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24

  第1024章 上次远征时间起点,这次远征时间终点

  花园里,哈莉正和海伦娜玩耍“躲猫猫”的游戏。

  四岁的海伦娜手持Divine Item “恩潽萨无限延展之链”,追逐在花丛中快速跑动的哈莉。

  在海伦娜的目光和意念操控下,筷子粗的暗golden 链条犹如一条细蛇追踪哈莉,在花丛与树木中快速游走。

  这链子和Golden Cloth Rope has several points of 相似,也有很大不同,都能捆人,但Golden Cloth Rope 连Divine Immortal 都能抓,恩潽萨的链子却只能对付力气弱小的ordinary person ——是雅佳婆婆用来抓动物人和小child 的。

  不过,无限延展之链imposing manner 上比Golden Cloth Rope 更唬人。

  它能无限延长,场面宏大,看着极为骇人——吓唬ordinary person 。

  另外,因为Divine Ability 弱小,使用它的门槛也较低,正好合适海伦娜锻炼spirit strength 。

  哈莉在花丛中左右踏步,脚下像是踩着Surging Waves Subtle Steps ,身子飘逸灵动、裙袂飞扬,姿态翩然若仙。

  海伦娜胖乎乎的脸蛋红扑扑,爬上几滴汗水,嘴里兴奋地大叫,‘ahhhh ,要追到了。’

  大超从天而降时,就正好看到这样一幅欢快优美的画面。

  他在半空怔了一会儿,此时的哈莉温婉可人、Spiritual Qi 十足,宛若花中精灵,和最近tart and mean 、不留余地、恶语伤人、韧劲十足的‘Demoness ’,简直判若两人。

  “咦,撕破曼,你怎么来我家了?没走错门?话说the past few days 都没在正义大厅见到你,你不是在躲我吗?或者,终于认清自己的内心,想找哈莉嬷嬷忏悔?”

  哈莉一开口,立即把大超拉回现实:无论外表多妩媚,她的内在依旧是那个不留口德、言辞歹毒,连朋友都不放过的Demoness 哈莉。

  “你们在做什么?”他问道。

  “躲猫猫精神锻炼法.操控链条的过程,能让海伦娜spirit strength 更加凝练。”

  大超心里莫名多了一股oppression ,同样年龄的海伦娜都开始锻炼spirit strength 、练习Divine Item 使用方法,他家乔纳森还整天挂着个鼻涕泡、穿着开裆裤,在公园里玩泥巴。

  “哈莉,密特隆找来了,他说‘零时危机’已经蔓延到六万年前和60世纪。”

  哈莉听了并没大惊,或者其它激烈的情绪。

  她神情平淡地nodded ,“我也感应到了,过段时间说不得有异时空的超能者逃入现世。”

  听了她的话,大超反倒是惊了一下,她的判断和密特隆亲自观察的结果一模一样。

  “你一直在监控‘零时危机’?之前怎么没和我们说?”

  “时间危机关乎多元宇宙无数生命的安危,我怎么可能不关注?不过,我没法进入时间之河,感应有些模糊,心中的警戒线比密特隆更低些。”哈莉道。

  “既然你感应模糊,又怎么确定警戒线?31世纪的超级英雄Legion 都准备great decisive battle 了,你感应到了没?”大超frowned 。

  哈莉摇头道:“我不知道31世纪发生了什么,也不晓得‘时间蜡烛’已经烧到哪儿。我只知道危机spiritual sense 还没被触动,说明现在形式并不急切。”

  ”Ai, spiritual sense 会骗人,会有误差,到底不如密特隆亲眼所见稳妥。”大超叹道。

  “你这话就外行了。在魔法界,眼见未必为实,只有spiritual sense 不会欺骗自己。”

  “算了,争论这个没意义,随我去见密特隆吧。”大超道。

  哈莉挑了挑眉,“他why not 亲自来见我?”

  大超frowned :“现在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也没aloof and remote 、对我们颐指气使,他亲自来到正义大厅,和我们有商有量、态度温和有礼。”

  哈莉道:“你为何来找我?”

  “这么重要的事,我当然要来找你。”

  哈莉叹道:“因为我是Earth 危机处理事务的‘大头目’,你才来找我。密特隆难道不知道这点?他知道,知道说服我,就等于说服了你们。”

  “不见得,我们也有自己的思想,不是你的士兵。”大超道。

  哈莉讥讽道:“没错,你们当然有思想,没思想的人怎么会一边高呼‘为了人民、为了正义,我们可以付出一切’,一边又保护屠戮人民、威胁Earth 安全的蒙戈?

  没思想的人,怎么会听到军方计划用黑魔法暗杀蒙戈时,一边继续高呼为了正义和法律,一边故意不派遣魔法英雄去保护被告人。

  一边谴责军方的非法行为,一边暗爽自己双手干净,军方满手血腥。”

  ”Ai, 能不能别再提这事儿了?我们没你想得那么邪恶虚伪,我们想拥抱光明,可温暖光明的朝霞和晚霞也带着血色,我们很无奈、很痛苦、很沮丧。”大超苦涩叹道。

  “可以不说这事儿,等我找到下一个挖苦你们的素材之后。”

  哈莉一脸愉悦,笑得heartless 。

  “何必呢?超级罪犯见到你就惊恐逃窜,超级英雄现在见到你也唯恐避之不及,何必把自己搞成这样?”大超叹道。

  哈莉happily 补充道:“还有恶魔和Spiritual God ,我站在哪儿,哪儿就没办法使用献祭array ,因为恶魔不敢响应,不敢靠近。

  Spiritual God 见到我,也要么惧怕,要么担忧,要么心怀恶毒计谋,想弄死我。”

  “如此人怕鬼厌,你还很得意?”大超said while staring 。

  ”Ai, 我的realm ,你不懂。我是往来有sage ,交谈皆至高,那些没品没德的垃圾,实力低微的蝼蚁,我压根不在乎,甚至巴不得他们离我远点,让我安静些。”

  大超竟在她脸上看到了认真和淡淡的傲然,说明她在说真心话?还很得意?

