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79

2022-04-05

  第979章 心灵蜕变
  哈尔反抗甘瑟的命令,还将小蓝人projection 体内的绿灯能量吸收。

  事后Guardian 会如何对待他?
  哈莉觉得Guardian 会很生气,然后召集绿灯Legion ,商量罢免哈尔的职务,将他开除出绿灯Legion 。

  哈尔的绿灯灯炉毁了,绿灯戒指也几乎停电。

  只要通过欧阿之书解除灯戒与他的绑定,灯戒会在能量耗尽前一秒,主动脱离哈尔手指,飞回欧阿星,或者在2814扇区寻找下一位绿灯侠。

  至于失去灯戒的哈尔.
  就让他以凡人的身份烂在Earth 。

  毕竟他也没犯什么大错。

  毕竟他曾经做个Legion 一把手,为绿灯Legion 立下汗马功劳。

  没必要把事做得太绝。

  这是哈莉心中最正常的处理方案。

  但Guardian 的傲慢,以及对“绿灯之秘”(ps)的重视,超过她的想象。

  哈尔还没靠近欧阿恒星系,就遇到前来逮捕他的绿灯squad 。

  “你们怎么在这?”

  宇宙深空广袤无垠,要遇到活人已经比中彩票还难,遇到的活人还是熟人的几率更是低到impossible 。

  所以,见到迎面而来的绿灯squad ,哈尔惊愕的一瞬,立即反应过来。

  “Guardian 定位了我的戒指,让你们来逮捕我?”

  “哈尔,你懂Legion 规矩,放弃反抗,摘下戒指,让我们带你去见Guardian 。”

  绿灯squad 的领头之人,正是正联心中的“Earth 人民的old friend ”莱拉。

  绿灯侠莱拉和无限Earth 危机中的先知同名。

  她也是人类样貌,只皮肤为purple 。

  绿灯侠被灯戒选中后,会进行半年左右的特训。

  合格后才会派遣到对应的扇区执行任务。

  据欧阿之书几十亿年对无数绿灯warrior 的统计,进入扇区后的绿灯侠的平均lifespan 只有三年零九个月。

  莱拉和哈尔同一期的学员,也共同渡过无限Earth 危机、Legion 解散危机等多次困境。与绿灯侠的“lifespan ”相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算“很久很久”了。

  可越是交情深厚,此时见到她和她身边的old friend ,哈尔心中越发愤怒。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都了解我,知道海滨城对我的意义,现在你们却听小蓝人的命令站在我的对立面。”

  “哈尔,戴上绿灯戒指的那一刻,我们便放弃私人情感,立誓把Guardian 的命令放在first 。

  这是规矩,是绿灯Legion 存在几十亿年的制度,你不会不懂。”紫皮莱拉眼神坚定道。

  “我不想和你争辩绿灯制度。”

  哈尔真的不想和她争论,因为他知道她成为正式灯侠的第一个试炼任务——回到故乡处理掉自己想做interstellar 霸主的亲生father 。

  “我们是朋友,我救过你至少三次,还有你们”他looked towards 她带来的战友,哆嗦着嘴唇道:“我曾经是你们的首领,你们中很多人还是我亲自招募进Legion 的。

  我教会你们如何战斗,如何守护宇宙扇区,甚至拯救过你们很多次。

  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希望看in the past 的情分上,你们让开道路,就当没遇到过我。

  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行不行?”

  其余灯侠神色犹豫,相互视线交流,紫皮莱拉却坚定有力地replied :“不行!哈尔,你是我的朋友,但我和你不一样。

  我发誓效忠Guardian ,并为自己能遵守他们的法则感到骄傲和荣耀。

  Guardian 的命令高于一切,这是绿灯Legion 的第二戒律!”

