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04

2022-04-13

  第1004章 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两位撒旦的消息
  “哈莉,你真想我死啊!”渣康激动悲号。

  “瞎说什么呢,我若想你死,怎么会急吼吼动用‘上帝的眷顾’拯救你性命?”哈莉不满道。

  “你刚才那番话若传出去,让你的敌人知道你会因为我——”

  他还没说完,哈莉立即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懊恼地一拍脑门,道歉道:“没错,我刚才过于激动,以至于真情流露,差点害了你。”

  接着她转头环顾周围看小品似的一众英雄,认真道:“我纠正一下,康斯坦丁是死是活,我都不在意。

  我不会因为他为我而死,感到任何愧疚与伤感。”

  渣康想抽自己脸巴子,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
  “我们知道你和康斯坦丁关系非常好,是多年老友,但这种时候不适合调笑说闹,正事儿要紧!”大超表情严肃地批评道。

  渣康一对眼珠子死死瞪着他,若未来某天他被哈莉的死对头弄死,这家伙也要负责!
  “达克赛德故意用消亡之泪污染你,然后将你丢到哈莉门前。若你能活下来,说明她没说谎,不仅她自己免疫消亡之泪,还能帮别人抽取消亡之泪。

  若你惨死,证明她在说谎,好友因为自己说谎惨死,也是对她的惩罚。

  是不是这个意思?”百特曼看着渣康问。

  “差不多吧。”

  “你见到他本人了?他状态如何?”哈莉问
  渣康摇头道:“我没见到daoist ,只是一个伪装成daoist 的Avatar 。我确定他并没完全在装死,毁灭日那一下,应该杀死了他的fleshy body 。

  不过,对于一位Supreme Existence ,尤其是魔法侧的Spiritual God 而言,fleshy body 绝非最重要的。

  这点任何Grandmaster 都感触很深。

  我猜测,他此时已经进入Tomb of Gods ,但他太强,没死透。

  他更像一位被强行封印在坟墓里的活人。”

  大超道:“你怎么确定他是Avatar ?”

  在无限Earth 危机之前,多元宇宙很多人都见过达克赛德,也与他战斗过,包括上次发生在Earth 上的天启星入侵。

  上次他们并没通过“naked eye ”看出他是真身还是Avatar 。

  确定他是Avatar ,因为他们探到他实力的极限,而真正的黑Dark Monarch 不会那么弱。

  简单来说,Avatar 真身,几乎区分不过来,正联能打爆的是Avatar ,打爆正联的不一定是真身,也可能是Avatar 。

  “感觉。”

  康斯坦丁很简单地给出一个让大家不那么信服的答案。

  “如果你不死,是不是代表他答应与Earth 和谈,我是不是得去给他治病?”哈莉问。

  康斯坦丁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不确定,可能他会再次派人过来传达自己的意思。

  达克赛德too terrifying 了。

  力量恐怖,气息恐怖,哪怕只是Avatar ,站在他边上,我也不敢胡乱试探。

  他还有与魁梧形体极不相配的细腻心思,我怀疑此行的目的全都被他猜到了。

  他知道你们希望通过我影响他接下来的决策,所以话语虽少,却一直掌握交谈的主动权,我几乎跟在他后面唯唯诺诺。”

  众英雄hearing this 都心中失望,还隐约有些后悔选他做使者。

  离开庄园,回到正联大厅后,就有英雄说:“我们应该选一个胆气更壮,能和达克赛德正常说话的英雄。

  康斯坦丁几乎没做成什么有用的事,反倒是我们急于求和的心思暴露无遗。”

  “要不要和哈莉商量一下,另外派个使者?哈莉展现出解决消亡之泪的能力,而和谈协议的结果还没出来,我们有理由派人过去询问。”大超皱眉问百特曼。

  百特曼轻轻摇头,“能做到康斯坦丁那样,已经很not simple 了。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和达克赛德正常说话的人,而是要在交流中窥视达克赛德虚实。

