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77

2022-04-04

  第977章 绿灯侠觉醒?疯魔?

  “哈莉,你看到了吗?他们回来了,我成功了。”哈尔excitedly said 。

  “偶买噶,银河上将!”

  后方传来的cry out in surprise ,让哈莉回神,也让哈尔更加激动。

  “珍妮弗?”

  一个毛线背心、过膝裙子的方脸白人女子,提着菜篮子从马路边走过来,看着哈利又惊又喜。

  “你你好。”哈莉干巴巴地和她打招呼。

  “哈尔,你离开好几天,现在终于回来了,还带来奎茵小姐,太棒了。”珍妮弗喜不自胜,指着带前院的独栋小楼,邀请道:“奎茵小姐,都到家门口了,快进来坐一会儿吧。”

  这种诡异的场景让哈莉既疑惑又不适应。

  她忍不住上前几步,用手轻抚珍妮弗眉心,cautiously 用防御专长包裹spirit strength ,往她Sea of Consciousness 延伸.
  “你做什么?”哈尔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啊,奎茵小姐,你这是——”

  珍妮弗先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叫了一半又像宕机的机器人,停在那呆立不动,身上的绿灯能量片片脱落、纷纷扬扬,宛若火葬堆里燃烧纸人落下的烟灰。

  最终,只在原地留下近乎透明的.
  哈莉眨了眨眼,珍妮弗忽然完全透明,但不确定是否消失。

  “她还在吗?”她问。

  “什么?”哈尔不解。

  “珍妮弗还在我面前吗?”哈莉重复一边问题。

  “她一直在你面前。”哈尔很疑惑她的疑问。

  哈莉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通过spirit strength 探查,她隐约感应到灵魂的气息,但与普通亡灵又极为不同,虚实不定、宛若梦幻。

  和法师的临终蜕变——魔力之变很像,灵魂以思念体的形式存在,只有思念她、“记起”她的人能看到。

  哈尔的话证明了这点。

  “你对珍妮弗做了什么?她怎么不说话,她——”哈尔瞪大双眼,呆滞看着哈莉身前的“空气”,嘴里呢喃:“对不起,珍妮弗,对不起”

  “她又怎么了?”哈莉立即问道。

  “她她之前呆呆傻傻,但在我叫她名字后,恢复了意识和记忆。哈莉,珍妮弗不是我的幻想,也不是绿灯能量幻象。

  她是真的,她在和我说话,她记起死时的场景,还在悲号我的名字。”哈尔乔丹weeping bitter tears 。

  “我要救你,珍妮弗,还有mother ,杰克.”他仰头狂吼,身上绿色rays of light 越发璀璨,浩瀚的力量让哈莉心惊。

  “我要救活你们!”

  话音落下,珍妮弗再次恢复之前的naked eye 可见的状态。

  周围景色也更加逼真甚至可以说,它们和真的没区别。

  哈莉甚至能闻到空气中的white jade 兰花香,看清地上的细微尘埃。

  汽车疾驰而过,尘埃轻轻扬起。

  一只猫儿在树上爬,路边行人talking and laughing
  这不是简单的具现哈尔的思想,他的大脑容纳不了这么多细节。

  这是许愿!

  绿灯能量在完成他的愿望:让海滨城复活!

  但绿灯能量到底不是上帝之力,无法真正实现哈尔的愿望。

  此时海滨城街道、建筑、行人,甚至地上泥巴,皆为浅绿色,明显看得出是绿灯能量构成的能量体。

  “哈尔,冷静点,它很像真实world ,但它不是真实的world 。你眼前的人,也只是思念的影子。

  他们有人已经在灵薄狱永享安宁,甚至去了天堂,现在也被你打扰,还不确定有什么repercussions 。

  你这么搞,有害无利。”

  哈莉的声音中蕴含spirit strength ,想要唤醒癫狂状态的哈尔乔丹。

  “奎茵小姐,你在说什么?”珍妮弗奇怪道。

  “这是真的,他们和真的一模一样。”哈尔excitedly said 。

  “啊——”珍妮弗忽然又顿住,张大嘴巴惊呼,身子由绿色变得完全透明,同时也再次回忆起生前的记忆。

  “ahhhh ——”

  城市里百万人和珍妮弗一样,都在对死亡的惊恐惨叫中disappeared 。

  周围街道城市也化为虚无。

  最终,原地只留下冒白气的巨坑,和表情各异的哈莉与哈尔。

  “戒指没能量了?”哈尔呆呆looked towards right hand 中指上的绿灯戒指。

  “它早该耗尽能量,现在.”

  哈莉陷入沉思,灯戒equivalent to 手机,绿灯手提灯是充电宝,欧阿中央能量电池是电源。

  戒指中的能量极为有限,每次大型战斗结束后,都要补充能量。

  即便没有战斗,只执行巡逻任务,也得隔几天充一次电。

  也即是说,以戒指中储存的能量,哈尔不足以具现出整个海滨城。

  他之前直接连通了中央能量电池!

