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994

2022-04-10

  第994章 宇宙又要重启?!
  “hehe ,劳德你不愧是‘国王’,一下子就明白事情的关窍。新绿灯侠拒绝了超人,目前还没加入任何英雄组织,也没英雄朋友。

  他甚至没在Heavenly Eye 会登记,不是一名合法的超级英雄。

  我们现在对他出手,即便事情办砸了,正义联盟也找不到发飙的理由。”韦德将军得意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马克斯维尔问。

  “保底,我要他的灯戒。如果可能,我想拿走他的‘绿灯inheritance ’,然后组建一支不受小蓝人控制、完全属于米利坚的绿灯队伍。”韦德双目放光道。

  “我以为你只想收买他、利用他,didn’t expect 你的野心这么大。”马克斯维尔咂舌道。

  韦德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当然向收买他,如果他能像原子Captain 那样,老实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我何必把事情复杂化?”

  “你已经收买过他了,他拒绝?”

  韦德道:“还没开始,但超级英雄都一个德行,不用想也明白他的态度。

  他甚至拒绝了超人。

  难道还有傻子不愿做站在阳光下、享受掌声和欢呼的正联英雄,反而去当gutter 的特工?”

  gutter 的特工头子心头火气,你特么这是在指着秃子骂和尚,对吧?

  “韦德·艾林,你也是将棋会特工。”他冷coldly said 。

  “正因为如此,我才有感而发啊。但凡有个B-Rank 超能力,我也穿上英雄制服了。”韦德将军叹道。

  “你以为英雄很好当?就凭你的性格,八成沦为超级罪犯。”马克斯维尔讥讽道。

  韦德将军认真道:“做超级英雄当然简单,只要让民众觉得你代表正义即可。

  要论在民众面前伪装、表演正义和光明,谁能比得过我们政客?

  难做的是像超人那样的真英雄。

  可即便是正义联盟,又有几位纯粹的英雄?

  至少哈尔乔丹不是。”

  马克斯维尔问道:“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能不能用将棋会的力量,把洛杉矶绿灯侠绑到我这儿?”

  “你手里的力量不比将棋会弱。”马克斯维尔道。

  “这个.”韦德将军支吾道:“我毕竟是五角大楼的将军,不戴‘手套’,会弄脏自己的手。”

  马克斯维尔said with a sneer :“将棋会的确会帮某些大佬擦屁-股,但你还不够格。

  韦德·艾林,明白你的身份,你只是‘Knight ’,而我是‘国王’。”

  韦德将军也不生气,“我是将棋会的Knight ,所以我们两个组织有合作的基础。

  抢夺‘绿灯inheritance ’,只在你的将棋会和我的特殊犯罪防卫科的谋划,五角大楼不知道,也与白宫无关,如何?”

  马克斯维尔想了一会儿,才叹息道:“韦德,你果然是个玩政治的好手。”

  五角大楼不知道,白宫没参与,这是主动替大佬背锅啊!

  事情韦德将军来做,黑锅也他来背,出了成果,白宫和五角大楼肯定收益最大。

  这种小弟连他都稀罕,难怪年纪轻轻就成为准将,还掌管特殊犯罪防卫科。

  “要不要合作?”韦德将军问。

  “我支持你的计划,但不参与你的行动。”马克斯维尔道。

  韦德将军疑惑道:“为什么?成功后,你至少可以做个能飞行、能太空生存、能参与interstellar 事务的绿灯侠。

  如果说担心正义联盟、哈莉奎茵,也大可不必。

  每年都有新英雄出现,也每年都有新英雄夭折,他们压根不管,也管不过来。

  比如我的特殊犯罪防卫科,直接拿超能者做实验。

  其中有罪犯,也有性格孤僻、没名声的英雄,没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马克斯维尔缓缓道:“绿灯侠身份不一般,你知道发生在卡德摩斯的事故吗?”

  “卡德摩斯.”韦德将军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他也在秘密研究超能变异,当然了解搞超凡基因实验的卡德摩斯。

  前些日子,负责卡德摩斯项目的人死了一大片,除了研究员,还有几位五角大楼的将军。

  死得unfathomable mystery ,临死前的表情却一致的扭曲痛苦。

  暗影局的人说与诅咒有关。

  而在惨剧发生前,卡德摩斯实验室样本先出现意外。

  据说实验样本与哈莉奎茵有关.
  那次事件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也悄无声息地结束。

  有人调查,但没人敢去调查银河上将。

  之后银河上将也成为基因实验方面的禁忌。

  ——研究她不如研究超人,超人有氪星基因,她就是个ordinary person 至少基因很普通。超人知道小超人是自己的克隆体,也没把卢瑟一拳捶死,甚至没伤害他,她不一定知道别人在研究她的基因,却使用“黑魔法”把所有搞研究的人搞死。

  傻子都该知道研究谁。

  于是,这段时间超人基因项目更加繁荣,却再没人敢碰哈莉一根汗毛。

  “新绿灯侠和哈莉奎茵没关系。事实上,她对‘少年守望者’都不怎么在意。

  她和绿灯Legion ,和小蓝人的关系很糟糕。

  我们抢夺小蓝人的inheritance ,用于米国国防,她没道理阻拦。”

  马克斯维尔道:“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参合这件事。”

  “为什么?”

  “我压根不想做绿灯侠,不想成为站在阳光下享受万民欢呼的英雄。

  我觉得他们不是真英雄。

  真正的英雄应该成为人类文明的基石,不那么引人瞩目,却不可或缺。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在黑暗中守护米国,保护world 。”

  “别扯了,我了解你,你不是那种甘于奉献的无名英雄。”韦德将军语气里带着嘲讽,“你自大自负,看不上超级英雄,觉得自己才是人类未来,也恨不得全人类都拜伏在你脚下,你和卢瑟一个德行。”

  “去你吗的!”马克斯维尔愤怒挂断电话。

  “dīng líng líng ”可电话铃声立即又响起来。

  “我向你道歉!”

