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33

  第1033章 扎乌列的爱情
  耶比说自己不会魔法,只是平衡魔法元素是它的天命。

  所以它能通过控制魔法元素,间接使用元素魔法。

  无论这是不是实话,至少它烧幽灵手掌的“地狱火”,真的是纯粹的Fireball Technique ——将精神范围内能控制的Fire Element 集中一点发射出去。

  这种粗糙的手法,连最普通的火magician 也瞧不上,他们有提高效率的魔法incantation 与手势。

  当然,他们最brilliant 的forbidden spell ,也比不上耶比随意一击。

  不过,耶比的“地狱火”,的确能级不高,它就是普通的元素伤害。

  而任何一位至高.别说至高了,很多扎乌列级别的Archangel ,也能免疫‘普通的’元素魔法伤害。

  “耶比地狱火”能伤到幽灵,必然有其它原因。

  扎乌列神色迟疑,幽灵的指控很有道理,若非上帝下凡干扰了幽Spirit Physique 表的魔法抗性“皮肤”,耶比的火焰很难伤到祂。

  嗯,只是很难,并非绝对伤不到,因为耶比此时使用普通元素攻击,不代表它只能使用这种攻击。

  为了不杀人、不伤人,狗子从未动用过真正的Holy Son 权柄。

  按照老上帝的意思,连路西法、米迦勒、加百列,在Holy Son 面前也得低头,权柄不如Holy Son .而权柄即是力量。

  “幽灵,哈莉的‘上帝下凡’也不是今天才有,更不是上帝针对你,特意赠送给她的。

  你不能因为她有上帝下凡,就觉得上帝不公。

  你有上帝之力,她还没有呢。“扎乌列缓缓道。

  “主一边给我上帝之力,一边给Demoness 哈莉上帝下凡,还允许我用上帝之力,去找拥有上帝下凡的Demoness 报仇。

  左手打right hand ,输赢全由脑袋决定,与left and right hands 都没关系,这公平们吗?!”幽灵yelled 。

  扎乌列也觉得无语。

  哈莉不以为然道:“伊甸园的上帝子民,还都是上帝创造的呢,地狱的堕天使和天堂的圣天使,也都出自上帝之手,is it possible that 他们都不用争斗?不会有输赢?
  或者,有了输赢就不公平?

  你怎么不想一想,同样是得到上帝恩赐,我的上帝之力还比你少,为何能反过来克制你?

  不仅是你,还有那些大叫‘上帝不公’的天使和堕天使。

  你们人挫脑子笨,上帝给什么你们就用什么,完全不懂开发利用,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觉悟。

  结果输了还怪上帝不公,要脸不?”

  “这”扎乌列深受震撼。

  命运Academician 也将信将疑,难道上帝是公平的,Demoness 哈莉的‘上帝下凡’能克制加百列、拉斐尔、幽灵这些Archangel ,是因为她勤奋苦练,将同等级的‘上帝恩赐’升华了?

  可上帝之力,真的能被凡人升华?

  幽灵怔楞片刻,连连摇头道:“你胡说,上帝至高,谁也impossible 超越主,祂给你的始终只能是祂的。”

  “你连事实都不相信,我还能说什么呢?”哈莉摊手耸肩,转向白银城的方向,神色恭敬地弯腰gave a salute ,loudly said :“上帝哥的指令,小妹已经收到,我不会计较幽灵今日的sneak attack 行为,今后绝对后发制人,不主动坑害、诈骗他。”

  扎乌列轻轻颔首,这态度至少比死倔的幽灵强。

  “幽灵,你呢?”

  “我——”

  幽灵心中不服,想抗争,却被边上命运Academician 一把摁住肩膀,不仅悄悄使眼色,还sound transmission 道:“你看Demoness 哈莉。”

  幽灵looked towards 哈莉,她红唇轻抿、面无表情、神色木然、眼眸低垂,看不清眼神。

  命运Academician 却说:“她是不是嘴角微微向上勾起讥讽的弧度,眼神里满是戏谑与期待?
  她就是希望你违抗上帝之命,然后名正言顺打死没有上帝之力加持的你。”

  幽灵悚然。

  被old friend 一提醒,他果然发现Demoness 哈莉紧抿的嘴角,向上勾起讥讽的弧度,眼皮下的眼神里,满是戏谑与恶意,白净光滑的脸蛋写着“溅人,你来打我呀”的嘲讽话语。

  好险中招!

  “我乃上帝之怒,当然不会违背上帝的命令。”

  “很好,今天之事,到此结束。”扎乌列gently nodded 。

  “我的力量呢?”幽灵没离开,眼巴巴看着她,“我奉上帝之命处理这次时间危机,没有我来pulling strongly against a crazy tide 、扭转乾坤,物质宇宙必然崩溃消亡。”

  “回去向上帝祈祷,我只是传令使。”扎乌列道。

  幽灵神色怏怏,随命运Academician 离开。

  扎乌列和哈莉默契地留在原地。

  “天之声不是说这次时间危机,天堂不参与吗?即便要伸小黑手,也没必要瞒着我,能瞒多久?”哈莉面色有些难看。

  扎乌列迟疑良久,helplessly said :“天之声没说谎,但它并不能完全代表上帝的意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明白。我知道天之声是什么,但它之前至少能代表上帝的意思,现在两方起了矛盾?”

