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80

2022-04-05

  第980章 绿灯Legion 又团灭了
  “别别逼我!”哈尔低吼道:“我对自己发过誓,谁拦我,我杀谁,从现在开始。”

  “你可以从我开始.“

  看到他眼中的痛苦与悲愤,基洛沃格心中一软,捏紧的拳头再次松开。

  “哈尔,收手吧,这里不止我一个,外面都是绿灯侠。”

  “hahaha ,我打翻了托克图和莱拉,打翻了他们带来的绿灯,他们是我在Legion 最亲近的战友和朋友。

  连他们都不能阻拦我,其他我甚至不知道名字的同僚,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哈尔仰头狂笑,笑声充满悲凉和痛苦。

  基洛沃格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大声ordered :“拿下哈尔乔丹,剥夺他的灯戒!”

  绿灯史上最惨烈的内战,在欧阿星上爆发。

  方圆千里都笼罩在狂暴的绿灯能量中,这次哈尔终于无法留手。

  面对Guardian 重新当家做主后新招募的绿灯侠,哈尔也不打算留手。

  不过他也没故意对他们大开杀戒,只将old friend 基洛沃格揍爬下,把周围灯侠逼退,他便找机会冲出包围圈,直冲Guardian 之崖。

  那里有Guardian ,也有中央能量电池。

  “小矮子,我知道这是你们的花招。基洛沃格和莱拉是勇敢的warrior ,却不是擅长谋略的好统领,原本轮不到他们带兵阻截我。

  你们故意安排他们带队,因为我和他们关系亲密。

  很恶毒的心思,想让他们死在我手里,从而击溃我的意志,可我不会上你们的当。”

  也不知为何,哭着向哈莉“忏悔”后,哈尔心灵前所未有的通透明了。

  今天之前,他muddleheaded ,甚至不知道Guardian 改变中央能量电池的光谱频率,是对自己的戒备。

  现在他虽然痛苦、愤怒、伤心、绝望.被各种负面情绪填满胸膛,但他脑子似乎进入“超级智慧”状态,立即明白Guardian 的险恶用心。

  “现在我闯过你们设下的层层关卡,来到你们面前。我知道自己无法回头,我堕落了,可你们早已堕落。让我们在堕落中彻底走向毁灭吧!”

  “住嘴,2814扇区的绿灯侠,立即停止你的邪恶行为!”

  十数尊高大的能量projection ,出现在欧阿天空。

  蓝皮red robe 的小蓝人,绿灯能量projection ,百米高大,气息浩瀚,威严宛若Spiritual God 。

  “不然呢?你们都不敢真身出现在我面前,还在这吆五喝六。”哈尔讥讽道。

  居中的小蓝人coldly said :“哈尔乔丹,不要狂妄,我们早为今天做好准备。

  出来吧,绿灯Legion 新的首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绿灯侠!”

  “嗖——”小房子那么大的中央能量电池从地表升起,悬浮半空,从灯口投射璀璨green glow 。

  绿色rays of light 中,渐渐多了一道illusory 的黑影。

  影子越来越清晰,最终走出个瘦削的兜帽人。

  “哈尔,long time no see 。”

  他掀开兜帽,露出让哈尔震惊的red 脸庞。

  “塞尼斯托?!”

  “hehehe ,我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下与你再会。”塞尼斯托古怪said with a smile :“如今你成了绿灯Legion 有史以来最大的叛徒、罪犯、恶棍、杀人狂魔。

  我却成为欧阿星最后的希望,多么美妙的讽刺啊!”

  “塞尼斯托,就算是你也不能动摇我的决心,让开,否则我从你尸体上跨过去。”哈尔很快恢复冷静。

  他知道塞尼斯托得到视差怪,知道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后,Guardian 一直在追踪塞尼斯托,还知道现在视差怪又被封印到中央能量电池。

  那么,见到塞尼斯托从电池里走出来,便不足为奇了。

  只不过,他有些不明白,为何塞尼斯托要为小蓝人卖命。

  “从我尸体上跨过去.你真会那么做?我很怀疑。”

  哈尔的狠毒决绝眼神、压抑着情感的扭曲表情,是塞尼斯托之前从未在他脸上见到过的。

  他心里莫名发憷,这位Disciple 的状态有些诡异。

  “哈尔,时隔多年,其实一切都没变,一切依旧如故,你还是个英雄,是一个好人。”塞尼斯托笑容轻松地说道。

  ——哈尔,相信自己,你是好人,好人不会胡乱杀人,好人懂得忏悔,快哭着后悔吧!
  哈尔的“心灵通明”再次起效,他unfathomable mystery 地comprehended 塞尼斯托内心的想法。

  “好人?我不再是了。”他叹息道。

  他忽然抬起双手,向塞尼斯托射出两道狂暴能量束。

  “bang! ”被炸飞半空的塞尼斯托,表情惊诧且扭曲。

  ——这位小老弟果然不正常!
  “哈尔,你竟然sneak attack ——”

  这句话还没离开喉咙,就立即又被他咽了回去。

  塞尼斯托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以一个飘逸帅气的姿态摔在地上,一脸风轻云淡的笑容,“噢哟,噢哟,这可真不是你的风格。

  老实说,再次见面,我有点小失望。因为我原本对你的期待更高些。”