  这句话止住了马克斯维尔的破口大骂。

  韦德将军快速道:“我的特殊犯罪防卫科没能力对付S-Rank 英雄,上任绿灯侠却被评为3S-Rank .以他如今singlehanded 横扫欧阿的战绩,估计都够5S-Rank 了。”

  “将棋会也没强大的超能者。”

  事实上,将棋会的组织理念即是“依靠人类自身的力量Protector 类”。

  里面的特工多是百特曼、绿箭那种经过训练、实力超群的ordinary person 。

  异能者很少,即便有,也不强大。

  比如将棋会“国王”本人,他只是B-Rank 心灵控制者,异能的副作用还非常大。每次使用心灵异能,他都会流鼻血。

  “我不要你们的特工,我要从将棋会的监狱里挑人。”韦德将军道。

  “谁?”

  “Divine Force 少校克利福德·泽马科。”

  “那家伙曾经一拳把撕破曼打飞两千多公里,横跨美利坚三个州。”马克斯维尔hesitantly said 。

  “所以我才选他,实力够强。”

  “如果出意外,闹的事也更大。”

  “他是我的Old Partner ,不会闹事的。”韦德将军自信道。

  ”hmph ,他若听话,也不会在大都会闹事,然后被撕破曼丢入监狱了。”

  “Divine Force 少校和原子Captain 都是军方‘曼哈顿量子能量试验’的产物。亚当上校第一个参加外星金属的辐射试验。

  待技术成熟后,少校克利福德才接受改造。

  我们对他使用了更多外星金属.事实证明,个人innate talent 更重要,更强的外星金属、更强辐射,并没让Divine Force 少校超越原子Captain 。

  不过,金属样本中植入爆炸物,他不敢不听我的话。”韦德将军得意said with a smile 。

  “你让Divine Force 少校直接抢新绿灯侠的戒指,别的超级英雄插手怎么办?”马克斯维尔语气开始松动。

  “我没那么傻,我会安排Divine Force 少校伪装身份,悄悄潜入绿灯侠的家,然后用特工的手段低调解决问题。”韦德将军道。

  “这才几天,你连他家在哪都摸清楚了?我记得他待了眼罩,并没暴露身份。”马克斯维尔奇怪道。

  “你最近没看他的花边新闻?”

  “我从不看花边新闻。”

  “你应该看一看,他当众牵着一位女记者飞走,之后几天又有人发现他穿着绿灯制服,在洛杉矶沙滩和那女记者芭比扣。

  两人坐在一起打情骂俏的照片,直接能在花边新闻上找到。

  甚至有狗仔队拍到他晚上抱着女记者在洛杉矶上空看夜景的视频。”

  马克斯维尔frowned :“这么不谨慎?正联英雄和他见过面,没教他注意影响?”

  “我不知道,但我很乐意他这样。”

  哈莉也关注了凯尔雷纳一段时间。

  不过不是看他与性感女记者的花边新闻,而是在计算他的“待机”时间。

  鸡头绿灯托马图道:“普通灯侠每隔24小时,需要为灯戒充能一次。

  灯侠负责一片宇宙扇区,通常情况下,需要在宇宙中长时间、大范围地巡逻。

  这个过程equivalent to 手机开机后不玩游戏、不看视频的待机时间,一天一充足矣。

  新绿灯没时刻保持绿灯形态,equivalent to 关机后的待机。

  即便如此,他40%的能量坚持近一周也没来找你,说明他和哈尔一样,对绿灯能量的利用率极高,难怪甘瑟会把最后一枚灯戒交给他。”

  说到最后,鸡头人的表情十分复杂。

  凯尔让他想到毁灭绿灯Legion 的哈尔,他心情复杂。

  甘瑟这么长时间也没来Earth 接他们,他心情复杂。

  代表绿灯最后inheritance 的灯戒交给Earth 新手绿灯,他心情复杂。

  “你今天过来找我,是为了新绿灯侠的事?”哈莉问道。

  鸡头灯侠说的,她自己也知道。

  知道凯尔雷纳必有特殊之处。

  “哈莉,我觉得绿灯第二次复兴,会需要离子鲨的帮助。”鸡头绿灯侠眼神飘忽,半尴不尬地说。

  “你想做离子侠?”哈莉眯眼道。

  托马图先摇头,又nodded ,表情窘迫地说:“我知道离子鲨是你朋友,不会无礼地提出那种要求。

  但若离子鲨怜悯绿灯Legion 今日的遭遇,想要帮助我们,我愿献身做它的宿主。”

  “hehe .”哈莉笑声很轻,也有些冷。

  莫名的压力袭上心头,鸡头人坐立不安,额头和后背一起冒汗。

  “要不,让我留在庄园,等新绿灯侠到来,我给他做导师?”

  哈莉刚要拒绝,忽然心中一动,道:“离子侠有人了,就是我家的海伦娜,你可以做她的导师。”

  “海伦娜?”

  哈莉moved towards 后院喊道:“赛琳娜?”

  “什么事?”

  “把海伦娜抱来,我为她找了个master ,少年绿灯特训营又可以开张啦——”

  “轰隆——ka-cha ~~”

  哈莉耳边忽然传来好似万仞冰川崩塌的声音,强大的压力没预兆地落在她的灵魂上。

  联结之力防御专长,保护自己时间线的innate talent 被触动。

  “额啊——”她鼻孔、眼角、耳孔、嘴角鲜血如小溪,horrible to see ,“谁,谁在修改时间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