  天之声可以被Archangel 掌控,但在major event 件中,天之声不会违背上帝的意志。

  大致上就是,上帝没发声时,天之声可以瞎逼逼,出了事自己承担责任,可一旦上帝哥发话,天之声必须按照祂的意思来。

  扎乌列靠近哈莉几步,却没开口说话,用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道:“米迦勒大君隐遁,这次危机,全权由拉斐尔议长负责。

  议长刚上任,首次成为白银城执政,对‘天堂绝不放弃伊甸园’的基本国策理解不够深入。

  还因为天堂刚经历路西法·欲望的动乱,议长认为白银城没力量、也不适合干涉时间危机。

  而且,那时幽灵还在沉睡,没有几千年无法恢复。

  所以你明白了?
  对政策理解有误,加上保守的思想,天之声做出了最谨慎的选择。

  但天堂绝对不能不管伊甸园,就像天堂不会允许地狱被异神占据。”

  哈莉认真打量这光头女黑人,“这话不像你this level 的天使能知道的,觉悟比拉斐尔还高。”

  “我等级很低?我可是鹰天使长。”扎乌列said with displeasure 。

  “我的上帝阿哥呢?”哈莉问。

  她身下的狗子立即眼露期待之色。

  扎乌列道:“刚才在天堂之门,这会儿大概离开了。”

  “最近你见过祂几次?”

  “七八次吧,怎么了?”

  哈莉只是咧咧嘴,耶比却红了眼珠子。

  从出生到现在,它还没见过阿爸父呢!

  阿爸父为什么不来找它?这个鹰天使dark and swarthy 、木讷蠢笨,有什么好的?
  哈莉又问道:“上帝阿哥对时间危机的准备就只幽灵?”

  “有祂足够了。”

  “这话你自己信不?”哈莉sneered 。

  “为什么不信?”扎乌列一脸严肃,“幽灵拥有上帝之力,你刚才亲自感受过,浩瀚无边,撼动Star River 。

  作为上帝的复仇之灵,祂是当今白银城最强martial power 。”

  哈莉disdainful smile ,“这些年我就没见那家伙成事过,指望他还不是依靠我。

  只需给我一半上帝之力,我保证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得了吧,给你力量,还能收回来?而且,这次若非耶比帮忙,刚才你就被幽灵拍死了,还看不起祂。”扎乌列不以为然道。

  “那可不一定。”

  打不过幽灵,她还不能逃吗?

  身上穿着睡魔之袍,胃里藏着几只沉睡的小动物,她能随时进入梦境王国。

  幽灵或许能追过来,但他敢追?
  他敢追,墨菲斯就敢将他装进玻璃瓶,做成个摆设。

  而且,她攻击不足,防御比普通状态下的大超都强,启动‘超频’状态,说不得也能在幽灵手上撞出个大窟窿。

  “你知道上帝阿哥想在这次危机中得到什么吗?”

  “你不要多想,主只想Protector 类,保护伊甸园,捍卫宇宙和平。”扎乌列严肃道。

  哈莉冷笑连连,不发一言。

  “我得回去了。零时危机期间,天使不能离开天堂,我这次已经算破例了。”扎乌列道。

  哈莉上下打量她一番,问起刚见面就生出的疑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现在是女性,还是大胸肌、细腰身的男性?“

  “我选择了女性之躯,很奇怪吗?白银城也有女天使。”扎乌列神色自然道。

  “你若一直是女性,就不奇怪,可你之前是男性。”

  扎乌列黑脸蛋上露出怅然之色,“这些天我经历了很多事,心态、思想都有所改变,对上帝教义的感悟也有大幅提升。”

  “我一直在等你堕入地狱,然后把你引荐给正义联盟,让你满足成为超级英雄的心愿。”

  扎乌列瞪了她一眼,said with displeasure :“你凭什么说我会堕入地狱?”

  哈莉snort disdainfully ,“特么的,你为了个凡人女子,连天使都不想当了,这种行为白银城能容忍?”

  “落入凡尘,和堕入地狱不一样。人间不是有句话叫‘落入凡尘的天使’吗?我要做落入凡尘的天使,不是背离主的堕天使。”扎乌列认真道。

  “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陌客和地狱初堕者。”

  哈莉怀疑道:“你别骗我,我现在是白银城少君,熟读天堂戒律和法规,没哪一条支持天使去凡间做凡人的。”

  “陌客是永罪之身,为了香农,我愿永远背负罪孽,但我不是堕天使,我没放弃对主的信仰。”扎乌列解释道。

  “你现在似乎放弃了香农?”

  “她拒绝了我,也有了自己的男友。”扎乌列叹道。

  哈莉疑惑道:“我记得她之前就有男友。路西法欲望落网之前,你和她同居过一段时间,期间她找了个男友。

  等天堂叛乱结束,你却打算留在人间,和她双宿双栖。”

  闹出扎乌列之爱恋的事后,无论香农之前多平凡,哈莉也impossible 无视她。

  “香农找到男友时,我打算默默守护她。不过没多久,两人又闹起矛盾,那个混账还打了她。

  当时两人正式分手,那男人还搬出香农的公寓,我便又起了心思。

  我搬了回去,和她住在一起,那算时间我们都很快乐。

  所以我打算放弃天使的荣光,成为一名普通凡人。”

  说到这儿,扎乌列脸上不由露出甜蜜与惆怅混合的复杂神情。

  哈莉嘴角抽搐道:“该不会没多久,香农又和那位前男友复合了吧?”

  “咦,你一直在关注香农?那你还问什么。”

  哈莉摇头道:“上次你让我别打扰你和香农之后,我就信守诺言,不再打听你们的消息,不干涉你们的生活。”

  ”Ai, 我向香农表白,她感觉和我恋爱很不自在,不仅拒绝我,还让我搬出她家。”

  (本章完)