  他right hand 指了指空无一物的左手,“你这样fully armed ,还在叙旧的时候,不讲武德地sneak attack .哈尔,几年前初见面时,我就说过,你的潜力超过我,未来会比我强。

  今天我大概会被你击败,但有个问题——你能否在公平一战中超越我。

  你永远也不知道答案了。”

  哈尔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两只手十根手指,戴满灯戒。

  “塞尼斯托,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不在意‘是否超越你’的愚蠢问题。

  现在我什么也不在乎了,但我想欣赏你的绝望。”

  哈尔双手张开,一枚枚灯戒自动脱落,飞离他手指,“ding ding dong dong ”落在地上。

  只留下一枚,他自己的那枚。

  此时此刻,欧阿星上。

  “赛尼斯托和他对上之后呢?”哈莉问道。

  察觉情况不对劲后,她和正义联盟立即赶了过来。

  欧阿星上死尸枕藉,除了小蓝人甘瑟,竟再无一个活人。

  全部被残忍杀害。

  数以千计的绿灯侠和几十位小蓝人,都死了。

  “赛尼斯托不是哈尔乔丹的对手,被forcibly 扭断脖子——哈尔乔丹没使用绿灯能量,他用自己的力气,宣泄心中的最primordial 的毁灭欲望。”

  甘瑟瘫坐在clansman 尸体中间,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声音空洞得像从机器人嘴里说出来的。

  “用手拗断脖子.”大超不想相信哈尔做了那样残忍的事。

  但此时遍地尸体无不证明,自己的队友真的堕落了。

  哈莉in the vicinity 尸体堆里扫视一圈,疑惑道:“赛尼斯托的尸体呢?”

  “没找到吗?”众英雄也环顾all around ,没寻到目标。

  他们又四散开,in the vicinity 仔细搜索一遍,还将散落在外尸体收敛、埋入坟墓。

  “的确没发现赛尼斯托的尸体,但我猜测尸体被能量光束波及,消融成残骸,或者干脆蒸发消失。”

  神奇女侠指着地上一具硕大的骨架,神色复杂道:“就像他,你们能猜到他是谁吗?”

  骨架皮肉消融,只留下有些扭曲的骨头,骨头表面黏着好似沥青的焦肉。

  身高两米五,不仅高,还很宽很厚,根根分明的焦糊肋骨内,甚至能藏下一个成年人。

  它的嘴巴很大,几乎裂开到耳根,像猪的嘴巴
  “偶买噶,这是基洛沃格,哈尔对绿灯Legion 最要好的朋友。”大超难以置信地叫道:“连他都杀了,哈尔他.上帝啊,他到底在想什么,在做什么?!”

  “他在痛苦中堕落了。”海王亚瑟叹息道。

  “我们该早点来欧阿的。”闪电侠懊悔道。

  百特曼紧抿嘴唇没说话,但脸上的悔恨之意,比闪电侠有过之无不及。

  因为他以团队智囊的身份分析,觉得哈尔的问题不大,没能力造孽,不造孽就没有大罪,没大罪Guardian 也不会惩罚他。

  却不想出现这种意外。

  “你说他灯戒没能量了?”他looked towards 哈莉,语气中没有责怪,只有疑惑和不解。

  他相信哈莉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搞错。

  但现实是没能量的哈尔,屠了整个绿灯Legion 。

  “原主就在这,你问他。”哈莉向甘瑟努努嘴。

  迎着众英雄询问的眼神,甘瑟还迟疑了好一会儿。

  “没错,我们关闭了他的灯戒与中央能量电池的连接,他只靠吸收我projection 的那点能量来到欧阿,但他在途中抢夺了很多戒指.”

  “他还能使用别人的灯戒?”众英雄惊疑不定。

  哈莉此时已肯定了离子鲨对哈尔‘willpower 化身’的说法。

  他在绿灯能量方面创造任何奇迹,她都不再惊奇。

  她的疑惑点在别的方面。

  “既然知道他要来欧阿,你们又想逮捕他、收缴他的灯戒,为何还要派人去拦他?”

  甘瑟垂下眼眸,道:“他打上欧阿,和被逮捕带回欧阿,意义不一样。”

  哈莉盯着他有些苍白的面孔,漠然道:“你是spirit strength 方面的Master ,能把自己的记忆完整展现给别人,我想亲眼看看哈尔的‘堕落’经过。”

  甘瑟皱眉不语。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琼恩。”

  fire star 猎人hesitantly said :“真的要做?甘瑟不是罪犯。”

  哈莉道:“审判过后确定他无罪,他才不是罪犯。现在我们需要知道他做了什么。”

  大超奇怪道:“他能做什么?”

  哈莉看他们的眼神更奇怪,“哈尔还是你们的队友,他忽然‘堕落’,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

  “你怀疑哈尔爆发杀人,与Guardian 有关?”百特曼沉吟着转向甘瑟,“Master ,请原谅我们的无礼。

  我们只希望了解发生在哈尔身上的事,与之无关的内容,你大可以将其屏蔽。”

  甘瑟沉思片刻,才把在场之人拉入他的心灵空间。

  通过他的“心灵之窗”,他们以甘瑟的视角,看完哈尔“堕落”的全过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