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88

2022-04-08

  第988章 七灯之外的白灯

  “哈莉Meditation Method 能行?”闪电侠目瞪口呆。

  海王认真道:“可以的,Meditation Method 就是这么创造出来的。

  世上原本没有冥想术,first 法师在模仿Spiritual God 和恶魔时,发现按照祂们的模式运转念头,可以更轻松自如地使用祂们的魔法,于是Meditation Method 诞生了。

  ‘哈莉的狡诈’完全可以当做一门魔法,forbidden spell 级的‘思想魔法’。

  创造对应的冥想术完全有可能。”

  “如果这么容易,为何恶魔没发明出来?”大超怀疑道。

  “你怎么知道恶魔没发明‘Demoness Meditation Method ’?”海王反问道:“既然连你都知道它们在向哈莉学习,那它们怎么学习的?”

  大超怔了怔,说道:“如果有第二个人练成‘哈莉的狡诈’,还不得Heaven and Earth 色变、natural phenomenon 频出,轰动地狱,震撼多元宇宙?就像哈莉那样。”

  “越说越玄乎了。”神奇女侠嘴角抽搐。

  “你觉得我在吹捧哈莉?”大超看了她一眼,问道:“就凭她做的那些事儿,随便挑出一件来,哪个的效果比‘Heaven and Earth 色变’差了?”

  神奇女侠认真想了想,竟无言以对。

  海王轻咳两声,道:“Meditation Method 的等级有高有低,魔法能级也分高下。同样的魔法、同样的冥想术,落在不同人手里,也会有不同效果。

  百特曼之前几次模拟哈莉思维,都大获成功。

  说明他若创造‘Demoness Meditation Method ’,等级会非常高。

  我不开玩笑,大家真的可以试试。

  没办法,现在的超级英雄world ,太卷了。

  每年新加入那么多强大又聪明英雄和我们竞争也就算了。

  连超级罪犯也在不断进化,从单一优势,向六边形warrior 发展,比我们强大的,还比我们奸诈。

  现在做超级英雄好难!
  不仅英雄增多、罪犯进化,连Earth 危机也变得更加云谲波诡、复杂危险。

  如果我们不努力提升自己,早晚会因为能力不足酿成大灾祸,祸及己身,天下大祸。”

  ——不用等未来,其实大祸已经发生过了。

  众英雄心中叹息。

  “百特曼,你觉得‘Demoness Meditation Method ’可行不?”大超有些意动。

  百特曼严肃摇头,道:“最好不要学,她的思维模式非常demonic path ,很容易被扭曲灵魂、诱发堕落。”

  “可你没事。”

  “我cultivation Martial Arts 十年,意志坚定如铁。即便如此,我也不敢经常进入‘Demoness 思维模式’,进去很难,脱离更难。”百特曼叹道。

  “怎么难了?“大超问。

  “嗯,就像嗨飞。”百特曼思索着道:“人类之所以很难戒du,因为他摆脱不了嗨飞的极致快乐。

  哈莉思维能让人更容易获得成功,走邪道,风险低,利润极高,灵魂的满足感比嗨飞更强,很难戒断。

  可经常走邪道,不等于主动入魔吗?
  我们是正义的英雄,是邪道的大敌!”

  “即便不学Demoness Meditation Method ,哈尔还是堕落了。”海王轻声道。

  “所以我们越发不能推广Demoness Meditation Method 。原本有些英雄就意志不坚定,学了之后不更容易cultivation deviation ?”百特曼道。