  哈莉弯下腰,捞起brow beaded with sweat 的海伦娜抱在怀里,一边帮她擦脸,一边说道:“不扯淡了,密特隆知道我是老大,想找Earth 人合作,却不immediately 见我,反而找你们,这说明什么?
  因为我聪明机灵,你们憨傻愚钝。

  如果某人找你做生意,不找睿智精明的Big Boss ,反而找Big Boss 的败家儿子,你说他什么心思?”

  大超明白了她的意思——密特隆有问题、untrustworthy 任。

  但她让他明白的方式太膈应人。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语言侮辱正义联盟?你不是Big Boss ,我们也不是wastrel 。”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我爱你们如爱子还不好?”

  “走吧,密特隆在正义大厅等你,我们都在等你。”

  “密特隆,你不陪着天父寻找对付达克赛德的武器,费劲巴拉掺和时间危机的烂事儿做什么?若是为了多元宇宙的安危,之前可没见你这么积极过。“

  在正义大厅见到飘浮半空、高坐电竞椅上的知识之神,哈莉问得很直接,也有些不客气。

  “你为何怀疑我?我为你们提供最新、最准确的消息,并没索取回报。”密特隆indifferently said 。

  他面无表情,以俯视众生的姿态依靠椅背,双手摆在扶手上,双腿大大张开,用裤裆面对下方抬头仰望的英雄。

  哈莉很不爽他的态度,也暗自责怪Earth 英雄们竟然安之若素,没有不爽他的态度。

  “你现在来找我们,有什么建议?”

  她没直接回答怀疑他的缘由,反而又问了一个问题。

  密特隆依旧没有表情,indifferently said :“你们最好立即出发,全军出动,远征时间之河的终点。”

  “听着有点熟悉?”哈莉环顾周围英雄。

  “上次无限Earth 危机,我们远征过时间之河的起点。”百特曼said solemnly 。

  哈莉古怪一笑,“真巧!不晓得结局是否也相同。”

  众英雄hearing this ,都露出异样神色。

  密特隆扫视下方英雄一圈,第一次皱frowned 。

  “认识我座下的椅子吗?它叫莫比乌斯之椅。”他slowly said :“反监视者的名字,正是莫比乌斯。

  这是他打造的,用于探索宇宙知识极限、能让使用者近乎全知的Divine Item 。”

  “反监视者的Divine Item 怎么在你这?”大超惊疑道。

  “他抛弃了它,我得到了它”密特隆迟疑着道:“大概他用不上了?我不确定。

  你们和反监视者打过交道,他个体实力并不是特别强大,智慧与学识却异常渊博,甚至可以说是多元宇宙最天才的科学家。”

  “反监视者实力不强?”

  被反监大王一发反物质能量爆打成泥巴的戴安娜皱frowned 。

  密特隆道:“你们好几次正面将他击败,但你们一次也别想打败正常状态的达克赛德,而反监视者理论上比至高更高一筹,是六维生命。”

  有英雄不以为然,也有人looked thoughtful 。

  “莫比乌斯之椅和你干涉时间危机有什么关系?”百特曼问。

  “我是新神,新神必须做符合自己神性的事.神性加上这把椅子,我身上多了结束这次危机的责任。”密特隆含糊道。

  百特曼听不明白,但看出他不想多说,便也没再问。

  撕破曼也听不明白,直接问道:“神性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莫比乌斯之椅会给你带来责任?”

  密特隆沉默片刻,道:“作为知识之神,我效忠的对象是知识与万物平衡。

  这次危机破坏了时间的稳定,而时间是构成宇宙的重要基石,平衡被打破,我必须修正错误。

  另外,莫比乌斯之椅承载了一部分反监视者的责任,他没复活,只能由得到椅子的我来履行。

  或许,当初他抛弃椅子,也有放弃责任的意思。”

  这次众人都听懂了,可哈莉不确定他有没有说谎。

  毕竟上次无限Earth 危机也破坏了宇宙平衡,他却随新神躲了起来。

  “你知道是谁,在用什么方式摧毁时间之河吗?”哈莉问。

  密特隆道:“我听说过你对危机的描述,用两头点燃的蜡烛来形容此时时间之河的状态,的确很形象。

  但不够准确。

  事实上,它更像一根长长的香肠,被两张嘴巴同时从前后啃食。

  那张嘴巴便是‘熵之裂缝’。

  熵构成的裂缝,在吞食时间之河。

  但我无法透过那道巨大的‘熵之裂缝嘴巴’,看到时间之河外面的事物。”

  “熵是什么?”大超疑惑道。

  密特隆思索片刻,道:“你可以用物理学中熵的定义去描述它,但它的本质,远超过物理常数能代表的意义。

  我只能确定,熵是多元宇宙最强大的一种攻击手段。

  它能摧毁一切物质和能量,把它们‘嚼’得粉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