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11

2022-04-15

  第1011章 魏征有了,Li Shimin 也来了

  “我只叫了哈莉。”卢瑟ugly complexion 道。

  哈莉道:“我也没叫他来,等进了警局,才发现他先到一步。你要见我,他却要见你。要不,我出去,你们先谈?”

  “不用了,有他在也好,正好大家当面锣对面鼓,把话说清楚。”卢瑟转向百特曼,“你刚才承认了,你在监视特斯拉?”

  百特曼nodded and said :“这次大选中,一共有三位候选人值得关注,民主党的希拉女士,共和党的你和特斯拉先生。

  因为《外星犯罪法案》,我们正联选择支持希拉女士。

  但我也注意到,民众并不理性,他们很容易被激昂的话语调动情绪,加上银河上将公开不支持希拉,我担心最终希拉女士会失败。

  她失败,总统的位子就落在共和党竞选者的身上,也即是你,或特斯拉。

  你还记得不,当时你投入20亿美刀作为竞选资金,势头猛如虎,把特斯拉先生打得溃不成军?

  也即是说,那时你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总统。

  这不是正义联盟希望看到的。

  不过,当时我们并没动用非常规手段对付你。”

  “之后哥谭consortium 给特斯拉那个小丑提供了足足20亿美刀的竞选资金.“卢瑟双眼盯着百特曼,“原来是你在搞鬼。”

  “如果你不越过底线,我们也不会。”百特曼道。

  卢瑟said with a sneer :“在我还没越过底线时,你已经在监视特斯拉。”

  百特曼nodded ,叹道:“没错,那时我进入‘Demoness 思维模式’,从你往日的作风,和此时的投入,预判你接下来会做的事。

  于是,我提前在特斯拉先生胸针与别针上的宝石中安置了微型摄像头。”

  哈莉斜了他一眼,“别每次做了越界的事,都把责任往我身上推。”

  “没怪你,Demoness 思维模式只是一种Meditation Method 。”百特曼闷声道。

  “你的摄像头是不是使用了外星技术?不然我的仪器impossible 检查不出来。你使用外星技术做违法之事,罪加一等。“卢瑟excitedly said 。

  百特曼严肃道:“没有外星技术,只不过学习外星技术后,自己发明的小玩具。”

  “法克!竟然这样狡辩,你比我更邪恶。”卢瑟骂道。

  百特曼认真道:“只有比你们更奸诈,我们才能成功捍卫法律和正义。这是‘Demoness Meditation Method ’创造的根本原因。”

  哈莉一脸腻歪地说:“能不能换个名字?比如‘路西法Meditation Method ’、‘达克赛德Meditation Method ’,那两位连Demoness 哈莉也甘拜下风。”

  百特曼还没说话,卢瑟就叫道:“你已经违法了,用违法手段捍卫法律,你在亵渎法律。”

  “这件事是我做的,与正义联盟其他英雄无关。”百特曼道。

  “所以你一个人扛下罪孽,好伟大哟。”卢瑟讥讽道。

  百特曼purse one’s lip ,“I am Batman!”

  卢瑟unfathomable mystery 。

  百特曼解释道:“你不了解百特曼?他从来都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把人揍到ICU是常态,他的理念并非撕破曼的‘给人带来希望’,而是通过恐惧震慑邪恶。

  在别人身上安装追踪器、摄像头,对他而言属于常规操作。”

  哈莉差点绷不住。

  卢瑟已经绷不住了,扭曲着脸叫道:“你个无耻的小人,还在嘲讽我?”

  百特曼叹道:“不,我没想过以胜利者的姿态,在你面前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或者嘲讽你。

  我今天过来,还对你说了以上这些话,只一个目的——警告你。

  正义联盟不只有撕破曼。

  我们不是迂腐的书呆子,很多英雄为了正义可以身处黑暗,做出超过你想象的事。”

  ——不仅是警告卢瑟,还要警告所有敢对正联起歪心思的人和势力。

  连总统都踹翻了,还有谁觉得自己比总统更牛?

  不仅是因为卢瑟计划动用政-府权力打压正联。

  哈莉猜测还有前段时间“冰箱中的女人”的缘故。

  不过,她也有些疑惑,女友都被“藏在”冰箱中了,为何凯尔雷纳没大闹五角大楼?
  “哈莉,你看到了?百特曼在威胁我。”卢瑟喊道。

  哈莉白了他一眼,“拜托,你是莱克斯·卢瑟,至于这么low吗?今天失败了,明天找机会报复回去,找‘大人’告状算什么?”

  卢瑟被噎得大光头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青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他和哈莉是朋友,但友情远不如她和正义联盟。

  “卢瑟,超级英雄不是Saint ,也没把自己标榜成Saint ,威胁你怎么了?又不犯法。”百特曼indifferently said 。

  卢瑟gnashing teeth said :“你非法取证!偷偷录制的视频,不能成为控告我的证据。”

  百特曼讥讽道:“你以为我会把那些视频交给检察院?别幼稚了,我没那么幼稚。

  一旦知道你做了什么,再去寻找相应的证据易如反掌。”

  “我不信,我没留下任何weak spot 。”卢瑟道。

  “你乘坐的是最先进的飞机,上面有无数电子元件,记录了很多看似无用的数据。

  得到那些数据的过程完全合法。

  另外,飞机上不止你和特斯拉,还有服务员和保镖,他们既不聋,也不瞎。

  对了,贝恩也提供了重要证据.”