  “那我们如何应对未来越发困难的危机?达克赛德没死,还躲在暗处阴恻恻谋划我们。”神奇女侠问。

  百特曼沉吟片刻,道:“在今天的事件中,我真切领会到哈莉上次所说的‘应对危机的两大要点’。

  第一是信息,第二spare no effort 。

  比如,面对未知的机器猎人,我们会上前交流。

  从那一刻起,无论机器猎人是敌是友,我们双方的‘冲突’已经开始。

  哈莉却选择暗中观察、隐瞒身份打探情况。

  因为她隐瞒身份,哪怕她已经和机器猎人接触,双方的冲突依旧没有爆发。

  等她摸清对方底细,再自己决定什么时候爆发,如此她比我们多了个知彼知己的信息优势。

  另外,如汉克肖所说,哈莉加上我们,不使用计谋,直接meet force with force ,依旧有胜算,但她依旧把狡诈发挥到极致,然后一拥而上。

  竭尽智慧和力量,才是真正的spare no effort 。

  即便失败,也问心无愧,不留遗憾。”

  “总结得很不错,可我们要如何学习?”海王问。

  “嗯,今后做事要先用智谋,再用全力。”百特曼道。

  “这不就是学哈莉?”海王木着脸道。

  “我没说不向她学习,只是学她者生,似她者死。我们学习她的做事方法,而非用她的思维扭曲自己的意志。

  我坚信,只要我们坚信正义和光明不动摇,无论过程多曲折,都将迎来最终胜利,因为邪不胜正,正义永恒!”

  百特曼放弃了过去的低声沙哑声线,语气格外高昂激-情。

  这话太对大超的胃口。

  他看他的眼神热切得能将寒冰融化,“没错,邪不胜正,正义永恒!”

  若非这时正在狭小的宇宙spaceship 内,他恨不得离开座椅上去拥抱他。

  另外几位英雄也热血上涌,心情激荡。

  就在这种热情昂扬的气氛中,正义联盟回到Earth 。

  来到正义大厅,他们愕然发现钢骨已经等在那儿了。

  “哈莉半途把你赶回来了?”百特曼frowned 。

  “没有,机械超人的头颅已经被丢上起源墙,我还拍摄了‘最终审判’。”

  钢骨一边说,还一边把视频projection 到半空。

  “汉克肖,你亲口承认,海滨城毁灭不是意外,而是你故意使坏,七百多万人因你而死,现在判你永堕起源墙,still refuse to accept ?”

  众英雄表情古怪,视频中的审判发生在胃袋维度,黄灯能量具现出一个小法庭,哈莉换上了大法官的black robe ,另外还有绿灯侠充当陪审团以及观众代表。

  钢骨抱着机械超人的脑袋站在被告席。

  “我不服,我被达克赛德控制了思维。”

  “若非你有被控制的嫌疑,我会判你挂起源墙?挂墙甚至不是si刑。”

  “挂墙上就下不来了,彻底没了未来,比死还狠毒。”汉克肖excitedly said 。

  “无论如何,七百多万人因你而死,你已经被剥夺生命权利。”

  哈莉用力敲了小锤子几下,宣布审判结束。

  “法克鱿,溅货,我XXXX”

  汉克肖表情狰狞,愤怒咒骂,却难以挽回被哈莉一口吐在墙上,化作一颗扭曲面容的石雕头颅的命运。

  海王吹了声口哨,said with a smile :“起源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不如把蒙戈和那些外星人也扔上去。”

  “挂起源墙和si刑没区别。”百特曼said solemnly 。

  “至少名声好听些。”海王道。

  百特曼叹道:“现在‘外星犯罪法案’的关键点,已成为外星罪犯是否与人类罪犯共用同一套法律。

  大趋势上讲,应该使用同样的法律,避免种族歧视和内部分裂。

  如果ordinary person 接受自己犯了罪就被挂起源墙,挂起源墙的刑罚也可以通过。”

  “只怕有些难了。”大超道。

  “法律的事让法官和律师们去伤脑筋,现在当务之急是哈尔。”神奇女侠提醒道。

  百特曼looked towards 钢骨,道:“通过手机、正义联盟专用腕表,以及公共网络,锁定哈尔的位置。”

  钢骨电子眼快速闪烁red light 。

  半分钟后,他摇头道:“没有他的痕迹,要么他不在Earth ,要么他有意避开我们。”

  “哈莉在哪儿?”