  “你就是个蠢货,狗屎的绿灯戒律,只是确保我们像slave 一样听小蓝人使唤。”

  “闭嘴!拿下哈尔乔丹。”

  莱拉厉声shouted ,自己首先冲了上去。

  “他戒指没多少能量了,我们可以——”

  “bang! ”话音未落,哈尔已经速度极快来到她面前,手中灯戒爆发的能量波动并不太强,但萤火之辉,竟with no difficulty 击碎她的绿灯能量罩。

  “这impossible !”

  “bang! ”绿色拳头已经砸到她额头,等她在几分钟后幽幽醒来,便见到战斗已经结束。

  二十个绿灯侠如同陨石般凌乱地悬浮虚空。

  他们中间,哈尔乔丹面色冷漠,傲然挺立。

  “这impossible 。”她难以置信道:“Guardian 说你灯戒没能量了。”

  哈尔低头看了眼right hand ,灯戒表面的绿光明灭不定,快要彻底熄火。

  “没错,我的能量即将耗尽。”哈尔乔丹目光转移到莱拉的right hand ,“本来能量足够我前往欧阿,与你们一战,它用光了。所以,你们得补偿我。”

  “你只用那么点微弱之力,就打败我们所有人?!”莱拉艰涩道。

  哈尔缓缓飘到她跟前,“灯侠的实力从来不由灯戒内的能量多寡决定,我们的力量源泉是willpower ,意志才是一切。”

  他拉起她的right hand ,把戒指从她中指上退下来。

  “你做什么?这是我的戒指,你用不——impossible !”她再次lost self-control 叫起来。

  哈尔乔丹竟毫无阻碍地戴上她的戒指。

  灯戒还回应他了,闪烁璀璨绿光。

  “没什么impossible 的。”哈尔又挨个摘下其他人的灯戒,全都戴在自己手指上。

  “额啊~~~”无比耀眼的能量充盈全身,让他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

  “莱拉,我得纠正刚才的话,同等强度的意志下,更多的绿灯能量的确代表更强实力。”

  临走之前,他手中戒指射出二十多个绿灯能量团,分别落在每个失去意识、悬浮虚空的灯侠身上,在他们体表形成一层淡淡的能量保护薄膜。

  再次跳出Space Wormhole 后,哈尔遇到second wave 拦截者。

  “托马图,是你,你暗算我?!”

  他在路过陨石带时,撞上一层透明的巨网,网络却是interstellar 寄生虫的触手。

  整体上看,很像八爪章鱼,但它能完全隐形,屏蔽任何spirit strength 和能量的探查。

  “抱歉哈尔,用这种方法埋伏你,让我感到羞耻,但没办法,你打败了莱拉的squad ,你的实力比我强。”鸡头绿灯侠面带愧疚,眼神却很坚定。

  “投降吧,这是我母星特有的寄生虫,属于星空级别的强大生物,你越挣扎缠绕越紧,无论如何也挣脱不掉的。”

  “为什么?你是我朋友,我不求你帮我,但我和小蓝人之间的事,你不要来干涉啊!”哈尔悲愤道。

  “哈尔,我是Guardian 的下属,你也一样,我们都不能违背他们的命令,这是绿灯Legion 的戒律!”托马图said solemnly 。

  哈尔脸庞逐渐涨红,并扭曲,“那些小蓝人为你做过什么,你甘愿做他们的狗?我们无数次并肩作战,我多次救你性命,难道那些情谊都是假的?”

  “如果你有道理,我会站在你这边,可你现在要做什么?中央能量电池代表着什么,你不知道?”

