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27

  第1027章 线性人,时间Guardian

  有一点密特隆没欺骗Earth 人:零时危机已到最关键的时刻,仅剩的时间之河几乎缩成一个点。

  长达数百亿年的时间之河,此时只留下公元前6万年到公元60世纪这一段。

  开启时间母河防御专长后,哈莉理论上可以被称作‘时间母河生命’。

  但时间之河里肯定不止她一个,至少有时间之神斐济涅特。

  此时,栖息在时间之河上的生命,都成了被大网往一处拖动的鱼儿。

  想象一下,原本一条万里大河,从上下游两端同时张开大网,往中间拖动,河里的鱼儿拥挤在一处——这便是密特隆带着‘先遣军’进入时间之河后看到的场景。

  “那束流光,似乎是个人?”

  大超指着外面迥异于“white light 河水”的golden light 惊疑道。

  莫比乌斯之椅撑开一个半径十米的球,大超连同正义协会的几位英雄可以在泡泡内自由移动。

  密特隆又一次说了实话:“电竞椅”很适合辅助英雄在时间之河中战斗。

  里面的英雄不受时间河水的侵蚀,能看清外面的场景,也能自由向外输出攻击。

  必要时,还能在英雄体表形成一层看不见的时光之膜,短暂离开“电竞椅”的保护范围,在河里大范围自由活动。

  比31世纪的时间泡强太多。

  比如这会儿,大超便准备离开众人,去追那束golden light 。

  “那是踏浪者,你们应该认识吧?”密特隆问。

  “我没听说过。”大超转向正协几位英雄,“你们认识不?”

  他们还真nodded ,道:“其实你也不陌生,他是‘时间Master ’里普·亨特的朋友,曾在Earth 2做过一段时间的超级英雄。对了,他还加入了正联。”

  这话让大超兴奋起来。

  首先,里普·亨特他认识,上次无限Earth 危机,亨特还开着“乘波号”时间spaceship 加入“时间起源之地的远征”。

  另外,既然踏浪者还是一名正联英雄,哪怕“外国国籍”,至少证明他的品德能力都合格,是一位好同志。

  “我们正好缺乏时间之河的消息,还缺乏能在时间之河打探消息的人,现在碰到踏浪者是个好机会。”大超目光灼灼looked towards 密特隆,“能不能加快速度,追上他?”

  密特隆没反对。

  不过追了一会儿,始终没见到踏浪者的踪迹。

  “他是时间母河生命,莫比乌斯之椅追不上他。撕破曼,你试试看。”密特隆道。

  “我能在时间之河中生存?”大超很没自信。

  “老超人可以。”老绿灯说。

  “可我从没试过。”

  若哈莉在这儿,一定建议他试试,并吐槽一句:放心去吧,把你丢在任何恶劣环境中,你都能迅速适应。

  密特隆道:“莫比乌斯之椅能为你提供一个临时的保护膜,保你在时间之河中如履平地。”

  听了这话,大超再无疑虑,冲入时间之河,开启最快速度,果然追上了踏浪者。

  “你是.撕破曼?”

  踏浪者长得和原子Captain 有些相似,全身一层水银般的反光金属皮肤,不过原子Captain 为silver ,他是golden 。

  而且踏浪者有一头等离子火焰的red 头发。

  “可算等到你们啦!”

  他表现出异常的惊喜,让大超惊疑不定。

  “你好,踏浪者,你在等我们?”

  “当然,熵之裂缝在吞食时间之河,你们难道没察觉?为什么现在才来?”踏浪者问道。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时间之河的mutation 我们早有所察觉,但你为何确定我们一定会来?而且你若要找我们,why not 去21世纪?

  我认识里普·亨特,他能穿越时间,你现在自由行走在时间之河,来21世纪应该不难吧?”大超不解道。

  ”Ai, 我早就想去21世纪找你们,但你们宇宙很特殊从21世纪到公元前5万年,都很特殊,我不敢进入21世纪的时间点,也不敢遨游你们5万年以内的历史。”

  踏浪者先唉声叹息感慨一番,又目光灼灼盯着大超,声音中充满***:“我了解你,撕破曼,你是正义的先锋,是传递希望的火炬手。

  你和正义联盟绝对不会坐视危机发生而毫无作为。

  我不能去21世纪,就一直in the vicinity 巡逻,等待你们远征时间终点之地。”

  大超既惊疑21世纪成了时间transmigrator 的禁区,又感动踏浪者的热忱与信任。

  可听到最后,他又觉得无比羞愧。

  正义联盟辜负了踏浪者的殷勤期待。

  他们选择听从哈莉的建议,放弃救援31世纪,更对远征时间终点毫无兴趣,甚至非常排斥。

  远征时间终点之地,和远征时间起源之地,名称太像了,能让最愚钝的英雄也产生不好的、不祥的联想。

  上次远征时间起源之地,他们做了什么?
  啥都没做成,只是被幽灵诓去做了反监视者的充电宝。

  “咳,踏浪者,我还有同伴在那边,要不要和我去见见他们?”