  遇事不决,大超就想到哈莉。

  “我和她在起源墙附近分别,连托马图那些绿灯侠也被我和耶比带回来的。”

  “她在起源墙做什么?”大超疑惑道。

  “我也问过她,她说看风景。”钢骨尴尬道。

  大超嘴角抽搐,“先去见托马图吧,询问他们的打算,尽力满足他们的需求。”

  哈莉其实没说谎,她真的在看起源墙的风景。

  不过不是站在起源墙外面看,而是把自己挂墙上,Level 8 厚脸皮防御让她的意识坚硬如钢,甚至能穿透起源墙。

  厚脸皮防御升到Level 8 其实就是今天的事。

  当时哈莉就有来一趟起源墙的想法。

  将汉克肖扔墙上,反倒是顺路为之。

  如果身边没有正义联盟,按哈莉本心,会把汉克·肖灵魂逆转为数据,然后找猪狗,也灵魂数据化。

  提取猪狗的灵魂基因片段,把汉克肖最珍惜、最渴望、最尊崇的超人灵魂基因片段取代。

  让他做个灵魂上的猪狗,再打入ninth layer 地狱,受尽痛苦折磨。

  不过,正联在边上,折腾灵魂基因工程又太浪费时间和精力——得重新研究汉克肖的技术,她自己并没搞类似研究,踏出那步之前,她把脚缩了回来。

  另外,地狱最近改革,不再折磨亡灵了。

  为了a trifling 汉克肖,不值得她耗费太多心神,干脆扔起源墙上让他慢慢被同化,省时省力,还顺路。

  此时,起源墙某处。

  哈莉化作一尊万米高的石雕,双眼微闭、神态安详。

  意识如同Dongfang Bubai threw away 去的绣花针,深深刺入墙内,还在继续往里延伸。

  出乎她预料,原本以为会再次碰到帕佩图阿,却不想第一个见到的是一个golden world 。

  她像是黑暗中的旅者,忽然进入开着灯的金库,golden-bright and dazzling 的光辉晃花了她的眼。

  “偶买噶,这是黄灯能量,七大情感光谱中的恐惧之力,我进入情感光谱能量池了,为什么是yellow ?

  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Indigo, Purple ,即便进入情感能量池,也该先红,或者紫——”

  哈莉刚这么想,她“眼睛”再次被突如其来的red light 晃花。

  若非Level 8 厚脸皮防御,她会被填满胸腔的“暴怒”情绪点燃bloodline 。

  情感光谱七种情感,对应七种颜色,red 为愤怒。

  哈莉有Level 9 绿灯与黄灯防御专长,不受绿灯与黄灯能量池的情感力量影响,对其它灯色也有防御,但无法百分百防御。

  所以她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差点情绪失控。

  幸好她不止一个防御专长,另外八大专长开启,尤其是第二意志与心灵,以及七大基础力防御形成的“联结防御网”,让她立即稳住心境,willpower 继续徜徉在“愤怒之海”。

  “能不能抽取一部分,来开启防御专长.”哈莉心中激动,立即测试。

  五分钟后,她失望sighed then said ,willpower 继续往前蔓延。

  能抽取,但效率极低。

  大概她在墙上挂个三五天,勉强能开启零级防御专长。

  挂个百八十年,能升到Level 5 ,挂百八十亿年,能升到high level (Level 7 以上)。

  “还不如回头去找红灯Legion 。”

  大概她此时的意志与心灵之力还不够强,在墙上凿的“孔”太小太小。

  之后,哈莉依次见识到orange 的贪婪、绿色的意志、blue 的希望、azure 的怜悯、purple 的爱.
  “Ahhhh ——“

  意志继续breakthrough ,刺眼的白光assaults the senses ,哈莉的思维和意志,如同一根丢入搅碎机里的细钢丝,被疯狂扭曲、折断、消融、改变.
  她惨叫一声,从起源墙上跳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