  哈尔不是普通绿灯侠,胖头说他是宇宙willpower 量的化身,甚至可以沟通起源墙后面的情感能量池。

  但此时他与中央能量电池的联系,被人掐断了。

  小蓝人——

  刚想到小蓝人,一道绿光划破天际,投射在哈尔上方——一个小蓝人的能量projection 。

  还是哈莉的old friend 甘瑟。

  他瞥了哈莉一眼,立即转向哈尔,语气严厉道:“2814扇区的绿灯侠,你触犯了绿灯Legion 最神圣的戒律——不得将绿灯能量用于个人私利。

  现在我命令你,立即回欧阿星接受Guardian 对你的处分。”

  哈莉brows slightly wrinkle ,小蓝人的反应有些奇怪。

  若哈尔抽调庞大绿灯能量,影响到中央能量电池正常运转,他们可以掐断他与电池的联系,也可以派人来Earth ,带他回欧阿问话。

  但Guardian 已经关闭能量连接,还急吼吼projection 到Earth
  “个人私利?”哈尔暴躁的怒吼,打断哈莉的遐思。

  “你眼睛瞎了吗?我在复活海滨城,在拯救七百五十六万人,这是个人私利?”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甘瑟coldly said :“立即上交你的灯戒,准备随我传送会欧阿。”

  “你知道个屁!我受够了你们这群皱巴巴的老侏儒。”

  哈尔眼睛闪烁刺目光辉,向着甘瑟的projection 愤怒咆哮:“无限Earth 危机,小蓝人损失惨重。

  为了止损,为了避免力量虚弱时,惨遭敌Human Race 灭,你们自私地解算Legion ,自己躲了起来,留下新兵和残兵茫然无措、no one to rely on 。

  是我修复中央能量电池。

  是我重建绿灯Legion 。

  是我借银河上将和正义联盟的威名,震慑想要趁机报复绿灯Legion 的宇宙恶棍。

  是我在勉力维持Legion 在宇宙中的名望和地位。

  说我让绿灯Legion 慢慢恢复元气。

  等一切走上正轨,你们又回来了。

  你们以我为Earth 谋私利的理由,剥夺我Corps Head 的身份,逼我交出中央能量电池。

  为了统治Legion ,为了夺回中央能量电池,你们不惜分裂Legion 、挑起内战,这才是最大的自私!

  为了大局,我默默忍下一切不公正的对待。

  结果呢?
  法克,我已经举手投降,你们还不满足,要彻底消除我对电池的控制权。

  你们偷偷篡改能量电池的绿光频率,害得我再次遇到yellow 缺陷。

  没有yellow 缺陷,我能把蒙戈打成屎。

  是你们,害死了海滨城七百万人!

  现在我要救我的人民,你又来和我说‘个人私利’,我去你嘛的,谁有你们的私心重?”

  “pa pa pa !”哈莉轻轻为哈尔的“演讲”鼓掌,“说的真精彩,真畅快。”

  ——难道这是先前脸皮破防后产生的新觉悟、新厚脸皮?似乎脑子变灵光了。

  “哈尔,我看低你了。之前我以为你是有勇无谋的蠢货,didn’t expect 你什么都懂,只是在装糊涂。”她赞叹道。

  “哈莉奎茵,这是绿灯Legion 内部事务,不要在边上拱火。”甘瑟满脸严肃地说。

  “可你这会儿在Earth 内部。我的地盘,我想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哈莉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甘瑟转过头,“哈尔乔丹,绿灯侠要遵守绿灯Legion 的戒律。戒律第二条,无条件听从宇宙Guardian 的命令。

  现在我命令你交出灯戒,并立即随我回欧阿接受审判。”

  哈尔低头看了眼灯戒,它已经连一滴能量也不剩下。

  他的“充电宝”灯炉放在家里,也随海滨城一起毁灭。

  他之前也用不着灯炉,能量不足时可以随时从中央电池中抽取,直到小蓝人改变绿灯频率。不过他刚刚似乎又沟通了中央电池,小蓝人也再次掐断他与电池的联系。

  “你们bully intolerably .”

  越想越气,哈尔表情逐渐狰狞,然后猛地前冲,一拳砸在甘瑟脑袋上。

  失去绿灯能量,他只是个凡人。

  凡人的拳头无法伤害甘瑟的能量projection 。

  却不想甘瑟的脑袋像西瓜般爆开,刚爆炸成一滩绿灯能量,又迅速往一点收缩,好似飞溅的能量落在无形的vortex 里,被吸入.
  “shit!”哈莉目瞪口呆。

  哈尔使用右拳砸甘瑟脑袋,而right hand 中指戴着灯戒。

  灯戒砸到甘瑟头上,竟像激活“Great Star Absorption Art ”,把绿灯能量projection 的甘瑟,整个吸入戒指内。

  绿灯制服,再次浮现在哈尔体表。

  他的灯戒恢复部分能量。

  “你怎么做到的?甘瑟可是最强Guardian ,他的projection 由spirit willpower 维持,你怎么能抢到projection 中的绿灯能量?”哈莉疑惑道。

  “我想做就自然而然做到了。”

  看哈尔的表情,他似乎也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Ai, 刚才就劝你收手,绿灯能量创造的海滨城只是illusory shadow 。现在好了,as if dreams and visions in a bubble 破灭,你连绿灯侠都没法做了。”哈莉叹道。

  “我还有灯戒。”哈尔低头盯着戒指,面色gloomy and uncertain 。

  “甘瑟只一个projection ,能携带多少能量?用完就没了。”

  “够了。”哈尔低声道。

  “够什么?”

  “足够我回欧阿。”哈尔乔丹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我会复活海滨城,我发誓,谁也不能阻挡我。”

  “你要去欧阿”哈莉心中一动,古怪道:“你要抢中央能量电池?”

  “我需要能量来复活海滨城。”哈尔眼神坚定。

  哈莉定定看了他一会儿,轻声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审判蒙戈的事。

  审判罪犯,告慰亡者,也是在帮助海滨城的死难者。

  我觉得你应该关注现在还能改变的事,而非已经无法更改的定局。”

  “审判不重要,如果结果我不满意,我会自己寻求满意的结果。但在那之前,我得先拿回属于我的力量,没有力量,我什么也做不了。”

  留下这句话,哈尔一飞冲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