  康斯坦丁在这方面完成的不错,我差不多明白达克赛德的状态与心思。”

  “他什么状态,什么心思?”正联巨头齐刷刷looked towards 他。

  百特曼缓缓道:“他fleshy body 死亡,灵魂也状态糟糕。而且他现在和我们一样的心思。

  我们害怕他隐在暗处搞阴谋、玩诡计,他一样担心哈莉担心他暗中使绊子,从而把精力用在他身上,对他是搞阴谋、玩诡计。

  我们和他属于是竹竿打狼两头怕。”

  迎着众英雄惊疑不定的眼神,他语气affirmed :“若我没猜错,最终Earth 能和天启星签订和平协议。”

  “凭什么说他肉体死亡?这点连康斯坦丁都不确定。”神奇女侠道。

  百特曼摇头道:“他很肯定,哈莉也完全相信他的判断。”

  “有吗?”

  闪电侠怀疑自己是不是用力过猛,跑到另一个时空,与百特曼经历了完全不同的“康斯坦丁”见面会。

  “等着吧,等天启星的最终反应。”百特曼不想过多解释。

  也没法解释。

  他与正联队友的区别有两个,首先,他看出康斯坦丁其实非常自信;其次,他相信哈莉。

  康斯坦丁自信,哈莉信他,百特曼信她,便也信了康斯坦丁的判断。

  等众人离开,哈莉才teased :“你面对路西法和另外两个撒旦时,都能侃侃而谈,计谋频出,怎么在虚弱的达克赛德面前反而缩了?”

  她的确如百特曼所想的那样,相信渣康的判断。

  首先,她比较相信他的能力。

  其次,渣康的判断比较合理。

  达克赛德本是Spiritual God 。

  新神也是神,消亡之泪专门针对Spiritual God ,看看之前渣康和守门天使的反应就明白了。

  渣康是“瘟疫之源”,只凄惨哀嚎,没被拉入神墓。

  两个天使只靠近,隔着老远,蹭了一点,若非哈莉反应快,他们已经衰了。

  若非状态糟糕,达克赛德压根不会和她谈判,也不会装死——他可是黑Dark Monarch ,同样是装死,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心理负担,比“heartless 的”哈莉大多了。

  上次甘瑟装死,在面对哈莉and the others 时,都低着脑袋,神色难堪。

  康斯坦丁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达克赛德和路西法不一样,路西法是个‘大玩家’,喜欢玩游戏,也很遵守rules of the game 。

  我的小聪明能博得他的欣赏。

  我和祂二脸皮,甚至能逗祂一乐。

  达克赛德却是个无趣呆板的人,我敢和祂耍小聪明,祂立马一记欧米伽把我蒸发。”

  哈莉laughed 一阵,忽然心中一动,“最近,你见过路西法?”

  老路离开地狱前,渣康可没机会和他二脸皮。

  渣康迟疑片刻,nodded and said :“祂在澳大利亚开了间钢琴酒吧,小日子过得很不错,祂很享受ordinary person 的生活。

  不过,你千万别去打扰祂,那家伙现在真的do as one pleases 、没有束缚了。

  见到你,祂恬淡幽静的心境八成会破碎。”

  “胡说,我和他old friend 了,见到我只会开心。”哈莉佯怒道。

  渣康said with a sneer :“自从你弄出‘路西法·欲望’,祂每次提到你都在gnashing teeth ,牙齿磨得嘎吱作响。你若不怕死,我可以把他的住址告诉你。”

  接着,他还真把“光之吧”的街道地址和门牌号说了。

  只要哈莉愿意,甚至现在就能给他打电话。

  哈莉却缩了。

  她最近做过什么,她自己清楚。

  若路西法找上门,她还能狡辩,还能嘲讽他玻璃心、太敏感、放不下过去、心里的翅膀没有断,让他羞愧而退。

  她比渣康更早看出老路是个规矩的“游戏人”。

  这种人可以用话拿住。

  达克赛德就不行。

  若她主动去找路西法,老路一定认为她来挑衅的,很可能一巴掌糊过去。

  “咳,达克赛德接下来的反应,你有什么猜测?”哈莉问。

  “我不知道,也不想再参与这事儿,今晚我就回伦敦。”