  百特曼下巴微抬,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自豪,“还是那句话,你太过小瞧正义联盟。

  你觉得我们只有超能力——”

  “你没超能力。”哈莉道。

  百特曼被噎了一下,高昂的imposing manner 立即落下来一半:“卢瑟你觉得我们是莽夫,只会从火灾中救人,在街头和超级罪犯一板一眼地战斗。

  可你忘了,我们是达克赛德的敌人!
  你觉得自己实力和智慧,哪点强过达克赛德?
  敢一人单挑正义联盟,疯了吧?
  记住,只要对我们使阴招,就一定会被我们盯上;只要被我们盯上,除非你不是坏人,否则一定能找到你是坏人的证据。

  一旦拿到你是坏人的证据,剩下的就简单了——按流程走,把你送进监狱。”

  卢瑟死死盯着他,双眼渐渐充血,“百特曼,我记住你了。今天的羞辱,我发誓,总有一天会百倍奉还。”

  “等你服刑出狱再说吧,这次至少判你三百年。”

  “你今天对卢瑟说的话有些奇怪.过于粗暴,像个得志便猖狂的暴发户。“

  离开警局后,哈莉疑惑道。

  百特曼叹道:“那些话压根不是对卢瑟说的,今天发生在监禁室内的一切,将被all influence 看到。

  被白宫、国会、五角大楼、秘密军方组织、国际超能研究组织.被可能对正联有敌意的人和组织看到。”

  “这点我倒是看出来了,为什么?凯尔那边出了问题?”哈莉问。

  “两天前,肢解爱丽克斯的Divine Force 少校,被送到司拉布监狱,这是五角大楼给凯尔雷纳的‘正义’。

  Divine Force 少校背后的人早被我调查出来,准将韦德·艾林。

  他不承认自己指使过Divine Force 少校,还叫嚣如果想找他麻烦,至少先拿出确凿证据。

  前些天超人拿到一批将军的黑材料,其中没韦德·艾林的,因为他等级不够,才trifling 准将。

  但最近.”

  百特曼神色复杂,看向哈莉,“你可有注意到韦德·艾林的新闻?被正联盯上,除非他不是坏人,必然会被找到是坏人的证据。

  钢骨把证据发给多家报社,却没多少观众关注。

  因为同时期,接连出现三条好莱坞巨星或出轨或嗨飞的新闻。

  五角大楼反应更冷淡,只发表通告,暂时撤销韦德·艾林在特别犯罪防御科的职位。”

  哈莉不以为然道:“既然知道了凶手和secret mastermind ,直接弄死得了。

  为什么要拐弯抹角,想用控制舆论,对军方形成压力?
  这不是选择敌人最擅长的赛道和敌人较劲吗?”

  “不杀人是超级英雄的底线。”百特曼叹道。

  “只是你的底线。”

  “没错,只是我的底线,我不要求别人也一样,但我不能怂恿凯尔去杀人。“

  “还需要怂恿?他是怂货吗?”哈莉讥讽道。

  百特曼said resolutely :“不要侮辱他,凯尔雷纳是远超我的真英雄。”

  如果用窝囊程度作为评判英雄的标准,他的确是。

  哈莉心里讥讽,也不再谈那个与自己无关的绿灯侠,只said curiously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百特曼神色挣扎,“曾经我想亲手杀死谋害我父母的人,结果你杀光了他们,我很失落。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守住底线,或许你当时该让我试一试。”

  “你们正联有心理医生不?”哈莉问。

  “你觉得过于执着‘不杀人’的底线,是精神病?”百特曼said with displeasure 。

  “连足球队都有心理医生,超级英雄的生活和压力,比足球运动员大多了,我真心建议你们找个心理医生。”

  卢瑟案子还在审理,但country cannot live a day without monarch ,西拉想要重新选举,但这不符合米国制度。

  按照米国法律,总统不行了,副总统上。

  虽然卢瑟还没去过白宫,但他是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票选总统。

  所以,他也有副总统。

  现在他进了号子,特斯拉白捡了个四年任期的总统。

  不过,“史上最幸运总统”的名头并没落在他头上,因为卢瑟威胁他的视频传开了,大家觉得他又倒霉,又幸运。

  “现在,让我们重启《外星犯罪法案》吧!”

  2017年初,刚入主白宫的特斯拉兴冲冲向民众宣布。

  half a month 后,他拨通奎茵庄园的电话,声音中混合了难堪和消沉两种情绪,“抱歉,哈莉,我要食言了。

  国会议员不听我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人都坚持‘通过法律星际化来与银河文明接轨’。”

  “喔,我明白了。”

  当晚,Deity 再次出现的戈登梦中:魏征出征!
  “魏征”second day 早早醒来,坐在床边纠结良久。

  “怎么了?”小莱奇怪道。

  “你觉得已经被法律审判过的蒙戈,该不该被谋杀?”戈登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问道。

  小莱沉吟着道:“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要相信自己是对的,我也相信你是对的。”

  这话等于什么也没说,却给戈登灌了一肚子热乎乎的鸡汤。

  他拨通为Wayne 庄园的电话,道:“知道魏征不?现在我大概需要一个Li Shimin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