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12

2022-04-16

  第1012章 Great Tang 魏征斩龙,哥谭戈登斩自己
  “你说什么?”Bruce 有些懵。

  “有Deity 要我梦里斩蒙戈.”

  戈登委婉地把事情缘由述说一遍。

  “唔,我之前还疑惑,哈莉怎么一直都很平静,原来早做好打算了。”

  Bruce 先恍然大悟,又对‘新魏征梦里斩蒙戈’感到新奇,“她能成功吗?”

  “你该问我能不能成,她没露面,不直接出手干预,甚至没给我打过电话,只通过Oracle ,让我自己领悟她的意思。”戈登道。

  “那你能成不?”Bruce 从善如流。

  “至少八成希望!蒙戈实力虽然强,但他这会儿被束缚了手脚,只要能summon 出Soul Power 比他更加强大的恶魔,他将毫无反抗地被献祭掉。

  我肯定打不过蒙戈,我的spirit strength 和意志也不如他强大。

  但对付他的不是我,而是我summon 的恶魔。

  我这次至少能summon 一位魔君,good luck 甚至有Demon King 聆听我的声音。

  Demon King 也不是和蒙戈单打独斗,蒙戈失去行动力,得硬接Demon King 摄魂抽魄的灵魂魔法,他能抗住?”

  Bruce 沉吟着道:“既然你不想做,直接拒绝就行了,难道她还强迫你?”

  “大概不会强迫.”戈登揪着头发,苦恼地说:“关键是我自己很犹豫,一方面我很认同这个计划,觉得蒙戈应该受到惩罚。

  海滨城百万冤魂还等着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

  但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如果按照新的外星犯罪法案判蒙戈无期徒刑,监禁一辈子,也有一定的公平性。

  这和‘上帝驱魔法’不一样,上帝驱魔是因为法律失效,exorcist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

  这次却是在对抗法律。”

  “我明白了。”Bruce 道。

  不用查资料,他都了解“魏征梦中斩龙”的典故。

  既然戈登让他做“Li Shimin ”,Li Shimin 又是阻止魏征斩龙的人,意思就很明显了。

  他很欣慰,到最后戈登还是守住了底线虽然近些日子,他多次化身“神之spokesperson ”制造杀戮。

  哥谭老城区警局。

  当天下午,戈登吃过午饭,趴在办公桌上进入梦乡的时候,灵魂忽然shivered 灵颤抖一下,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清醒过来。

  “偶买噶!”他惊讶发现自己的升高,下方却是他趴在桌上的身体。

  “我这是Soul Body ,斩蒙戈的时候到啦!”

  戈登发现自己的思维比醒着时更清明。

  subconsciously 的,他使出从恶魔公爵“骨头”那学得的灵薄狱灵魂漫游之术。

  唔,恶魔公爵骨头就是他经常summon 出来帮忙解决驱魔麻烦的恶魔。

  因为它全身骨头,戈登悄悄给它取了个“骨头”的名字。

  恶魔的真名对恶魔很重要,骨头甚至不怎么乐意搭理他,还多次威胁早晚吃掉他,自然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名。

  至于为何是骨头而非耶比耶比更加不乐意搭理他,只安排个小跟班应付差事。

  哪怕戈登旁敲侧击,说哈莉希望他学会一些brilliant 的魔法,好帮助“Deity ”办事,耶比也没亲自露面,依旧安排骨头去当teacher 。

  现在,戈登发现“骨头”teacher 教的灵魂漫游之术非常brilliant 。

  稍微活动下手脚,他便适应了此事的状态。

  心念之间,他穿过一层隔膜,像是穿过河面,从河水里来到河面之上。

  他从物质界来到灵薄狱。

  比fast as lightning 更快,他的心灵有多广、多快,他的速度便也多快。

  “sou! ”如同瞬移,next moment 他便来到北美西海岸的洛杉矶市。

  阴影界的洛杉矶在横着吹的狂风中风化成灰色、black 的微粒。

  眼睛闪烁血色rays of light 的各类恶魔,在腐朽的废墟中徜徉徘徊。

  阴冷堕落的气息让他灵魂表面冻结一层薄冰,内心却像放在地狱火上灼烧,非常难受。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阴影界。