  渣康强撑着坐起身,却全身乏力,又重重倒了下去,“shit,消亡之泪好霸道,它腐蚀了我的life force 。”

  他cursed ,又表情凝重looked towards 哈莉,“我感觉lifespan 至少减少了200年,repercussions 太大了。”

  “你今年奔四的人了,减去两百年,早成灰了。”哈莉嘲said with a smile 。

  “别忘了,我是Grandmaster !Grandmaster 普遍有不低于五百年的lifespan ,比如菲尼克斯·浮士德,那家伙快一千岁了。”渣康道。

  “也就是说你还有三百年好活?按照目前这局势,多元宇宙能不能坚持300年都是个问题。”

  渣康sighed then said ,不说话了。

  “你最近在伦敦忙什么?这么急。”哈莉奇怪道。

  “我被别西卜盯上了,三位撒旦,路西法隐退,彼列被墨菲斯封印在玻璃瓶里,还剩一个撒旦,最近你可有听说祂的消息?”

  被他一提醒,哈莉才记起蝇王近期销声匿迹,许久未有消息传出。

  “祂盯上你了?”

  渣康道:“那货不肯回去看杜马和雷米尔两位天使的脸色,离开地狱后一直在人间游荡。

  我上次羞辱了祂一次,祂想趁机报复回来。

  我若disappeared ,祂八成会对我朋友和亲人出手。”

  渣康脸上没有畏惧,反而露出一抹狠色,“我得回英国,找机会弄死祂。”

  “祂为何没来找我?”哈莉奇怪道。

  “这里是物质界,祂又是真身,你若联合正义联盟将祂捶死,祂就真的死了。

  祂只是想出口恶气,不想拿小命冒险。

  当然,你也注意点,别落单给祂找到机会。”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找机会落单几次不可。”哈莉looked thoughtful 道。

  渣康表情一僵,心里竟隐隐替想要他小命的撒旦担心起来。

  可接着他又摇摇头,之前想岔了,她若落单,别西卜八成越发不敢靠近。

  其实他没猜错。

  别西卜真有过找哈莉出气的想法。

  可哈莉与正联英雄交往太密切,后来又亲眼见她接连坑了达克赛德两次,蝇王怕了。

  祂现在从任何一个角度去看哈莉,都觉得她正憋着坏,等祂一靠近,必有陷阱落下。

  与其在她这儿担惊受怕,不如先把软柿子捏了。

  祂对康斯坦丁的恨意,比对哈莉的还要强。

  哈莉并没特意针对过祂,对付Demoness 哈莉只不过是地狱恶魔的政治正确。

  渣康却真正羞辱过祂一次。

  送走渣康后,Earth 很是平静了两天,然后慈祥奶奶再次上门。

  “你们若能熬过这次的时间危机,主人会亲自来见你。”

  “为什么要等时间危机结束?”哈莉奇怪道。

  “你看哪位至高愿意来趟这摊子浑水?进入物质界,等于在时间之河中留下silhouette 。”慈祥奶奶意味深长道。

  哈莉想到天堂宽进严出的态度,和达克赛德似乎异曲同工?

  “OK,等时间危机结束咱们再谈。”

  慈祥奶奶迟疑着道:“在此期间,咱们两家和平友好,互补暗算,如何?”

  哈莉笑了。

  又过去几天,《外星犯罪法案》终于有了结果。

  哈莉很不想看到的结果:外星人和Earth 人共用一套法律,Earth 人没死-刑,外星人也没有。

  也即是说,蒙戈八成会被判无期徒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