  大超迟疑了一瞬,还是决定把实情告诉踏浪者。

  带他去见先遣队,是最直接的方式。

  “当然,我就是来寻求正联帮助的。”踏浪者兴冲冲道。

  “为什么21世纪会成为禁区?”往回飞的路上,大超问出心里的疑惑。

  对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而言,时间之河非常危险,落入其中,即便一时半会没被Power of Time 侵蚀成河水的一部分,也会难辨方向,丢失掉自己的时间。

  即便找准方向,也难以流畅移动。

  大超却刚跳入时间之河,就依靠本能学会高速移动。

  加上莫比乌斯之椅的帮助,他能隐约感应先遣队的位置,也不会迷失方向。

  “我们线性组有先知猜测与哈莉奎茵有关,因为她有守护自己时间线的特殊innate talent 。”

  “连你们都知道她有这innate talent 了?”大超惊疑道。

  哈莉能守护自己的时间线,部分超级英雄知道,某些和她相熟的法师知道
  好吧,已经不算什么大秘密了,但踏浪者不是他们世界的人。

  “在时间终点,时间Guardian 的故乡,我们建立了时间城堡,可以使用等离子窥镜观察时间之河上的任何时间点,也可以搜索任何被记录的信息。时间Guardian 近乎全知。”踏浪者傲然道。

  “可你们并不确定是否是哈莉在设立‘禁飞区’。”大超道。

  “呃,她被上帝眷顾,有上帝之力傍身,很特殊。”

  这句话说出口,就妥妥证明‘近乎全知’完全是吹牛。

  踏浪者继续道:“理论上,哈莉奎茵只能守护自己的时间线,最多覆盖自己的人生,26年,不至于扩大到公元前五万年。

  而且她最强的innate talent 是维持‘现在’,而非恒定过去。”

  大超想了想,道:“你现在穿行到21世纪,依旧能感受到危机?”

  “我不知道。”

  “呃,你why not 试试?最近零时危机爆发,哈莉撤销了‘时间线恒定’。”

  “试试就逝世!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后的无数年,我们线性组已经牺牲了十三名时间Master !”踏浪者golden 的脸庞露出惊惧与哀伤混合的神色。

  “哪来的无数年?才不过三四年而已。”大超奇怪道。

  “对你们是三四年,对居住在时间终点的人来说,确实过去了千百亿年。”踏浪者叹道。

  大超不理解他的意思,也不懂‘线性组’的生活方式。

  “哈莉不至于这么凶狠吧?她也就嘴巴歹毒些,心眼儿小了些,行为肆无忌惮了些,待人的态度有时会恶劣些,铢锱必较了些.大体上,她还是个好人。”

  踏浪者金属脸庞微微扭曲:didn’t expect 你这个strong features 的撕破曼,也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时候。

  特么的,心眼小、嘴巴毒、肆无忌惮、恶劣不堪,无论沾上哪点,都和“好人”无缘了吧?
  “没亲自问过哈莉奎茵,不确定是否与她有关,一切都是猜测。”

  两人一边交流一边快速飞行,几句话的功夫,已经和迎面而来的“莫比乌斯之椅squad ”碰上。

  见到一群old man 组成的先遣队,再听说他们只是来探查31世纪的情况,踏浪者很失望。

  “去31世纪能探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想了解危机,或者从根源上解决危机,当然要去时间终末之地!”

  “我们只是先遣队,去时间终点太危险了。”大超婉拒道。

  密特隆那么“激进的”战术,也只是让他们去31世纪联合超级英雄Legion 。

  这位时间Guardian 倒好,想要直冲时间终点。

  “与毁灭时间之河的恶人战斗当然有危险,还会死人,但这不是我们应该畏惧的。我们是正义联盟!”踏浪者excitedly said 。

  ——你不是我们宇宙的正义联盟!
  大超心里嘀咕一句,温声解释道:“这次出来,我们只这么点人,没办法与secret mastermind 大战,也没做好准备。

  先打探消息,然后回21世纪商量great decisive battle 的事。”

  密特隆looked towards 踏浪者道:“正义联盟计划固守21世纪,不大规模参加任何时间之河上的战斗。”

  “这是坐以待毙!”踏浪者不解道:“等熵之裂缝到21世纪时,时间已然归零,大局已定,还怎么固守?

  dignified 正义联盟,怎么选择这种懦弱避敌的战术?”

  大超said with displeasure :“正义联盟有自己的思想,我们需要自己去看,去侦查,去思考。”

  ——不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会你们让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这话他没说,但态度上一下子对踏浪者失去大半热情。

  踏浪者也感受到大超情绪变化,缓和了语气,“不如这样,我和你们一起,先去31世纪,然后去一趟时间终末之地,不会有战斗,只去探查情况。”

   (ps:踏浪者来自一个名叫“线性组”的组织,是一个“线性人”。线性人可以理解为时间生物。

    dc时间之河生态system ,大致有四类生命,一种是线性人,一种是时间旅行者——并非天生时间生物,一种时间Spiritual God ,最后就是“时陷者”。

    时陷者最强。

    可以把时陷者当成‘王’,线性人为土著居民,旅行者嘛就是旅行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