  鸡头绿灯也变得激动,“我不能眼看着你毁了Legion ,毁了欧阿,也摧毁你自己。”

  “最后再劝你一次,离开我!”哈尔眼底被寒冰覆盖。

  “休想——”

  “bang! ”

  哈尔猛然爆发,手指二十多个戒指齐放rays of light ,衬托得他整个人如同一颗绿太阳。

  缠绕他身周、还想往七窍孔洞里钻的寄生虫,被撕得稀烂。

  只一击,托马图便battle clothes 破碎、鸟毛乱飞,躺尸在黑暗虚空。

  不过托马图并非独自前来,他和莱拉一样,也带来一支绿灯主力。

  面对他愤怒和痛苦的力量宣泄,他们one after another 倒下。

  特比斯星的寇瑞,一名战略天才,哈尔乔丹亲自招募进Legion 的,倒下了。

  硅基lifeform 、长得像小山的翰怒,从无限Earth 危机中活下来,跟随哈尔多年,对哈尔极为敬佩,曾被哈尔依为心腹.现在,他也倒下了。

  2312扇区,卡莱斯planet 的格拉福特瑞,哈尔不止一次救过他的性命,现在他站在他对立面,被他一拳砸碎一嘴牙齿。

  哈尔轻松解决了他们。

  可每打倒一位曾经的战友,哈尔眼底的阴影与偏执便增加一分。

  他不再去想用绿灯能量重塑海滨城的事。

  他心中悲凉与痛苦,与愤怒和绝望一样多。

  他发誓要去欧阿,找到小蓝人,然后他不确定会对他们做什么,但他发誓,must dignified 正正站在他们面前。

  “休想!”在哈尔击败所有灯侠,再次收集灯戒时,一位皮肤白皙、棕色长卷发的白人女子,从昏迷中清醒。

  她睁开眼睛,fiercely 瞪着哈尔,戴着戒指的right hand 捏成拳头,不让他触碰自己的灯戒。

  “布狄卡”

  哈尔看着眼前长得和Earth 人没两样的beautiful woman ,神色怔楞。

  她也是他带入Legion 的。

  她曾经非常崇拜他,甚至不介意和他多夜一夜青。

  “叛徒,呸!”她嘴角流血,被划伤的脸庞鲜血流淌,有些狰狞。

  “我是一名warrior ,这枚戒指是我的武器,是我手的一部分。”

  “叛徒?”哈尔笑了,笑容扭曲,“你说它是你手的一部分,很好。”

  “刺啦!”绿光闪烁,布狄卡right hand 掌齐腕而断,断肢径直飞入哈尔手中。

  “ahhhh ——”断臂blood splashed ,布狄卡咬紧牙关,forcibly 把痛呼咽入喉咙。

  “he he he ”哈尔轻笑出声,动作轻松地摘下戒指,像扔垃圾、把断掌随手丢入虚空。

  拿走所有灯戒,哈尔准备一飞冲天。

  可临走之前,他再次扫视众灯侠一眼。

  面无表情看了他们好一阵,他还是留了一团团绿光,让他们暂时不会死在太空环境。

  “下次谁再阻拦我,我会从他尸体上踏过去。”哈尔像是发誓般低语。

  下一站即是欧阿。

  可刚踏上欧阿星,他便遇到了自己在绿灯Legion 最好的朋友,猪头人基洛沃格。

  “.连你也被他们说动,要来阻拦我?”他语声艰涩道。

  “哈尔,停下吧,我不想和你打,但我必须对Legion 忠诚也必须对Guardian 忠诚。”

   (ps:Guardian 对哈尔的严苛,除了傲慢与自大,还有别的原因,与欧阿之书中的预言有关,那些信息是绿灯Legion 的核心机密。

    此时哈莉只猜测哈尔触及绿灯之秘,却不晓得是什么。

    这点在后面会解释。

    另外,说几个dc宇宙数字上的小知识。

    1.超级罪犯平均越狱时间为五个月到七个月。

    也即是说,无论他们有期徒刑还是无期徒刑,一般都在五到七个月内越狱。

    2.绿灯侠的平均lifespan 为三年九个月,不足四年,戴上灯戒后,活在世上的时间还不如一个大学生在学校的日子长。

    3.绿灯侠必须每24小时给灯戒充电一次,这是小蓝人设定的阙值,部分强大绿灯侠对绿灯能量利用效率更高,willpower 更强——主要是willpower ,绿灯侠的willpower 决定一切——可以把时间延长几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