  自从十年前拿到哈莉的小恶魔角之后,他多次在用它破案时,见到阴影界的景象。

  阴影界是物质界在地狱边缘的projection 。

  现实中有的建筑,阴影界都有。

  只不过this world 仅有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还腐朽衰败至极。

  不过,赤果果的灵魂进入阴影界,戈登还是第一次。

  稍微适应了一会儿,他径直往司拉布岛的方向飘去。

  每一位英雄巨头驻守的城市,都有一座和他同样有名的监狱,来关押和他同样renowned 的超级罪犯。

  哥谭有阿卡姆疯人院,大都会有史崔克岛监狱,海滨城有司拉布岛.海滨城与洛杉矶同在西海岸,之间的距离犹如费城与纽约,所以,洛杉矶的超级罪犯也有机会前往司拉布岛。

  嗯,超级英雄有等级,超级罪犯也有相应等级,司拉布岛是一座安全级别高达Level 14 的监狱。

  超级罪犯按照力量和思想的危险程度,分为十四个等级,E、D、C、B、A、S、超S,七等Level 14 。

  比如,“普通的E-rank 罪犯”代表他力量为E-rank ,罪行也就杀人放火,比较普通;“特殊E-rank 罪犯”能力为E-rank ,但罪行极其恶劣。

  只有超S-Rank 巨头英雄驻守的城市,才有资格兴建Level 14 监狱。

  之前洛杉矶蹭有绿灯侠守护的司拉布岛,现在洛杉矶自己也有绿灯侠了,加上同样S-Rank 的动物侠,司拉布岛依旧保被评价为Level 14 ,没跌落等级。

  在司拉布岛外,戈登见到环绕岛屿游巡的巨齿鲨,它们是第一道防线——即便无法阻拦超能罪犯,可谁要是杀了它们,鲜血也必然会惊动监狱守卫。

  监狱的建筑也很有特色,像个放大千万倍的馒头,表面光滑平整,没有多余的结构,甚至没有窗户,就厚厚一层绿色金属外壳。

  不过,它对Spirit Physique 没有防御,戈登with no difficulty 进入其中。

  他见到不少穿星际战服的“风暴兵”,手持能量武器在走廊巡逻。

  “他们都没发现我”戈登心情复杂地往蒙戈的监狱飘去。

  百特曼有没有做出安排?

  他肯定不希望蒙戈被谋杀,但他来得及做个“Li Shimin ”吗?

  对了,Li Shimin 似乎失败,没能阻拦住魏征不对,这次不one after another ,魏征与Li Shimin 同流合污,应该——

  “刺啦啦——Ahhh !”戈登正胡思乱想,忽然撞上一层七彩魔Magic Talisman 文组成的墙壁,强大的力量几乎要将他的灵魂撕碎。

  “法克,正联果然已有准备,但这准备是不是太强了些,我扛不住了,耶~~~~~”

  戈登像落在电网上的一只苍蝇,惨叫着被蒸发成一股青烟。

  一切魔法皆有代价,即便不是现在支付,未来某一天,代价也会在你不经意间找上门——这是魔法界as everyone knows 的第一定理。

  灵魂漫游非常危险,很多archmage 也不敢轻易尝试——这是新手法师学习灵魂漫游时,他teacher 一定会告诫的话。

  “戈登,戈登,你怎么了,Old Partner ,你别吓我?偶买噶,上午还好好的,怎么就猝死了?!”

  哥谭老城区警察总署,胖成安西教练的局长哈维,眼珠通红,眼角湿润,使劲推攘躺在地板上motionless 、失去脉搏heartbeat 、也失去体温的僵硬尸体。

  戈登经常在午饭后睡午觉,但他一直趴在那两个小时也没动弹,警员终于察觉异常。

  现在是工作时间,他们还需要向警监汇报工作呢。

  敲门没反应,强行闯进警监办公室后,GCPD震惊发现,警监戈登的尸体都凉了。

  ”Ai, 警监太过劳累,猝死了。”法医经过一番检查后,摇头叹息道。

  “戈登他壮的像头牛,怎么会猝死?half a month 前,他还singlehanded 搞定了急冻人。”哈维怀疑道。

  “这正是他猝死的原因啊!”法医语气肯定地说:“戈登警监看着壮实,可他快五十岁了,还喜欢单挑匹马挑战强大的超级罪犯。

  如此劳心劳力,猝死一点也不奇怪。

  如果局长你还有疑惑,请让我对戈登警监进行彻底的尸检。”

  这是要dissect 尸体。

  哈维抹了把脸,将眼角泪水擦去,in a low, muffled voice 地说:“不要动他,先把尸体放在冷库里储存,等我联系他的家人。”

  哈维没有找戈登老婆,而是immediately 拨通奎茵庄园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赛琳娜,哈莉这段时间都在冥想室研究梦魇魔化。

  第一个幻人“暴戾哈莉”,曾被达克赛德的反生命方程式影响,半死不活了一段时间,近期才慢慢活泛起来。

  哈莉惊奇幻人表现的同时,又忽然察觉自己似乎在孕育第二个幻人。

  梦魇魔化肯定不止一个幻人,每个幻人代表一种情感。

  人有多少种情感,就可能出现多少个幻人。

  深入灵魂的魔magic cultivator 行不能被打扰,除非天塌下来的major event 。

  在赛琳娜看来,吉姆·戈登固然是个old friend ,他的意外猝死也是major event ,但人死不能复生,叫哈莉也没用。

  所以直到傍晚,哈莉自己从冥想室出来,才晓得自己的“魏征”挂了。

  “这impossible ,戈登绝不会猝死,ordinary person 身体看似强壮,却灵魂虚弱,才会猝死,戈登可是black magician !”

  哈莉立即猜到“魏征斩龙”出了意外。

  没吃晚饭,她immediately 换上肃穆的black 衣裙,乘坐汽车赶到哥谭老城区警局。

  小莱、芭芭拉、小戈登眼眶红肿,呆坐在停尸房外的走廊上。

  他们应该伤心了一下午,这会儿并没流泪。

  Bruce 神色凝重站在一边。

  科波特也来了,不过没进去,只坐在外面大厅玩手机,看到哈莉,打声招呼就告辞离开。

  “哈莉,戈登他.”小莱眼巴巴,希望她能创造奇迹。

  哈莉检查过尸体后,遗憾摇头道:“太晚了,死亡好几个小时,连灵魂也不知去哪了。”

  “呜呜.”小莱一下子哭出声来,边上的少女芭芭拉、雀斑脸小戈登,也都泪如雨下。

  “戈登,彻底死了?”Bruce 难以接受。

  “死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