得不符合大众审美即可。

  比如,白雪Princess 剪掉一头秀发,留光头,或者阴阳头,莫西干头.立即从‘魔镜美人榜’掉落。”

  科波特眉头拧紧,心里looked thoughtful ,却又堪不破last layer 迷雾。

  哈莉道:“另外找个法师,把你对英雄身份的记忆封印起来,而你本人知道这件事的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也知道今后要控制自己的脑子,别胡思乱想英雄身份的事。”

  “喔,这法子可行”科波特恍然nodded ,又疑惑道:“为什么这么麻烦,你和正联打个招呼,对我特殊对待不行吗?

  你知道的,我是老实人,一定不会主动招惹他们。”

  哈莉轻叹道:“你对正联的这次行动怎么看?”

  “黑,太黑了!哪怕我从没怀疑过人性之恶,可absolutely 想不到代表光明和正义的正义联盟,竟比我和你还黑
  呃,哈莉,我没看不起自己的意思,但我俩的确和正联不是一路人。”

  哈莉神色淡淡,indifferent expression 。

  科波特轻咳几声,继续道:“哈莉,我现在真心觉得,正联还不如你。

  不是实力,而是作风、气度和人品上。

  哪怕你当年在哥谭混黑,你也是dignified 正正地坏,用黑魔法吓唬、惩罚人,却不会扭曲别人的思想。”

  哈莉摆手道:“你误会我了,我不懂扭曲别人思想的魔法。若会用,早用了。”

  “呃”科波特干巴巴道:“正联这次的暗中行动,真让我感到心寒,太恶毒了。”

  “他们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和生活,只能说正联也是人,而非纯粹的‘正义’符号。”

  哈莉眯眼道:“他们决心很大,如果我帮你作保,未来却出了事故,今天多大的决心,明天就有十倍的恨意,所以,你明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